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四十五章 处置和荣归(下,四更4)(书号:13584

第四十五章 处置和荣归(下,四更4)

作者:血红
    </d></r></ble></d></r></ble>

    身体向前一倾,一把抓住了殷极焐的喉咙,殷天戾厉声喝道:“这么大的罪,不可饶恕的重罪,就弄死你和你儿,就能抵消么?你爹,你娘,嘿,当然得一起死啊!”

    浑身是血的乌木在一旁厉声长啸,听到殷天戾如此残酷的话,乌木兴奋得浑身长毛都一根根竖起。

    珐茵岚和艾伦则是恐惧得微微颤抖!他们已经被殷血歌收为血仆,他们的生死都操控在殷血歌的一念之间!他们今天见识到了殷族,或者说,他们今天见识到了血妖一族内部真正的黑暗和恐怖,他们对自己的前途充满了惊恐和绝望!

    对自己的族人都是如此的狠辣无情,何况是他们这些被逼投降的人类呢?

    珐茵岚和艾伦强挤出了一丝笑容,无比谄媚的望向了殷血歌!他们已经下定了决心,他们绝对不会违逆殷血歌的任何意见,他们会用尽全部的手段讨好殷血歌,哪怕是做一条狗,他们也要让殷血歌开心,让殷血歌高兴,让自己太太平平的活下去!

    殷极焐被殷天戾残酷的话吓住了,他绝望的大吼大叫,却没人能听清他到底在叫些什么。

    殷极焐的那些心腹下属则是同样声嘶力竭的哀嚎着,他们赌咒发誓他们不知道殷极焐的阴谋诡计,他们拼命想要让殷天戾相信,他们和这件事情无关,他们想要脱去自己身上的罪责。

    但是殷天戾对他们的哀嚎视若无睹,他只是嘻嘻哈哈的不断下达命令,让那些低等狼人对这些人动用酷刑,将他们的肢体一点一滴的肢解。刑堂内顿时一阵的鬼哭狼嚎,凄厉的惨嚎声不绝于耳,其混杂着让人头皮发麻的骨肉碎裂声。

    殷血歌冷漠的看着眼前血肉横飞的残酷景象,等得好几个殷族的族人熬不住酷刑,自裂心脏求死之后,殷血歌这才来到了殷极焐面前,一把抓住他的下巴,强行托着他的面孔,让他正视自己。

    “殷极焐!按照我们的血缘关系,我应该叫你一声二叔。”殷血歌很不解的看着殷极焐:“为什么你和你的儿,从我懂事时起,就不断的找我的麻烦?如果说我和殷血骄之间,是小孩不懂事的冲突,你也掺合进来,就没有道理了!”

    殷极焐的精神已经近乎崩溃,他茫然的看着殷血歌,一个字一个字的嗫嚅絮叨着。

    殷血歌静静的倾听着殷极焐的自言自语,然后他无语的翻着白眼看着天空,然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他那了不起的母亲殷凰舞,她可知道她给她的儿招惹了多大的麻烦?

    惊才绝艳的殷凰舞还在殷族的时候,风头压过了包括殷极煌、殷极焐等人在内的所有殷族‘极字辈’的精英。殷凰舞是如此的叛逆,殷家秉承最古老的东方传统,讲究的是‘女无才便是德’,对殷凰舞这个后辈女,他们丝毫没有看在眼里,在他们心,殷凰舞最大的价值就是拿去和其他血妖古族结亲!

    但是殷凰舞不甘心自己的命运,她一次次的挑战家族元老和长老的权威,一次次的将殷极煌、殷极焐这些和她同辈的家族精英踏在脚下。殷极煌、殷极焐无数次的被殷凰舞打得头破血流,在殷凰舞散发出的惊人天赋前,殷极煌、殷极焐等人黯然失色。

    殷极煌的心胸还比较宽大一些,反正他是殷族极字辈的第一人,他的地位无可动摇。而且他早早的就执掌了代理家主的位置,殷凰舞的挑衅也要,挑战也好,对他没有太大的影响。所以殷极煌一直以来对殷血歌虽然没有什么好感,但是他也没有主动的动用自己的权力去进行打压。

    毕竟对于殷族的代理家主而言,动用权力打压一个无父无母的稚,殷极煌自己都觉得丢脸!

    但是殷极焐不同,他三番五次被殷凰舞挑战,无数次的丢人现眼,好几次他差点连接掌家族权力的机会都被搅黄了。所以殷极焐恨死了殷凰舞,当殷凰舞远嫁之后,这股怒火就全部发泄在了殷血歌身上。

    所以在殷极焐的儿殷血骄的带动下,稚殿的殷族稚们和殷血歌处处为难!

    所以在殷极焐的报复下,殷凰舞留下的照顾殷血歌的那些血仆和血奴,一个接一个的被丢进了化血池。

    所以在殷血歌重创了突破成为星战士的殷血骄后,殷极焐好似看到了又一个殷凰舞的崛起,所以殷极焐以堂堂殷族血战殿主之尊,不惜亲自出手算计殷血歌,发誓一定要将殷血歌置于死地!

    “这心眼可真够小的!”殷天戾在一旁冷飕飕的诡笑着:“凰舞那丫头虽然过分了一些,虽然她的天赋的确惊人!但是在我殷族,一个丫头怎么都不可能出头的!亏你还是极字辈的第二人,居然心眼小到这种程度!”

    轻叹了一口气,殷天戾望着殷血歌冷声问道:“血歌,按照血刑殿的规矩,殷极焐父两,是必须送进化血池的,而且还必须追究到底,看看是否还有人和他勾结在一起,出卖了家族利益。但是他们的这些心腹下属么,可以丢进化血池,也可以贬为血奴死士送进敢死营,你准备如何处置?”

    殷血歌看着面无人色的殷极焐、殷血骄,轻轻的摆了摆手。

    “以后,我不想再见到他们父两!至于他们的下属,太上长老授权我组建一支直属我一人的军队,全部贬为血奴,编入我直辖卫队的敢死营吧!”

    手指向着乌木指了指,殷血歌沉声道:“乌木,你就是我这支卫队的第一任统领!至于这支卫队怎么编排,就要看你的了。实话实说,我对这些事情一窍不通,所以我只负责提供装备和物资,其他的我一概不理!”

    乌木的眼睛骤然一亮,丢下手上的重斧,无比欢快的一巴掌拍在了殷血歌肩膀上。

    就在这时候,地面轻轻的颤了一下,天空突然传来了沉闷的连绵不绝的轰鸣声。

    几条血影急速窜进了刑堂,不顾地上黑色的血浆恶臭扑鼻,一骨碌的单膝跪在了地上。

    “殿主,布莱恩堡家族的大队人马请求进入我族城邦。”

    “他们说,是,是,是凰舞小姐回殷族省亲来了。”

    殷血歌浑身激灵灵打了个寒战,只觉浑身汗毛一根根的竖了起来!

    自己的母亲,归来省亲了么?

    乌木则是浑身一哆嗦,下意识的一把捂住了屁股后面那条硕大的狼尾巴。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