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六章 斥候(书号:13584

第六章 斥候

作者:血红
    </d></r></ble></d></r></ble>

    血雾结界涌涌而起,殷族城邦内顿时光线一暗。

    四周传来细微的脚步声,那是巡夜的殷族战士在交班换岗。空有猎猎的衣襟拍动声掠过,负责夜间巡视的殷族高手在血雾结界开启后,正纷纷返回外务殿交接手上的巡察任务。

    殷血歌从空灵的修炼状态苏醒。

    他第一时间低下头,一把握住了胸口挂着的银色玉蝉。感受着银色玉蝉温润滑腻的触感,殷血歌稚嫩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似笑非笑、似悲非悲的古怪表情。

    “我从未见面的母亲,她居然留了这么一件宝贝给我!”

    秋蝉蛰隐术已经深深烙入殷血歌的心头,呼吸之间这门秘术就自然而然的运转,根本不需要他耗费任何的精力和精神。他浑身气息晦涩如初,就和一个普通的稚没有任何两样。

    但是凝神内视,殷血歌心脏三十滴青光流溢的精血正随着心跳不断缩放,青色光晕顺着血液流遍全身,一丁一点的雕琢着他的身体,强化他的力量。

    殷族稚,刚刚突破星战士的时候,只能凝结一滴血妖精血!随后每增加一滴血妖精血,实力就增强一分,当心脏内凝练了一百滴血妖精血,那就是星战士实力大圆满的极限!

    从未听说有哪个稚突破到星战士的时候,心脏内能凝炼出三十滴精血!前所未有,闻所未闻!殷血歌如今的实力,已经比得上那些突破后又苦修了三五年的殷族族人。

    缓缓站起身,殷血歌身形一晃,不大的房间内突然带起了条残影。他的身形宛如鬼魅一样在房间内若隐若现,不时踏着墙壁和天花板四处奔走。突破到了星战士,无论是踏着墙壁向前疾行,或者干脆脚踏天花板向前奔走,都如履平地,没有丝毫不适!

    残影骤然一收,殷血歌气息如常的站在了屋正。体内弥漫的血气往心脏内一收,奔涌的血气立刻触动了刚刚凝炼的精血。就见他眸里一抹血光闪过,心脏内三十滴血妖精血同时闪过一抹青光,一道微妙的气息涌入脑海,殷血歌突然明了了两条奇妙的技能。

    每一个殷族的稚突破成为星战士时,都会从血脉觉醒一道或者两道奇异的技能。这技能如果是近战招数,就被称之为‘血技’,如果是远程法术,则被称之为‘血术’。

    一滴青色精血的所有青光突然同时爆发,殷血歌的身体被一层绵密的血雾笼罩,他的右手五指突然喷出三寸长的锐利血光。他看了看自己的屋,从桌上抓起了一块平日里使用的青铜镇纸,右爪狠狠的向着那块一尺多长一寸许粗的青铜镇纸抓了下去。

    一声脆响,坚固沉重的青铜镇纸被殷血歌一爪分成段,切面光洁如镜的青铜碎块纷纷坠地,砸得地面‘铛铛’作响。殷血歌的小脸下意识的抽搐了一下,他觉醒的这门名之为‘沥血爪’的血技,威力居然如此巨大,比他日常使用的稚殿制式的软剑,杀伤力起码大了十倍不止。

    白净的面皮泛起一阵红晕,心情激动的殷血歌散去了沥血爪的力量,一丝丝血气涌回心脏,那滴黯淡的青色精血顿时恢复了光泽。但是殷血歌撕开青铜镇纸,耗费了不少的力量,这滴精血刚才的青光流溢的状态要黯淡了不少。

    身形一晃,殷血歌念诵起一段诡异的咒语,他心脏内的另外三滴青色精血骤然光芒一敛。他的身体变成了一片朦胧的血影,然后骤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下一瞬间,他的身体在数米外的屋角落里出现,殷血歌的脸色再次激动得一片赤红!

    这是非常罕见的遁逃秘法‘血影术’,化身血影,瞬息远扬的保命秘法!

    沥血爪只是下而下之的近战血技,是低阶战士近身搏命的招数。虽然沥血爪的杀伤力惊人,但是意义不大。在殷族,只有那些低阶的附庸战士,才会使用沥血爪和敌人亡命格杀!

    而血影术这种耗费巨大,最少也要耗费三滴精血内蕴藏的全部能量才能施展的血术,则是最为殷族的嫡系看重。血妖一族奸诈诡谲,讲究的是一击不远遁千里,这种遁逃保命的法术,最为他们看重!

    殷血歌自幼在稚殿接受殷族最正统的传授,他自然更加看重这保命的血影术!

    而且殷血歌心知肚明,他在殷族到处都是敌人,一门保命的秘法,可比拼命的战技要实用得多!殷族的稚突破到星战士,可不是人人都能领悟血影术这样的保命秘法,这招血影术,完全能够当做殷血歌保命的底牌来使用!

    兴奋异常的殷血歌耗尽了心脏内的三十滴精血内蕴藏的所有能量,熟悉了新领悟的一招血技和一招血术。当稚殿的鼓声再一次的敲响时,殷血歌沉默了一阵,装出了一副奄奄一息的样躺在床上。哪怕稚殿的鼓声三轮鼓声结束了,他也没有赶去稚殿!

    在殷族内生活了十一年,殷血歌已经有了自己的自保之道!

    连续好几天没有露面,殷族所有人都知道他被殷极焐一掌重创,殷血歌连续好几天消失无影,倒也没有人觉得诧异!就连平日里老是找殷血歌麻烦的那些嫡,也没有来他的小楼前呱噪。

    每天都会有一个血仆将日常规定的血液份额送到殷血歌的房间内,从血奴体内抽取的新鲜血液,这是殷族稚们每日必须的食物。如果没有新鲜血液化解体内的阴气,这些稚都会因为血脉冻结而死。

    殷血歌每天按时服用新鲜抽取的血奴血液,每天晚上吸收月亮精华淬炼自身,每天都将心脏内血妖精血的力量耗费一空,尽可能的熟悉沥血爪和血影术两门刚刚感悟的技巧。

    半个月就这么匆匆过去,殷血歌有点惊奇的发现,他的身体似乎发生了一些奇妙的变化。哪怕他并不服用每天的新鲜血液,他的身体再也不受阴寒之气的影响。而且他吸收月光精华的效率更是提升得让他都为之震惊,他的体内好像有个无穷无尽的黑洞,根本不是在吸收月光精华,而是在掠夺、在吞噬!

    普通殷族星战士凝结第一滴精血成功后,要千辛万苦的琢磨体内血液,提炼血气能量,才能滋生一滴新的精血。但是殷血歌短短半个月,居然就在体内多出了三滴新的精血,这效率让殷血歌自己都吓了一大跳!

    这份资质在殷族内闻所未闻,简直只能以妖孽来形容!

    殷血歌更是清楚,如果他身上发生的事情被殷极焐、殷极煌等人知晓,等待他的定然是千刀万剐或者干脆就是人间蒸发的下场。所以他每日里除了修炼,就是不断修持秋蝉隐匿术,将周身气息遮掩得一丝不漏。

    如此又是半个月过去,距离殷血歌在稚殿重创殷血骄,已经过去了整整一个月。

    被划开了半个脖,损失了大量血气能量,差点从刚刚突破的星战士摔回稚境界的殷血骄,也在大量珍贵血液精华的调养下,完全恢复了健康。

    饮下了最后一碗特别配制的血液精华,殷血骄满足的打了个饱嗝。面皮红润周身都有热气洋溢,心脏内的精血数量已经达到了三滴,力量提升了不少的殷血骄气喘吁吁的从床榻上一跃而起,狠狠的将手的白玉碗砸在了地上。

    “该死的殷血歌,少爷我和他没完!”殷血骄摸了摸自己完好如初,就连一丝伤痕都没留下的脖,气急败坏的大声怒吼着。他狠狠的一跺脚,星战士的强大力量轰然发作,他的床榻顿时化为无数碎片。

    殷极焐派来,专职侍奉殷血骄的殷家执事殷极奂笑着向殷血骄欠了欠身。一如殷族的族人,殷极奂也是一副俊朗青年的模样,唯独一副三角眼破坏了他的整体形象,看上去很有点阴森奸诈。

    “血骄少爷,那殷血歌这些日也不好受。上次二老爷给了他一掌,虽然没当场打死他,但是这一个月他都躺在自己小楼里不见出门。”

    薄薄的嘴唇微微一撇,殷极奂幸灾乐祸的嗤笑了几声。

    “那贱种和少爷您可没得比,少爷您每天都有精心调配的精血药剂服用,这身体不仅大好了,实力也是一日千里!那贱种每天只有三顿最基本的血奴血液,估计这会儿还在受罪呢。”

    殷血骄眉头一挑,突然放声大笑。他戾气十足的向殷极奂扫了一眼,甩手就是一耳光抽在了殷极奂的脸上。

    “废话,那贱种是什么东西?有爹娘生,没爹娘教,连他亲爹是谁都不知道的野种,你也敢来拿来和少爷我相提并论?想个法,我不要他受罪,我要他死!”

    殷极奂虽然是殷族的执事,但是他只是殷族地位最卑下的执事,操持的都是服侍他人的贱业。别看他和稚殿的殷极影是同一个班辈的殷族族人,但是他只是殷族的远房旁支出身,在殷族的地位,也仅仅比那些血仆和血奴高出一些罢了。

    所以挨了殷血骄这一耳光,殷极奂不仅不动怒,反而是笑容灿烂的凑到了殷血骄的面前,低声下气的劝慰着:“血骄少爷,那野种虽然不堪,咱们都想他死!但是,他毕竟挂着殷家嫡的名分,如果真的弄死了他,怕是追究起来,少爷您也脱不了干系啊!”

    殷血骄两排大牙咬得‘咯咯’作响,他死死的盯着殷极奂,狠狠的一脚踹在了殷极奂的脸上。

    “少废话!少爷我十四岁就突破成为星战士,本少爷是殷氏一族数百年来的第一天才!他只是一个不知道亲爹是谁的贱种,野种,他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差点没把少爷我的脑袋给割了下来!”

    殷血骄越想越气,他气得浑身血雾奔涌,一头长发都一根根笔直的竖了起来!

    原本突破成为星战士,殷血骄自认为能够得到自己父亲的赏识,从而得到家族资源的大力栽培,从此一步登天,顺风顺水的成长为家族的坚精英!

    他做梦都没想到,他居然在殷血歌身上吃了这么大一个亏!众目睽睽之下,晋升星战士的他居然被一个稚重创,差点没被殷血歌一剑杀死!这不仅成了整个殷族的笑话,让他父两成为了其他族人的笑柄,更让殷血骄这一个月来受尽了自己父亲的白眼和责骂!

    “他必须死!殷极奂,你少给我废话!”

    狠戾的瞪了一眼趴在地上不敢动弹的殷极奂,殷血骄狞声道:“想个法,弄死他,我知道你的儿就要到加入稚殿的年纪了,我自然会好好的让人栽培他!或者你继续打马虎眼,我就让稚殿的人弄死你儿!你自己看着办吧!”

    殷极奂的身体剧烈的哆嗦了一下,他那双阴邪的三角眼迅速的转起来,绞尽脑汁开始琢磨如何整死殷血歌的问题。至于说整死了殷血歌之后是否有什么后患,他已经完全顾不得了。

    殷族人嗣困难,受血妖之躯内蕴阴寒之气的影响,殷族人平均百年才能繁衍出一代新人。殷极奂在殷族无权无势,自然也没有太多的妻妾,他好容易才在年前孕育一,正和心肝宝贝无异。殷血骄用他唯一的嗣威胁他,自然不怕他不就范。

    看到殷极奂这般模样,殷血骄不由得连连冷笑。

    傲然昂起头来,殷血骄慢的说道:“好好想个法,怎么弄死殷血歌那小,然后又能不牵扯到我们的身上。做得好了,不仅你那儿可以得到家族的大力栽培,而且我还能赏赐你几个血奴,由内殿执事将她们转化为血妖之躯,赐予你做妾,岂不是好?”

    殷极奂的眸里一阵血光荡漾,他重重的向殷血骄磕头行了一礼,全部的心思都放在了如何整死殷血歌却又不会牵扯到殷血骄的事情上。

    沉吟良久,殷极奂从袖里掏出了一个黑色卷轴,将其展开后,对着上面的一行血色字迹比划了一下。

    殷血骄骤然一喜,他欣然拍了拍殷极奂的肩膀,抓起一条长袍裹住了身体,然后匆匆走出小楼。殷极奂得意洋洋的摇头晃脑了一阵,急忙大声叫嚷着‘血骄少爷’,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

    如此又是十天过去,在这十天,殷血歌突然得到了前所未有的优厚待遇。

    在这十天,每天他都得到了一份融入百药精华的精血药剂调养身体。不要说他身上的伤势已经完全恢复,就算是他刚刚被殷极焐打伤的那两天,如果每天都有一份精血药剂调养身体,他的身体也都恢复得差不多了。

    随后让殷血歌越发惊讶的事情发生了——他的待遇,居然直接被提升到和其他嫡相当的地步!

    他得到了一套用下阶妖兽皮制成的软甲,得到了一柄千锤百炼锋利异常的软剑,而且内务殿居然以他战胜了殷血骄的名义,巴巴的给他拨划了五百个功绩点下来!

    天可怜的,这几年殷血歌在殷族尽是被使唤着去做各种杂务,手上的功绩点都是三五点、两三点的储蓄起来的。这次内务殿一次性的奖励了他五百个功绩点,这真的是月亮从西边升起了么?

    随后又过了五天,殷族外务殿突然敲响了聚集所有低阶战士和稚的钟声,殷族过万的低阶战士和数千稚迅速赶去接受外务殿的调遣。

    一万两千七百名低阶战士整整齐齐的站在了外务殿前广场的东侧,千四百三十名稚则是站在了东侧。外务殿门前的台阶上,外务殿首席执事殷极焰背着手,傲然矗立在众人面前。

    “还有一个多月,就是一年一度的家族演武大典。”殷极焰的笑容很诡异,深邃的目光宛如毒蛇的信,飞快的扫过了众人的面孔。

    “我很欣慰的知道,在你们这一批稚,已经有人成功的突破成为一位强大的星战士!”

    “按照家族的惯例,在每年的演武大典之前,你们这些稚,都有离开城邦历练见识的机会。”

    “因为今年有稚成功突破,而且突破的人数众多的缘故,今年的历练任务,也就提升了一些难度!”

    轻轻的咳嗽了一声,殷极焰慢的说道:“你们当一些稚,将随着家族的战士去狩猎血奴,为家族增强底蕴!还有一些稚,会随着家族的狩猎队猎杀妖兽,为家族清理四周环境!当然,还有其他的各种任务,你们都会在家族战士的庇护下,多多增长一些见识!”

    向站在身边的几个外务殿执事扫了一眼,殷极焰缓缓点了点头。

    一名外务殿执事立刻拎着一个大篓走了出来:“所有稚按照顺序抽签,看看你们都抽到了什么任务!这任务有难有易,抽到什么就是什么,这是最公平不过的了。”

    一个又一个稚抽取了大篓里的任务签,殷血歌按照惯例,依旧排在了所有稚的最后一位。当他抽取任务签的时候,大篓里也只剩下了最后一支签:

    跟随家族斥候队,潜入人类联盟大柏林城邦侦查敌人动向!

    *********

    又是新的一天,求推荐票咯!

    大家走过路过,不要忘记把推荐票给猪头!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