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五十九章 再起冲突(900票加更,今天第七更)(书号:13584

第五十九章 再起冲突(900票加更,今天第七更)

作者:血红
    </d></r></ble></d></r></ble>

    幽冥黄泉,这是来自传说幽冥世界的阴邪之物。

    滚滚黄泉水浩荡数万里,生灵一旦入内,则魂飞魄散,骨肉全消。

    但是那些幽冥鬼物,诸如万邪骨王这些骨架鬼修,以及众多幽灵、邪鬼、凶魂、厉魄等等,他们在黄泉水却好似修士浸泡在天地灵气所化的灵液,修为可一日千里。

    末法时代,天地法则崩毁,天地灵脉散碎,幽冥黄泉水也不现人间。故而人间幽灵灭绝,鬼魂无踪,邪骨道等鬼道邪修纷纷销声匿迹,只是在一些阴气聚集的地穴苦苦挣扎度日。

    如今末法之末,天地灵脉重聚,幽冥黄泉再现。邙山之下,千里之深,已经有十二重幽冥黄泉凝聚。自上而下,每一重黄泉水蕴藏的幽冥之气倍增,最下方的第十二重黄泉水内蕴的幽冥之气已经凝成灵液,更滋养出了大量的幽冥石。

    万邪骨王的洞府e阝山鬼府,就矗立在这茫茫黄泉水边。

    黄茫茫一片死气沉沉的水面向着四周无边无际的延伸出去,看似浑浊,但是一眼却又能看清水下数十里深,这黄泉水的奇妙-实在是难以言喻。在这一片无边无际的黄泉水边,一片千里方圆的宫殿楼阁错落点缀,一些水榭庭院,更是直接架在了水面上。

    末法之末,幽冥之气重新凝聚,这天地间的鬼物也凭空暴涨千万倍。

    这些年来,人间有无数生灵惨死在各种妖兽妖禽爪牙下·邪骨道借着这生灵涂炭的机会大肆扩张,这千里宫廷如今处处鬼影重重,无数老鬼、小鬼、男鬼、女鬼,各种稀奇古怪的邪鬼凶物隐现,更有大队大队身披各色甲胄的鬼卒、鬼将往来游走,俨然自成一国。

    邪骨道这些年来收罗的各种鬼物幽灵何止十亿?虽然这些鬼物的气候尚浅·没有什么实力,但是这无数鬼物影影憧憧的聚集在一起·一股鬼气冲天而起·这气势足以让人心惊。

    殷血歌跟着万邪骨王一行人进入了这邙山鬼府的最深处,一股浓郁的幽冥气息扑面而来,殷血歌也觉得浑身清爽了不少,这是至阴至邪的血妖之躯给他的最本能的反应。

    相对于殷血歌而言,乌木对这里的气息显然并不是特别适应,他皱着眉头,忍不住的打了几个喷嚏。狼人一族毕竟还算是生灵的范畴·他们只是妖孽·和这幽冥之气还是有点犯冲。

    倒是三尸的感觉很不错,三个生得娇俏如花的夜叉眉开眼笑的跟在殷血歌身边,这里的幽冥之气是如此的浓郁,三具夜叉的身体好似变成了无形的黑洞,滚滚幽冥之气不断注入她们体内,一时间她们身体四周风卷云涌,‘嗖嗖,阴风裹着大量黄色鬼气不断注入她们身体。

    “这里对她们大有补益!”万邪骨王有点眼热的向三具夜叉望了一眼·重重的呼出了一口寒气:“殿下,这几日本王要处理小幽冥境开辟的各种事由,殿下手持邪骨幽冥令,只管随意行走,如有事情,直接来找本王就是。这邙山对殿下而言,无不可去的地方。”

    微微顿了顿,万邪骨王摇头道:“唯独那些上古坟茔·殿下万万不可轻易入内,须知那其·实在是凶险无限。殿下若是有了丝毫伤损,本王可无法向殷血帝交代!”

    殷血歌笑着向万邪骨王欠身行了一礼:“骨王前辈只管放心,血歌不会乱走乱跑的。”

    万邪骨王点了点头,他又声色俱厉的向着身边的邪骨道众多高层咆哮了一阵,勒令他们一定要好好的伺候妥当殷血歌这位活祖宗。等得所有的邪骨道长老、战将等等都乖乖的应诺了,并且将殷血歌这张面孔深深的记在了心底,万邪骨王这才架起阴风遁入了鬼府之。

    在殷血歌的要求下,邪骨道为他安排了一座紧靠黄泉水的宫殿,并且为他挑选了几个生得眉目如画的美丽少女作侍女。等得一切都安排妥当了,殷血歌这才对三具夜叉下令,让她们随意挑选修炼的地方,不要浪费了这次的机会。

    火尸、金尸、土尸当即化为阴风遁走,她们也没有走出多远,就在殷血歌居住的宫殿附近,找到了黄泉水幽冥之气最盛的水眼,藏身其修炼。

    随着她们肆意的吞噬黄泉水的幽冥之气,方圆十里内的水面突然卷起了不小的波浪,平静如镜的水面上也出现了直径百丈的巨大漩涡。肉眼可见黄色的幽冥之气被漩涡吞了进去,那速度简直惊人到了极点。

    末法时代,三尸的日可不好过,她们本是生死尸魔宗祖师炼制的山门护法,在末法时代之前,她们的实力可远不止眼下这点点。末法时代,天地灵脉崩散,她们千百年来没有得到半点儿纯净幽冥之气的补充,自身实力已经衰弱到了极点。

    此刻她们得了邪骨道黄泉水眼内的幽冥之气补充,就好像饿鬼道饿了百万年的恶鬼,还有不拼命吞噬的?

    殷血歌和三尸之间有着紧密的灵魂联系,他能清楚的感知到三尸的欢畅和喜悦,更能感受到她们的实力正在以一种让人惊恐的速度飙升。短短一个多时辰后,水面上的漩涡直径都膨胀到了两百丈大小,她们每一次吐纳吞噬的幽冥之气,简直可比一位金丹初成的大能一月的消耗。

    殷血不知道,三尸自己也不会主动和殷血歌交流,而阴公败家的生死尸魔宗当今高层们,更是因为宗门典籍的散失,完全没弄清三尸在末法时代前的品级以及在宗门的地位。

    总而言之,殷血歌占了天大的便宜,生死尸魔宗,他们吃了天大的亏。

    仔细的感受了一番三尸的变化殷血歌这才有时间开始打量自己居住的宫殿。这宫殿内的一应陈设,应该都是邪骨道的历代修士从那些古墓挖掘出来的,包括最普通的灯架在内,都是用青铜、赤铜等金属铸成,而且风格迥异现代,都带着格外鲜明的上古特色。

    而宫殿内那张流金逸彩装饰华美的象牙大床殷血歌却是不敢碰触丝毫的。那张大床美则美矣,想想看这大床上或许前不久还躺着一具死尸殷血歌就对他完全没有了兴趣。

    至于邪骨道为殷血歌挑选的几个侍女么刚刚见到的时候,殷血歌还很满意。她们一个个生得秀美绝伦,看上去也就是十三四岁的妙-龄少女,一个个都养眼得很。

    但是等打发了三尸,让乌木这不安分的家伙自己活动去了,殷血歌这才惊悚的发现,这几位眉目如画的美丽小侍女她们根本就是一群让殷血歌头皮发麻的怪物——她们甚至连尸体都算不上她们就是一张美丽的少女的皮,被鬼气充盈了,穿上了长裙能够自由的行走。

    刚开始殷血歌还以为自己弄错了,但是他抓过了一个侍女,仔细的揉捏了一番对方的手臂和小腿,这才确定她就是一张人皮。空荡荡的躯体内充斥着浓郁的鬼气,就连一丝血肉都没有的。

    邪骨道不愧是东方修炼界鬼道第一的邪门正常人根本无法消受他们的殷勤招待。

    幸好殷血歌并不是什么正常人,虽然他对这几个空心的画皮侍女也感到一阵阵头皮发麻,但是他毕竟自身也算是妖孽之属,他很快就接受了这几个侍女的存在!虽然她们的内里实在是有点让人惊悚,但是她们的外在还是很养眼的,而且侍候起人来也特别的勤快、听话。

    如此时间一晃就是两天,殷血歌不敢在那张象牙床榻上休息,他就在一张用人发编成的蒲团上打坐修炼了两天。乌木跑得不知去向也不知道去哪里鬼混了,三尸的气息却是越发的壮大她们在黄泉水面上掀起的浪头足足有数米高下,水面上的漩涡已经膨胀到了三里方圆。

    殷血歌能够感受到三尸的气息变得越发可怖,甚至隐隐已经追上了殷凰舞如今的水准。他也情知事情有点不对了,生死尸魔宗会这么大方,送了这么强大的三具护法夜叉给自己?

    站在宫殿的游廊上,看着远处水面上那三个巨大的漩涡,殷血歌紧紧的皱着眉头。三尸的潜力实在是超乎他的想象,莫非阴公主那人妖,连自家宗门有什么宝贝都弄不清楚?

    骤然间一声沉闷的金属撞击声从数里外传来,紧接着一声狼嚎声冲天而起。

    乌木的疯狂咒骂声宛如潮水一样袭来:“该死的小白脸,这宝贝是乌木大人发现的,是乌木大人摘下的!和你有什么关系?从来只有乌木大人打劫别人,从没有人敢打劫乌木大人!”

    ‘铛铛,几声巨响传来,殷血歌扭头望去,正好看到一口通体灰白的大钟从高空不断砸下,疯狂的攻击着乌木。而乌木手持从木鱼老和尚手上抢来的禅杖,狠狠的一下接着一下的猛砸大钟。

    化为狼人形态的乌木浑身肌肉凸起,手上禅杖已经舞成了一团黑色的乌云,那口大钟被砸得火星四溅,每一次都被砸飞起数百米高,钟身上一张扭曲的鬼脸,正不断的发出凄厉的呻吟声。

    “怎么回事?为什么我的随从会被人攻击?”殷血歌很不快的冷哼了一声。眼看乌木正占了优势,对方的法宝被打得惨叫连连,分明是承受不住乌木攻击的架势。所以殷血歌也不着急出面,就让对方多吃点苦头吧!

    但是殷血歌的态度是必须表现出来的,所以他一把抓住了紧跟在自己身后的一个画皮侍女,厉声呵斥起来。通过这两天的接触,他发现这些画皮侍女可以直接和那些邪骨道的长老沟通,他的话能够直接传到那些长老的耳朵里。

    “血歌殿下,攻击贵属的,并非邪骨道门人!”

    这画皮侍女娇嫩清脆的声音骤然一变,变得沙哑而干涩,难听到了极点,显然某位邪骨道长老接手了这具画皮侍女的主控权。

    “小幽冥境开启一次,可供四百十名年龄在三十岁以下的门人弟入内。按照本门传统这四百十名入内的门人弟,我邪骨道嫡传弟只有两百五十人,其他两百四十个名额,要分配给我邪骨道附庸的各大鬼道宗派和家族分配。”

    “这几日,已经有大量我邪骨道的附庸宗门和家族的门人弟、长老耆宿来此,和贵属发生冲突的应该是他们当的某人,此事和我邪骨道实在是没有关系。”

    殷血歌冷笑了一声眸里一抹血光喷出来两尺长短:“小幽冥境内还有其他人进入啊?好吧,这是你们邪骨道的家事,如何分配名额,和我无关,总之我能进去就行。

    那邪骨道老轻声说道:“殿下放心,您可是法王亲自交待的贵宾些小门小户出身的下贱坯敢冒犯贵属那是给自家招灾惹祸呢。我这就去勒令对方停手向贵属赔礼道歉。”

    殷血歌冷哼了一声,轻轻的拍了拍画皮侍女的肩膀:“急什么?反正乌木没吃亏,让他们继续打吧!我的人不吃亏,你们就不要出面!等乌木真的扛不住了,你们再出来主持公道也不迟嘛!”

    邪骨道的长老被殷血歌的话弄得哭笑不得,这不是明摆着挖坑让人跳么?

    但是一如这邪骨道的长老所说的,殷血歌的身份可和那些邪骨道的附庸不同他是万邪骨王亲自交待的贵宾。不管殷血歌想要做什么,按照他的去做就是了。

    反正乱世即将开幕,未来祸乱四起,人间积尸万里,邪骨道可不用担心门人弟的来源,那些附庸的小门小派和小家族的不开眼的家伙多死几个,他们才不会心痛。

    本命蝠翼张开,一团狂风卷起殷血歌带起十几道残影向着乌木争斗的那一片建筑飞去。

    悬浮在离地里许的空,殷血歌俯瞰着下方和乌木正在一片平地上争执的,是一位生得貌美如花,但是脸色苍白犹如僵尸的少女。在这少女身边,还有着好几个满脸透着殷勤劲儿,恨不得跪在地上舔那少女靴的青年。

    和那少女一样,这些青年男一个个都是浑身阴气炽烈,虽然是活人,但是体内气息和鬼物也没什么区别。而且他们周身血肉俱全,显然他们并非邪骨道的门人,而是邪骨道门下的附庸宗门和小家族的成员。

    末法时代,东方修炼界的邪道修士式微,如今存世的邪道大派也就是邪骨道、瘟煞教和生死尸魔宗。但是除开这邪门三宗,并不是说其他的邪魔外道就全部消泯了,在东方,还是有大量的邪门歪道存在,只不过他们的实力实在是太过于弱小,只能托庇在这三宗门下。

    此刻和乌木争斗的,就是那身穿绿色长裙,面色惨白犹如僵尸的少

    她口诵咒语,控制着那一口高有米许的惨白大钟对着乌木一通乱砸,但是乌木力大无穷,他挥动着禅杖一次次的将那大钟打得飞起,而且嘴里絮絮叨叨的不断喷出各种污言秽语。那少女气得双眸喷火,周身鬼气不断喷出,那大钟砸下的势头也越发猛烈,但是却始终拿乌木无奈。

    毕竟乌木已经是近乎突破到狼王境界的狼人强者,一身钢筋铁骨力大无穷,这少女的实力最多达到了后天炼体的巅峰,就连先天练气期都还没突破呢,完全是凭借一道符促动那大钟进行攻击,她怎能伤到乌木分毫?

    “小妞儿,不要看你生得俊俏就能横行霸道!”乌木一边挥动禅杖,一边嘻嘻哈哈的大笑着:“乌木大人可不知道怜香惜玉,哈哈,女人嘛,你们除了生娃娃,还能有什么用?嘿,敢对乌木大人出手,你们就是乌木大人的敌人啊,是敌人,就要有被乌木大人教训的觉悟!”

    ‘当啷,一声巨响,禅杖将大钟轰飞百米,乌木突然向前猛扑了出去。

    少女措手不及之下被乌木抢到了身前,乌木瞪大了绿油油的双眼,狼爪狠狠的在少女高耸的胸脯上揉捏了一把。奈何这条色眯眯的大狼下手极重,殷血歌都听到了少女的乳-房发出的呻吟声,看到少女的胸脯都被他一爪捏得变形了!

    少女痛得眼前发黑,不由得嘶声尖叫。哪怕她修炼的是鬼道功法,但是她毕竟不是鬼体,这血肉之躯的疼痛感还是有的。

    乌木这一爪差点没把她的胸部给抓了下来,她痛得两行热泪喷出,差点没晕了过去。

    乌木这色眯眯的一爪可惹怒了少女身边的那些青年,这些以护法使者自居的青年纷纷怒叱出声,双手连连挥动,一时间十几柄丧门剑、阴风钩、断头斧、灭门刀等鬼道法器带着森森灰气鬼火纷纷激射而出。

    “来得好啊!”乌木瞪大眼望了一眼这些只能算是下品法器的飞剑飞刀等物,他干脆挺起了胸膛,浑身银光缠绕的他肌肉宛如钢锭一般膨胀开来,这些鬼道法器撞击在他身上,居然发出清脆的金铁撞击声,溅起了无数点火星,然后纷纷的弹飞了出来。

    狼人一族走的路,就近乎于东方修炼界的体修!以乌木相当于金丹大成的实力,他的筋骨和精钢无异,加上他体内庞大妖力的支撑,这些修为浅薄的鬼修如何伤得他分毫?

    殷血歌看得好笑,这条色狼,这次可是足够威风了。

    就在殷血歌琢磨着,要从那少女和那些护花使者身上榨出多少好处的时候,一条纤细柔弱的身影慢慢的飞近了殷血歌。

    殷血歌警惕的转过身望了过去,就看到一个生得秀美绝伦,头上扎了一个双丫髻,穿着一件银白色长裙的少女,正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己。

    “这位公,家姊无礼,还请公恕罪!”

    少女一边说着,一边深深的向殷血歌大礼参拜了下去。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