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四十五章 处置和荣归(上,4更3)(书号:13584

第四十五章 处置和荣归(上,4更3)

作者:血红
    </d></r></ble></d></r></ble>

    今天的第三更!

    求推荐票,求点击,求收藏!周一的推荐票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

    归途一路风平浪静,没什么大的动静,起码对殷血歌而言是这样。

    殷天绝、法恩堡,以及大量鬼鬼祟祟的,或者架起阴风,或者乘坐凶猛妖禽,或者干脆自己孤零零一个人鬼鬼祟祟飞身而来的老头老太太们,就好像一群嗅到了腐肉味的秃鹫一般,一路上迅速的聚集在一起,也不知道他们在秘密商议着什么。

    反正从哪些老头老太太身上的各种饰物和纹章,殷血歌看到了好几个血妖一族十三传承古族的代表。这些传承古族都和殷族一样,如今控制着最少方圆十万里的领地。

    至于说那些领地面积在万里左右的血妖一族贵族们,殷血歌则是看到了近百个不同的家纹、家徽进进出出,殷族的这一支队伍,一时间热闹得和菜市场没什么两样。

    幸好殷血歌在稚殿的基础打得很扎实,他在血妖家徽这一门课程上下了很大的功夫,所以他能认出这些进进出出的老头老太太都属于哪一个家族,甚至还能说出这些人和十三传承古族都是什么关系,他们之间的血脉渊源之类。

    但是另外一些闻风赶来的彪形大汉和凶悍女人,殷血歌了解的就不多了。

    这些大汉、凶女都是各大狼人部族的代表,从最高贵的金狼、银狼、月狼、血狼四大部落,一直到其他的什么冰狼、风狼、火狼、暗夜狼的小分支,数十个狼人部落和城堡的代表也是不断进出。

    殷血歌在队伍拥有一架属于他的单独法车,他经常站在窗前,好奇的打量这些不速之客。

    他隐约知道这些人的来意——在诸神黄昏山脉,东方修士不动声色的展示了一把肌肉,无数追踪殷族大军的血妖和狼人看到了那一幕。所以整个西方修炼界都惊动了,东方修炼界有了大动静,很多老不死的纷纷出山,他们必须要弄清楚,这里面到底有什么事情。

    末法之末,乱世降临,谁也不愿意自己在乱世突然灰飞烟灭,谁也不愿意自己的家族在乱世土崩瓦解。所以大家都很谨慎,也都很小心,东方修士的大举出现,逼得西方修炼界合纵连横,作出各色各样的应对计划。

    但是这一切和殷血歌无关。他虽然实力不弱,但是他的实力被殷族和法恩堡很小心的当做机密严加保管,外人根本不知道殷血歌到底有多强。他只是一个殷族的稚,这些关系着家族前途的事情,以他的阅历和资历,还没有插手的资格。

    所以殷血歌一路上老老实实的留在法车,大队人马一路平安的回到了殷族城邦,而殷天绝和几个元老,连同法恩堡在内消失得无影无踪。殷血歌知道他们去参加西方修炼界的大规模聚会去了,这同样和他无关。

    回到殷族城邦,顾不上洗去风尘稍作休息,殷血歌立刻召集了自己身边可用的人。

    带着银狼统领乌木,殷族配发给殷血歌的八大执事,以及珐茵岚和艾伦这两位大柏林城邦的大执政官,殷血歌手持殷天绝颁发的令牌,勒令殷族血刑殿大举出动,殷极焐父以及他们的党羽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突然被如狼似虎的殷族血刑殿一网打尽。

    殷族赏功殿,这是登记殷族弟为家族建立的功勋,发放绩点玉简,发放各种奖励和修炼物资的殿堂。所有的殷族弟有事没事都喜欢来赏功殿转一圈,这儿就好像一块大肥肉一样,吸引着所有殷族弟的目光。

    但是殷族的血刑殿,这是一个恶名昭著的该死的地方。

    殷族的诸多职务殿堂,只有血刑殿历来由家族天字辈元老亲自执掌,不像其他的职务殿堂如今都由极字辈的族人掌控。凡是殷族弟犯下了重罪,做出了背叛家族、出卖族人的蠢事,或者让家族利益受到极大损害的话,这些殷族弟都会被血刑殿加以严惩。

    不说血刑殿内到底有多少让人闻风丧胆的酷刑,单纯血刑殿的造型就让人有点消受不了!

    偌大的血刑殿外表通体血色,他的大殿造型就是一尊血淋淋的骷髅状建筑。所有进出血刑殿的人都要从血刑殿张开的血盆大嘴内进去,但是如果想要离开血刑殿,就只能从那两个不断喷出浓郁血腥味的眼眶里飞出,原路返回是不可能做到的。

    殷血歌此刻就带着他身边的一众下属,站在血刑殿最核心处的刑堂内。

    脚下是粘稠的,厚达半尺的黑色血浆。血妖秘法驱动的黑色血浆散发出刺鼻的恶臭,宛如海潮一样掀起了一片片小小的涟漪。百多个血色十字架杵在血水,被扒光了衣衫的殷极焐、殷血骄父,以及他们的众多心腹下属,此刻正被死死的绑在十字架上。

    四周站着众多袒露着胸膛的彪形大汉,这些壮汉面容粗陋,浑身带着浓郁的体毛。他们是被殷族用秘法控制了灵魂的血脉低等的狼人,生性残暴嗜血的低等狼人,是刽手的最佳人选,他们可以用各种匪夷所思的残酷手段虐待囚犯,给他们造成最大的痛苦。

    血刑殿的殿主,殷族天字辈元老殷天戾满脸是笑的坐在一旁的大椅上,无比兴奋的看着面无人色的殷极焐父等人。他兴奋得浑身都在哆嗦,两只脚不断的轻轻抖动着!

    是的,见到自家的后生晚辈犯错后被送进血刑殿,殷天戾根本不觉得惋惜或者心痛,他只是兴奋,无比的兴奋!能够尽情的摧残这些后辈的**和灵魂,倾听他们的惨叫和哀嚎,这是他人生最大的乐趣!话说在末法时代之前,殷族还是那个东方的殷族时,殷天戾就是家族的刑堂长老啊!

    “我无罪,我是被冤枉的!”殷极焐深知血刑殿的恐怖,他更知道殷天戾的心理有多么的扭曲和变态。他声嘶力竭的嚎叫着,用尽全力的力量挣扎着:“我没有犯错,我没有做对不起家族的事情,殷血歌,你有什么阴谋诡计,冲着我来,你报复血骄,算什么?”

    殷血歌悬浮在黑色的血浆上,这些刺鼻的血浆翻滚着,却无法碰到他身体丝毫。他双手抱在胸前,冷漠的看着殷极焐、殷血骄父,眯着眼回想着自他懂事后,这一对儿父给他带来的各种麻烦。

    沉默了足足有一刻钟,殷血歌依旧无法从自己的记忆找到哪怕一丝半点的彩色和亮光,而他所有的黑暗记忆几乎都是因为眼前的这一对儿父引起的。所以殷血歌摇摇头,向殷血骄狠狠的指了指。

    同样脱光了上半身衣服,袒露着肌肉的乌木兴致勃勃的大吼了一声。

    他抓起一柄牛角重斧,倾尽全力的一斧头拍在了殷血骄的膝盖上。可怜殷血骄实力低微,如何承受得住乌木的暴力轰击?他的膝盖爆炸开,大量血水和残破的骨肉碎片四散,一截小腿直接从身体上脱落。

    殷血骄的眼珠差点从眼眶里弹了出来,他发出一声非人的惨嚎,下身突然有黄色的尿液喷出,刑堂内顿时一阵腥臊味扑面而来。身体好似濒死的鱼一样剧烈的抽搐弹动着,殷血骄绝望的看着殷血歌,他的眼珠彻底变成了一片血色。

    “不够,不够,居然没有痛晕过去!血歌啊,你还是太心慈手软,对这种出卖族人,出卖家族机密的叛徒,你还要更心狠手辣一点!”殷天戾在一旁用力的鼓掌大叫:“给这娃娃灌双倍剂量的神仙水,这可以让他的痛苦放大一百倍!这样才算是酷刑嘛!”

    两个低级狼人欢天喜地的带着狰狞的笑容,飞扑到了殷血骄的身边,强行掰开他的嘴,将血刑殿秘密配制的,专门用来增强神经敏感度,增加受刑者痛苦的神仙水给殷血骄灌了下去。

    没多久功夫,殷血歌浑身毛孔内就同时渗出淡淡的血水,他的身体剧烈的抽搐了两下,彻底昏迷了过去。

    殷极焐的眼角炸开,两行血泪滚滚而下,他绝望的看着殷血歌厉声尖叫起来:“是我干的,殷血歌,是我授意我的下属,将你的行踪出卖给了布莱恩堡家族的人!不要找血骄的麻烦!你们是兄弟,你们是兄弟啊!你不能这么残酷的对他,你们是血肉至亲啊!”

    殷血歌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他向坐在一旁的殷天戾无奈的叹道:“殿主,他承认了!我甚至还没说出布莱恩堡家族的三位千年公爵被我生擒活捉呢,他就已经承认了。”

    殷天戾满脸是笑的连连摇头,他站起身,手舞足蹈的长叹道:“你们这些年轻人,就是分不清轻重好歹!自家人的事情,自家解决,为什么一定要勾结外人呢?这可是重罪,是重罪啊!殷极焐,你这个蠢货,我会把你亲生爹娘都弄进血刑殿的,我发誓,我一定会这么做的!”

    殷极焐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他不可置信的看着殷天戾,厉声尖叫着:“这和我父亲有什么关系?”

    殷天戾耸耸肩膀,有点疯疯癫癫的欢天喜地的笑道:“怎么没关系?他生了你,却没有把你教好!你出卖家族唯一的日行者后裔,勾结外族,想要覆灭家族崛起的希望,这就是死罪啊!”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