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十三章 暴力横扫(书号:13584

第二十三章 暴力横扫

作者:血红
    </d></r></ble></d></r></ble>

    广场上,数十名殷族稚同时闪身冲出了人群。

    殷血歌站在擂台上,居高临下的俯瞰着这些殷族稚。都是老熟人,而且都是和殷血歌有着‘过血交情’的老熟人。殷血骄、殷血慠、殷血忇、殷血幽等等,从殷血歌懂事起,要么殷血歌让他们流血断骨头,要么是他们联手打得殷血歌流血断骨头。

    起初,这些殷族的嫡只是乱叫乱骂殷血歌‘野种、贱种’之类,后来就是殷血歌奋起反击。殷血歌还记得,第一个被他打得嗷嗷哭喊的,就是殷血幽——外务殿主殷极烁的儿!

    干净利落的一拳重击,殷血幽的满口大牙被打得全部喷了出来。殷血歌从此和这一群在殷族有靠山、有背景、爪牙党羽无数的嫡结下了深仇!

    再后来几年,这些嫡凌辱、欺凌那些血仆和血奴,肆意夺走他们性命的时候,殷血歌会主动的跳出来,和这些嫡打成一团。反正殷血骄他们不敢打死殷血歌,所以殷血歌可以肆无忌惮的和他们为难!不过是吐几口血、断几根骨头,这对一个血妖而言,算什么?

    他们不敢打死殷血歌,但是殷血歌每一次都是朝他们的要害下手。挖眼、摘桃、咬噬咽喉动脉,稚殿传授的各种残酷手段,全部被殷血歌用在了他们的身上。殷血慠就曾经被他咬断了喉咙,浑身鲜血流出了三分之二还多,令得他元气大伤,这一战硬是将殷血慠突破星战士的时间延后了数月!

    “想想看,我居然得罪了这么多人,还活得好好的,命可真大!”周身环绕着一颗颗散发出高温的血色火球,殷血歌十指上喷出三寸长锐利血光,冷笑着向殷血骄他们勾了勾手指。

    “来,血灵剑,我想要!不服气,就上来打!这几年,多蒙诸位关照,真的是多谢了!”殷血歌的笑容很冷,语气更是冷得好像随时能喷出一大片的冰渣。

    一声怒嚎,四名殷族稚同时窜上了擂台。

    殷血忇,这名曾经被殷血歌打断了半边肋骨,膝盖半月板都被殷血歌暴力挖了出来的稚双手一晃,十指同样喷出了刺目的血光,挥动‘沥血爪’向殷血歌扑了上来。在他身后,另外三名稚同样带起几条残影纵身跃起,用各自领悟的血技向殷血歌发动了进攻。

    殷天灭带着冷然浅笑,握住血灵剑向后闪身退去。四个稚同时围攻殷血歌一个人,这显然是违反了演武大典规则的。但是殷天灭也好,其他的殷族元老也好,他们都没有制止的意思。

    日行者!传说拥有血妖一族最强大潜力、最妖孽资质的日行者,你想要得到殷族的全部资源的栽培,想要享受至高无上的特权,你就得表现出你值得家族培养的价值!

    如果连四个年龄相差不大的稚都无法对付,你最多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天才人物,家族为何要在你身上浪费这么大的精力,耗费这么多的人力和物力?家族的元老们个个都是如此尊贵、了不起的人物,他们哪里有兴趣做一个不是特别出色的普通稚的后台和靠山?

    “来吧,来吧!”殷血歌浑身的血液已经在沸腾,他的身上渐渐的弥散开一团淡淡的血雾,血色雾气迅速向着四周扩散开,眨眼间就已经覆盖了整个擂台。

    他等待这一天已经有好几年了,每一次他被殷血骄他们围攻打翻在地,被打得骨断筋裂口吐鲜血的时候,他都无数次的告诉自己,等他有了足够的实力后,他一定要找殷血骄他们好好的报复,将他们全部打倒在地,让他们再也不敢正视自己!

    血雾散开,殷血歌身形晃动,瞬间拉起了数十条朦胧的残影,几乎是同时出现在殷血忇等四名稚的身前。他伸出右手按在了对方的胸口上,在他身边急速盘旋的血色火球呼啸着轰在了殷血忇他们的胸前,速度极快的火球顶着他们的胸口,带着他们的身体急速向后飞去。

    殷血忇他们被火球撞飞了数十米远,然后火球猛烈的炸开。

    沉闷的爆炸声,凶猛的血色火焰覆盖了方圆十几米的范围。殷血忇他们发出凄厉的惨嚎声,他们身上有着一定防御力的淡血色长袍被炸成了飞灰,他们的皮肤一寸寸的裂开、焦枯,变得漆黑,他们的皮肤下大量的血水喷了出来,五脏腑受到剧烈震荡的他们同时喷吐出大量鲜血。

    四团血粼粼的身躯高高飞起,猛烈的爆炸力将他们的身体抛起来数十米高,他们被炸飞了擂台,狼狈的一头栽倒在地上连连翻滚。他们身体内流出的鲜血染红了大片的地面,四周顿时传来了无数殷族族人的惊呼声。

    殷血忇的父亲,家族内务殿的首席大执事殷极燿第一个抢出了人群,他一把抓起自己受到重创,身体不断喷出淡淡黑烟,浑身一片焦糊的儿,一手切开了自己的腕脉,将三滴深青色略微混着一丝银色的鲜血滴进了殷血忇的嘴里。

    对于任何一个血妖而言,本命精血都是无比重要的。尤其是对于一个拥有正式爵位封号的血妖而言,任何一滴本命精血都无比重视,他们轻易绝对不会浪费哪怕一滴精血。

    如果不是殷血忇是自己唯一的后裔,而且殷血忇的资质也非常不错的话,殷极燿还真舍不得在他身上浪费三滴珍贵的精血。带着一丝心痛,殷极燿看着随着自己的精血在殷血忇的体内扩散开,殷血忇的皮肤急速滋生,伤势迅速好转,他这才重重的吐了一口气。

    三滴资深爵的精血不仅仅迅速修复了殷血忇的全部伤势,而且还极大的增强了殷血忇的力量。在他心脏,数十滴淡青色的血妖精血几乎是同时凝结成型,殷血忇几乎是在伤势恢复的瞬间就站了起来,而且他身上的气息比刚才更是强大了数倍不止。

    怨毒的抬起头,看着站在擂台上的殷血歌,殷血忇咬紧牙齿,无奈的伸出手指,狠狠的指了指殷血歌。他已经被打下擂台,哪怕他现在的实力比刚才提升了数倍,他也无法找殷血歌报复了。

    “这是你无能,殷血忇!”殷血歌冷然看着被自己轻松击溃的对手,然后轻蔑的摇了摇头:“如果不复,家族演武之后,我随时欢迎你的挑战!现在,你最好还是去穿一件衣服,在场的族人都是男,没人会羡慕你两腿之间的那条玩意儿,而且他的块头也不是很雄伟!”

    殷血忇猛然低下头,他这才注意到自己的衣服已经在刚才的爆炸灰飞烟灭,如今的他一如殷血歌所言,正赤身**的站在众目睽睽之下!而且因为他刚刚吸收了自己父亲的三滴本命精血,他此刻全身血气充沛到了极点,他的下身正很不雅观的昂首挺立!

    下意识的弯下腰,双手紧紧的抱住了下身,殷血忇差点没哭了出来。今天这事情过后,他还有脸面见人么?还好殷极燿就在他身边,他急忙脱下了自己的外袍裹住了自己的儿,然后悻悻然的拉着他钻进了人群。

    至于其他三位受伤的稚可就没有殷血忇的幸运,他们的父亲可不止他们一个儿,而且他们的父亲实力也没有殷极燿这么强大,还舍不得耗费自己的本命精血为他们疗伤。

    所以他们只是被灌下了两瓶精血药剂,用三口金属制成的棺木将他们装了进去,然后在棺木倒满了从血奴体内刚刚抽取的热腾腾的血液,就这么将他们丢在了广场边任凭他们自行恢复了。

    所幸血妖一族的生命力强韧无比,这三个稚的心脏没有受到破坏,这样疗伤虽然耗时会长一点,可是最多半个月内,他们也就能恢复如初,只是会吃上不少的苦头,伤损大量的元气,实力也有可能会衰减一小截而已。

    “还有谁愿意来指教一二!”殷血歌挑衅的看着站在下方的殷血骄,他最想毒打的,就是这个家伙!同样自幼就和殷血歌为难的殷血慠,自从上次被他咬断了喉咙和大动脉之后,殷血慠已经有大半年的时间没有招惹殷血歌了!

    唯独殷血骄从一开始就不断的找殷血歌的麻烦,无穷无尽的给他制造麻烦。尤其是这次去大柏林城邦侦查的任务,更是要将殷血歌置于死地!所以殷血歌绝对不会轻松放过他,一定要让他痛不欲生才行!

    “殷血歌,不要太嚣张!”稚殿内,年龄最大的殷血奎放声大笑着,从擂台下纵身跃起,腾空跳起数十米高,双手同样施展沥血爪向殷血歌当头抓了下来。低阶的血妖星战士,他们能够领悟的血技和血术也就是这么最粗陋的几样,所以殷血奎同样使用的是沥血爪!

    但是和殷血忇相比,年近十八岁的殷血奎身量已经和普通成年人相当,他无论是身高、体重还是自身的力量,按常理而言,都要比年仅十一岁的殷血歌强大数倍才对!

    但是殷血歌只是抬头向殷血奎望了一眼,他反手握住了一枚在身边盘旋的血色火球,指尖一滴鲜血渗出,迅速融入了火球。这颗火球立刻变得无比粘稠,然后火球一阵扭曲变幻,化为一枚持续长的血色飞刀被殷血歌握在了手。

    一点深青色微带亮银色的光芒注入飞刀,殷血歌觉醒本命蝠翼时领悟的太古妖‘速’和‘利’被他铭刻在了飞刀内。手指轻轻一弹,这柄其薄如纸的飞刀带起一声凄厉的破空声,瞬间划过百多米的距离,精准异常的命了殷血奎的喉结。

    殷血奎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嚎,他甚至没看清殷血歌的飞刀半点影,就被一刀重创。

    他的喉咙被射穿,大量鲜血从洞开的伤口内喷出。他的身体被急速飞行的血色飞刀一击大飞,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后飞出了数十米远,硬挺挺的摔倒在地擂台下。他双手死死的抱住喉咙,艰难的催动体内的所有血妖精血,伤口开始缓慢的愈合。

    一刀将稚殿年龄最大,**力量也最强悍的殷血奎打得半死不活,殷血歌甚至都懒得向躺在地上挣扎的殷血奎看一眼,而是伸出手,向殷血骄挑衅的勾了勾手指!

    “殷血骄,你还不上来么?我知道你有多恨我,就好像我有多恨你一样!来吧,就和我们以前一样,要么你打断我的骨头,要么我——‘切开’你的脖!”

    殷血歌故意的提起了三个月前,刚刚突破星战士的殷血骄惨败在依旧是一个稚的自己手下的屈辱战绩。他的语气充满了讥嘲的冷意,殷血骄气得身体都在哆嗦,他的长发一根根的无风自动,一道极其淡薄的血色雾气慢慢的从他脚下滋生,缓慢的环绕住了他的身体。

    但是他还不愿意现在就跳上擂台,他还没能看清殷血歌的底细!殷血歌已经出手两次,但是两次出手都是一击将对手击溃,殷血骄根本还没能分辨出,殷血歌到底是用了什么招式。

    他只能勉强判断出,那威力强大的血色火球,应该是一招强力的‘血术’。而那一柄快若闪电,就连一点儿踪影都捕捉不到的血色飞刀,到底算是‘血术’呢还是‘血技’?

    如果是血技还好说,如果是血术的话,岂不是殷血歌这时候就领悟了两招威力强大的远距离‘血术’?这怎么可能呢?就算是日行者,他也不可能有这么变态的资质吧?

    看出了殷血骄眸里的挣扎和犹豫,殷血歌回头向站在宗庙门前的诸多殷族元老望了一眼。

    “好吧,如果这是你们想要看到的场面,那么!”殷血歌冷厉的笑了笑,然后手指轻轻的划了一下,将擂台下数十名稚全部包括在内:“如果不敢一个一个的上,那就一起来吧!”

    ‘那就一起来吧’!殷血歌同时向所有站在擂台下的稚挑战!

    在即将过去的一年,殷族稚殿得到突破的稚,总共有四十人!殷血歌已经打倒了五人,但是依旧有四十四人站在擂台下!同为稚殿的稚,殷血歌居然嚣张狂妄的同时向四十四人挑战!

    “你!”殷血骄、殷血慠同时气得嘴唇都在哆嗦,他们的眸瞬间变成了一片浅红色。

    “所有稚殿星战士听令!所有人联手,围攻殷血歌,不许留手!”不等殷血骄他们开口喝斥殷血歌的狂妄,站在宗庙门前的殷天绝已经轻声笑了起来:“一起上吧,不许留手,让我们这些老家伙看看,日行者的潜力到底有多大!”

    殷族的始祖开口,容不得这些稚有任何选择的机会!

    殷血骄、殷血慠他们同时发出一声憋屈的怒吼,然后纵身跃起数十米高,从四面八方向殷血歌扑了过去。其有三十人十指上喷出了淡淡的血光,他们都施展出了同样的‘沥血爪’,只有另外八个人,他们双手合在胸前,掌心之间隐隐有血光闪耀,他们正在准备发动远距离攻击的血术。

    但是殷血歌身体附近的血雾变得越发浓郁,他的身体宛如陀螺一样旋转着,他的指尖一点点的鲜血喷出,每一点鲜血都化为一柄尺许长的柳飞刀,宛如海灵巧的游鱼一样围绕着他盘旋飞舞。

    瞬息间一百二十柄血色飞刀凝聚了出来,同样的‘速’和‘利’两枚太古妖打入了鲜血凝结的飞刀,殷血歌手指一弹,这些飞刀带起刺耳的啸声,在星光下留下了一抹淡淡的血光,瞬间飞过百米虚空,命了自己的目标。

    除开殷血骄和殷血慠,其他四十二名稚同时刀。

    喉咙、心口、小腹,三处要害同时喷出大量血水,四十二名稚同样没能看清殷血歌射出的飞刀,他们惨号着从高空坠落,宛如下饺一样沉甸甸的摔倒在地。

    宗庙门前,一名殷族元老轻轻的摇了摇头,转身看向了殷天绝。

    “大哥,这些娃娃完全不是殷血歌的对手,接下来的演武,没意义了。”

    殷天绝轻轻的摇了摇头,他淡然笑了起来:“有意义,让殷血歌这娃娃好好的泄点火气。等午夜的家族宴会之后,殷极焐的血战殿主,殷极烁的外务殿主,撤了似乎有点过分,好好敲打一下吧!”

    几个殷族元老顿时不再开口,殷血歌今天表现出的潜力和实力让他们非常满意,大力扶植殷血歌,让他发泄一下过往的火气,顺便为他铲平一些家族内的阻碍,打压一下他的敌人,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四十二名稚坠地,正在蓄力准备激发血术的殷血骄和殷血慠只觉浑身一阵冰冷。

    殷血慠转身就走,想要跳下擂台,但是自忖实力飙升,有足够底气应付殷血歌殷血骄,则是放弃了还没成型的血术,拔出了腰间软剑纵身向殷血歌迎了上去!

    殷血歌带起数十条残影扑进了殷血骄的怀,殷血骄根本没能看清殷血歌的动作!

    一爪抓断了殷血骄的手腕,将他手软剑打落在地,然后殷血歌抓住了殷血骄的身体就是一通殴打。快若流星的数十重拳轰出,殷血骄浑身骨节都被打得粉碎,然后被殷血歌一把丢下了擂台。

    身形再次闪烁,殷血歌追到了殷血慠的身后,一拳向殷血慠轰了过去。

    就在这时,擂台下传来一声愤怒的咒骂,殷极焐纵身跳上了擂台,一掌向殷血歌后心拍下。

    ******

    推荐票啊推荐票!

    请给可爱的猪头投推荐票咯!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