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四十七章 你,不配(上)(书号:13584

第四十七章 你,不配(上)

作者:血红
    </d></r></ble></d></r></ble>

    殷凰舞率领的血妖大军堂而皇之的踏入了殷族城邦。

    高傲的昂着头,殷凰舞真的好似一头高高在上的凤凰,公然占据了殷族城邦真正的核心——天地塔!这座原本只有殷族大元老有资格入驻的建筑,此刻成了殷凰舞的行辕所在。

    超过三十位血妖亲王,百多位千年公爵,过千的公爵,以及数量惊人的侯爵、伯爵等血妖高手,纷纷在天地塔四周扎下了营寨。除了殷凰舞带来的这些血妖,殷族本家的族人严禁靠近天地塔一步,殷凰舞完美的实现了‘鸩占鹊巢’这一步骤。

    紧接着让殷族无数族人目瞪口呆说不出话的事情发生了。

    众目睽睽之下,当着远远近近望着天地塔方向的数万殷族族人的面,当着数十万殷族血仆军,无数附庸家族战士和血奴的面,口巨大的棺椁被殷凰舞一掌从天地塔上推了下来。

    殷天绝等位殷族元老使用了千百年的棺椁,用金丝楠木和各种珍稀材料打造的棺椁,就这么带着刺耳的风声从天地塔一路翻滚坠落。天地塔下方的地面被砸出了个硕大的窟窿,殷天绝等人的棺椁摔得粉碎,木头渣和棺椁大量的美玉珠宝等物洒得满地都是。

    没有了口巨型棺椁,变得干干净净豁然敞亮的天地塔顶层,巨大的黄金宝座矗立在正。一头造型威猛狰狞的黄金蝙蝠踏在宝座的上方,张开的双翼将整个宝座庇护在下。

    殷凰舞盘着双腿坐在宝座上,双手撑着膝盖,托着自己的下巴,眨巴着眼睛上下打量着殷血歌。将口棺椁丢下天地塔后,她已经用这样的姿势打量殷血歌整整半个小时了。

    殷血歌就站在宝座前不到两米的地方,同样瞪大了眼睛打量着自己的母亲。

    他们是如此的熟悉,却又是如此的陌生。通过血妖一族独特的血脉感应,他们能感受到对方身上那亲密而温暖的气息,但是无论是殷凰舞还是殷血歌,他们对于对方的面孔都是那样的陌生。

    如此对视了许久,殷凰舞终于的叹了一口气:“不愧是我的儿,长得就是帅啊!”

    殷血歌很有点无语的看着自恋成狂的母亲,在稚殿接受了几年的熬炼,殷血歌无法像普通人类的娃娃那样,哭天喊地的扑进自己母亲的怀抱祈求安慰和爱抚。他强忍着心头的激动,强作镇定的看着自己的母亲:“我也没想到,您居然,已经是一位强大的血帝!”

    “乖儿,你也太看不起你老娘我了!”殷凰舞突然放声大笑,眉开眼笑的她双手一挥,将一道血雾洒向四方,迅速将天地塔的最高一层笼罩得结结实实。她得意洋洋的看着殷血歌,纤细白净的手指点着自己的鼻头大笑道:“姑奶奶我,距离所谓的血神也只差这么半步了。”

    几条残影闪过,殷凰舞趾高气扬的站起身,迈着四方步绕着殷血歌转起了圈。

    “我是谁?我可是殷凰舞啊,殷族,不,整个血妖一族有史以来唯一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天才!那些庸俗、无知、资质低劣的老不死,他们以为姑奶奶我只是区区一个血帝?他们也太小看我了!”

    “难道姑奶奶我委委屈屈的嫁到布莱恩堡家族,给你那便宜老爹扣上一顶绿油油的小帽,仅仅是为了成为一个血帝?”金红色的血炎升腾而起,宛如烟雾一样缠绕在殷凰舞的身上。她伸出双手,用力的拉扯着殷血歌的小脸蛋,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

    “姑奶奶我冒着天大的风险,闯入血妖十三传承古族的禁地,吞噬了血妖一族万年来积蓄的所有传承妖力,差点将那禁地都化为废墟!如果仅仅是区区一血帝,你老娘我还有脸来见你么?”

    殷血歌的心脏剧烈的抽搐着,他的目光变得一片散乱!

    自己的这个彪悍的老娘,她在布莱恩堡家族到底做了什么?她闯入了血妖一族的禁地?她吞噬了血妖一族万年来积蓄的所有传承妖力?她差点毁了那个禁地?她现在距离血神也仅仅是一步之遥?

    殷血歌脑里一阵阵的电闪雷鸣,殷凰舞的话里面包含的信息太过于丰富、太过于惊人,殷血歌一时半会还无法消化殷凰舞的那些惊人言辞。

    殷凰舞笑盈盈的揉捏着殷血歌的面孔,将他白净的小脸蛋好似揉面团一样捏来捏去。她也不说话,好似揉搓殷血歌的脸蛋是这个世界上最有趣的游戏一样,很是用力的拉扯着殷血歌的面颊,让他做出各种各样的鬼脸来。

    “哎,还是自己的儿玩起来比较有趣呵!”殷凰舞突然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看看你这小脸蛋,真是白净俊俏,不愧是我殷凰舞的儿!我的乖儿啊,你怎么就生得这么可爱,这么俊俏,这么英武不凡,这么倾国倾城,简直就是祸水嘛!”

    殷血歌浑身一阵鸡皮疙瘩冒了出来,他有点无力的哼哼起来:“尊敬的母亲大人,倾国倾城和祸水这种词,能用来形容自己的儿么?”

    眨巴了一下眼睛,殷凰舞突然兴奋的笑道:“你的意思是说,你想试试女装?唔,对哦,我的乖儿,你穿上女装不知道是什么样呢?要不,我们试试?”

    浑身一阵阵的发麻,殷血歌看着自己母亲那兴奋得眼睛都在冒绿光的样,不由得连连摇头。自己这个可怕的母亲,她脑里到底都装着什么东西?

    “来嘛,来嘛,乖儿,换女装看看嘛!我一直觉得遗憾,怎么没生个像老娘一样倾国倾城、艳盖群芳的宝贝女儿,居然生了一个儿!换上女装,让我看看你的女装模样嘛!”殷凰舞用力的抓住殷血歌的衣领,就要作势扯掉他的衣服。

    殷血歌浑身无力的看着自己的母亲,他无比痛苦、无比头痛的呻吟着,差一点就要大叫救命了!虽然年纪幼小,但是殷血歌自幼在殷族这个残酷的家族长大,他的心智要比正常的十一二岁的少年成熟得多!他是真的没那个爱好,陪自己的母亲玩男扮女装的游戏!

    或许,殷凰舞也是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对殷血歌的感情,所以才干脆这么胡来吧?

    但是殷凰舞的这种胡来,让殷血歌实在是有点消受不了!母两凑在一块儿,反而是殷血歌表现得更加成熟稳重一些,而殷凰舞就很有点胡作非为的味道了。

    ‘咔擦’一声,殷血歌的衣衫被撕掉了一大块,脸色惨变的殷血歌手忙脚乱的抓着自己的衣服,努力的挣扎着想要逃脱自己母亲的魔掌。就在这时候,殷凰舞刚刚布下的结界轻轻的颤抖了一下,有人在外面用妖力触动了结界。

    “讨厌的家伙们!”殷凰舞的脸色微微一变,她很不耐烦的冷哼了一声,松开殷血歌的衣服,昂着头坐回了黄金宝座。双手轻轻一拍,笼罩了整个天地塔顶层的结界悄然消散,一名身穿血色宫廷礼服,实力达到公爵境的俊朗男缓步走了进来。

    殷血歌皱着眉看着这俊朗的男,这人生得高大、英俊,无论是气质还是举止都从容大度,自然有一股古老贵族的风仪流露出来。但是殷血歌总觉得这人望向自己的目光有点怪异,而且他也本能的对这个俊朗男产生了某些防范、戒备,甚至是敌视的心理。

    某种来自强大血妖天生本能的防范和戒备,殷血歌敏锐的觉察到,这个俊朗男对自己似乎藏有敌意。

    “亲爱的,这就是我们的孩么?”俊朗男的第一句话,就让殷血歌的脸抽成了一团!

    “查理·范恩克·布莱恩堡阁下,请注意你的措辞!”殷凰舞眯着眼,凤眸森森血光宛如无数利剑喷射而出,就连站在一旁的殷血歌都觉得殷凰舞的目光是如此的狠戾阴邪,让他浑身一阵阵的发冷发僵,他也无法想象这个查理·范恩克·布莱恩堡直接面对这样的目光是如何感受。

    不对,查理·范恩克·布莱恩堡,就是那个布莱恩堡家族的嫡长?殷凰舞就是嫁给了他?但是看起来,似乎殷凰舞和这个查理之间的关系,并非外人想象的那样。

    “亲爱的,难道我说错什么了?”生得高大俊朗的查理苦着脸,可怜兮兮的看着殷凰舞。

    “不要摆出这样的脸色,装可怜的小白脸?姑奶奶我是绝对看不上这样的渣滓一样的男人的!”殷凰舞的话一如既往的彪悍:“你要明白你的身份,查理·范恩克·布莱恩堡,你只是我的挡箭牌,你最大的用处,就是帮我解决了来自那些老不死的麻烦,除此之外,你对我而言没有任何价值!”

    不等查理开口,殷凰舞已经冷酷的说道:“没错,我嫁给了你,但是一如你我之间的协议,这只是一笔交易!你帮我做掩护,我帮你稳固你在布莱恩堡家族的权势和地位!在我安全的从禁地离开后,我们的交易还包括我帮你成为布莱恩堡家族的家主,而你则是成为我的附庸!”

    ******

    这一章,略不近人情啊!

    但是交易就是交易嘛,黏黏糊糊的想要得寸进尺,没意思的,是不是?

    所以,绝对支持殷凰舞,一脚踢飞小白脸!

    哈,求推荐票!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