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五十四章 拦路突袭(正常第二更)(书号:13584

第五十四章 拦路突袭(正常第二更)

作者:血红
    </d></r></ble></d></r></ble>

    青蓝色的高空,在一层犹如羊毛一样舒卷的白云之上,!以看到极高的天空之上,青冥罡风急速掠过带起的一道道肉眼可见的白色纹路。若是侧耳倾听,还能听到数百里外的高空传来的隐隐雷鸣,那同样是天罡风相互摩擦撞击带起的声音。

    自从天地灵脉重聚以来,这天之上的罡风、极光、天地真磁元罡等天险就逐次恢复。到了如今,那天之上除非是上古遗留下来的飞行法器,其他的人造器具已经无法经过那一重重的天险。

    末法时代人类曾经制造了能够冲出云霄,立足外空星域的神奇机械,但是如今那些器具已经全部成了废品。不要说极高天空处的那些天险,就如今殷血歌乘坐的骨王飞车所处的高度,那些末法时代的人类产品一旦飞到这么高,就会被飓风搅成粉碎。

    形如龟壳,方圆百米,通体用银色骨骼制成,首尾有四座造型狰狞的白骨鬼王坐镇,表面密布着无数幽冥鬼,这就是邪骨道历代宗主的座驾骨王飞车,一座在东方修炼界赫赫有名的飞行法器。

    飞车在离地百里的高空飞行,每一个呼吸的时间他能高速飞过十几里。这样的高速,尤其是这样的高空,飞车撞碎一片片白云,冲破一重重罡风的时候,后方留下了无数团白色的气爆,绵绵犹如雷鸣的气爆声一路伴随着这架飞车从西方一直来到了东方。

    邪骨道小幽冥境即将开启,邪骨道的年轻精英们已经做好了踏入小幽冥境寻找各种宝物和机缘的准备。

    作为殷凰舞和万邪骨王交易的一部分殷血歌也将带着他的一众下属踏入小幽冥境撞撞机缘。

    万邪骨王祭出了本门历代宗主的座驾,亲自驾驭骨王飞车,护送殷血歌和他的一众下属前往邪骨道的山门—-—邙山。一路上,万邪骨王絮絮叨叨的不断提醒殷血歌,哪怕他有邪骨幽冥令护身,在小幽冥境内一定要循规蹈矩千万不能深入险境,否则他无法向殷凰舞交代。

    殷血歌很认真、很谦虚的听取着万邪骨王的意见。但是在他脑里却是翻腾着无数驳杂的资料。这是殷凰舞从阴公主和婆婆那里偷偷交换来的《幽万灵录》的珍贵信息里面包容万象,其就饱含了小幽冥境可能出现的各种天地奇珍的名字、特征和功效。

    比如说幽濯黑心引魂莲,其外形是一朵通体漆黑,花瓣上有无数扭曲鬼脸涌动,莲心漆黑并且发出恶臭的莲花。这玩意看上去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好似剧毒之物,实则他是珍贵无比的‘养魂仙草,每一颗莲都能让普通修士的灵魂本源壮大一倍以上。

    再比如说万载血魂浆在小幽冥境,这玩意乍一看去就是一眼普普通通的血水。在小幽冥境内,这种莫名来路的血水凝成的小水潭、小泉眼比比皆是,里面往往藏着无数的凶猛毒虫和凶魂厉魄。但是这万载血魂浆却是顶级的筑基联体的天地灵物,**吸收这血魂浆后,能够增加肉身对天地五行能量的抵抗力,变得水火不侵、刀兵不入、罡风雷霆都无损肉身。

    又比如黑水沉渊石这玩意儿表面上看去就是一块黑漆漆粗糙的石头,通体散发出阴寒邪气。但是只要有足够的黑水沉渊石,就能从提炼出珍贵的幽冥神金,这种人世罕见的金属铸造成飞剑和其他法器,专门伤损元神和诸般灵体,是极好的铸造灵器甚至是仙器的材料。

    所以在殷血歌出发之前,殷凰舞殷切的告诫他,小幽冥境如果碰到了什么修炼法诀之类的根本不需要和邪骨道的门人弟竞争。正常修士,根本无法修炼小幽冥境出现的鬼道功法。

    殷血歌只要注意小幽冥境的各种天地奇珍一旦碰到立刻吞噬,借以强化自身。

    如果能够碰到各种祭坛、神庙之类的远古建筑,殷凰舞也建议殷血歌仔细的搜寻一番。小幽冥境据说是上古之时某位鬼道金仙大能留下的道场,邪骨道的祖师就是从得到了机缘,所以才开辟了邪骨道一脉。

    金仙道场虽然无法和荧惑道场相比,但是如果能够从得到某些机缘,在这末法之末的混乱时代,那也是非同小可的造化。

    要知道,现今之世,凡人奠基之后,后天之气转化先天,雕琢金丹坯胎,功行转而成金丹。金丹大成的修士,就是这个世间最顶级的存在——除开殷凰舞这个得到了血妖禁地秘传的特例,金丹大成就是人间的最强者。

    但是,金丹、元婴、神游、化神、登天、纳元、三难、三劫、不离等大境界,金丹境只是修炼者茫茫仙途的第一步。等得三难圆满,三劫结束,修成不坏仙体和仙魂,魂体合一成就不离境界,这才踏足仙人境,是为仙人第一境的地仙!

    地仙而天仙,天仙而金仙,每一步都艰难万分,每一步都战战兢兢。在这当今世上,若是殷血歌能够在小幽冥境内得到一位金仙流传下来的某些好处,那真的是天大的幸运了。

    “血歌殿下,你进了小幽冥境,不可贪心,不得妄为,你的安全不仅仅关系你自己生死,更是和我等各方联手协作有天关系!”邪骨鬼王盘坐在鬼王飞车的宝座上,不断注入法力催动飞车向前疾行,同时絮絮叨叨的告诫着殷血歌踏入小幽冥境后要注意的一切。

    殷血歌只是笑着连连点头,他不断的在脑里翻阅来自《幽万灵录》的诸般信息,不断将那些珍稀灵物的特征和功效记在心里。踏入小幽冥境,这风险肯定是有的但是殷血歌并没有将风险放在心上。

    按照殷凰舞的说法就是,她殷凰舞的宝贝儿,不可能夭折!

    不管殷凰舞是过于自信还是过于狂妄,反正殷血歌也觉得,他不可能随便陨落。他这次带来了野外生存经验极其丰富的乌木,更有金尸、火尸、土尸三具生死尸魔宗夜叉护身殷天绝还给赠送了他好些护身的血雷以及妖符,加上邪骨幽冥令他不觉得自己会碰到太大的麻烦。

    万邪骨王似乎看出了殷血歌心不在焉的模样他也只能摇摇头,闭上了嘴。

    他万邪骨王也是东方修炼界堂堂邪魔巨擘,殷血歌踏入小幽冥境也只是一次交易,他可不是殷血歌的保姆。他只要尽到了自己的心意,如果殷血歌还是死在了里面,殷凰舞也不能拿他怎么样。

    飞车带着沉闷的破空雷鸣不断向东方前进,两天前他们已经通过了诸神黄昏山脉踏足东方修炼界控制的范围。前方不远处,就是东方修炼界赫赫有名的仙宗祖脉所在地——昆仑!

    这是一座在上古神话时代赫赫有名的神仙府邸,不说其他,单说当今东方修炼界五大仙族之一的姜家,他们那位号称飞熊的先祖,曾经掌控过一重仙劫的先祖,就是昆仑的门下弟。而且据说姜族的那位先祖,在那昆仑门下的地位极低,甚至还算不上真正的内门真传!

    “昆仑啊!”万邪骨王双手打出数十道鬼火磷光,顿时飞车的四壁和地板变得一片透明,露出了下方一片茫茫无有边际,宛如数百条巨龙盘绕在一起的巨型山脉。

    “可惜,传说这昆仑是真正的神仙祖庭,比那荧惑道场还要厉害几分。奈何在那上古时代这昆仑祖庭真正的入口就彻底消泯了。荧惑道场还知道门户在哪里,但是这昆仑么嘿,就连姜家人自己都好奇,这昆仑山,真有仙府?”万邪骨王讥嘲的连连冷笑,又是羡慕又是恨的看着下方绵延不知道几千万里,重重山岭几乎连上了天空云层的昆

    天地灵脉恢复,这昆仑山虽然还没有恢复到上古的鼎盛状态,但是已经大有规模。

    这山高达百里的山峰就何止十万?一座座参天巨峰连绵如屏风,绵延数千万里,其有罡风、有冰暴、有无数凶猛禽兽飞舞怒吼,这等景象不是亲眼看到,谁都无法形容这昆仑的洪荒苍古之气。

    和这座传说的神仙祖庭相比,那座分割了东西方的诸神黄昏或者陨仙山,根本就是小巫大巫,无法相比。

    就连万邪骨王亲自操控的骨王飞车,此刻也只能在一座座巨型山峰的山腰间蜿蜒飞行。昆仑山脉上空的天地灵气波动极其剧烈,青冥罡风的威力是别处的数倍甚至是数十倍大小,就连万邪骨王驾驭着这座极品灵器级的飞车,也只能在离地十几里的高度飞行。

    偶尔一道旋风呼啸落下,或者几团冰暴劈头盖脸的砸下来,万邪骨王还要惊慌失措的驾驭着飞车急忙躲闪,根本不敢和这天地绝险硬抗。

    乌木很没有形象的趴在地板上,呆呆的看着下方茫茫山岭,不断发出一声声没有任何意义的惊叹声:“这里就是东方世界啊,末法时代的时候,我们狼人部落曾经组建了好几次远征军,想要攻入东方!结果都被杀得溃败逃回!这就是东方啊!”

    殷血歌眯着眼向乌木望了一眼,殷族的稚殿,也有相关的记载!

    那是末法时代末期,东方修炼界还被一个腐朽到极点的王朝统治的时候,血妖一族十三传承古族的大家族联手狼人部落四大王族,控制着西方世界的世俗势力,针对东方发动了一次试探性的进攻!

    最终的结果让西方修炼界集体失声,西方世俗界的军队在东方势如破竹,几乎一举灭了那腐朽的王朝。但是在修炼界层面上,大血妖家族和四大狼人王族的联合大军被东方修炼界的联军杀得灰飞烟灭,最终只有几条最皮粗肉厚的狼人逃回了西方。

    索性末法时代,东方修炼界的那些修士深谙明哲保身之道,他们只对西方修炼界的人出手,并没有对世俗界的军队做任何动作否则的话,那一次还不知道会闹成什么样。

    “死了很多人啊!”殷血歌幸灾乐祸的看着乌木。

    那一战的资料,殷血歌还是记得比较清楚的,毕竟殷族稚殿可是幸灾乐祸的,将这一次西方修炼界的大溃败无数次的重复过。大血妖家族,每一家族陨落一亲王;四大狼人王座七大狼王魂飞魄散。

    趁火打劫的殷族,就是借着那一次血妖家族的大溃散强行将米兰城邦周边的地盘给抢了下来。否则的话殷族的领地,也不可能覆盖大柏林城邦和米兰城邦!

    “死得好啊!”乌木趴在上,贪婪的看着下方茫茫山岭:“那些老家伙不多死!几,乌木大人这样的年轻精英,怎么可能出头啊?”

    乌木的话音刚落,十几道青色的雷火突然从一侧的雪山之巅呼啸袭来。万邪骨王措手不及之下,十几道雷火同时命了骨王飞车。偌大的骨王飞车表面无数道幽冥鬼亮起一道厚重的防御结界笼罩了整架飞车雷光在结界上爆炸,骨王飞车翻滚着向一侧滑了过去,飞车剧烈的震荡着,殷血歌和趴在地板上的乌木同时飞了起来,身体胡乱的在飞车内乱撞。

    “该死,何方小辈敢来找死?”万邪骨王也没想到,在诸神黄昏那一条分割了东西方的峡谷没有遇袭反而是在这昆仑山内被人攻击了。他可是找了一条偏僻的小道,绕了一个大圈,怎么会在这里碰到人?

    清越的破空声远远传来,几点青光穿透云霭、冰风,急速向着翻滚着骨王飞车疾飞。

    殷血歌长啸一声,他背后本命蝠翼张开,血妖天赋发动,他稳稳的四肢着地攀附在了飞车的墙壁上。乌木也是化身狼人,四肢长出长长的指甲牢牢地将身体固定在了地上。

    骨王飞车彻底变得透明,殷血歌和乌木能够清晰的看到外面袭来的那五个东方修士。

    让殷血歌诧异的就是,那五个东方修士看上去也就是二十岁不到,甚至有一对儿娇俏的孪生姐妹,生得宛如明珠仙露般莹润可爱,但是看上去最多十四五岁的样!

    按照殷血歌这些日对东方修炼界的了解,这个年纪的东方修士,他们最多还在后天练气境打转儿,能够完成了**的奠基,踏入先天境界都算是非凡的了。那一对儿孪生姐妹,她们最多最多就是后天炼气的水准,他们怎么敢来袭击万邪骨王的座驾?

    万邪骨王怎么说,那也是金丹大成的大能啊!

    五位东方修士,冲在最前方的是一个十八岁的白衣青年。他驾着一道青色剑光笔直冲向了骨王飞车,手上一柄长有尺的青色大旗一阵摇晃,就有十几道青色雷光再次呼啸落下。

    沉闷的巨响声不绝于耳,骨王飞车被震得摇摇晃晃。但是万邪骨王已经从骤然遇袭的惊愕状态回复过来,他不断念诵咒语,将骨王飞车的诸般防御禁制发动,这飞车此刻悬浮在空,四周不断喷出大量的阴风邪云,这些雷光再次落下,对飞车的冲击力已经微乎其微。

    “何方小辈,敢来找死?”万邪骨王气急败坏的再次咆哮:“本座乃邪骨道万邪骨王!”

    那白衣青年眼见自己手上大旗发出的青色雷霆无功,他立刻将大旗收起,随手掏出了一枚拳头大小通体赤红色的四方印玺。盘绕着三头朱雀神鸟的印玺被白衣青年一手丢出,顿时一声清脆的鸟啼声冲天而起,那印玺骤然变得有一米见方,裹着厚厚的火云当头向骨王飞车砸了下来。

    一声巨响,一道道火光四射,无数水缸大小的火团乱杂杂的向着地面坠落,在下方雪山峡谷溅起了无数道火光。四面八方的雪山发生了大崩塌,厚重的积雪呼啸着落下,一时间漫天都是白色的雪沫飞溅。

    万邪骨王‘当啷,一下从宝座上摔了下来,狼狈的摔了一个狗吃屎。

    骨王飞车四周的阴风邪云被那四方印玺一击粉碎,偌大的飞车剧烈的震荡着,笔直的向下坠落十几里,沉甸甸的摔在了地上。那四方印玺也不知道是何等宝物,威力实在是大得让人吐舌。

    殷血歌和乌木没料到那白衣青年的宝物如此厉害,更没想到万邪骨王如此不济事。两人一个不防,昏天黑地的摔了下来,又在剧烈翻滚的飞车内摔了一个天昏地暗,乌木的狼鼻撞在了一根柱上,差点没喷出了鼻血。

    “骨架!”乌木气急败坏的怒啸起来:“你连几个小鬼都没办法对付?你还好意思吹牛你是东方修炼界鼎鼎有名的邪魔?”

    万邪骨王气得嗷嗷乱吼,他声嘶力竭的尖叫起来:“小辈,再不报出来历,休怪本王狠辣无情!”

    回应万邪骨王的,是那五个年轻修士暴风骤雨一样的攻击。各色剑光、雷光,各种法宝带起的祥云瑞气呼啸着从高空坠落,打得骨王飞车不断颤抖,震得飞车内的殷血歌等人五脏腑都一阵阵翻滚。

    尤其是那一对儿孪生姐妹,她们联手祭起了一盏造型古朴的莲花灯盏,一点绿莹莹的灯火摇曳,无数点绿色火星带着长长的烟尾呼啸攒射,直打得骨王飞车一阵阵乱颤,表面的防御禁制不断荡起剧烈的涟漪。

    殷血歌和乌木神色诡异的看着万邪骨王,这老邪魔,到了这个时候还不出手?

    被殷血歌值得玩味的目光盯着,万邪骨王眼眶里的鬼火一阵摇晃,他怒吼一声,双手狠狠向外一抓。

    飞车外,两只方圆数十米的黑漆漆骨爪呼啸着从天空落下,向着五个青年修士当头砸了下去。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