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三十六章 盟友,你好!(上)(书号:13584

第三十六章 盟友,你好!(上)

作者:血红
    </d></r></ble></d></r></ble>

    求三江票和推荐票!

    今天猪头出门有事情,估计大半天不能在家,所以,今天只能两更了!

    ***

    殷族战士犹如黑色的潮水,顺着几条狭窄的山谷迅速退却。

    殷族几位元老已经在远处密林布下了藏匿气息的妖阵,几头被生擒活捉的妖兽躺在阵眼内有气无力的呻吟着,他们的气息被妖阵放大了数倍后释放出来,足以完美掩饰殷族战士的存在。

    殷血歌藏在十几里外的一座高山之巅,盘坐在一株枝茂盛的大树上,枝摇曳遮盖住了他的身形。秋蝉蛰隐术自行运转,胸口悬挂的玉蝉挂坠散发出淡淡银光,殷血歌周身气息内敛,山风吹过大树,吹动殷血歌的长发和衣襟,没能带走他的半点儿气息。

    一本用薄薄的青黄色贝装订而成的古籍,被殷血歌谨慎的摊开在膝头。洗的干干净净的双手,很温柔的翻起树。一行行古朴而大方的上古妖印入眼帘,这是一本名之为《天道妖心》的古籍。

    这一册不过三十页的古籍内容不多,里面记载的是上古某位不知名大妖的修炼心得。

    没有任何与修炼功法、修炼过程相关的记载,古籍记载的,只是这名大妖的零星感悟。而开篇的第一句话,就让殷血歌浑身毛骨悚然,无数根寒毛笔直的竖了起来——‘天道无情,大道至公,故万类霜天竞自由,争者万死一生,不争必死无疑’!

    **裸、冷酷血腥的生存哲学在殷血歌面前展开,上古大妖从幼崽状态,一步步挣扎求存,成长为一尊横行八方无人能治的巨妖大圣的感悟,一览无遗的展露在殷血歌面前。

    ‘天道,修行道,长生道,不朽道,弱肉强食道;刀山血海,步步荆棘;有进无退,退后者死;无怜悯,无公正,无慈悲,无欢喜’!

    殷血歌短短数月之间,从一个在殷族被无数人欺凌打压的幼龄稚,突然成长为公爵级强者,这用一步登天都无法形容他成长的速度。就算是末法时代之前,在那神圣仙佛漫天的年代,殷血歌的成长速度也只能用妖孽来形容!

    数月,从凡人一步跻身堪比金丹初成的大能修士,除开传说那些转劫重修的仙人、大能,谁能有这样的恐怖效率?就算是那些仙人、大能,在这种情况下也要稳守心境,步步谨慎严防心魔滋生!

    殷血歌只是一个孩,殷天绝可不觉得他是什么上古的神圣仙佛转世,所以他的心境修为更是一个让人头痛的问题。稚龄而有如斯力量,在殷族掌握堪比长老的特权,更成为斯图加特家族法恩堡亲王的血裔之,背景靠山强大得让人无语。

    若是心境把持不住,殷血歌这千年难遇的日行者,很有可能夭折!

    所以殷天绝从殷族藏经阁,取了这本上古大妖的修炼心得让他参悟。这份古籍字字血泪,句句惊心,其描述的各种残酷残忍的感悟,足以震慑殷血歌,让他明白到底什么叫做真正的修炼!

    ‘苦苦挣扎,芸芸众生只得一线生机;天道授若不取,必遭奇祸;故生机在前,当不择手段,饶是尸山血海,也当一头撞去,于死地求取生机;若得,金光万里;若失,骨骸成泥’!

    ‘天道途,不可悲,不可喜,不可忧,不可怒;悲丧心,喜丧志,忧丧魂,怒丧魄;先进者,或许飞灰,后进者,或得长生;唯有努力精进,劈开大千世界,方见锦绣乾坤’!

    ‘若力弱,终有强横时;若力强,天外更有天;弱不可惧,强不可恃;天道有轮回,阴阳有转换,弱者并非恒弱,强者并非恒强;我只一颗求存道心,朝那天道死命撞去’!

    字字句句,血泪斑斑,警示斑斑!

    殷血歌看着这无名的上古大妖留下的感悟,只觉周身一阵阵寒气袭来,这些日实力突飞猛进滋生的心火好似被无量海水当头浇下,几个眨眼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区区公爵,在这之上,千年公爵可轻松杀我。血妖亲王可轻松杀千年公爵,传说的血帝弹指可灭亲王,而血神吐气能诛血帝。”殷血歌将这薄薄的一册古籍一字一字的揣摩了一番,只觉周身一阵清凉,一颗心稳稳当当的在胸腔有力的跳动着,自己再也没有丝毫的毛躁和自大。

    抬头看着天空,殷血歌回想起这几日殷天绝向他说起的那些事情!

    末法时代,法则碎裂,灵脉崩溃,天地间再不见上古大能!而当今之世,乃末法之末,法则重现,灵脉再聚;周天洞天福地逐渐重现人间,三界门户将络绎开启。

    或者三五年,或者三五十年,最多不过百年,那曾经销声匿迹的上古大能将逐次降临。这人世,在那上古之时乃周天势力竞争的要地,是星空之根源,是鸿蒙之初始,是三界之轴承,是万物之萌芽所在。

    未来这世界,当是恒古以来前所未有之乱世,在那天地大势之前,如今这人间的所谓强者,不过蝼蚁而已。想要活下去,想要活得更好,想要活得更精彩,更自在,更肆无忌惮,更横行无忌,就得变得比所有人都要强大,才能按照自己的心愿活下去!

    殷族并非没有根底,单看那巡天秘宝血鹦鹉,就知道殷族背后也有无穷黑幕。殷天绝只是向殷血歌略微谈起了一点儿话头,却没有将这个问题深究下去。

    望着那无穷无尽、不知道深远的天空,看着天空重重云彩,殷血歌突然笑了。他笑得很轻松,笑得很灿烂,笑得那样的无忧无虑,就好像一头巨鸟翱翔在天空,无拘无束的没有任何忧愁。

    四周没有血气升腾,殷血歌的心脏没有异动,他体内的血妖精血也安稳如初。但是他小腹丹田内一阵温热盈盈,四面八方的天地灵气自行向殷血歌涌了过来,化为无形漩涡无声无息的没入了他丹田。

    在这一刻,殷血歌的身体好似在这世间消失了一般,他的意识已经融入了那风、那云、那茫茫山岭和无边无际的苍穹之。短短三个呼吸的时间,他身体吞噬的天地灵气堪比姜族精英门人苦修三年吞吐的全部灵气量!

    一道道温热的无名力量从丹田滋生,殷血歌不知道如何控制这些力量,意识处于空白状态的他也没有感知到这些力量的存在。单纯是循着某些最简单的天道规则,四十道自丹田滋生的无名热气涌入了殷血歌的身体,化为无数细小的热流融入了他的周身。

    体内血妖精气变得越发的精纯,就好似从生铁被提炼成了精钢一般,发生了本质上的变化。

    殷血歌的血气妖力蕴藏的阴邪之气被细细的淬炼了一番,少了几分阴森和邪恶,却多了几分清风流云一样自然自然的玄机。周身血液流转之时,更灵巧,更轻快,蕴藏的能量也更多了几分。

    胸口悬挂的银色玉蝉吸收了一部分殷血歌体内渗出的热力,然后放出一片淡淡的银霞迅速绕着他转了三圈。就听得‘啪啪’响声不绝于耳,殷血歌的体表突然出现了无数的裂纹。

    在殷血歌自己回过神来之前,一层极薄的枯萎死皮化为无数碎屑从殷血歌体表脱落。山风绕着殷血歌转了一圈,这些碎屑就无声无息的融入了风消失得无影无踪。新生的皮肤更加的细腻光洁,白皙的皮肤下隐隐有一层玉光若隐若现。

    若是殷血歌这时候用普通钢刀切一下自己的皮肤,他会发现他的皮肤变得格外的坚韧,就和老牛皮一样,普通钢刀都难得在他的皮肤上切开伤口。他的**防御力已经超出了普通的血妖公爵,远比那些刚刚晋升的血妖公爵强出了一倍有余。

    防御,力量,敏捷,柔韧度,殷血歌短短几个呼吸间吞噬大量天地灵气,某种他自己懵懂不查的神奇变化,带给了一无所知的他巨大的好处。

    十几里外,死亡陷阱所在的山谷突然传来了动静。沉浸在那空濛状态的殷血歌耳朵一颤,他骤然睁开眼睛,向着那山谷望了过去。他没有察觉自己身体的变化,而是随手将那天道妖心古籍塞进了怀里。

    三十几个男女鬼鬼祟祟的顺着那条大江的江岸一路奔驰而来,然后闪身遁入了山谷。在这些男女前面带路的人,赫然正是珐茵岚刚才派出去的那个心腹下属,同样被殷族收为奴仆,但是还没有赐下精血将他转化为血妖的心腹下属。

    衣衫碎裂,身上密密麻麻尽是小娃娃嘴巴一样裂开的伤口,浑身血迹斑斑,脸色惨白宛如死人的珐茵岚有气无力的从一个山洞内踉跄着走了出来。她刚刚走出山洞,就一骨碌的摔倒在地,‘哇’的一下喷出了一大口鲜血。

    大柏林城邦大执政官第二冰帝艾伦紧张的几步冲到了珐茵岚的身边,一把扶住了她软绵绵几乎被鲜血裹了一层的身体。他不知所措的尖叫着:“珐茵岚,你怎么弄成这个样?该死的,加尔波帝他们在干什么?那群废物,我就知道他们除了吃喝玩乐,就再也没有其他的用处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