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五十八章 邙山鬼府(第六更完成)(书号:13584

第五十八章 邙山鬼府(第六更完成)

作者:血红
    </d></r></ble></d></r></ble>

    罗汉舍利一颗,用百鬼夜行符暂时封印。这是金佛寺镇寺至宝之一,殷血歌不知道采薇小和尚和木鱼老和尚回去怎么交代,他才不关心这个问题。到了手的宝贝,他是不会交出去的。

    烈焰焚天戟一柄,这是第一狻猊的随身兵器,此刻正被乌木握在手,正在熟悉他的长度和重量。乌木对这柄重达七千二百斤的长戟非常满意,这柄长戟能够让他完美的发挥出自己的战斗力。

    采薇小和尚的面足够大,木鱼老和尚在金佛寺的地位也足够重要。所以第一狻猊虽然有点心痛,但是将殷血歌将敲诈的目标对准他后,第一狻猊毅然舍弃了自己的随身神兵。他的话说得很漂亮—

    ‘为了木鱼前辈的安全,死都不怕,何惜一柄兵器,?

    好吧,殷血歌必须承认,第一狻猊这么做,赚足了两个和尚的感激之情。

    同时殷血歌也看出了,那一对儿姜家的姐妹花,也因为第一狻猊的这一番慷慨激昂、义薄云天的话变得双眸水波盈盈。自古美人爱英雄,毫无疑问的,第一狻猊这番话配得上‘英雄,这个身份。

    至于说同样被百鬼夜行符强行封印的朱雀印、青蛟旗么,这就是刘骊的贡献了。殷血歌对朱雀印的印象深刻,他明白的告诉采薇小和尚,要么给他朱雀印,要么他就杀了木鱼老和尚。

    所以小和尚向着刘骊求了又求,不知道给了刘骊多少好处许诺·这才换来了朱雀印。至于那能够喷射出无数道青色雷霆攻击敌人的青蛟旗么,殷血歌对自己承受的第一波攻击记得很清楚,所以他也没有放过青蛟旗,逼迫刘骊将这面大旗也送了出来。

    除开这罗汉舍利、烈焰焚天戟和朱雀印、青蛟旗,殷血歌不好意思向姜家姐妹出手,所以没有从她们身上弄到任何的好处。

    当然·殷血歌也不可能只弄这么点东西。堂堂木鱼大和尚,他的赎金如果太低了·岂不是扫了金佛寺的脸面?所以除了这四件异宝·殷血歌还零敲碎打的弄了不少的好东西。

    比如说刘家特有的‘金龙破邪符,三十张,这是对各种妖魔鬼怪、精灵邪魅有着强大杀伤力的雷符,各种邪门法器更是一击即破,杀伤力只能用恐怖来形容。除非是修成元神的大能修士,否则根本不可能制造这种灵符。

    刘骊身上有三十张金龙破邪符,这还是末法时代之前刘家的先祖们留下的。

    再比如说金佛寺秘制的‘大阐归命丹,三粒,这是大补元气、迅速恢复伤势的救命灵药。乌木被罗汉舍利一击·差点没把他当场打死。但是这大阐归命丹服下一粒后·乌木在短短三个呼吸内伤势痊愈,而且体内妖力似乎得到了极大的进展,他偷偷的告诉殷血歌,他的实力似乎已经逼近狼王境界了?

    至于第一狻猊,这个出身东方修炼界五大仙族第一家的青年俊彦,殷血歌也没有对他太过分。除了烈焰焚天戟,殷血歌只是将他储物戒指内的所有灵石一扫而空。

    十块上品灵石·一千两百三十块品灵石,数万块下品灵石。对于一个还在练气境厮混的年轻修士而言,这毫无疑问是一笔天数字的巨额财富。但是想想第一狻猊的身份,他是第一家族第四代族人,‘龙部众,的第一狻猊,他的地位相当于殷族的核心嫡,有这样的身家也不足奇。

    “看看,我并不贪心!”殷血歌把玩着那十块灵气充沛的上品灵石·笑呵呵的将一大堆品、下品灵石推到了万邪骨王面前:“骨王前辈,我们见者有份!话说·他们会报复么?”

    万邪骨王毫不客气的将数百块品灵石和两万多块下品灵石卷走,他摸着光溜溜的下巴骨,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你和姜家人有那样的交情,姜家是不会出手的。

    五大仙族同气连枝,这个闷亏吃得有点窝心,姜家不动,第一家、刘家就算有火气,也不会妄动。”

    “金佛寺?”殷血歌瞪大了眼睛。

    “金佛寺!”万邪骨王长叹一声:“所谓出家人慈悲为怀,不能杀生,不能妄动无名,但是这都是狗屁!那群秃最是睚眦必报,没事他们都要满天下招惹是非,所谓降妖除魔。一旦惹到他们,嘿嘿,无数老秃小秃肯定联手来袭!”

    殷血歌皱起了眉头,他看着万邪骨王,很不解的问他:“但是,是他们主动攻击了我们!在西方修炼界,我们虽然同样讲究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可是西方修炼界同样有契约精神存在。是他们先攻击了我们,但是他们的实力不如我们,所以我们获取了应有的补偿。”

    把玩着灵气充沛的上品灵石,殷血歌冷声道:“他们失败了,他们不找个地方藏起来不见人,他们还有脸出来继续报复?是他们先攻击了我们,并不是我们先招惹了他们。”

    万邪骨王看着一脸不解的殷血歌,无奈的摇头叹了一口气:“殿下,因为他们是名门正派!”

    殷血歌张大了嘴,半天没吭声。‘因为他们是名门正派,?他无法理解这个借口。或许,这就是东方修炼界博大精深的哲学精神?但是怎么殷血歌就觉得,万邪骨王的话很有点憋屈呢?

    如果说名门正派的话,西方修炼界的人类联邦,他们应该算是正道旦是血妖家族和狼人家族,不一样和他们打得有声有色至不断攻破他们的城邦么?

    ‘名门正派,这个词,难道还能作为武器攻击敌人不成?

    年幼的殷血歌,自幼生长在西方世界的殷血歌,他无法理解这其复杂的哲理。他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只能大度的安慰自己——起码他不用在东方修炼界厮混,他的世界,在西方!

    骨王飞车带着一溜儿黑烟向着东方急速前行,每一呼吸的时间都能前进十几里,如此急速前行了将近一月,前方突然出现了一片烟云笼罩的黑山绿水。距离还有数百里远殷血歌就察觉到一片茫茫阴气扑面而来,这股阴气让他的血妖之体感到极其的欢欣和雀跃。

    “邙山到了!”万邪骨王的下巴骨动弹了几下眼眶里的鬼火突然高涨。

    “还有几天才是小幽冥境开始的日,殿下,这几天本王就带着你,好生游览一番我邪骨道的邙山道场!”万邪骨王不无得意的指着那一片绵延百万里的茫茫群山:“太古之时,我邙山道场,传说乃一鬼道金仙的道场。我派祖师,就是得了那金仙遗泽才开辟了邪骨道一脉啊。”

    透过透明的飞车地板殷血歌好奇的张望着绵延不绝的山岭。邙山,在末法时代,e阝山只是洛阳城外一片小山包而已,虽然葬了无数的帝王将相,有古墓无数,但是那时候的邙山,根本没资格成为金仙的道场。

    但是末法之末天地灵脉开始重聚,邙山地脉开始重生,偌大的邙山开始恢复上古时代的胜景。此时邙山虽然并没有完全恢复,但是也已经绵延百万里,各条支脉更是远处千万里之遥。

    对鬼道幽冥修士最重要的,就是所谓的黄泉地府。如今邙山虽然还没有恢复到巅峰状态,但是山下已经滋生了十二道黄泉,直入地下千里之遥。每一道黄泉都蕴藏了恐怖之极的幽冥鬼气,越是向下鬼气越重。

    得了这幽冥鬼气的滋养,邪骨道的鬼道修士们,他们的修为才能一日千里,才能像上古时代一样,源源不断的有各种大能出现,重现邪骨道上古邪门领袖的风范。

    骨王飞车飞入e阝山境内不过百里,远处数十道黄蒙蒙的水汽突然冲天而起。伴随着巨大的波浪汹涌声,那些冲上天空的水汽呼啸着化为遮天蔽日的黄云向着这边迎了上来。在黄色的云霭,数百头翼展超过百米的巨型骨鸟裹着刺目的鬼火磷光,快若闪电般向这边疾飞。

    殷血歌瞪大了眼睛,血妖一族的视力极佳,隔着数十里,他依旧看清了这些体型巨大的骨鸟。这些骨架通体呈现出黑铁色、青铜色、红铜色、白银色等等金属色泽,看上去都是大鹏、大雕、苍鹰、秃鹫异类的凶禽骨架,但是他们的体积比正常的妖禽大了数十倍不止。

    冲在最前方的一具形如大鹏的骨架,翼展超过三里,简直犹如一片乌云一样呼啸而来。

    这尊巨大的大鹏骨架通体金黄,宛如水晶一样近乎半透明,无数扭曲的幽冥鬼在他的骨骼若隐若现,一丝丝灰白色的死气从他体内不断喷出,在他身体上空盘绕成了一座厚重的阴云宝幢,不断放出森森绿光照耀方圆百里。

    万邪骨王一声长啸,尖锐难听的啸声震得群山呼啸轰鸣,远近数十座山头上无数山石崩落,参天古木宛如潮水一样起伏,山林之间无数白毛苍猿齐声哀鸣,那等尖锐凄凉的声音混在一起,化为绵绵声波传出千百里远,一时间天地间尽是那悲戚的哀鸣声。

    殷血歌、乌木被这滚滚声浪刺激得头昏眼花,乌木急忙用双手捂住了耳朵,然后声嘶力竭的破口大骂。但是他的叫骂声在那绵绵声波冲击下根本无法传远,殷血歌都不能听到书米外的他到底在说些什么。

    “吾等恭迎法王回山!”

    低沉、沙哑的声音从那些大鸟骨架上响起,数以千计身穿各色长袍,周身阴气袭人的人类骨架站在那些大鸟背上,恭敬的向这边稽首行礼。这些骨架色泽各异,骨骼内不断有鬼火磷光闪烁,双眸鬼火森森,若是在夜里集体出现,足以吓死胆小的路人。

    骨王飞车悄然消失,万邪骨王踏着一片阴云悬浮在半空,志得意满的看着前方来迎的数千门人。倨傲的背着双手,万邪骨王回头向张开本命蝠翼悬浮在空的殷血歌笑道:“殿下,看我邪骨道声势如何?”

    乌木不会飞行哪怕他的实力已经逼近狼王,近乎血妖亲王的实力,他依旧不会飞行,这几乎是狼人一族的最大短板,除非突破到狼神境界,否则他们就天生在地上奔跑的命。万邪骨王收起了飞车乌木反应得快,一把抱住了殷血歌大腿这才勉强挂在了半空。

    听到万邪骨王得意的笑声乌木絮絮叨叨的骂咧着。但是他可不蠢,这里是万邪骨王的地盘,前方有这么大一批人来迎接万邪骨王,乌木尽可能的压制了自己的声音,可不敢让自己的骂声被人听清。

    殷血歌轻轻的拍动着蝠翼,轻声笑了起来。

    “门人弟这么多,但是连几个名门正派的年轻修士都敢在半路上袭击骨王前辈。这些门人弟再多如果不能让那些正道修士安分守己的话,要他们有什么用

    万邪骨王气恼的吧嗒着嘴,两排大牙相互碰撞,不断溅起大片的火星。

    殷血歌望着那些不断逼近的邪骨道门人,慢的摇了摇头:“在我们西方,我殷族想要攻打哪座城邦,我们就可以随心所欲的攻击他们!掳掠他们人口强占他们的财富,他们的精壮青年成为我们的血仆战士,他们的美貌少女,成为我们的血奴侍女!”

    用力握紧了拳头,殷血歌冷声道:“人类联盟,他们的实力也不弱,像各大城邦的大执政官们,他们都有亲王级的实力。但是只有我们打他们的份儿他们只能困在城墙内瑟瑟发抖!”

    轻轻一笑,殷血歌向万邪骨王叹了一口气:“所以声势大,没用!”

    万邪骨王气得浑身喷出了刺目的鬼火,他很想反驳些什么,但是他实在是没有话说。

    沉默了许久,他才重重的吐了一口气:“荧惑道场重启,本王会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末法时代,人心思定,那些名门正派得到世俗皇朝的支持,我邪道力量受到重创,所以现在只能委曲求全。但是终有一日,我邪骨道要震慑天下,让那些名门正派的小崽们知道,本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数千邪骨道门人,驾驭着数百头巨型骨鸟裹挟着漫天黄云翻滚而来。他们离开山门十几万里迎接自家宗主回归,却没有换来万邪骨王的半点儿好脸色。

    被殷血歌一番话打击得心情沮丧的万邪骨王冲着邪骨道的八大邪骨长老、三十尊骨魔元帅、七百二十头鬼骨战将等宗门骨干一通破口大骂,随后一路骂骂咧咧的带着大队人马,浩浩荡荡的向着邪骨道的驻地邙山鬼府飞去。

    万邪骨王的心情不好,这是所有邪骨道弟都看在眼里的,包括八大长老在内,没有一个人敢在这时候找万邪骨王的邪火,一个个乖乖的闭上嘴,簇拥着万邪骨王和殷血歌一行人返回山门。

    一路上高山峻岭-、险恶山水无穷无尽,殷血歌好奇的打量着邙山各处的景色,一时间也不由得心惊。

    这邙山,果然是天生的鬼蜮。从上古神话时代开始,就有大量的墓主不知是谁、不知道是谁建设的古墓矗立在邙山各处。殷血歌一眼望去,这茫茫群山,一些古墓的规格简直大得惊人!

    比如说刚进e阝山的时候,殷血歌就看到自己右手侧十座高山簇拥,一座规模惊人的古墓。这座古墓向着八个方向延伸出了八条墓道,每一条墓道上都矗立着三千百尊石质翁仲,而这些翁仲的高度都超过千米!

    历经无数年的风雨洗刷,这些翁仲都密布着苔藓,通体变成了墨绿色。但是岁月没能破碎他们分毫,所有的翁仲都保持着完好状态,恒久的矗立在那里。

    在八条墓道汇聚的正,一座儿直径百里、高有十几里的圆形坟包通体用金属制成的巨型城砖结结实实的封印在那里,一道滔天怨气从古墓正喷射出来,化为一头狰狞的牛头恶魔虚影悬浮在古墓上空,不断发出震耳欲聋的尖啸声。

    似乎注意到了殷血歌的目光在看向哪里,万邪骨王回过头,向着那一座古墓指了指。

    “传说,当然,仅仅是传说。那坟就是蚩尤坟,嘿,当然只是传说而已,黄帝老祖诛杀蚩尤,莫非还给他建造这么一座大坟让他安养不成?这座坟,无名,主人不知是谁,也不知道是谁所建。无数年来,邪骨道无数先祖想要挖开坟墓,将坟冢主人的骨骼点化为本门弟。”

    “成功了么?”殷血歌好奇的看着那座巨大的气势惊人的古墓。

    “嗯,在外围有灵骨无数,我邪骨道由此增加了无数强大门人,这些门人,有数千人在上古时代得道飞升,化为鬼仙。”幽幽叹息了一声,万邪骨王怔怔的看着那座巨坟,轻轻的摇了摇头:“除此之外,没有任何进展。

    那古墓的核心区域,我邪骨道无数先祖,不能踏入一步。”

    顿了顿,万邪骨王皱起了眉头:“传说十多年前,末法时代尚未降临时,我邪骨道一位飞升的祖师,修成巅峰金仙后,曾经跨界而来,想要破开这古坟查探其虚实。”

    殷血歌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上界金仙跨界而来,想要查探这古坟的虚实?

    “但是,那位祖师,后来就再也没有了消息。从上界传回的信息是,他老人家留在上界邪骨道祖师堂内的本命魂灯,崩解了。”

    万邪骨王幽幽叹息着,用力拍了一把殷血歌的肩膀。

    “邙山境内,凶险之地无数。一些上古流传下来的怪异玩意儿,就连我们这群骨头架都不敢沾染。小幽冥境,那是金仙道场,倒是最安全的所在。但是其他的一些巨型古墓啊,千万不能靠近。”

    说话间,前方一道死气沉沉的邪恶黄气冲天而起,地面上出现了一张扭曲的鬼脸。

    邪骨道众多门人弟驾驭云头,直接从鬼脸张开的大嘴窜了下去。一路垂直向下了,深入地下一千八百里,这里就是邪骨道的山门邙山鬼府所在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