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十七章 回归(书号:13584

第十七章 回归

作者:血红
    </d></r></ble></d></r></ble>

    一刻钟后,大柏林城邦高耸的城墙百里外。

    自从灵脉重新汇聚,天地灵气逐渐浓郁之后,世间的草木也都变得越发的茁壮茂密。就以这一片绵延三四百里的黑松林而言,林的松树最矮的也有近百米高,而最高大的百年古松,干脆已经到了两百余米。

    数人合抱粗细的树干,顶着茂密的不透光的树冠,宛如龙鳞的树皮上密布着无数的藤萝、苔藓,树林不见丝毫杂草,松木之间是宽阔的空地,厚厚的松针铺在地上,攀延在地的树根上,生长了无数珍贵的菌菇一类的物事。

    两只纸人悬浮着,他们托着那个面色惨白的狱卒。

    姜脱尘笑吟吟的看着狱卒,青钢剑在狱卒的面前晃了几晃,一道三尺长的黄纸符不知道从哪里飞起,喷出一道火焰后紧紧的附着在了剑身上。姜脱尘念诵了一声咒语,青钢剑轻盈的点在了狱卒的眉心,这狱卒骤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嚎,一股恶臭袭来,屎尿齐流的他双眼泛白,瞳孔完全失去了焦距。

    “贫道一诺千金,自然会留下这厮一条性命!”姜脱尘笑得很灿烂的看向了斜靠在一株古松下的那个枯瘦老人:“只不过,贫道可没说不抹杀他的全部记忆!”

    身躯瘦削、干瘪,用一条破破烂烂的大猩猩红镶金长袍裹住了身体的老人讥嘲的冷笑了一声。他翻着白眼瞪了姜脱尘一眼,轻轻的晃了晃枯瘦的手臂:“但是你这丧魂咒似乎不是很熟练,所以连带着这人的所有灵智都抹杀了?”

    姜脱尘将长剑归鞘,一脸悲天悯人的向那老人叹了一口气:“贫道学艺不精,惭愧,惭愧!这厮虽然被抹杀了所有的灵智,但是他起码还活着,贫道倒也不算失信!”

    精力过于充沛的乌木绕着数十棵古松飞快的转着圈,他带起了上百条残影,宛如发疯一样乱蹦乱窜,不时的一头扎进地上一米多深的松针,浑身银毛里也不知道混入了多少枯黄的松针。

    听到姜脱尘这般说,乌木冷哼了一声,他一跃而起,崩上了离地五十几米的一根树杈蹲在上面,然后居高临下的俯瞰着姜脱尘,‘噗’的一下吐了一口吐沫。

    “虚伪的道士!我讨厌你们这些说一套做一套的家伙,乌木大人从来不会做这种虚伪的事情!”

    殷血歌揉搓了一下面孔,带着无比灿烂的笑容,缓步走到了那自称血妖公爵的老人身前。伸出一只手放在老人面前,殷血歌用力的勾了勾手指头:“尊敬的公爵阁下,您答应我的条件,应该履行了吧?二十滴公爵精血,以及发誓永远不对今天的事情做任何形式上的报复,您刚才可是发了誓言的!”

    这个老人的声音,殷血歌记忆深刻。

    他刚刚被关进血狱的时候,就听到了这老人受刑的动静,他也听到了拷问老人的那些行刑者,在追问‘血之圣杯’的下落。那可是一件血妖一族的传承圣器,是血妖一族最重要的十三件重宝之一。

    这个老人的来历肯定不简单!但是殷血歌清楚的知道,血之圣杯这样的物事,不是他能染指的!如果是殷族始祖殷天绝在这里,他有资格开口追问血之圣杯的消息,但是殷血歌只是很明智的想要得到应属于他的那份利益。

    他不贪婪,一点都不贪婪!他如今只是一个弱小的星战士,他只追求他应得的那一份!

    老人看着殷血歌,然后由衷的感慨起来:“一个日行者!我必须要说,我们血妖一族出了一个了不起的小家伙!嗯,等我返回自己的家族之后,恐怕要让那些小家伙多多注意你的动静了!”

    殷血歌直视老人昏黄无神的双眼,他冷声说道:“那是您和您的家族的问题,我并不关心这些!我只是一个弱小的稚,我履行承诺,将您从那该死的血狱救了出来,为此我欠下了姜脱尘先生一个人情!所以,我希望您将您许诺的东西给我,然后我们再也不要相见是最好!”

    姜脱尘站在一旁笑得很和善,他乐于见到这样的事情发生!

    殷血歌虽然是日行者的体质,他拥有非凡的潜质和天赋,但是他此刻只是一个稚,要等他成长起来,或许需要一段漫长的时间!但是一位血妖公爵的心头精血,足以极快的促进殷血歌的成长。

    如果不是血妖公爵的身份太有震慑力,让姜脱尘也不敢轻举妄动的话,他甚至动过将这老人击杀,将他所有的精血全部压榨出来送给殷血歌的心思。殷血歌是姜入圣选的投资对象,姜脱尘并不介意为殷血歌多做一点事情,这都是‘人情’,不是么?

    只可惜,一个血妖公爵,哪怕是元气大伤,看上去奄奄一息的血妖公爵,姜脱尘也不愿意贸然的对他下手。血妖一族精通各种稀奇古怪的诅咒和法术,姜脱尘就算对自己有足够的信心,他也必须要为他身边的那些家族晚辈的安全考虑。

    数十名姜家的晚辈松松散散的站在四周,他们有意无意的组成了一个八方浑天阵,将这一块而林区包围了起来。他们指缝间都隐隐有各色华光闪烁,所有人的气机连为一体,随时可能爆发出惊天一击。

    斜靠在松树干上的老人笑着点了点头,他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看似风轻云淡,实则严阵以待的姜脱尘,再看看四周那些已经布成了阵势的姜家晚辈,他顿时龇牙咧嘴的笑了起来。

    “斯图加特家族的成员,从来不是恩将仇报的人。我们有恩报恩,有仇报仇!”老人颤巍巍的站起身来,笑着摸了摸殷血歌的脑袋:“你应该知道斯图加特家族的名望,在西方世界的无数黑暗家族,斯图加特家族可是最尊贵的家族之一。”

    乌木用力的吹了一声口哨,他大惊小怪的看着老人,大声叫道:“斯图加特家族?传说诞生过七位血帝、三尊血神,被称为血妖第一皇族的斯图加特家族?老家伙,你可真给你的祖先丢脸,你居然被一群人类生擒活捉,还被丢进了血狱!”

    老头儿气得身体微微哆嗦,他狠狠的瞪了一眼乌木,然后仰天吐了一口粗气。

    “粗鲁野蛮的大狗,一个舒舒服服的在秘密巢穴沉睡的老人,实力不足巅峰时的一成,却被两个超级城邦的二十三位大执政官带领两千五百名精英猎杀者围攻!你当我愿意成为俘虏么?”

    鄙夷的向乌木晃了晃小拇指,老头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他伸出自己的右手食指,长达半尺的黑色指甲用力的向自己的心脏刺了进去。伴随着锈迹斑斑的钢锭相互摩擦般的刺耳声响,老头儿挖开了自己的胸膛,露出了一颗色泽呈金红色,表面铭刻了数十枚黄豆大小血色妖的心脏。

    小心翼翼的在心脏上一点,老头儿的身体剧烈的颤抖了一下,苍老的面孔骤然扭曲了起来。低沉的喘息声,老头儿的心脏上渗出了一滴暗金红色的血液,随着老头儿的咒语声,血液渗出的速度越来越快。

    足足半刻钟后,二十颗拇指大小,浑圆一体,晶莹剔透宛如红玛瑙珠的血滴悬浮在了殷血歌的面前。老头儿的手掌用力的在胸口摩擦了一阵,胸口的那条裂口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老头儿严肃的看着殷血歌:“我是法恩堡·恩普尔·斯图加特。你将继承我的血,故而你将继承我的名。你的荣耀,将与我分享,我的荣光,将庇护于你!”

    殷血歌不解的看着法恩堡老头儿,他摇摇头,不明所以的深深吸了一口气,将二十滴蕴藏了庞大精血能量的血珠吸进了体内。血妖一族特有的天赋秘法发动,这二十滴血珠悄然渗入了殷血歌的心脏,逐渐的释放出精纯而柔韧的血气力量被他缓慢吸收。

    “好了,法恩堡阁下,我们不要浪费时间了!”殷血歌抓了抓脑袋,向容貌瞬间苍老了一大截的法恩堡摇了摇头:“你发下灵魂誓言,以后不要再找我的麻烦就是了!我是殷族的殷血歌,一个无关紧要的稚!我还是认为,以后我们不要再见就好!”

    法恩堡苍老的脸蛋一阵阵的抽搐着,他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盯着殷血歌直发愣。

    过了半晌,法恩堡哆哆嗦嗦的指着殷血歌好一阵,这才无奈的摇了摇头。深深的向站在一旁严阵以待的姜脱尘望了一眼,法恩堡突然很灿烂的笑了起来。

    “好了,好了,我这就发下灵魂誓言,我是不会找你的麻烦的,殷血歌!”

    “斯图加特家族,有恩的,我们必偿;有仇的,我们必报!殷血歌,我记住你的名字了!你希望我们未来不会再见面,但是我想,这个愿望恐怕是很难实现的!”用力的揉了揉鼻,法恩堡抱着万一的希冀,瞪大了眼看着殷血歌:“唔,你的长辈,没有告诉你什么是血典仪式么?”

    殷血歌茫然的看着法恩堡。

    蹲在树杈上的乌木呆滞而震惊的看向了殷血歌。

    姜脱尘和姜家的后辈们不知所以的看向了一脸希冀,面皮不断抽搐的法恩堡。

    又是良久的沉默,法恩堡有点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他用力的抓了抓面皮,然后轻轻的摇了摇头。他再也不浪费时间,而是按照自己和殷血歌、姜脱尘之间的约定,发下了一个恶毒的灵魂誓言,然后身形一晃,一团粘稠的血雾悄然升起,笼罩住了他的身体。

    天空明月当空,一只面盆大小,通体呈暗金红色,翅膀上有着无数极细的,充满了尊贵、神圣气息的金色符的大蝙蝠从血雾冲天而起。他在殷血歌的头顶上盘旋了十三圈,然后化为一道血色流光,向着西方急速飞去。

    法恩堡飞行的速度快得惊人,就连姜脱尘都只是看到了几条淡淡的残影闪过,法恩堡就脱离了他的视线。看到法恩堡如此惊人的速度,姜脱尘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

    幸好自己没有轻举妄动,这老家伙的实力,恐怕还超出了姜脱尘的估测。

    晃了晃手上的拂尘,姜脱尘缓步走到了殷血歌的身前,然后笑着从袖里掏出了一份誓书卷轴。这是一份长达一尺二寸,用紫金为轴,通体紫气缠绕的神奇卷轴。

    “办正经事吧!”姜脱尘笑看着殷血歌:“得了法恩堡公爵二十滴精血,殷血歌小友,未来你一飞冲天,不日可期。我姜家非常乐意,拥有你这样的盟友啊!”

    殷血歌接过了那誓书卷轴,毫不犹豫的咬破自己的手指,用自己的血液在卷轴上书写了自己和姜脱尘约定的那些条款。每一个字迹落在卷轴上,在场众人的耳边都有一个低沉而威严的声音将那字诵读出来,那声音直透脑海,好似直接在灵魂深处响起。

    将所有的条款一一书写之后,殷血歌在卷轴的末尾签署了自己的名字。

    姜脱尘也咬破自己的指头,用血迹将自己的名字签署在了卷轴的末尾。

    这份卷轴突然随风化去,化为一团氤氲紫气悬浮在殷血歌和姜脱尘的面前。随后这一团紫气急速的蠕动了一阵,最终化为两团拳头大小的符带起一道流光分别没入了殷血歌和姜脱尘的眉心。

    殷血歌就察觉到自己的灵魂内多了一份约束,他看着姜脱尘,却发现两人之间隐隐多了一份奇异的联系。不仅是姜脱尘,就连在场的姜家族人,殷血歌也和他们之间隐隐多了一层感应。

    “我很好奇,您,或者说姜家,真的是看了我的潜力?”殷血歌好奇的看着姜脱尘。

    “这就是我姜家的生存之道!”姜脱尘笑容可掬的看着殷血歌:“姜家最喜欢和那些潜力无限的年轻人签署这样的盟友条款!趁着这些潜力巨大的年轻人非常弱小的时候和他们签署盟友契约,付出的代价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丁点儿!”

    “但是一旦他们成长起来,就会带给姜家无穷的回报!”殷血歌看着姜脱尘:“非常明智的做法!就好像今天的事情,我非常感激您对我的恩情,未来,当我有足够的力量的时候,我会报答您的!”

    姜脱尘笑着摇了摇头,他轻轻的拍了拍殷血歌的肩膀,慢的说道:“不是报答我,而是报答我姜家。当然,也不是报答,而是互惠互利!姜家的祖训是‘圣王之道’,我们希望姜家的所有盟友,都能从和我们的合作,获取利益。”

    笑看着殷血歌,姜脱尘压低了声音,悄然问道:“殷血歌小友,等你有了足够的实力,你不会放过大柏林城邦的诸位吧?”

    殷血歌的脸色骤然变得阴冷一片,他缓缓的点了点头,身上隐隐有一层薄薄的血雾升腾而起。

    姜脱尘顿时笑了起来,他笑着向殷血歌打了一个稽首,然后用力的晃了晃手上拂尘,四周姜家的弟们迅速的聚集了起来,一行人同时念诵咒语,一团白雾升腾而起,被一阵清风吹拂着快速的向大柏林城邦的方向掠了过去。

    殷血歌摸了摸自己的心脏,二十滴‘公爵精血’正藏在他的心脏内,等待着他去吸收、融合。

    强大的血妖公爵,他们的任何一滴精血都是如此的珍贵。每一滴公爵精血,都可以制造出一个强大的血妖战士。如今殷血歌拥有这样的精血足足二十滴,这足以让殷血歌的实力在短时间内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对于血妖一族而言,吞噬高级血妖的精血,这本身就是急速提升实力的终南捷径啊!

    想到那个倒霉的被关进血狱的法恩堡,殷血歌不由得抬头向西方望了过去。

    “老家伙,我是真的不想和你再见面了!掌握了血之圣杯消息的人,我可没那个实力掺合这种事情!”

    在距离黑松林数百里的高空,正在急速向西方飞行的法恩堡一路絮絮叨叨的咕哝着。

    “殷族的稚殷血歌!愿伟大的始祖饶恕殷族的罪过吧,他们居然连血典仪式都不知道?外来的暴发户就是暴发户,他们连最古老、最传统的秘典戒律都不知道么?”

    “殷血歌,小家伙,继承了我的精血的你,我想用不了多久,你会很惊喜的和我重逢的!”

    “好吧,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先回复我的巅峰力量,然后查清楚,为什么大柏林城邦和米兰城邦的那些混蛋,他们能够找到我沉睡的秘密巢穴!而且,他们居然知道血之圣杯和我的关系?”

    “该死的叛徒,我会吸干你的血,然后把你的骨髓炼成油膏,制成长明的蜡烛!”

    两天后的夜里,在三天前殷血歌和两个殷族战士离开飞行法车的地方,一辆飞行法车如约到来。

    殷血歌一言不发的走进了接应自己的法车,然后向法车内一名外务殿的执事摊开了双手。

    “任务失败了,人类发现了我们的痕迹,殷三七和殷三八和我失散了。”

    看着那外务殿执事呆滞的面孔,殷血歌快意的冷笑了起来。

    “我得到了一个朋友的帮助,才从人类的追捕逃脱。喂,乌木大人!”

    银光闪烁,身高三米开外的乌木窜进了法车,一脚将想要拦截他的两个殷族战士踹飞了出去。

    ******

    猪头今天出门逛逛,给老婆买润唇膏啊这些零碎小玩意去!

    所以,今天的更新一次全部发出来,晚上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溜达回来咯!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