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四章 重伤(书号:13584

第四章 重伤

作者:血红
    </d></r></ble></d></r></ble>

    高楼耸立,这是殷氏一族的核心区域,也是殷氏一族的重要成员的居所。

    一柄通体漆黑,长四尺二寸,宽不过一指,薄如蝉翼的利剑被一俏丽少女捧着,恭敬的奉到了殷极焐的面前。随着少女的动作,这柄剑轻微的弹动着,剑刃上一线青色光丝隐隐跳动,荡起了一片薄薄的光晕涟漪,足以凸显这剑的柔韧性有多好。

    面容俊美宛如二十许青年,目光阴鸷好似毒蛇,周身笼罩着一层阴气的殷极焐反手握住剑柄,随手挥动长剑。侍立在他身后的一位身材高大的红发壮汉瓮声瓮气的哼了一声,从身边拔出了一根一尺粗细的金属柱,对着剑锋就是重重一击。

    宛如切水果一般一声脆响,一尺粗的实心合金柱被这纤薄的长剑一剑切断,一截柱沉甸甸的坠落地面,发出一声沉闷的巨响。合金柱的切面光洁如镜,殷极焐没有感受到剑锋上的任何阻力,可见这剑锋切断这金属柱实在是轻而易举。

    “好剑!”殷极焐满意的连连点头。

    “就是太贵!”红发壮汉瞪大了碧绿色的双眼,瓮声瓮气的咕哝着:“那老家伙,太贪!”

    贵?殷极焐嗤笑了几声,却懒得和身后自己的这位心腹多做解释。虽然是自己收服了近百年的心腹,但是在殷极焐的心里,红发大汉乌尔只是一个暴力的打手,只是自己的奴仆,是殷氏一族无数附庸的一份,很多事情根本没必要向他解释!

    东方修炼界,铸剑门长老火鲁修亲自锻造的顶级法器,这种神兵的价值,怎能用‘贵’来判断?为了自己的儿,为了自己的血脉,殷极焐付出再多的代价也是心甘情愿。

    摇头笑了几声,殷极焐向乌尔挥了挥手,示意他可以不用跟着自己了。带着这柄还没来得急命名的利器,带着满意的、炫耀的笑容,殷极焐缓步走出了自己居住的小院,向稚殿的方向走去。

    他要去找他的儿,他的骄傲,稚殿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星战士殷血骄!他要当着稚殿这么多执事、这么多稚的面,将这柄珍贵的宝剑当做礼物,送给殷血骄!

    他要让自己的儿成为那些稚羡慕的对象,他殷极焐的儿,本来就应该是众人瞩目的天之骄!这柄来自东方修炼界,为殷血骄量身定制的宝剑,将伴随殷血骄的成长,成为他的强大助力。

    同时他也要让那些稚知道,让那些执事们明白,他殷极焐的实力和人脉!

    只有他才能从东方修炼界弄到这样的神兵利器,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只有他能弄到这样的宝贝!哪怕是他的兄长,他的竞争对手,那个该死的家伙也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那些稚,那些执事,以及他们背后的人,尤其是他们背后的人,他们看到了这柄剑后,他们应该能够领悟自己的意思!这可不是一柄普通的剑,这可是一枚重重的筹码,一枚争取家族人心所向的筹码!

    “血骄,干得漂亮!”步伐轻快的向着稚殿前进,殷极焐阴鸷的目光都变得温暖了许多。这就是他的儿,他的骄傲!刚刚年满十四岁,就突破成为了星战士!这是家族前所未有的纪录,自己儿的辉煌成绩,足以让殷极焐在家族的影响力增加许多!

    虽然昨夜还有好几个稚同样突破成为星战士,但是他们的年纪可都比殷血骄大出了不少!从年龄上而言,殷血骄是整个殷族有史以来最杰出的天才!

    良好的心情一直维持到殷极焐来到自己儿上课的大殿门口,沿途殷极焐向着所有的稚殿执事微笑行礼,他从来没有这样的和善过,以至于很多执事都傻愣在了那里。

    但是殷极焐刚刚来到殷血骄所在的大殿门口,他就看到殷血歌暴起,狠辣无比的一剑切开了殷血骄的半边脖!鲜血宛如喷泉一样涌出,殷血骄嘶声惨嚎,浑身抽搐着倒在了地上,鲜血从他脖里汩汩流出,在地上积了一滩。

    半边脖被切开,瞬间巨量的失血,殷血骄无法和殷血歌一样,将伤口内的血液都吸回体内。这可不是普通的皮肉伤,而是脑袋都差点给砍了下来。这样的伤势,哪怕殷血骄有着血妖特有的变态恢复力,他也要躺在床上休养最少一个月才能完全回复!

    “孽障!”

    寒气森森的血气冲入了殷极焐的脑海,他的眼珠骤然变成了一片血色。他气急败坏的怒啸了一声,浑然忘记了一切的冲进了大殿。他没有理睬自己的儿,而是一掌狠狠的向着殷血歌拍了过去。

    大殿内突然弥漫开一股逼人的血腥味,大殿内的稚们心脏剧烈的跳动着,他们浑身的鲜血不受控制的在体内疯狂的流动着。他们的眼前一阵阵的发红,鲜血拥入了他们的眼睛,让他们的眼珠变成了不正常的猩红色。

    殷极焐的手掌变成了赤红色,一股淡淡的血雾笼罩着他的手掌,在他掌心有一枚奇异的妖法箓闪烁着刺目的红光。随着这枚妖法箓的闪耀,稚们体内的血液流速越发增快,他们都能听到自己血液摩擦血管发出的‘哗啦啦’声响。

    近百名稚几乎是同时喷血,所有的血液都迅速向殷极焐的手掌汇聚了过去。殷极焐血色的手掌宛如黑洞一样将飞来的血雾吞噬一空,然后一掌重重的拍在了殷血歌的后背上。

    殷血歌暴起,一剑重创殷血骄。但是他做梦都没想到,殷血骄的父亲,在族手握实权的殷极焐,居然会不顾身份的直接出手攻击自己!更不可思议的是,殷极焐居然是从背后偷袭殷血歌这个年仅十一岁的稚!

    接近两百岁的殷极焐,悍然动用了血妖秘法,背后偷袭殷血歌!

    “真,无耻啊!”哪怕是同样对殷血歌抱有恶意的殷极影,见到殷极焐这般举动,都不由得瞪大了眼睛。但是很快殷极影就眸一阵闪烁,然后撕心裂肺般大叫了一声。

    “二哥,这里是稚殿,这里有稚殿自己的规矩!”

    随着殷极影的大叫声,大殿内一声闷响,殷血歌张口喷出一道血水,瘦削的身体被殷极焐一掌拍出了数十米远。他后背的衣物上出现了一个清晰的手印,无数衣物碎片脱落,露出了殷血歌后背上一只硕大的血色掌痕。

    殷血歌手上长剑‘当啷’落地,一股怪异的阴寒之气轰进他的身体,宛如榨汁机一样压榨他的五脏腑,压榨他的心脏和血管,压榨他身体的每一部分。他大口大口的吐着血,鲜血好似廉价的泉水一样喷出,很快他体内将近一半的血液就已经喷了出来。

    随后殷血歌再也喷不出哪怕一口血,从他掌的后背开始,阴冷的气息开始冻结他的身体。他的心脏一片冰冷,跳动的速度骤然暴降了数十倍;他的血管在阴冷气息的侵蚀下急速缩小,很快血管都缩小得和头发丝一般细小;他的五脏腑更是剧烈的抽搐着,带给他几乎让他死去的剧痛。

    前所未有的痛苦袭来,哪怕是在稚殿经历了好几年的熬炼,哪怕他曾经无数次的被软剑切开身体,但是殷血歌从来没有感受到这样的痛苦!

    这种空荡荡的,又好像被大石磨疯狂碾压的痛苦!

    同时殷血歌还能感受到,殷极焐的一掌已经打碎了他后背的所有骨骼,这些骨骼碎片在那股阴冷气息的催动下相互摩擦、碾压,附近的神经和经络发出‘咯咯’的绷紧声,这样的痛苦让殷血歌眼前一阵阵的发黑。

    他很想昏迷过去,这样就能摆脱这样的痛苦,但是那股阴冷的气息冻结了他的灵魂,让他时刻处于清醒状态。

    殷族人的血妖之躯有着强大的恢复力,可是被殷极焐打之后,殷血歌的身体就好像被封印在冰块一样,他所有的自愈能力都被冻结了。他不能动弹,无法出声,他只能僵硬的躺在地上,无奈的承受那疯狂的无止境的痛苦。

    “孽障!”殷极焐身形闪烁,宛如鬼魅一样来到殷血歌的身边,他挥动手上那柄宝剑,就要刺向殷极影的心脏。殷族人唯一的致命要害就是心脏,一旦心脏破裂就必死无疑!

    殷极影原本正冲过来的身影突然停滞,本来殷极影还在大呼小叫所谓‘稚殿自己的规矩’,但是当他看到殷极焐怒极攻心想要真个杀死殷血歌的时候,殷极影立刻停下了脚步,而且紧紧的闭上了嘴。

    “杀了他,杀了这小野种!”殷极影兴奋得浑身都在哆嗦。杀了殷血歌,杀了他!殷极焐啊,你不是在殷家横行霸道、呼风唤雨,想要和大哥争权夺利么?那么就杀了殷血歌!杀了他!殷极影很好奇,如果殷极焐真的杀了殷血歌,那些沉睡的、闭关的长老们,他们会怎么做呢?

    这可是家族的耻辱啊!殷血歌,那可是给殷族带来了无尽耻辱和巨大麻烦的家伙!

    而殷极焐呢?他在殷族的权势炙手可热,他能杀了殷血歌么?他敢杀了殷血歌么?

    黑色的长剑无声无息,没有带起任何光影的刺向了殷血歌的心脏。血光一闪,长剑刺穿了殷血歌的衣衫,刺进了他的皮肉,从他的两根肋骨之间穿过,眼看就要碰及他的心脏!

    但是殷极焐突然抬起头来,深深的看了站在原地纹丝不动的殷极影一眼。

    冷汗迅速从殷极焐的后心涌了出来,殷极焐突然想到了殷血歌的母亲!手腕一僵,剑尖几乎是贴着殷血歌的心脏停了下来。短暂的停滞后,殷极焐慢慢的拔出了长剑,冷漠的低头看了殷血歌一眼,一脚将他踢得贴着地面滑了出去。

    殷血歌再次喷出一口血,他的身体剧烈的抽搐着,后背那个赤红色的掌印散发出森森的寒气,可怕的痛苦让他痛不欲生,殷极焐补上的这一脚对他而言根本没什么感觉。

    稚殿内鸦雀无声,殷极影很是惋惜的看着躺在地上的殷血歌——老二,他怎么就停手了呢?

    稚们低下头,不敢看周身阴气冲天宛如鬼魔的殷极焐。伴随着低沉的脚步声,殷极焐缓步来到了殷血骄的身边。毕竟是殷族的弟,虽然半边脖都被切开了,但是殷血骄的伤口已经止住了流血,而且切口有缓慢愈合的趋势。

    “记住今天的这一剑!”殷极焐低着头,俯瞰着自己重创的儿。

    “原本以为,你会是为父的骄傲!故而为父特意托了东方的老友,为你锻造了这柄神兵!”

    惋惜的摇了摇头,殷极焐将手上的宝剑往长袍的袖里一塞,四尺二寸长的利剑顿时不见了踪影。他恨铁不成钢的叹息了一声,然后双手同时揣在了袖里:“三个月后,殷氏一族一年一度的演武大典,若是你能最终取胜,这柄剑,依旧是你的!”

    悻悻然的看了一眼给自己丢人现眼的儿,这时候的殷极焐真的有杀了他的心思!

    原本想要来稚殿,借助殷血骄突破的缘由,在族人面前卖弄一下自己的人脉、势力,炫耀一下自己优秀的血脉等等。但是突破成了星战士的殷血骄,居然败在了比自己小三岁,同时还没有突破的殷血歌手上,这让殷极焐情何以堪?

    “记住,三个月时间!”殷极焐冷漠无情的看着殷血骄:“三个月后,若是你还是如此无能!”

    三个月后,如果殷血骄还是如此无能的话会怎么样,殷极焐并没有说。但是殷血骄原本因为失血过多变得苍白一片的面孔,此刻更是变得近乎透明了。他惊恐而畏惧的看着自己的父亲,他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所以,他害怕得哆嗦了起来。

    就在这时候,一连串急促的脚步声传了过来。

    一个和殷极焐生得有分相似,同样英俊,同样阴邪,同样周身寒气袭人的男带着数十名殷族族人快步走进了大殿。这男一进大殿,就厉声呵斥起来。

    “二弟,稚殿有稚殿的规矩,这里是家族训练稚,传承血脉的要害重地,你来这里捣乱,不怕家法么?”不等殷极焐开口,一顶硕大的罪名已经当头扣了下来。

    殷极焐脸色一寒,浓郁的血色雾气从他体内涌出,在他身后凝成了一片血色的火焰隐现。冷眼看着带着大群族人闯入大殿的殷氏一族代家主,同时也是殷极焐大哥的殷极煌,殷极焐不无讥诮的连连冷笑。

    “大哥来得好巧?平日里,你可是从来不踏入稚殿一步!”

    殷极煌背着双手,一步步的到了殷极焐的面前。他看了看正捂着脖挣扎着站起来的殷血骄,再看看躺在大殿角落里动弹不得、背后一个血手印格外刺眼的殷血歌,突然咧嘴一笑。

    “只是凑巧路过而已,听说二弟在这里教训小辈,所以好奇进来看看。”

    兄弟俩大眼瞪小眼的对峙了一阵,殷极煌突然伸出手,轻轻的拍了拍殷血骄的肩膀。

    “血骄,你可是殷氏一族有史以来突破到星战士最年轻的天才!大伯很好奇,在稚殿,谁能把你伤到这种程度?难不成,你一时疏忽大意,失了手?”

    殷血骄的脸色一时间难看到了极点,他看看殷极煌,再看看自己的父亲,心里怒火冲天,却不敢有丝毫的表示。他只能恭敬的低下头,乖乖的听殷极煌的冷嘲热讽。

    殷极焐更是怒到了极点,他扫了一眼自己的儿,重重的跺了跺脚。也不理睬殷极煌,殷极焐就这么化身一道黑影,突兀的冲出了大殿。

    殷极煌古怪的抿嘴一笑,然后脸色突然又变得阴冷无比。他向站在一旁的殷极影望了一眼,淡然说道:“小孩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解决。咱们,也就不要太多掺合了!”

    冷哼一声,重重的摔了一下袖,殷极煌昂着头,再也不多说一个字,就这么走出了稚殿。

    殷极影重重的吐了一口气,讥嘲的咧嘴一笑。小孩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解决?这话说得好听,如果今天挨揍的不是殷血骄,而是另外的人,恐怕殷极煌就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了吧?

    殷红的舌头舔了舔嘴唇,殷极影阴声说道:“那么,实战课继续吧?殷血骄对殷血歌一战,殷血骄败,殷血歌胜,我这可就纪录进你们的成绩册了?”

    殷血骄捂着脖没吭声,但是他的脸色一阵阵的青白变幻,眸里的血光闪烁,眼神怨毒可怖,简直犹如一条被人踩了尾巴,正准备疯狂噬人的毒蛇。

    殷血歌也没发出任何声音,他更没有动弹丝毫。

    他宛如死尸一样躺在大殿的角落里,静静的忍受着体内无边的痛苦。

    一对又一对的稚开始对战,殷血歌一直躺在那儿,也没有人去搭理他。一直到这一天的实战课结束后,殷极影才招来了一个年老的血仆,将殷血歌送回了他的居所。

    浑身僵硬的躺在小楼内简陋的床榻上,殷血歌没有发出半点儿声音。

    一直到入夜后,血雾结界撤销,一缕月光透过窗,照耀在了殷血歌身上。

    ******

    新书,请收藏,请投推荐票!!!

    今天是周一,更需要大家的推荐票咯!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