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五十五章 血歌初战(300月票加更,第三更)(书号:13584

第五十五章 血歌初战(300月票加更,第三更)

作者:血红
    </d></r></ble></d></r></ble>

    黑色巨爪带着浓密的鬼雾拍下,但是五位青年修士却是不惺不忙的抬头望了一眼,其一名头顶有戒疤,身穿杏黄色僧袍的十五岁少年冷笑一声,张口就喷出了一颗鸡大小的白色舍利。

    一时间梵唱声声,白色舍利一出就化为一团栲栳大小的佛光直冲天空。无数道瑞气从高空洒落,佛光隐隐有一枯瘦如柴的老僧盘膝而坐,脑后一轮明光宛如冰镜,放出的无量光霞将漫天鬼气一扫而空。

    万邪骨王怒啸一声,他拍出的两道鬼手印被佛光一晒,就好像雪狮碰到了太阳一般急速溶解。无数粘稠的黑色汁液滴落,两只硕大的黑色骨爪眨眼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该死的,罗汉舍利!”万邪骨王气得眼角直跳。

    罗汉,佛门大能,就算是实力最弱的罗汉,那也是地仙境的存在。而佛门功法,一向以来对各种邪魔外道的邪恶功法有着极强的克制效果,万邪骨王固然是一位金丹大成的鬼道大能,但是碰到罗汉留下的舍利,他也只能徒呼奈何。

    “走!这帮小崽招惹不得!”不等殷血歌开口说话,万邪骨王已经大吼一声,他周身有黑色鬼火熊熊燃烧,无铸鬼气不断注入骨王飞车,同时他很是有点肉痛的抓出几块上品灵石塞进了自己宝座上的几个凹槽。

    偌大的骨王飞车亮起一团刺目的光芒,一道道绿色鬼气喷薄而出无数磷火在飞车表面缠绕。伴随着一声尖锐的鬼啸声,飞车两侧弹出了一对巨大的黑色骨翅。在上品灵石爆发的强大能量推动下,这骨翅向后喷出了一片晶亮的黑色光芒,飞车骤然窜起,以刚才数倍的速度向前激射而去。

    殷血歌骇然看着宝座上镶嵌的几块上品灵石。得了这灵石提供的能量,骨王飞车的速度已经达到了瞬息百里的速度。但是这上品灵石的消耗也是极其的惊人几块拳头大小的灵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迅速燃烧,也就是两三个呼吸的时间这灵石的体积就只剩下了一半。

    但是也就是这三五个呼吸的时间骨王飞车已经冲出了三百多里。虽然这三百多里地,都是在山峰之间不断的盘旋绕路,可是和那五个年轻修士之间的直线距离,也拉开了百里左右。

    透过透明的车厢,殷血歌能看到百里外几点急速追来的青光。只不过那几个青年修士的实力有限,他们的剑光速度实在是普普通通,不要说和这突然加速数倍的飞车相比就算是平日里的飞车速度他们也是追赶不上的。

    “还好,还好!”万邪骨王回头看了看五点青光,重重的吐了一口气:“那小贼秃,绝对是金佛寺的秃驴!这东方修炼界,如今大仙门,道门最强乾元宗,佛门最盛金佛寺本王宁可和乾元宗的牛鼻拼命,也不愿意和贼秃们打交道!”

    乌木瞪大了双眼,很是不屑的看着万邪骨王:“不战而退,你,真不是一个勇士!该死的,你简直算不上一个男人!我们狼人一族的战士,绝对不会像你一样未战先逃!”

    万邪骨王‘嘿嘿,笑了几声,他也不动怒而是用力的拍了拍自己双腿之间的部位。他的手掌和腿骨撞击,发出清脆的宛如铁锤碰击的响声。双眸鬼火闪烁万邪骨王冷笑道:“本王连那条玩意都没有了,自然算不上男人!嘿,你有勇气,你去和那几个娃娃打一场?”

    冷笑了几声,万邪骨王向殷血歌解释道:“不要以为本王胆小,真的不敢和这几个小鬼动手!须知道,这东方修炼界的正道修士,最擅长呼朋唤友群起而攻,五个小鬼敢向本王的座驾动手,他们身边如果不是有大量同门,就是有金丹境的老不死跟着!”

    咬牙切齿的万邪骨王冷声告诫道:“记住,和这些名门正道的娃娃动手,如果不能一击必杀,就必须用最快的速度溜走。他们的长辈最是护短不过,他们占据的洞天福地太多,祖宗们留下来的法宝太多,往往一个无名小辈,随身法宝都比本王要出色几分。”

    “更可恶的就是,那些名门正派的高手名宿,他们美其名曰让弟们云游历练,但是实际上这些小贼身后,总有一群老贼跟着!小贼打不过,就一群小贼冲上来!一群小贼打不过,就一群老贼冲上来!这可都是血淋淋的教训,在这些名门正派的人面前,不能逞英雄!”

    万邪骨王的话字字血泪,殷血歌和乌木听得是面面相觑作声不得。

    过了许久,殷血歌才冷声道:“若是我母亲在,她绝对不会逃走!”

    万邪骨王不置可否的笑了几声,他正要开口反驳殷血歌的话,骤然间急速飞驰的飞车又是一阵剧烈的颤抖。众人急忙透过车厢看了出去,就看到一条青色的长达百米的大蛇腾云驾雾的从斜刺里一座雪山山腰处冲了出来,宛如一条绳索死死的缠在了飞车上。

    这条大蛇身体剧烈的一荡,四面八方一阵风起云涌,天地灵气一阵混乱,数十条细细的龙卷风卷着飞车就向地面坠了下去。

    万邪骨王宝座上镶嵌的几块灵石‘啪啪,连声的爆炸开,随后飞车一阵颤抖,沉甸甸的落在了地上。

    “我佛慈悲,骨王道友,你好兴致,怎!生离来这昆仑仙山,莫非又要伤天害理了么?”

    一个柔和清朗的声音传来,一个生慈眉善目,两条寿眉足足有半尺长,身形高大凛凛有苍松之态的白须老僧从那十几里外的雪山上一步步的走了过来。这老僧每一步踏出,脚下雪尘都化为一朵尺许方圆的白莲托住他的双足,他这一路行来在他身后留下了数百朵迎风招展的白莲。

    那条青色大蛇骤然消失,化为一条沉甸甸的铁杖腾空飞起,飞回了那老僧手。

    万邪骨王气急败坏的怒吼起来:“本王出门没看黄历,怎么碰到了你这条老秃驴?”

    那老僧面色一寒,厉声喝道:“万邪骨王,你也是魔道巨擘休要学那下三滥的妖人用污言秽语伤人!贫僧今日,只是带着几位晚辈来寻找地火雪莲配制丹药没想到居然碰到了你!”

    万邪骨王眼眶里鬼火大盛他无奈的向殷血歌望了一眼,低声道:“没办法,碰到这老秃驴,只能和他干一场了!嘿,本王对付这老贼秃,其他几个小娃娃,你们能应付么?”

    殷血歌眸里血光一阵闪烁他背后蝠翼缓缓张开血灵剑在鞘发出了清脆的鸣叫。深沉一笑,殷血歌缓缓说道:“东方修炼界的年轻修士么?我其实早就盼着和他们正儿八经的斗上一场了。

    嗯,不是比武,不是教技,而是真正的生死格斗!”

    乌木的身体晃了晃,一套殷族特意为他锻造的法器级甲胄无声的穿戴妥当。他拔出背后剑鞘两米长的斩马剑,无声的龇牙一笑:“那五个小崽里面有两个漂亮姑娘!乌木大人很喜欢年轻漂亮的姑娘,我能啃掉她们的骨头么?”

    金尸、火尸、土尸无声无息的从她们藏身的飞车角落里跳起,一步步缓慢无比的走到了殷血歌身后。她们死气沉沉、冷漠没有任何感情的双眸,突然有疯狂暴虐的怒火滋生。她们娇小柔美的身躯内,一团团沉闷的骨骼撞击声不绝于耳,这些生死尸魔宗炼制的杀戮凶器,已经做好了厮杀的准备。

    万邪骨王的眸里一阵邪光闪烁,他望了一眼百里外正在急速接近的五点剑光低声说道:“本王差点忘了这三头夜叉!血歌殿下,配合本王重创这老秃驴!”

    ‘桀桀,怪笑了一声,万邪骨王狞声道:“这老秃驴是金佛寺菩提苑首座木鱼,三百多岁了,还是一童男之躯。嘿嘿,他的心头精血,一定能让殿下你修为暴涨!”

    殷血歌眸里一阵血光闪烁,他向万邪骨王轻轻的鞠躬行了一礼,然后轻轻的拔出了血灵剑。

    万邪骨王没有浪费时间,骨王飞车‘呼,的一下敞开门户,万邪骨王的身体骤然散开,浑身骨骼变为无数柄黑漆漆的骨刀骨剑向着木鱼老和尚激射而去。在这无数黑漆漆的骨刀骨剑之间,万邪骨王一颗水缸大小的骷髅头喷吐着粘稠的黑色雾气,不断发出尖锐的鬼啸声。

    高亢扬的狼啸声冲天而起,乌木带起一道道残影,快若闪电般向木鱼老和尚冲了过去。

    乌木冲锋的速度甚至比万邪骨王还快了一丝儿,他双手握住那沉重的斩马剑,荡起一道弧形剑光,没有丝毫保留的向着木鱼老和尚拦腰劈下。狼人战士特有的高速攻击和巨大的力量,在这一刻表现得淋漓尽致。乌木这一剑荡起的飓风,甚至掀起了附近百米内的厚厚积雪。

    “西方狼妖!”木鱼老和尚悚然动容,他厉声喝道:“妖孽就是妖孽,万邪骨王,你勾结西方邪修到底意欲何为?”一边厉声呵斥,木鱼老和尚手上的禅杖已经挥动,他同样不闪不避的挥动禅杖向着乌木的大剑迎了上去。

    黑漆漆的禅杖带起一声龙吟,和乌木手上重剑沉重碰撞。

    一声巨响,殷族为乌木锻造的重剑轰然粉碎,乌木摇摇晃晃的握着半截剑柄,吐着血向后飞退。饶是乌木退得快,木鱼老和尚手上的禅杖依旧斜斜的擦着他的腰际扫了过去,乌木惨嚎一声,他身上的甲胄迸射出几道黯淡的法光芒,然后轰然粉碎。

    漆黑的禅杖震碎了乌木的护身甲胄,从他腰上撕走了一片尺许方圆的银色皮肤,带走了大概三五斤坚硬的肌肉。乌木的一截肋骨暴露了出来,大量鲜血宛如喷泉一样从他腰间不断喷出。

    “该死的!这老秃驴的兵器比乌木大人的剑好上一百倍!”乌木痛呼惨嚎,踉跄着向后连连倒退。刚刚一次撞击,他清楚的感觉到他的绝对力量是木鱼老和尚的十倍不止,如果大家公平较量的话,他一击能够将木鱼老和尚剁成两截。

    但是那柄禅杖,那柄禅杖的威能太大了。

    重剑和禅杖撞击在一起的时候,乌木听到了无数僧人在耳边喃喃诵经。低沉的诵经声让乌木浑身力气瞬间消散了一大半,身体都有点发软了。然后一道金色佛光在他眼前炸开乌木在那一瞬间,就觉得浑身好像被火烧一样他剩下的一小半力量也消失得无影无踪甚至都无法握住兵器。

    恐怖的冲击力从那禅杖上迸射出来,乌木的长剑粉碎,他看到一枚字佛印越来越近,最后好似一张天罗地网将他笼罩在内。他的灵魂都被那字佛印镇压,让他完全了反抗的力量。

    所以木鱼老和尚的禅杖打在他腰间的时候,以乌木的速度和作战技巧,他完全可以自如的闪避开这一击。但是他的灵魂被佛法震慑他完全没有了闪避的意识这才被那禅杖重创。

    “大威天龙,降妖除魔!”一禅杖打得乌木惨败溃退,木鱼老和尚大笑了一声,他脑后一道明光冲出,一片带着檀香味的淡淡金光喷射出来,迅速抵挡住了万邪骨王宛如潮水一样的攻击。

    无数骨刀骨剑呼啸着轰在了那一片淡淡的金光上,无数道金光粉碎

    同样无数柄骨刀骨剑被金光蒸发成黑色的烟雾消散。

    万邪骨王的骷髅头嘶声尖叫着,凄厉的‘夺魂鬼音,在空气带起了无数道肉眼可见的涟漪,化为无数扭曲的鬼脸向木鱼老和尚扑去。

    金光死死地抵挡着夺魂鬼音带起的黑色涟漪,木鱼老和尚手持禅杖护在胸前,嘴里喃喃念诵着佛门经,同样不敢有任何的分心。虽然佛法是一切邪魔外道的克星,但是东方修炼界同样也有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说法,邪魔外道的功法同样也是佛法的死对头!

    面对万邪骨王这样的东方修炼界鼎鼎有名的三大巨擘妖孽之一的存在,木鱼老和尚也不敢有丝毫的怠慢。他不惜耗费元气释放了自己这些年来苦苦修炼的‘小乘金刚禅定佛光,,用来一寸寸的磨损万邪骨王的法力修为。

    只要他这次带出来的那些年轻修士能够及时赶来,以那几个年轻修士的家世,他们携带的诸般破魔至宝一出,就能让万邪骨王吃不了兜着走!

    双眸隐隐有金光透出,木鱼老和尚严肃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扶植后进晚辈,这是木鱼老和尚最喜欢做的事情。如果那五个小家伙能够重创甚至是歼灭万邪骨王,他似乎已经看到了又一批正道栋梁正在崛起,未来修炼界,就要看这些年轻人的了。

    就在这时候,万邪骨王突然大声吼叫起来:“小人妖的法宝,伤不了这老秃驴,用七杀瘟葫芦!”

    木鱼老和尚一愣神,殷血歌已经带着一道残影扑了出来。婆婆赠送的法宝七杀瘟葫芦带着一道浓密的黄色烟雾喷出,葫芦口内一阵黄光闪烁,七柄造型奇异,好似黄木雕成的长剑呼啸而出,带起一道道黄色烟尾向着木鱼老和尚周身刺了下去。

    木鱼老和尚的大半注意力都放在了万邪骨王身上,他随时防范着万邪骨王的突袭,以及邪骨道几件有名鬼道法宝的攻击。他做梦都没想到,万邪骨王的座驾内,居然还藏了一个殷血歌!

    而且殷血歌使用的,居然是瘟煞教凶名在外的七杀瘟葫芦!这可是瘟煞教压箱底的几件瘟毒重宝之一,婆婆那老妖婆怎么舍得将这件凶煞之器送给一个看上去不过十二三岁的少年?

    百忙之,木鱼老和尚袖里一个黄金钵盂窜了出来,化为一道方圆丈许的金光护住了周身。

    但是殷血歌左手一挥,三枚殷天绝炼制的血雷呼啸轰出,抢在七柄瘟剑之前落在了金光上。沉闷的爆炸声响起,血光火焰席卷方圆百米之地,污浊的血气喷薄而出,将那金光腐蚀得斑斑点点光芒黯淡。

    木鱼老和尚身体一颤,一口血喷出老远,护身钵盂坠落地面,七柄瘟剑立刻逼近了他的身体。

    但是木鱼老和尚毕竟是金佛寺菩提苑的首座,他长颂一声佛号,手腕上一串儿十八粒菩提串成的链珠化为一阵金色暴雨,劈头盖脸的向着七口瘟剑砸了过去。剑光和金色光雨撞击在一起,发出一连串叮叮当当的沉闷响声,七柄瘟剑被砸得靠近不得,但是那些菩提所化的金光也不断被剑光切开。

    一个呼吸后,就有颗菩提被剑光切成两片,菩提坠落地面,瞬间化为一团焦黑的粉尘。

    木鱼老和尚回头看向了正向自己急速扑来的殷血歌,厉声喝道:“好,好一群邪魔外道!”

    话音未落,木鱼老和尚身后传来一声清脆悦耳、却是死气沉沉没有任何生气的呵斥声:“五岳压顶!”

    身躯娇小、面容柔美的土尸无声无息的从地下窜了出来,正好出现在木鱼老和尚身后。她双手握拳向着天空一挥,五座尺许方圆的小山虚影凭空凝现,浓郁的土灵气呼啸着注入五座小山虚影,眨眼间这五座小山就膨胀到了丈许高下,而且通体凝实就好似真正的山峰一样。

    随着土尸一声大吼,五座小山同时落下,同时砸在了木鱼老和尚脑后的明光上。

    可怜木鱼老和尚一声惨嚎,脑后明光被砸得支离破碎,高大魁伟的身躯向前扑倒,五座山峰沉重压下,直砸得他七窍喷血,身上的骨骼断裂了大半。

    不等木鱼老和尚施展,殷血歌已经扑到了他的身上,锋利的犬牙探出来,殷血歌一口咬在了老和尚的脖上,大量热血不断被他大口吞下,一股飘飘欲仙的快感汹涌而来。

    佛门高僧的精血,对殷血歌的补益居然超过了亲王精血!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