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十章 俘虏(书号:13584

第十章 俘虏

作者:血红
    </d></r></ble></d></r></ble>

    东方一轮红日托出,光芒照耀大地。

    悬浮在杰克船长酒馆上空的飞艇发出低沉的轰鸣声,长达近千米的巨大艇身表面,一层光洁如镜的薄薄金属板宛如花瓣一样绽放开。

    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一片直径超过三千米的硕大镜面出现在半空,这面圆镜反射东方的阳光,汇聚成一道夺目的光柱,将杰克船长酒馆所在的街区照耀得白茫茫一片,就连一点儿阴影死角都没有。

    站在酒馆门口点头哈腰的向两个监察官告别的老杰克愕然抬起头,他绝望的看着天空那一块冉冉张开的圆镜,歇斯底里的咒骂了起来:“该死的猎杀者!你们这群杂碎!”

    两名监察官同时转过身,他们从风衣内掏出了两支闪耀着淡淡符箓光纹的手弩,对准老杰克就扣动了扳机。两颗拇指大小的银色金属弹丸从手弩上激射而出,‘碰碰’两声命了老杰克的胸口。

    老杰克宛如被狂奔的公牛撞了一记,他大口大口的喷着血,向着后方飞了出去。两颗金属弹丸宛如液体一样迅速变化着自己的形态,伴随着‘嗖嗖’声响,弹丸抽出了无数头发一样的银色金属丝,化为一张大网将老杰克死死的捆在了里面。

    这张大网用力的压缩着,老杰克那么大的一副骨架,硬是被绷紧的金属网捆成了一个直径不过两尺多点的肉球。老杰克的骨骼发出‘咔咔’的摩擦声,他歇斯底里的尖叫了起来;“小杰,逃命吧!该死的猎杀者,他们发疯了,他们居然敢袭击城邦的守法公民!”

    刚刚收了老杰克贿赂的一名监察官狠狠的一脚跺在了老杰克的脸上,这一脚沉重异常,老杰克两排大牙脱口喷出,大量鲜血和涎水顺着嘴角喷了出来,痛得他连惨嚎的力气都没有了。

    被称作小杰的,正是在酒馆后巷里那个可以掌控火焰的青年。

    治安队员们勘测现场的时候,小杰正带着几个壮汉里里外外的照护着,猛不丁的听到老杰克的怒吼声,他微微一愣,然后犹如发狂一样冲出了酒馆大门。

    十几个身穿全封闭式紧身作战铠甲的治安队员手持长矛狂奔了过来,他们看着冲出酒馆大门的小杰大声呵斥:“放下武器,停止反抗,我们有权对你就地格杀!”

    这些治安队员手上的长矛长有两米左右,长矛自下而上雕刻了三行螺旋而起的符,在三行符交错的地方,镶嵌了十二颗拇指大小的白色晶石。这些晶石散发出淡淡的能量波动,偶尔有一道黯淡的光芒顺着那些符汇聚到长矛的锥形矛头上,整杆长矛通体流光溢彩,看上去就威力不凡。

    小杰冲出酒馆,就地蹲下。他双手前后一错,眉心一抹形如烈焰的符骤然闪烁,他双手之间一阵风火呼啸声响起,没有咒语声,也不见任何手印、法诀,十几颗拳头大小的火球就从他双手之间凝聚出来,宛如炮弹一样激射而出。

    当面冲来的十几个治安队员被那些激射的火球命,这些拳头大小的火球却蕴藏了极大的威力,只听得一连串刺耳的爆炸声响起,十几个治安队员同时惨嚎出声。他们身上用合金板和妖兽皮革制成的作战铠甲被炸成粉碎,一个个口吐鲜血、浑身冒着黑烟被炸飞了数十米远。

    不远处还有数十名同样手持长矛的治安队员狂奔而来,眼看小杰的火球威力强大,他们远远的就平端长矛,矛头锁定了小杰的身体。这些长矛上一阵强光闪烁,伴随着刺耳的破空声,矛头上激射出一道数米长拳头粗细的强光,快若闪电般向小杰攒射了过去。

    小杰狼狈的一个虎扑倒地,数十道强光几乎是擦着他的身体掠了过去。沉闷的响声不绝于耳,杰克船长酒馆的墙壁被洞穿了数十个透明的窟窿,这些白光的威力极大,他们一连穿透了好几道墙壁,这才逐渐消散。

    悬浮在离地千米高空的飞艇吊舱里,近百名身穿黑色劲装的猎杀者鱼贯跃下。他们背后背着形如鸟翼的滑翔器,宛如大鸟一样轻盈的盘旋落地。在离地数十米的空,这些猎杀者拔出背后同样流光溢彩的长刀,丢弃了大鸟翅膀一样的滑翔器,身形轻盈的跳落地面。

    这些身形矫捷的猎杀者一落地就顺势几个翻滚,轻松的消去了从高空落下的冲击力。身形一弹一射,数十名猎杀者已经宛如猎豹一样窜起,带起一道道弧形刀光向着小杰扑了过去。

    路边飞车内,桑德尔、芬妮丝和那个白袍青年鱼贯而出,桑德尔双手做喇叭状放在嘴边,大声的叫唤起来:“喂,封锁附近的所有下水道,用震荡波找出所有的密道、密室,不能让任何一个人逃走!这个会玩火的小家伙不要伤害他,他是芬妮丝的猎物!”

    几个冲得最快的猎杀者已经冲到了小杰的身边,他们举起长刀,正要劈向小杰的身体。猛不丁的听到桑德尔的命令,他们纷纷收刀,身形一闪就已经窜入了杰克船长酒馆。

    小杰手下的那群大汉手持各色凶器大吼大叫着冲杀了出来,但是和这些猎杀者相比,这些大汉的实力实在太差了一些。刺目的刀光在酒馆内不断闪烁,每一刀都快若闪电,轻松的切开了这些大汉的咽喉。滚烫的鲜血洒得满地都是,血腥味再次充斥老杰克的酒馆。

    听到手下们临死前的惨嚎声,小杰放声咒骂着这些猎杀者,用尽全部力量一跃而起,身体表面一缕火光闪过,他就要冲进酒馆救助自己的属下。

    但是一道热风从他身边掠过,周身火焰升腾,宛如火焰精灵的芬妮丝已经挡在了他的面前。芬妮丝的身体被一层灼热的火焰包裹,更有十二颗赤红色人头大小的火球围绕着她的身体急速旋转。

    一**热浪从芬妮丝体内不断扩散开来,强劲的热风将四周的尘埃吹散,就连那些治安队员都站立不稳,身不由己的被强风吹得东倒西歪,不得不向后踉跄退却。

    和小杰身上那一缕若有若无的黯淡火光相比,芬妮丝身上的火焰起码强盛了一百倍,而且她释放出的气息更不是小杰能比拟的。小杰眉心只是有一道火焰形状的符闪烁,芬妮丝的眉心干脆有一颗拇指大小的赤红色火焰状晶体涌了出来,她身上所有的火焰都源自这里。

    “拥有高贵的血脉,却又自甘堕落的迷途者!”被火焰包裹的芬妮丝眯着眼,倨傲的看着小杰:“你拥有和我同样的力量,这证明我们拥有同样的始祖!看在我们同出一源的份上,只要你能忏悔你的罪,认清你的错,我可以让你拥有崭新的生命!”

    “头儿,逃命!”一个胸口被长刀刺穿,正不断喷出鲜血的壮汉踉跄着从酒馆里走了出来。他张开双手向着芬妮丝用力的拥抱了过去,然后声嘶力竭的大吼了起来:“我说过,老杰克这老鬼不可靠!头儿,逃命啊,不要为这老鬼送了命,不合算!”

    大汉的手刚刚碰到芬妮丝身上的火焰,他的身体就骤然燃烧起来。就好像有一座火山在大汉的身体内爆发一样,他的身体突然变得赤红而半透明,无数道明亮的火焰从他的体内喷射出来,眨眼间就将他烧成了一片飞灰随风飘散。

    小杰的身体剧烈的哆嗦起来,他呆呆的看着化为飞灰的下属,脑里一片空白!

    被金属网捆得浑身骨头‘咔咔’作响的老杰克在一旁翻着白眼,吐着白沫的大声咆哮着:“这群忘恩负义的杂碎!没有我,你们这些年是怎么活下来的?怎么吃得这么膘肥体壮的?只不过,小杰,能逃就逃啊,这小妞比你强太多了!”

    老杰克还想要大呼小叫几声,但是刚刚收了他贿赂的监察官再次给了他几脚,两个监察官拖拽着金属网上的网结,飞快的拖着他冲过了马路,冲到了大群的治安队员。几个手持长刀的猎杀者立刻将长刀架在了老杰克的脖上,将一块毛巾塞进了他嘴里。

    几个白袍人冲了过来,他们用针筒抽出老杰克体内的鲜血,滴进去了几种莫名的试剂,对他的血液进行现场分析。

    极远处有十几辆闪耀着淡淡法箓光纹的飞车向着这边急速飞来,这些飞车飞到了附近的街道上,大量的黑衣猎杀者手持各种兵器鱼贯而下。他们打开附近的下水道井盖,纷纷窜进了下水道。

    不一时地下就有低沉的轰鸣声传来,人为制造的震荡波顺着大地迅速向四周扩散开,猎杀者们使用各种秘法,迅速掌控了附近街区的所有下水道和其他的地下建筑。

    桑德尔看着四面八方的猎杀者有条不紊的忙碌着,他若有所思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尊敬的头儿,我总感觉,我们好像被人当枪使了!你看,天还没亮,就有密报送了过来,说有几个该死的吸血鬼的据点内,可能有大人物出现!这种感觉,让我很不舒服!”

    白袍少年紧握着十字架,淡然说道:“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能铲除这些黑暗的异端,就算是被人利用,我也是心甘情愿。或许是那些黑暗联盟的又一次内耗,无非如此。”

    向着四周张望了一阵,桑德尔掏出了一块拳头大小的金锭向着白袍少年晃了晃。

    “那么,打个赌怎么样?看看藏在这个酒馆里的大人物,到底是什么水准的货色?大人物啊,起码也是拥有爵位的强大存在吧?男爵?爵?总不会是一个伯爵吧?”

    说道‘伯爵’这个词,桑德尔已经神情恍惚的笑了起来:“如果我们能杀死一个伯爵,那么,我们会有多少奖金?头儿,你说,如果我能砍下一个伯爵的脑袋,芬妮丝会让我和她亲个嘴么?”

    白袍少年犹如看白痴一样望了桑德尔一眼,然后他无奈的摇了摇头。

    “请注意一点,桑德尔,如果真的有一个强大的伯爵出现,就轮到我们逃命了!我们联手,最多对付一个资深的男爵,如果我们不惜燃烧寿命,动用本源力量的话,我们或许可以击败一个刚刚突破的爵?但是伯爵那种起码活了两百年的老怪物,我们还是不要碰到的好。”

    把玩着手上的金块,桑德尔很惋惜的看着白袍少年:“那么,你不赌一把?”

    白袍少年晃了晃手上的十字架:“赌博?不,谢谢,我有我必须遵守的戒!”

    天上地下,四面八方,杰克船长酒馆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地下有数百名猎杀者组成了严密的封锁网,各种对血妖有着强大杀伤力的灵石武器已经封锁了地下。而地面,那飞艇反射的阳光笼罩了附近三个街区,四周没有任何阴影死角,血妖一旦暴露在那刺目的阳光下,就是灰飞烟灭的下场。

    酒馆的密室,殷血歌正在沉睡,他刚刚睡下没多久。

    老杰克提供的床榻很柔软,很舒适,干净的被上带着一股陌生的芬芳。殷血歌从未见过太阳,也从来没有使用过用太阳晒干的被服,他不知道这是太阳特有的味道。柔软的床榻比他小楼里的硬板床舒服百倍,芬芳而干燥的被让他感觉很奇妙,所以他睡得格外的死。

    睡梦,他隐约听到了透过墙壁传来的‘碰碰’闷响,他还以为是老杰克的酒馆里又有人闹事了。他没把这些响动放在心上,只是换了一个更加舒服的姿势,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继续酣睡。

    骤然间,他所在的房间大门被人用暴力踢开,十几道刺目的灯光照了进来。

    殷血歌悚然一惊,虽然拥有了星战士的实力,在稚殿更是经历了无数次的实战,但是作为一个稚,他并没有得到全方面的生存作战训练。面对面的实战,他有着充分的经验,可是这种突如其来的,被人堵在床上的突袭,他从来没有遭遇过。

    不等他回过神来,几条矫健的人影已经闪了进来,他们七手八脚的按住了殷血歌的手脚,用一种极其坚韧的金属绳索将他的手脚牢牢地扣了起来。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咒术师慢的走了进来,他掏出了一块黑色金属制成的咒符放在了殷血歌的心口,然后低沉的念诵了一声咒语。

    咒术师手上那根黑色骨质的手杖重重的向地上一杵,殷血歌只觉浑身一沉,就好像背负上了数千斤的重物,身体再也难以动弹。

    一条黑影转过手上的长刀,狠狠的一刀柄砸在了殷血歌的小腹上。

    殷血歌只觉小腹一痛,他不由得闷哼了一声。这一击倒是不怎么疼痛,殷血歌之所以闷哼出声,反而是惊讶大过了惊吓。这一击带来的痛苦,实在是远比他想象要小得多!难道是这人没什么力量?还是自己的身体变得太过于强大了?

    乱杂杂的脚步声传来,几道刺目的灯光照在了殷血歌脸上。

    殷血歌眯起了眼睛,微微偏过了面孔。稚殿的课程,可没有教过他被人俘虏应该怎么做,但是起码殷血歌并不笨,他紧闭着嘴一声不吭,这种时候,不乱说话、不乱做事,这总归是不会错的。

    一个语气古怪的声音响起:“一个小娃娃?怎么会是一个小娃娃?”

    屋外传来了旁人的声音:“没有其他人了,只抓住这个娃娃!”

    殷血歌的心脏骤然一沉,什么叫做没有其他人了?跟随他来这里的两个殷族战士上哪里去了?殷三七和殷三八去哪里了?没有抓住他们?还是他们已经逃走了?

    强光照耀着殷血歌的面孔,逼得他睁不开眼。几只强有力的手抓起了殷血歌,拉着他走出了房门。他睡觉的屋很快就被人翻了一个底朝天,殷血歌随身的软剑,内务殿刚刚赐下来的软甲,以及他出门时兑换的那十瓶精血药剂全部都被人找了出来。

    四面八方都是人,沉重的呼吸声和无数凶狠的敌视目光让殷血歌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孤立无援。

    他被人架在手,四周有无数人盯着他。一些人在低声的咕哝着,叫嚣着要将他慢慢的烧死,而不是痛快的让他被太阳三两下的晒成灰烬。

    更有一些人在低声的咒骂着:“看那些东西,那些装备和药剂,他是一只该死的吸血鬼!”

    又有人凑到了殷血歌身边,用鼻从他的脸上一直嗅到了他的脚丫上。然后这个人有点奇怪的自言自语:“可是,有点奇怪,没有吸血鬼的味道?没有血腥味,也没有那股阴冷的尸体味道!”

    很快所有的喧哗声都悄然停歇,殷血歌听到了两个人的脚步声向着这边行来。

    桑德尔和白袍少年来到了殷血歌的面前,桑德尔轻佻的挑起了殷血歌的下巴,轻飘飘的吹了一声口哨。

    “喂,瞧啊,亲爱的头儿,一只小小小小的,嫩得一掐就出水的吸血鬼?”

    “那些血妖是脑进水了么?他们送了一只稚混进了大柏林城邦?”

    白袍少年来到了殷血歌面前,他深沉的望了殷血歌一眼,轻轻的摆了摆手。

    “丢出去,先用阳光烧掉他一只手,然后再问他来这里干什么。”

    ******

    各色票都来投一点吧,亲爱的兄弟姐妹们!

    每天都有的推荐票,不要小气咯!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