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十四章 尘埃落定(书号:13584

第二十四章 尘埃落定

作者:血红
    </d></r></ble></d></r></ble>

    殷族宗庙前的广场上,超过十万殷族族人同时瞪大了眼睛。

    不知道多少殷族族人发出了惊呼声,就连站在宗庙门前的殷族元老和长老们,他们都不可置信的傻在了那里,就连殷天绝都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在殷族的演武大典上,居然有人敢出手偷袭参加演武的稚?他怎么有这么大的胆?

    面孔扭曲的殷极焐就这么做了!

    当他看到自己寄托了巨大希望,指望着通过他的出色表现,稳固自己在家族的地位,甚至还能更进一步的儿殷血骄,居然被殷血歌打得好似一个死人一样从高空坠落的时候,殷极焐完全失去了理智!

    三个月前,刚刚突破成为星战士的殷血骄被依旧是个普通稚的殷血歌一剑击败,这已经大大的折辱了殷极焐的面。殷极焐甚至放纵殷血骄通过外务殿的任务,将殷血歌送入死地!

    但是这个该死的野种,他居然活蹦乱跳的从大柏林城邦逃了回来!他不仅仅没死,他还收服了一个强大的银狼一族的追随者,那可是狼人一族的王族血统,那个叫做乌木的碎嘴男的实力,甚至比他殷极焐还要强出一大截!起码殷极焐的几次试探,都在乌木手上吃了亏!

    更让殷极焐无法接受的是,殷血歌居然是日行者?传说血妖一族潜力最不可测、资质最妖孽的日行者?眼看着殷血歌得到的各种优渥待遇,享受的各种特权,殷极焐简直嫉妒得眼珠发绿!

    如果说这一切他都能忍受的话,今年的祭祖大典,他居然被排斥在外,这就让殷极焐彻底丧失了理智!一直以来,他殷极焐都是殷族第四代嫡的佼佼者,他在殷族拥有不小的影响力,他掌握了巨大的实权,他一直认为,他未来起码也能成为殷天绝那样的人物!

    但是他居然被排斥出了祭祖的名单之外!毫无疑问,这都是因为殷血歌!

    而眼下殷血歌居然就要得到血灵剑,当年殷天绝佩戴了三百年,随后一直放在家族重地化血池温养的血灵剑!这柄剑在殷族的地位堪比世俗帝皇的私人印玺,拥有非同寻常的影响力和象征意义!基本上可以这样认为,谁得到了这柄剑,谁就是殷族未来的继承者!

    自己的儿宛如破烂的血肉口袋一样喷着血空高空坠落,而殷血歌只要击败最后一个对手殷血慠,他就能执掌血灵剑!几乎可以预见,从今以后,殷血歌就能在殷族一飞冲天,他的地位将水涨船高,他将拥有越来越大的权势,拥有越来越强的力量,殷极焐父两势必被他践踏在脚下难以翻身。

    所以殷血歌重拳击飞殷血骄,被怒火烧得神志不清的殷极焐完全忘记了身处何地,完全忽视了眼前的场合,他张开自己的本命蝠翼,带起一道恶风,瞬间到了殷血歌的身后。

    依旧是当日在稚殿重创殷血歌的那一掌,殷极焐的右掌充血膨胀了一倍有余,猩红色的右掌几乎变得半透明。在妖异的闪耀着淡淡红光的掌心,一枚拳头大小的太古妖正在闪烁。那是一枚代表着‘侵蚀’之意的妖,代表着殷极焐手掌拥有非同寻常的侵蚀和持续伤害的威力。

    满场哗然,就在殷极焐的右掌眼看着就要命殷血歌后心的时候,殷血歌已经感觉到了身后的森森寒气。他的右腿宛如弹簧一样甩起,沉甸甸的一脚抽在了殷血慠的小腹上,将殷血慠一脚踢飞了近百米。

    借着这一脚的反震之力,殷血歌的身体转了过来,淡淡的血色雾气缠绕着他的身体,他的双眸变成了诡异的深青色,在他的瞳孔,隐隐一点深邃的银光闪烁,宛如鬼火一样的银光让目睹了殷血歌双眸变化的殷极焐心骤然一阵冰冷!

    一对淡淡的绯红色半透明的蝠翼从殷血歌的身后突兀的张开,在无数殷族族人震惊的尖叫声,殷血歌的本命蝠翼被一团浓烈的血色火焰包裹。翼展超过三米的蝠翼轻盈的一震,殷血歌已经带起了几条朦朦胧胧的残影,宛如鬼魅一样避开了殷极焐偷袭的一掌。

    殷血歌的本命蝠翼上,代表着‘速’和‘风’太古妖一闪而逝。他的身边突然掀起了呼啸的狂风,数十道高有十几米的羊角旋风平地里卷了起来。殷极焐措手不及之下,他被两条旋风卷了进去,一掌落空的他本身已经失去了平衡,猛不丁的被旋风一卷,他的身体顿时不受控制的在空胡乱摇晃起来。

    殷血歌仰天长啸,他的飞行速度突然飙升了数倍,甚至就连殷族‘无’字辈的那些高手都已经难以把握住他的身体到底在哪里。无数条残影在狂风若隐若现,殷血歌拔出了腰带暗藏的软剑,右手轻轻一弹,无数道巴掌大小的弧形剑光撕开空气,带着刺耳的破空声向着殷极焐扫了过去。

    点点鲜血不断地从殷极焐身上喷溅而出,殷血歌在这一刻,完美的演绎了稚殿的执事们传授的剑技。软剑宛如疯狂的毒蛇,一次次的在殷极焐周身关节和筋腱等要害处进出,无数条筋腱被斩断,无数关节被切得稀烂,大量血管被切开,喷泉一样的鲜血不断从殷极焐体内喷出。

    殷极焐发出痛苦的嘶吼声,他的嚎叫声更是混杂着几分不解和无边的恐惧。

    他不解殷血歌为什么拥有了本命蝠翼,他更不能理解殷血歌区区十一岁的稚,为什么会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他恐惧的是,无边的痛苦终于熄灭了他心头的怒火,他突然明白过来,他到底在做什么,他到底做了多么愚蠢的事情。

    四面八方都有剑光飞射而来,殷极焐出自于本能的胡乱挥动着右掌,他已经听到了宗庙门前那些元老发出的尖锐啸声,那是愤怒到了极点的尖啸声,犹如无数柄锥同时刺进了殷极焐的耳朵,刺得他耳膜剧痛,震得他五脏腑都差点碎裂。

    ‘砰’的一声,殷极焐胡乱挥动的右掌结结实实的拍在了殷血歌的胸口!

    殷血歌看着茫然不知所措的殷极焐,压低了声音冷笑了起来:“你和你的儿,完蛋了!”

    殷极焐的这一掌已经没有了多少力道,但是殷血歌很干脆的咬破了自己的舌头,张口喷出一道血箭,沉甸甸的向后摔了出去。他手上软剑更是脱手飞出数十米远,俨然一副受到重创,再也无法握紧剑柄的模样。

    ‘你和你的儿,完蛋了’!

    这句话只有殷血歌和殷极焐两个人听到,殷极焐明白殷血歌在说什么。正是因为他知道殷血歌这话里面是什么意思,所以他心头突然充满了恐惧和空荡荡挫败感。他刚刚因为剧痛而恢复的理智再次被恐惧和挫败感磨灭,他犹如疯一样拖拽着重创的身体,展开蝠翼向殷血歌冲了过去。

    “我要杀了你!该死的野种,我要杀了你!”殷极焐缓慢的冲到了殷血歌的面前,然后举起右掌就要向他的心脏部位拍下!他是真正的起了杀心,他一定要震碎殷血歌的心脏,彻底的杀了他!

    但是他已经彻底没有了机会,殷族的元老和长老们只是从来没想到,在神圣的家族演武大典上,居然会有人胆大妄为、丧心病狂到这种程度,但是这并不代表殷族的那些元老和长老都是尸位素餐的废物!

    脸色难看到了极点的殷天绝犹如鬼魅一样出现在殷极焐身后,他一把掐住了殷极焐的脖,举起了他的身体,然后重重的向擂台上狠狠一摔。殷极焐发出一声惨嚎,他的身体沉重的撞击在擂台上,巨大的冲击力将他浑身皮肤震得粉碎,大片鲜血犹如盛开的花朵一样在他身边喷射出来。

    怒极的殷天绝出手,这一击震碎了殷极焐全身所有骨头,震断了他所有的神经和筋腱。甚至对血妖一族而言,是唯一致命要害的心脏,都被震得出现了数十处暗伤,没有长时间的调养和恢复,没有大量血液的补充,殷极焐的伤势可是极其难以恢复的。

    “该死的东西!”殷天绝毫不掩饰他心头的怒火和杀意,他眸里喷出两条血淋淋的火焰,直直的喷出来有一尺多长。他死死地盯着殷极焐看了半天,这才缓缓的点了点头:“若非你父亲只有你这一个废物儿,我现在就挖出你的心脏!”

    “但是死罪可恕,活罪难饶!”殷天绝右手食指的指甲伴随着清脆的‘叮叮’声长出了一尺多长,他轻轻的在殷极焐的心口划了一下,露出了他有气无力跳动着的心脏。

    右掌在殷极焐的心脏上轻轻一挥,殷极焐的身体突然剧烈的颤抖起来,他发出声嘶力竭的惨嚎声,两行血泪突然从他眼眶里翻滚而出。

    一团婴孩头颅大小的银青色精血出现在殷天绝的掌心,看这精血的色泽,殷极焐分明已经达到了爵的极限实力,只差一步就能踏入伯爵的行列。但是这一团精血起码有他全部精血的一半以上,也就是说,殷天绝剥夺了殷极焐一半的力量!

    这一团精血,起码是殷极焐辛苦修炼二十年以上的成果。

    殷血歌躺在地上,正无聊的咬破自己的舌头,继续一口一口的喷着血。血妖之躯就是这一点不好,舌头上的伤口恢复的速度太快了,刚刚吐了一口血,舌头上的伤口就恢复如初,殷血歌还要忍着痛将舌头再咬破一次,然后才能有新鲜的血水喷出来。

    眼看着殷极焐被殷天绝强行取出了一半的血妖精血,殷血歌心头一阵快慰!

    殷天绝是什么样的人?他向着殷血歌扫了一眼,就看透了殷血歌的小动作。他一脚将殷极焐踹飞了出去,然后将手上那团婴孩头颅大小的精血轻轻的掂了掂。

    广场上鸦雀无声,无数殷族族人目光闪烁的盯着殷天绝手上的精血球,一个个面孔憋得通红。这可是殷极焐体内一半的本命精血,任何一个殷族族人如果能够得到这一团精血,只要小心的加以吸纳融合,就能获取这一团精血的全部力量。

    如果给一个稚使用的话,这一团精血在改造完他的身体,扩张他的生命本源之后,应该足以将他一举推入低阶男爵的行列。这可是一步登天的事情,这一团精血起码能节省一个稚数十年的苦功!

    对于强者的本命精血的热切追求,这可是铭刻在所有殷族族人灵魂深处的种族本能!

    殷天绝自然之道他手上这一团精血意味着什么,他目光冷厉的向下方的所有族人望了一眼,然后缓步来到了殷血歌身边,一把将还在吐血的殷血歌拎了起来,将这颗婴孩头颅大小的血球塞进了他的嘴里。

    这颗血球看上去体积不大,那是殷天绝动用了自己的力量,将血球极力压缩的关系。这可是殷极焐体内一半的精血,怎么也不可能只有这么点。

    血球一进嘴里,就迅速化为大量热流汩汩而下。殷血歌的身体就好像一块干涸的海绵,疯狂的吞噬着进入体内的精血。他的面皮一阵阵的发红,身体也隐隐膨胀起来,原本线条匀称的身躯,很快就变得和皮球没什么两样。

    这可不是法恩堡的二十滴精血,法恩堡将自己精血送给殷血歌的时候,每一滴精血外都有强力的禁制加以禁锢,殷血歌每次只吸收其一滴精血的能量。而这一次,是一个一只脚都踏入了伯爵行列的强者一半的精血,而且所有精血的能量同时爆发了出来。

    殷血歌的身体迅速的膨胀着,大量血气在他的体内汹涌流动,刺激得他的心脏急速的跳动着。

    换成其他的殷族族人,没有几个月的闭关苦修,是不可能将这一道精血蕴藏的强大能量吸收完毕的。但是殷血歌融合了法恩堡的二十滴精血,他并没有利用这些精血肆无忌惮的提升自己的力量,而是将大部分的能量都用来扩张自己的生命本源,将自己的身体夯牢了基础。

    此刻的殷血歌,他的生命本源就好像一个巨大的湖泊,殷极焐一半的精血蕴藏的能量,就好像一条汹涌澎湃的大河注入了他的身体。但是这并没有超出殷血歌身体的容纳极限,他站在擂台上深深的呼吸吐纳了一阵,他膨胀的身体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了正常!

    殷天绝和其他殷族元老的眉头同时扬了起来,殷血歌的表现,实在是超出了他们的意料!

    殷天绝就这么将殷极焐的一半精血强行灌入殷血歌的体内,依旧是存着考究殷血歌天赋和潜力的心思。他知道日行者的天赋应该非常不凡,按照殷天绝的估测,殷血歌如果能够在三天内将殷极焐的精血完全融合,这就是非常妖孽的天资了!

    但是,但是殷血歌只用了一刻钟,就完全恢复了正常!

    殷天绝怔怔的盯着殷血歌看了半晌,然后他突然放声大笑了一阵,用力的摩挲了一把殷血歌背后依旧张开的本命蝠翼!刚刚原本翼展不过三米的本命蝠翼,随着殷血歌完全吞噬了殷极焐一半的精血,此刻已经扩张到了四米左右。

    四米翼展的本命蝠翼,这几乎是血妖伯爵的水准!

    “妙不可言!”殷天绝突然放声大笑,他用力的拍打了几下殷血歌的肩膀,然后厉声呵斥起来。

    “殷极焐简直荒唐,真个是昏庸无能的废物,这种人,居然执掌家族血战殿要职!即日起,废黜殷极焐本家所有职司,闭门思过,顺带好好养伤吧!”殷天绝的第一句话,就将殷极焐打入了冷宫!对于无比现实,无比冷血的血妖一族而言,他的这条命令无异毁掉了殷极焐父们的所有。

    “殷血歌!”殷天绝由衷的赞叹了一声:“好小,真是一个好小!唔,让他领一个血战殿大执事的职司吧,虽然年纪小了点,也可以历练起来。他身边的护卫,加两倍,从那些血仆,择优挑选一些年龄相当的少女侍候着,一应供奉,再涨一倍吧!”

    殷天灭闪身到了擂台上,他也不废话,直接将血灵剑递给了殷血歌。

    “回去,用自身精血温养,这是祭炼血灵剑的口诀,依法将他收服了!”殷天灭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他毫不掩饰自己心的快意和兴奋,不管以前发生过什么,殷血歌是他玄阴宫一脉的嫡系族人,这是怎么都无法抹杀的事实!

    殷天绝笑着向殷血歌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看向了擂台下的那些族人。

    “今年的家族演武,胜者毫无疑问是殷血歌,你们也不会有什么意见。”

    “所有人,在家族元老的监督下,发下血誓,严禁泄露和殷血歌有关的一切。”

    “他的年龄,他的日行者的天赋,他已经觉醒了本命蝠翼的事情。这一切都是我殷族的顶级机密,每个人都要发下血誓——谁敢泄露相关的一个字,就血炎焚魂,魂飞魄散!”

    殷族的元老们纷纷飞上了天空,他们同时张开了背后翼展超过十米的本命蝠翼。

    恐怖的气息笼罩全场,所有的殷族族人不敢有丝毫怠慢,他们纷纷跪倒在地,刺穿自己的心口取出心头精血,发下了最为严苛的血誓。

    殷天绝满意的笑了笑,然后轻轻的拍了一下殷血歌的肩膀。

    “午夜血宴之后,来天地塔找我们几个老家伙。有好事,让你趁机立下点功劳,也好历练历练。”

    殷血歌心头一喜,然后深深的向殷天绝、殷天灭鞠躬行了一礼。

    ******

    我们血歌同学越来越强咯,给点推荐票支持一下吧!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