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五十六章 阔气世家子(600月票加更,第四更!)(书号:13584

第五十六章 阔气世家子(600月票加更,第四更!)

作者:血红
    </d></r></ble></d></r></ble>

    鲜美绝伦,飘飘欲仙。

    木鱼老和尚生得法相庄严,皮肤莹润犹如玉石雕成,佛门高僧修炼到相当于金丹大成的境界,法体佛身已经是不漏体,丝毫精华不会外泄

    他一身精纯强大的阳和之气,对于殷血歌而言,实实在在是无上妙-

    那些血妖常年吞噬各种驳杂的精血,常年居住在阴冷潮湿的墓穴城堡,身体内总有一股腐朽**的味道。但是木鱼老和尚不同,他的血液透着一股强大的生命气息,阳刚醇和,就好像被充足的阳光雨露洗炼过的橙苹果,鲜甜香醇,滋味好到了极点。

    殷血歌扑倒木鱼老和尚,双手死死的掐住了他的脑袋,掐得他颈骨‘咔咔,作响,逼得他动弹不得。犬牙深深的陷进了老和尚的身体,大口大口的鲜血不断被他吞入。

    炽热、滚烫的精血冲刷着殷血歌的身体,他心脏内存留的血圣精血在这佛门高僧血液的冲洗下,居然以一种离谱的高速被殷血歌的身体吸收融化。这些血圣精血本来犹如水晶宝石一样坚硬,殷血歌的身体机能根本无法正常的消化吸收这些强大的精血。

    但是木鱼老和尚的血液蕴藏了如此庞大的阳和之力,蕴藏了巨大的佛门禅力,这正是血圣精血和殷血歌身体相互融合所需的催化剂。一丝一缕的血圣精血不断从殷血歌变成金色的心脏内剥离,化为宏大的热流和殷血歌的身体相互融合。

    深红色的本命蝠翼开始压缩翼展超过二十米的本命蝠翼开始缓慢的缩小,并且色泽正从深红色逐渐的向淡银色转化。银色在血妖一族有着独特的象征意义,银色光芒那是月光的色泽,一旦殷血歌的本命蝠翼转化为银色,就代表他顺利的晋级成了亲王强者!

    亲王,那可是相当于金丹大成的存在实力堪比万邪骨王和木鱼老和尚!

    体内精血大量失去,木鱼老和尚只觉得浑身一阵阵的冰冷。但是他的脖被殷血歌咬破的地方却传来麻痹的酥痒感觉那种轻飘飘的美妙-感觉让他想要闭上眼睛,静静的享受自己体内血液不断流失的畅快。

    “妖孽!你是西方蝙蝠妖!”木鱼老和尚愤怒的嚎叫着,他双手勉强捏了一个佛印,强忍着身体内传来的舒爽感,想要将殷血歌打飞出去。

    但是木鱼老和尚还没来得急出手,金尸、火尸、土尸同时扑到了他身上。三具力大无穷的护法夜叉宛如巨蟒一般死死地缠住了老和尚的肢体,她们强行掰开了老和尚的手指将他快要成型的佛印又给搅和得稀烂。

    “妖孽!你们焉敢如此?”木鱼老和尚气急怒吼他体内的鲜血正在快速失去,殷血歌几口吞下,已经吞掉了他三成的血液。虽然佛门修士**强横,生命力足够强大,但是三分之一的鲜血损失依旧让他脑里一阵眩晕,差点就昏厥了过去。

    如果不能摆脱眼下尴尬的局面,木鱼老和尚甚至可能陨落!

    “滚开!”一声狮吼木鱼老和尚身体内突然有一道湛湛金光喷射出。他动用了佛门降魔大力神通,将身体变得和金刚一般坚硬,奋起无穷巨力想要将殷血歌和三尸震飞。

    但是殷血歌虽然年纪幼小,但是他的实力实在无法用正常人的经验来判断。他的实力已达公爵之境,而且正在飞速的上涨。得到三位千年公爵精血的滋养,更有法恩堡这位亲王的二十滴精血的帮助,体内还正在不断的融合血圣精血,殷血歌的**力量虽然还比不上乌木但是也不比老和尚弱多少。

    至于三尸么,作为生死尸魔宗从末法时代之前流传下来的山门护法她们的**力量足以排山倒海,普通小山都经不住她们一掌拍的。木鱼老和尚想要用**力量震飞殷血歌还有点可能,但是对三尸却是完全没有任何效果。

    奋力一震,木鱼老和尚只震得自己浑身骨头‘咔咔,作响,差点没把自己四肢百骸的关节给甩脱臼了。殷血歌依旧趴在他身上,大口大口的吞咽他蕴藏了无穷玄妙-的血液。三尸一言不发的缠绕着老和尚的肢体,将他禁锢得和粽一般,根本无法动弹。

    “该死的老秃,你打得乌木大爷好痛!”乌木瞪大了绿油油的双眼,保持着狼人形象大步向木鱼老和尚冲了过去。冲到半路上,他突然转向了老和尚失手丢下的禅杖,他大声笑道:“你毁了我的剑,就用你这根棍来补偿吧!乌木大爷,正好缺一件强大的兵器!”

    乌木一把抓住了禅杖,佛门神兵有灵,一道道佛光从禅杖内喷薄而出,顿时烧得乌木的手掌‘嗤嗤,作响。银色的长毛熊熊燃烧,乌木的手掌被烧得皮开肉绽,空气迅速散发出刺鼻的烤肉味。

    “蠢货,这是佛门佛兵,你这狼妖也属于妖孽之列,根本不可能掌控他。”万邪骨王厉声呵斥着:“除非毁掉他的佛门器灵,但是一时半会的,找不到足够的污秽之物抹去他的灵光!”

    “污秽之物?”乌木仰天长啸,他丢下烧得自己骨肉稀烂的禅杖,干脆的脱下了自己的裤头,冲着禅杖就是一泡尿冲了上去。银亮的水柱洒在禅杖上,一股刺鼻的尿骚味冲天而起,禅杖上的佛光骤然黯淡,一声悲鸣声从禅杖内悄然传来。

    木鱼老和尚正好看到了乌木用自家尿水污染禅杖的一幕榧气得浑身一阵阵的抽搐,大量血泡不断从他嘴里喷出。他悲鸣了一声佛号,脑后一道明光喷出,他就要放出自家本命舍利和殷血歌拼命。

    但是土尸冷哼了一声,五座若有若无的小山虚影从她背后闪出宛如铁匠打铁一样对着老和尚的脑袋就是一通乱砸。木鱼老和尚被砸得面门破损,满口大牙不断喷出,他狼狈的吐着血,再也无法动用丝毫的佛门神通。

    乌木也不怕自己的尿水腥臊,一把抓起了**的禅杖得意洋洋的挥动起来。这柄禅杖灵性几乎全部溃散,只留下了禅杖本体。这禅杖是用五金精英融合了菩提树心提炼的佛木心髓熔炼而成碗口粗两米来长的禅杖上雕刻了一条张牙舞爪的蛟龙,通体重有三千多斤恰好让乌木感到顺手。

    “没有长剑用起来爽快不能把人一刀两断,但是把人一下砸成肉酱,也很过瘾!”乌木挥动着禅杖,不断发出尖锐的狼啸声。他将黑漆漆的禅杖舞成了一团黑云,然后狠狠的砸在了附近的一块山石

    方圆数米的卧牛石轰然粉碎,原地留下了一个深达数米的大坑。乌木得意洋洋的拎着禅杖站起身来,傲然看向了远处正在急速飞来的五点剑光。

    “让这些细皮嫩肉的小家伙们领教一下伟大的乌木大人的力量!喂骨架,三个男的归你,那两个小丫头是我的!你可不能伤了她们,这么细皮嫩肉的漂亮姑娘,伤到一点皮就不可爱了啊!”乌木激动得浑身都在哆嗦,他看着越来越近的五点剑光声嘶力竭的尖叫起来。

    “可爱的小姑娘,来狼叔叔温暖而宽厚的怀抱吧!我会宠爱你们的

    我发誓!噢哟哟,小红帽和狼外婆的故事!啊,呸,是狼外公!”乌木欢快的扭动着屁股,一条长长的狼尾巴宛如扫帚一样扫得地上的积雪漫天乱飞。

    “什么乱七八糟的?”万邪骨王气急败坏的尖叫着:“少废话,准备撤,这老秃驴倒了,这些小贼也不好对付!”

    远远的那出身金佛寺的小和尚一眼看到了躺在地上动弹不得,正在被殷血歌疯狂吞噬精血的木鱼老和尚。小和尚顿时惊呼了起来:“木鱼师叔!尔等妖孽焉敢如此?今日小僧替天行道,就灭了你这一干妖人!你们真正是找死,你们怎敢打伤木鱼师叔?”

    乌木望着气得面皮发黑的小和尚,厉声高呼道:“小秃,我们是正当自卫!那个老秃破坏了我们的交通工具,就算上法院,我们也要告他一个无故破坏私人财产的罪名!我们只是正当防卫,你们才是恶意伤人,你们是有罪的。”

    小和尚可没有心情和乌木争论谁有罪、谁无辜的问题。他长啸一声,那颗罗汉舍利放出熠熠佛光冲天而起,方圆百里内顿时充斥着祥光瑞霭,强大的佛门气息笼罩一切。

    漫天金光洒下,淡淡的檀香味,无数僧人的诵经声宛如雷鸣一般一波又一波的涌来。

    乌木站在金光,站在无数僧众的诵经声内,他宛如一座小山一样站在那里,金光洒落在他身上,银色的长毛一根根的焦糊扭曲,他的皮肤也开始开裂,大量的血水不断从他皮肤内渗了出来。

    乌木深深的喘息着,身高超过三米的他微微佝偻着腰身,他的长毛宛如海浪一样起伏着。随着他的剧烈喘息声,他的银毛上突然荡漾起了一层银青色的月光。眨眼间这一层银青色光芒宛如火焰一样熊熊而起,迅速包裹了乌木的身体。

    一枚代表了嗜血和狂暴的太古妖在乌木的眉心涌出,血色妖散发出刺目的血光,他举着那根禅杖,向着小和尚比划了一根粗鲁的指:“小秃,既然是这样,我就暂且放过那两个可爱可口的小姑娘,来吧,我先打破你的脑袋,啃掉你的脑浆!”

    小和尚一言不发的冲向了乌木,用舍利佛光震住全场后,小和尚右手向袖里一抹,一柄长有尺的赤炎金刚杵喷吐着火光,带着一声声天龙吟唱从他袖里冲了出来。

    金刚杵迎风一晃,瞬间就膨胀到了十几米长短。巨大的金刚杵裹挟着逼人的高温,宛如一座小山一般向乌木迎头砸了下来。而乌木面对这可怖的一击,他并没有丝毫的躲闪退让,他只是举起禅杖,狠狠的向那金刚杵砸了上去。

    想要让一个骄傲的狼人战士闪避?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嗜血的狼人,只知道冲锋!

    ‘当啷,巨响金刚杵被弹飞数百米高,小和尚的身体一颤,一口血从嘴里喷出,身体宛如断线的风筝一样向后疾飞了出去。悬浮在高空的罗汉舍利感受到了小和尚受到的创伤,立刻犹如活物一样笔直的下落,带着一团金光沉甸甸的撞在了乌木的胸口上。

    “干你母亲的!”乌木惨嚎一声,七窍同时喷出大量鲜血。他胸口一团金色火焰熊熊燃烧烧得他皮开肉绽露出了银色的骨骼。他的肋骨被打断了十几根内脏都被震出了裂痕。

    他嘶声惨号着,大口大口的喷着血,向后飞出了两百多米,一头撞在了一块巨大的山岩上。

    罗汉舍利只是纯属本能的一击,就打得乌木生死不知。

    同样吐血的小和尚刚刚飞出了数十米远,罗汉舍利就闪回了他身边,一团佛光笼罩着小和尚受创严重的小和尚精神骤然一振。在万邪骨!幽怨的目光·小和尚的伤势急速恢复,眨眼间就回复如初!

    五位年轻修士,那白衣青年已经御剑冲向了万邪骨王。

    似乎想要在那一对儿孪生姐妹花面前好好的表现一样,白衣青年抖手砸出了那枚朱雀印,同时厉声喝道:“吾乃淮安王族世刘骊,万邪骨王,你勾结西方妖孽·当魂飞魄散!”

    万邪骨王眼眶里的鬼火骤然大盛,无数柄骨刀骨剑环绕着他的骷髅头急速盘旋,他硕大的骷髅头放声大笑:“哦,做豆腐的那家伙的后人啊?嘿,刘氏一族有世数百,你这刘骊什么的,本王还真没听说过!你来这里做什么?卖豆腐呢,还是卖豆渣?”

    朱雀印化为米许方圆·裹着一重烈焰当头砸下。万邪骨王不敢怠慢,张开嘴一喷·顿时一块厚重的蛇鳞骨盾冲天飞起,化为一团黑漆漆的乌云挡在了朱雀印前。

    一身工具箱,蛇鳞骨盾被砸得光华黯淡从高空坠落,但是骨盾所化的乌云蕴藏的浓烈死气邪气也化为污秽的黑色汁液,喷了朱雀印满身都是。这件威力强大的法宝同样变得光芒黯淡火气全消,悲鸣了一声后摇摇摆摆的化身一道火光飞回了刘骊手。

    刘骊脸色微微一变,心痛的握着朱雀印怒吼了一声。

    刘氏一族,东方修炼界五大仙族之一。这一族传说是某一朝得了仙人指点,最终得道飞升的王爷遗留在人间的血脉。因为体内有帝皇血脉的关系,这一族的族人在外行走时,都格外的高傲而不可亲近。

    一如万邪骨王所言,刘氏一族的世无数,只要是嫡系孙,都能称之为世。虽然刘氏一族的家底很厚,但是世多了,分配到某一个世手上的资源就不会太丰富。刘骊虽然身上法宝不少,但是要论起神妙和威力,这件朱雀印可是数一数二的重宝。

    此刻朱雀印被万邪骨王邪法污染,刘骊死的心思都有了。

    一直以来没有出手,只是跟着同伴追赶过来的那位黑袍少年冷哼了一声。他也没看刘骊一眼,而是向那一对儿孪生姐妹和蔼的笑了:“两位妹妹不需出手,这万邪骨王固然名声不小,但也是浪得虚名之辈,且看为兄今日降妖除魔,碎了他这一身邪骨!”

    长笑一声,黑袍青年双手在胸前一晃,一颗人头大小的蓝色宝珠带着滔天水波呼啸而出。

    这颗宝珠一出现,百里内山岭的水汽、寒气就呼啸着汇聚而来,很快一片滔天水浪凭空生成。这一片蓝汪汪的大水汇聚了恐怖的寒气,渐渐地在众人头顶化为一片粘稠的胶状寒潮。

    “妖孽,受死!”黑衣青年厉声喝道:“吾乃第一家,龙部众第一狻猊,今日取你性命!”

    殷血歌大口大口的吞咽着木鱼老和尚的鲜血,他对第一家第一狻猊这个名称,并没有太多的感觉。

    万邪骨王则是脸色微微一变,差点转身就走。第一家,东方修炼界五大仙族排名第一的真正豪族,其他的姜家、刘家、彭家、杨家,都只能算是第一家族的附庸家臣一类。甚至有人这样说,东方修炼界就分成两大势力,一大势力是第一家,第二大势力才是大仙门!

    没人愿意对上第一家的弟,尤其是万邪骨王这样的老妖魔·他们更不愿意和第一家的人对上。

    “这一家,都是疯的!”万邪骨王恼怒的咆哮了一声,他望了一样头顶压下的那一片凛冽寒潮,苦笑着摇了摇头,张口将自己修炼的一颗本命圆珠‘幽冥鬼丹,喷了出来。

    人头大小黑漆漆散发出无数道黑气的幽冥鬼丹带着一片滚滚乌云冲天而起,迅速向那一片寒潮冲去。

    两者剧烈的碰撞在一起,生得高大英伟,面容俊朗犹如天神的第一狻猊身体一颤,蓝色宝珠宛如受到无穷重量冲击,一寸寸的向着他的身体倒退了回来。那一片蓝色寒潮翻滚着和乌云纠缠在一起,寒潮不断崩解,化为无数大大小小的冰块从天空坠落,而漫天乌云更加炽烈。

    “小辈,不管你们出身那一家,本王可是万邪骨王啊!你们太上长老都要认真对付的老魔头!”万邪骨王厉声喝道:“你们几个小辈,也敢对本王亮爪?”

    万邪骨王厉声呵斥着,但是他的话音未落,那金佛寺小和尚和刘骊已经联手冲了上来。

    金佛寺的小和尚双手一挥,顿时有钟、塔、宝幢、舍利、降魔剑、降魔圈、降魔套索、红莲剑、净瓶、钵盂等佛门重宝劈头盖脸的砸了下来,这小和尚一个人,起码祭出了四五十件威力巨大的佛门法宝。

    刘骊同样不甘示弱的双手一挥,二十几件仙家宝物带着珠光宝气呼啸落下。飞剑、金砖、羽扇、玉箫、宝珠、银瓶,甚至还有一座巨大的金色牌坊带着地水火风从高空坠落。

    刘骊和小和尚的法宝还没落下,那一对儿孪生姐妹同样长啸一声,她们掏出了一个法宝囊狠狠一抖,顿时数十件奇光异彩环绕的宝物同样乱杂杂的打了下来。

    万邪骨王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他最怕的就是这个!这些世家,身家太丰厚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