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十一章 新年祭祖(上)(书号:13584

第二十一章 新年祭祖(上)

作者:血红
    </d></r></ble></d></r></ble>

    时光飞逝,月余时间一瞬而过。

    东方旧历的新春佳节将至,殷族城邦变得无比热闹。除开那些在外承担了秘密重任,实在无法脱身的族人,其他殷族族人,无论在外做什么的,都用最快的速度赶了回来。

    数以十万计的血仆里里外外的忙碌着,将殷族城邦清扫得纤尘不染。大红描金的对联贴在了每一处门户上,大猩猩红色的灯笼就和天空的星辰一样多,挂满了整个城邦的每一扇门户、每一根梁柱。

    气氛阴森、压抑的殷族城邦,这几天凭空多了几分鲜艳的色泽。但是这在东方代表着吉利喜庆的大红色,在血雾结界殷红血光的照耀下,却是那样的刺眼。

    殷血歌也结束了修炼,带着灿烂的笑容加入了迎接新年的各种忙碌和准备。

    此刻他的身份和一个多月前可是大有不同,他的一切权柄和待遇都和‘地’字辈的长老相当,他身边时刻紧跟着八位来自四大实权殿堂的大执事,更有大群的殷族高手和战士随行护卫。他只要一句话吩咐下去,就有无数人脚不落地的忙上一整天!

    十一年来,殷血歌从来没有这样的感受。所有人对他都是敬畏有加,所有人在他面前都下意识的垂下目光、压低声音和调门,所有人见到他的时候,都会热情的向他致以问候和祝福。

    这种陌生的热情让殷血歌联想到了很多东西,年仅十一岁的他,眸里已经隐隐沉淀了一丝沧桑和成熟的气息。他的心境在短短几天内发生了不小的变化,吸收了二十滴公爵精血带来的力量膨胀感就被那一丝丝的沧桑和沉重一点点的磨蚀一空。

    一颗心空灵圆润,殷血歌针对这些族人的前倨后恭,深深的明白了一点——力量就是一切!

    殷族宗庙东侧钟楼上,那一口重达一万两千斤的青铜古钟轰然敲响。浑厚而嘹亮的钟声传出了数百里远,殷族城邦内,所有族人穿上了正式的大礼服,按照班辈和身份高低,排着整齐的队伍向宗庙的方向走去。

    一百零八下钟声过后,超过十万名殷族族人整整齐齐的站在了宗庙前的广场上。

    数十名殷族天字辈的元老级人物一字儿排开在宗庙门前,他们身穿暗金红色的礼袍,头顶紫金制成的束发高冠,他们的衣饰打扮完全循着东方的古老礼仪而来,哪怕腰带上的一个小小的吊坠,都是拥有数千年历史的东方古玉。

    在这些殷族元老的正间,笑容可掬的殷天绝双手揣在袖里,俯瞰着下方整整齐齐排开数里地的本家族人。偌大的广场鸦雀无声,没有一个殷族族人敢发出半点儿响动。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骤然间宗庙西侧的鼓楼上,一面直径十二米的巨鼓被两名手持巨型兽骨棰的彪形大汉垂响。沉闷、浑厚、直透心扉的鼓声缓缓响起,殷天绝端正了面孔,一言不发的转过身体,双手按在了宗庙的庙门上,用力的推开了用黑檀木制成,厚达两尺的宗庙大门。

    良时已至,殷族一年一度的宗庙祭祖大典,正式拉开序幕!

    长的‘嘎吱’声,两扇高有二十米,宽达十二米的宗庙门户洞然开启,一股森森寒气从黑漆漆的宗庙内喷薄而出。这股寒气瞬间席卷整个广场,肃然站立的殷族族人,无数人同时激灵灵的打了个寒战。

    ‘呼呼’声不绝于耳,黑漆漆的宗庙内无数的火把、火盆鱼贯亮起。暗红色的火光照亮了占地数里的殷族宗庙,隐隐有低沉的木鱼声和诵经声从宗庙的极深处传了出来。

    一众殷族天字辈元老在殷天绝的带领下,肃容列队走进宗庙。殷天绝嫡亲的弟弟,殷族的第二太上长老殷天灭挺起腰身站在宗庙门前,威严无比的展开了手上一个血色的卷轴。

    “殷地豊!”

    站在殷族地字辈长老行列的一名青年男欠身向殷天灭行了一礼,无比严肃的买着四平八稳的四方步,小心翼翼的向前行了几步,走上了宗庙门前的台阶,缓步走进了宗庙大门。

    “殷地颲!”

    一名生了三缕柳须,容貌苍古的殷族男矜持的微微一笑,同样向殷天灭欠身行了一礼,快步走进了宗庙。

    一个接着一个殷族族人的名字被殷天灭报出,一个接着一个的殷族族人走进了宗庙大门。他们都是有资格进入宗庙,向殷族历代祖先敬上香火,参加祭祖大典的族人。能够参与一年一度的祭祖大典,并不能给殷族的族人带来实际的利益,但是这代表着他在殷族的地位!

    能够进入宗庙参加新春祭祖,你就是殷族的核心族人。哪怕出身殷族旁系,只要你每年都能进入宗庙参加祭祖大典,就没有人敢对你有任何的轻视!

    相反哪怕你出身一族嫡系,哪怕你是殷天绝的亲生儿,如果某一年你突然被剥夺了进入宗庙祭祖的资格,毫无疑问你在殷族的日就会很难过!其他族人都会用异样的目光看待他,而过去那些依附在他们身边的党羽,或许就会立刻改换门庭!

    血妖一族,是最看实际利益的种族!每一年的祭祖大典,其包容了太多太多的东西!

    殷族地字辈族人超过五千,但是有资格进入宗庙参加祭祖大典的,只有二百五十八人!

    所有殷族族人对这份名单都心里有谱,他们大致知道那些人有资格在今天进入宗庙。他们也都知道,哪几个以前没有资格进去的人,今天会得到殊荣;而哪几个过去几年有资格进去的人,却因为今年办错了一些事情,而被剥夺了祭祖的资格。

    唯独让在场的殷族族人惊骇的是,当最后一个殷族‘地’字辈长老被殷天灭点名走进宗庙后,殷天灭不动声色的报出了一个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名字——‘殷血歌’!

    站在广场最后面,混杂在稚队伍的殷血歌呆了呆。广场上无数族人同时向他看了过来,目光无不混杂着震惊、惊恐、不可置信的复杂情绪。殷血歌只是一个稚,他怎么有资格在今天进入宗庙?

    就算他是日行者,他拥有无穷的潜力,他有资格进入宗庙,但是他也不应该名列众多‘地’字辈长老之后,赶在这么多的长辈之前踏入宗庙啊!

    殷血歌前方的殷族族人下意识的向左右挪开,让出了一条直通宗庙的大道。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心一片敞亮的殷血歌露出了一丝明悟的笑容,微微昂着头,一步一步的迈着四方步,不紧不慢的向宗庙大门行去。

    “殷血歌,这是你应得的!”殷血歌目光坚定的看着宗庙正门,他甚至没有多看殷天灭一眼,就这么缓步路过殷天灭,踏入了宗庙的大门。

    一个细小宛如蚊蝇鸣叫的声音在殷血歌耳朵边突然响起:“殷血歌!你的母亲殷凰舞,是我的直系后裔。换言之,你是我殷天灭一脉的嫡。好好干,有任何的需求,只管去玄阴宫,整个玄阴宫都是你的后盾!”

    殷血歌的脸微微一抽,他扭头看了看殷天灭,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大步走进了宗庙。

    一直以来,殷血歌只知道自己拥有殷族嫡的身份,知道殷凰舞是他的母亲,除此之外,他对自己的身世身份一无所知。直到今天,他才知道殷凰舞,原来出身殷天灭这一脉,是殷天灭嫡亲的后裔。

    殷族有大天字辈元老,殷族嫡系血脉,也就分为支。每一支血脉,都在殷族城邦内拥有一座宫殿,玄阴宫正是殷天灭这一支族人的核心据点,‘玄阴宫’也泛指殷天灭这一支脉的所有人和所有的力量。

    如果说一个多月前,殷天绝给殷血歌的赏赐和承诺,代表了整个殷族整体的认同,今天殷天灭不动声色的传音,则代表了‘玄阴宫’这一脉殷族族人对殷血歌的支持!

    从此,殷血歌在殷族内部,真正拥有了一股可以为他所借用的力量,一股可以在他弱小时庇护他的势力。

    循着一条黑色石条铺成的甬道,殷血歌迈着四方步一步步的向百米外的宗庙大殿行去。殷天绝等殷族元老和长老整整齐齐的站在宗庙大殿前,一个个耷拉着眼皮,口关闭鼻观心的静默不语。

    殷血歌在众多长老的后方,挑了一个最外侧的位置站定,然后他学着这些长老的模样,同样眯起了眼睛一句话都不说。宗庙内的气氛格外的压抑,连带着殷血歌的脑里都一片空白,什么别的念头都没有。

    身后传来殷天灭高亢而长的报名声,一个又一个殷族‘无’字辈的核心族人缓步走了进来。无字辈族人有资格进入宗庙的,只有寥寥一百二十七人。这些无字辈的族人,他们在族并不负责任何实际的事务,他们当绝大多数人,都处于实力提升的黄金阶段,他们平日里都在闭关苦修!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