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十四章 酷刑(书号:13584

第十四章 酷刑

作者:血红
    </d></r></ble></d></r></ble>

    ‘噼啪’声响,红袍老人双眸喷出一道刺目的电光落在殷血歌身上。殷血歌惨嚎一声,他的头发一根根笔直竖起,浑身喷射着刺目的电火花,宛如被丢弃的稻草人一样向后狼狈飞去。

    沛然不可挡的雷电力量在殷血歌体内肆虐,这股雷霆力量并不暴虐,甚至有一种润泽如水的柔润细腻感。他宛如流水一样浸润殷血歌的身体,带给他剧烈的痛苦,破坏了他身体的正常行动力,但是并没有给他带来更多的伤害!

    起码殷血歌还能呼吸,还能思考,他的神经也依旧保持着完好。

    “黑暗的稚,我之所以手下留情,是因为我要留着你这条卑贱的性命,领教接下来的痛苦!”

    红袍老人紧握着自己的手杖,杖头上一颗拳头大小的银蓝色宝石喷射出一圈圈刺目的电弧。他愤怒的看着殷血歌,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莱特宁是我最得意的学生,我准备派遣他去参加人类城邦的交流会,为大柏林城邦夺取更多的资源!”

    用力的吐了一口气,红袍老人冷然道:“但是你杀了他!很好,你杀了莱特宁,你扼杀了我最近十五年的所有努力!在莱特宁身上付出的所有资源,也都全部白费!很好,非常好!你所做的一切,都会得到相应的回报!”

    殷血歌躺在地上,电流在他的体内流转,他完全动弹不得。但是这并不妨碍他放声大笑,嘲笑红袍老人看错了人:“这只能说,你挑选的学生眼光可不怎么样!我杀他的时候,可没耗费多少力气!”

    红袍老人被殷血歌挑衅、狂妄的话气得面皮发紫,他紧握手杖,龇牙咧嘴的向殷血歌发了一阵狠,这才艰难的点了点头,用力的挥动了一下手臂。

    “黑暗的稚,我记住了你的挑衅和无礼!也请你记住我,人类联盟第三雷帝乔卢斯。当我捣毁你那个邪恶家族的巢穴,将你的所有族人全部吊在十字架上,用太阳晒成灰烬的时候,我会让你去欣赏这美妙的场景的!”

    殷血歌心一阵的痛快——捣毁殷族的巢穴,将所有的族人全部吊死?这是殷血歌自从他懂事时起就在做的美梦啊!所以殷血歌毅然的继续挑衅乔卢斯:“仅仅是第三雷帝么?这么说,在你头上还有两个更厉害的?难怪你的学生被我一下就杀死了!”

    艰难的抬起头,不屑的扫了乔卢斯一眼,殷血歌仰天大笑:“老师不怎么样,所以学生才是一个废物!”

    “该死的混账!”乔卢斯被殷血歌挑衅的言语和放肆的目光气得眼珠发红,在这一刻,他看上去倒也有了几分血妖的风采。奇迹百汇啊的乔卢斯疯狂的挥动着自己的手掌,整个深邃长的隧道都被刺目的雷光包裹,隧道两侧的囚室内,传来无数囚犯疯狂的咒骂声。

    所有被囚禁在这里的囚犯都被雷电劈得焦头烂额,他们都凑到了气窗口,用最恶毒下流的言语诅咒乔卢斯的一切女性亲属。整个隧道瞬间被污言秽语占领,本就火冒三丈的乔卢斯更是气得额头上暴起了一条条青筋,他几乎按捺不住冲动,出手将这里所有的囚犯全部杀死。

    他身边的空气轻轻的扭曲了一下,一个身穿黑色长袍,俊朗无匹的金发男凭空出现。他一手按在了乔卢斯迸射出无数雷光的手臂上,坚定而不容违逆的摇了摇头。

    “不要冲动,乔卢斯,我的老朋友。他们终将受到惩罚,人类依旧是这片大地的主人。不要忘记我们的正经事,一个不怕太阳光的稚,你不觉得,这其很有一些阴谋么?”

    “艾伦,你,说得对!”乔卢斯强忍着心头怒火,重重的跺了跺脚。

    一群全副武装的血狱护卫一拥而上,他们七手八脚的抓起瘫痪在地动弹不得的殷血歌,拖拽着向隧道的尽头行去。在乔卢斯和艾伦的带领下,他们经过了一扇又一扇厚重的大门,最终来到了一扇厚重的金属拱门前。

    这扇拱门高有三米开外,黑色的门户上雕刻了大量传说的天神和恶魔作战的画面。雕刻者显然是宗师级的人物,这些画面雕刻得栩栩如生,不大的门户上起码有上千个活灵活现的角色出现,其殷血歌一眼就看到了一个背生双翼的血妖身影。

    这浑身被火焰包裹的血妖胸口插着一支长矛,正从一团云端坠落。他的手指着云头上一名身体被光芒笼罩的神灵,从他身上洒下了无数的血液。

    在稚殿墙壁上的雕像,殷血歌也见过这段故事。这是不知道多少年前,传说的末法时代降临之前,诸神和恶魔们沉沦之际的最后一场‘黄昏战争’!

    那一战,东西方修炼界同时乱成一团,黄昏战争出现了大量的东方修炼者,一些修炼者和诸神联合,一些修炼者加入了恶魔的队伍。双方一场大战,最终的结果就是神魔全部消失无踪,只有那头受到重创的,实力在神魔都位于前列的血妖挣扎着返回了血妖圣殿,将自己心脏内残留的数十滴血妖圣血全部留给了自己繁衍的后裔。

    殷族始祖殷天绝,就是在那时候带着一众殷族元老突袭血妖圣殿,夺取了所有的血妖圣血,殷族由此立族。

    黑袍男艾伦注意到了殷血歌的目光,他轻轻的敲了敲门户上的那只从云端坠落的血妖,笑着向殷血歌点了点头:“对这幅图案特别有兴趣?黑发、黑眸的血妖稚,你是殷族的族人吧?”

    殷血歌心脏微微一缩,他没吭声。

    艾伦笑着看了殷血歌一阵,然后点了点头:“让人头痛的小家伙。如果是其他家族的稚,被我们吓唬一下,上点酷刑,就什么都招了。但是你们殷族的稚么,虽然和其他家族的稚一样奸诈,阴险,可是你们又来自东方!”

    无奈的摊开双手,艾伦感慨道:“我讨厌你们东方人的所谓气节,你们殷族过去被我们抓获的俘虏,很少有开口吐口供的。希望你没有这么硬的骨头,希望如此!”

    黑色的门户洞开,一股寒气混杂着浓郁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面带狞笑的乔卢斯和笑容可掬的艾伦当先入内,殷血歌也被那群护卫拖了进去。

    这是一间宽敞的殿堂,或者说用刑堂来形容更加确切一些。长款数十米的刑堂内,密密麻麻的拜访了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刑具,甚至还架设了不少的火炉以及一个小型的炼钢坩埚,一锅钢水正在沸腾,不时的溅起一点点粘稠的红色铁水。

    殷血歌的身体骤然一僵,他看着那口炼钢坩埚,无法想象这是什么样的刑法!

    把一个人丢进钢水么?再强大的血妖,也不可能承受这样的高温吧?哪怕殷血歌因为不知名的原因,他不惧怕血妖的天敌——阳光。但是这可是融化的钢水,殷血歌看了看自己稚嫩的身体,他觉得他在里面坚持不了一秒钟就会被融化。

    所有的注意力都被那一锅钢水吸引,殷血歌并没有注意到刑堂内其他稀奇古怪的刑具。

    两个护卫将殷血歌野蛮的拖拽到了一个十字架前,将他双手双腿用力的扣在了十字架上。特制的金属绳索死死地捆住了殷血歌的四肢关节,十字架上有淡金色的字符箓涌现,就和牢门上的那些金色字一样,散发出一股浩然神威,这股气息让殷血歌本能的觉得厌恶。

    被这股神威凛凛的气息环绕着,殷血歌浑身的力气都消失了。

    乔卢斯和艾伦缓步来到了刑堂一侧的一列座椅上坐下,在这一列高背大椅上,已经坐定了一个身穿宛如火焰一样色泽艳丽红色长裙的年女。风韵依存,只是眼角有了几条鱼尾纹的红裙美妇人抱着一个水杯,目光娴静的看着殷血歌。

    “这就是那个稚?”美妇摇了摇头,举起水杯喝了一口水:“芬妮丝,这就是那个,日行者?”

    殷血歌抬起头,站在那美妇身边的,赫然是用火焰残酷折磨过他的芬妮丝。带着甜美的笑容,芬妮丝巧笑嫣然的凑到了美妇的身边,嘀嘀咕咕的说了一句什么。美妇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向乔卢斯和艾伦点头致意。

    乔卢斯的脸色阴郁,他冷漠的说道:“火后珐茵岚,这就是那个小。一个日行者,你不觉得奇怪么?”

    珐茵岚好奇的打量着殷血歌,艾伦在一旁慢的说道:“一个日行者,哪怕是我们都知道一个日行者对一个血妖家族的重要性!他有着成为传说血妖帝皇甚至血妖神灵的潜力!殷族派遣一个日行者潜入大柏林城邦,他们想要做什么?”

    珐茵岚眯起了眼睛,她眼角的鱼尾纹在这一刻消散无踪,她的笑容变得更加甜美。

    “也有可能,他们知道了一些什么?比如说,我们前些日,联合米兰城邦,从那废弃的公墓地下巢穴,抓到的那个人?什么都是有可能的,不是么,我的朋友们!”

    珐茵岚笑得很甜美,但是她的下一道命令就一点都不甜美可爱。

    她挥动了一下手,笑着向殷血歌指了指:“打断他半边身体的骨头。让我们的小家伙先清醒清醒,让他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两个身穿黑色皮革长裤,袒露着上身,脸上带着黑色皮革面具的壮汉缓步来到了殷血歌面前。他们用一块脏兮兮的毛巾堵住了殷血歌的嘴,然后将数十个特制的、镶嵌了小小晶石的鳄嘴夹扣在了殷血歌右侧身躯的各处神经和血管汇聚的要害。

    这些鳄鱼嘴造型的夹深深的没入了殷血歌的血肉,夹上的晶石闪耀着淡淡的光芒,一丝丝尖锐的雷电之力刺进了殷血歌的身体,让他的神经感应增强了起码百倍。

    “小,忍着点,不要疼死了!”一个蒙面壮汉狞笑着举起了一个造型诡异的羊角锤。

    “放心,我觉得,这小比其他人要能扛得多!”另外一个蒙面壮汉的笑声就好像夜猫一样,‘咕咕咕咕’的笑声让殷血歌的后心一阵阵的发寒。他举起了一根密布着无数一寸长钢针的铁棍,向着殷血歌的右脚踝比划了一下,然后重重的一棍敲了下来。

    钢针刺穿骨头,刺进了骨髓,铁棍敲碎了殷血歌的骨头,将他脚踝骨附近的神经和血管打得一团糟。鳄嘴夹释放的雷电之力让他的痛觉增强了一百倍以上,殷血歌只觉一股无法承受的剧痛从右脚传来,他的身体剧烈的抽搐了一下,然后七窍同时喷出了大量的鲜血。

    五脏腑都好在在扭曲,在爆炸,这样的剧痛让殷血歌的神智陷入了迷糊状态。仅仅是一击,就差点要了殷血歌的半条小命!如果他不是刚刚突破到了距离月战士只有一步的程度,**机能刚刚得到了数倍的增强,这一击已经让他昏死了过去。

    但是要命的就在这里,殷血歌的**增强了,他的承受力也增强了,这一击没能让他昏厥不醒,所以他只能被动的承受这一切的痛苦。

    冰冷、粘稠的汗水不断渗出,在殷血歌体表凝成了一层灰色的浆汁。殷血歌的身体剧烈的抽搐着,宛如跳上岸的鱼一样剧烈的抽搐跳动着。他张开嘴想要大喊,但是那条臭烘烘的毛巾堵住了他的嘴。

    他想要吸一口气缓解体内滚烫的痛苦,可是另外一个行刑者将一团点燃的火绒塞到了他的鼻前。火绒散发出刺鼻的黑色浓烟,殷血歌没有吸进新鲜的空气,而是吸进了这味道呛人的黑色浓烟,他的肺剧烈的抽搐着,他想要咳嗽却无法咳嗽出声,他的身体剧烈的蠕动着,眼前已经是一片鲜红。

    “芬妮丝,我亲爱的孩!”火后珐茵岚笑望着在剧烈痛苦挣扎抽搐的殷血歌,不紧不慢的说道:“对付这些黑暗的生物,不需要怜悯,不需要犹豫,用最残酷的手段折磨他们,或许会有意料之外的收获!”

    芬妮丝笑得很恬静、很柔美的站在珐茵岚身边,她很快意的看着陷入崩溃边缘的殷血歌。

    “我的朋友们,想想看,为什么一个珍贵无比的日行者,千年都难得一见的日行者,会出现在我们的领地上?殷族对我们有什么阴谋么?这个可怜的小家伙,他背负着什么样的任务?”

    艾伦的手指轻轻的点动座椅的扶手,他若有所思的说道:“最重要的就是,如果不是我们收到了密报,在那个酒馆抓住了这个小家伙,并且从他身边搜出了那些血妖才有的药剂和软剑,当他融入大柏林城邦后,我们还能抓住他么?”

    乔卢斯的脸色阴沉而阴森,他怨毒的盯着殷血歌,牙齿咬得‘嘎嘣’作响。

    “他身上没有血妖那股特有的阴森气息,也没有血腥味,他的味道甚至比大多数的人类孩还要阳光健康!而且他不惧怕太阳!如果他混进了人类的行列,或许未来某一天,我们会发现他卓越的天赋,将他收为学生,让他来守护大柏林城邦的安全?”

    乔卢斯冷笑了几声,一掌将座椅的扶手拍成了碎片。

    “阴谋,这是针对我们大柏林城邦的阴谋!”

    心脏内青光闪耀,殷血歌被砸碎的踝骨急速愈合。陷入崩溃边缘的他听到了艾伦的话——他们接到了密报,才在老杰克的酒馆抓住了殷血歌!

    ‘他们接到了密报’!

    ‘他们接到了密报’!

    如果没有密报,他们就不可能对老杰克酒馆突然下手,也就不会抓住殷血歌!

    如果殷血歌没有所谓的日行者的体质,按照人类联盟的一贯做法,从殷血歌身上拷问不出什么有价值的情报,他就会被直接丢进阳光烧成灰烬!从此一了百了,殷血歌存在过的所有痕迹都被抹杀。

    那两个殷族的战士!殷血歌混乱的脑里突然想起了一路护送自己进入城邦的殷三七和殷三八!他们去哪里了?他们没有被抓住?还是他们已经化为了灰烬?

    身体剧烈的抽搐着,行刑者手上的羊角锤突然沉重的一击轰在了殷血歌的膝盖上。这一击差点将殷血歌的整个小腿给切了下来。殷血歌痛得剧烈的抽搐,身体在十字架上疯狂的跳动着,又是大量鲜血从他七窍喷了出来。

    乔卢斯快意的看着殷血歌,他满足的拍打着双手:“干得漂亮,孩们,继续这样!让这个该死的吸血鬼知道,他们就不应该靠近我们的城邦哪怕一步!”

    无边的剧痛让殷血歌生不如死,他现在恨不得自己干脆死掉才好。

    他充血的双眼死死地盯着珐茵岚等人,盯着他们身边的每一个人。他将这些人的笑脸全部记在心底,他牢牢地记住了他们。

    就在这时候,一个黑衣男快步的闯进了刑堂,他来到了三位大执政官的面前,欠身行了一礼。

    “尊敬的大执政官阁下,有几位来自东方的客人,他们说必须尽快的见到你们。”

    黑衣男的话还没说完,他身后一道青光闪过,一个白发白须隐隐有出尘之意的老人已经从他身后凭空冒出。

    “珐茵岚,你们的门槛,越来越难进了啊!”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