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五十九章 阴寒奇毒(书号:13584

第一百五十九章 阴寒奇毒

作者:血红
    沙滩上,被血鹦鹉一翅膀拍出十几米外的彭姓大汉摇摇摆摆的站了起来。他的鼻子也歪了,额头也青肿一片,嘴角被扯开,点点血水不断滴下。‘啊呸’一声,大汉张开嘴,吐出了几颗白色的大牙。

    怨怒的叫骂了几声,大汉抓起了丢在一旁的木矛,摆开了一个架势后,放声大吼一嗓子,几个快步就朝着殷血歌冲了过来。沉重的长矛带起一道恶风,狠狠的刺向了殷血歌的心口。

    盻珞尖叫了一声,她下意识的用自己的木矛向大汉手上的凶器挑了过去。但是她的力气和那大汉相比,就好像一只猫儿挑衅一头猛虎一般。盻珞的木矛被震得飞起,但是大汉的长矛依旧狠狠的刺在了殷血歌的胸膛上。

    一声闷响,殷血歌的身体纹丝不动。彭姓大汉脸上的狰狞笑容骤然凝固,他呆呆的低头看向了自己的双手。他感觉这一矛就好像刺在了一座大山上,可怕的反震力让长矛剧烈摩擦他的双手,他的手掌皮肤被磨得稀烂,大量鲜血不断的渗了出来。

    “你,你,你是妖怪。”抖手丢开木矛,彭姓大汉怪叫着转身就走,他甚至都没向自己的儿子看一眼。

    “爹,爹,你,你不是说找盻珞给我做婆娘的么?”长得和个大马猴一样的少年畏惧的看了殷血歌一眼,吓得急忙转身跟着自己的父亲逃之夭夭。

    这里的海滩凹凸不平,到处都是嶙峋宛如兽牙的石块凸起,这一对儿父子逃得太快,他们不断的摔倒,然后迅速的爬起来,刚刚跑出几步,然后再次一脑袋摔在地上。短短几百丈的距离,他们摔了起码百多次,好几次彭姓大汉都是结结实实的拍在地上,骨头撞得‘咚咚’作响。

    “真经摔。”血鹦鹉赞叹了一声。用力的挥动了一下翅膀。

    歪着脑袋向盻珞打量了一阵,血鹦鹉怪声怪气的叫嚷了起来:“我真该一巴掌拍死那家伙,这么小的小姑娘,居然说找来给他儿子做女人?”

    盻珞瞪大了眼睛,好奇的看着口吐人言的血鹦鹉。对于彭姓大汉和他儿子的事情,盻珞心里只有一点似懂非懂的概念,她自然也弄不清彭姓大汉父子两的险恶用心。听得血鹦鹉的话,盻珞慢吞吞的说道:“彭大叔的儿子从小就伤了身板,没办法干活的呢。”

    殷血歌的眉头抖动了一下,深深的向那彭姓大汉的背影望了一眼。然后又看向了盻珞:“这么说。盻珞是个很能干的姑娘?嗯。我看你胆子真不小,半夜一个人就敢来这种偏僻的地方。”

    盻珞就‘嘻嘻’的笑了起来,用手抓住了殷血歌的袖子:“嗯,白天我就看到师父漂在海上。算准了师父会被送到这海岬里,所以才来这里等着呢。盻珞的胆子是很大啊,爹爹要用的草药和蛇胆,都是盻珞一个人弄来的。”

    手掌轻轻的拍了拍盻珞的小脑袋,殷血歌撩起了盻珞的一缕发丝。借着月光,他发现盻珞的发色很奇异,黑色的长发表面隐隐有一层银色的光晕,看上去很是美丽。但是如此美丽的长发,却被各种泥浆和污物给盖得结结实实。

    再看看盻珞。这根本就是一只泥猴儿,这么娇嫩的一个小姑娘,身上的泥浆和污垢大概能有三五斤。就算是神仙,怕是也无法透过这厚厚的一层黑色污垢看清她到底生成什么模样儿。

    “你爹爹么?”殷血歌笑着点了点头:“盻珞,你住在哪里。带我们过去歇歇吧。这仙绝之地,我们怕是不会长期呆在这里的。”

    盻珞点了点头,她跑过去找回了自己的木矛,然后拉着殷血歌的袖子,带着他和血鹦鹉向着聚居点所在的山谷走去。一路上,盻珞叽叽喳喳的询问殷血歌外面的事情,殷血歌也就挑选了一些简单易懂的东西,随口告诉了这个好奇的小丫头。

    “真的么?外面的所有人,都穿着和师父身上这样柔软的皮子?”

    “高有几十丈的楼房?这么高的楼,他们是怎么盖起来的?屋瓦,什么是屋瓦?”

    “外面好多神仙都能和鸟儿一样飞起来?那么,师父,要怎么样才能飞呢?”

    一路和盻珞说笑着,殷血歌默默的观察着这所谓仙绝之地的环境。这里的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幽冥之气,血鹦鹉蹲在他肩膀上很惬意的享受着幽冥之气的滋养,而识海中的幽冥十八禁囵塔同样在急速的抽取四周的幽冥之气弥补自身。

    幽冥之气对塔狱的滋养作用显然比天地灵气强出数倍,原本破破烂烂好似经历了无数年风霜,表面坑坑洼洼又多是裂痕的塔身上无数道极细的黑色幽光闪烁,塔身表面的风化痕迹正在悄然消散,那些恶鬼的雕像逐渐清晰,许多细小的裂痕也在黑光的滋养下逐渐愈合。

    看着在自己身边活蹦乱跳精神极好的盻珞,殷血歌硬是弄不明白,为什么这小丫头似乎并没有受到幽冥之气的侵袭伤害?除了各种阴魂、恶鬼,阳间的生物,怎么可能不被幽冥之气伤害到?

    顺着树林中的一条土路,殷血歌来到了盻珞居住的聚居点。

    山谷入口附近点着一团篝火,十几个守夜人懒洋洋的坐在篝火边,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话。看他们的样子,也没把守夜当做一码事,当中有一半的守夜人早就蜷缩在草窝中睡了过去。

    盻珞带着殷血歌绕开了这些守夜人,小心的溜进了山谷中。两条在附近梭巡的老狗悄无声息的从黑暗中窜了出来,正要张口大叫,盻珞轻轻的嘘了几声,两条老狗顿时闭上了嘴。他们窜到了盻珞身边,亲热的嗅了嗅盻珞的脚丫子,然后摇晃着尾巴又回到了黑暗中。

    “这狗和你很熟?”殷血歌轻声笑着。

    “整个聚居点的所有猎狗,都是我朋友。”盻珞得意的挺起了胸膛,笑着拍了拍殷血歌的手背:“师父你怕狗么?盻珞在身边,你就不用害怕他们。嘻嘻,他们都很温顺的。”

    殷血歌没吭声,血鹦鹉却差点从他肩膀上摔了下来。殷血歌是否怕狗,这实在是很值得思索的问题。血鹦鹉歪着脑袋,低声的自言自语着:“普通猎狗是不怕的。那么传说中的吞天犬呢?还有幽冥界那些专门吞噬阴魂的三头犬?尊主应该是害怕的吧?”

    聚居点内乱七八糟的搭建了无数的草棚子,很多草棚子就好似小孩子搭建的玩具一样,风吹过的时候,棚子上的枯草‘簌簌’的抖动着,随时都可能散架。

    在这杂乱不堪的草棚当中,不时传来男人女人低沉的**声和**声,显然在这个没有什么夜间娱乐的地方,繁衍后代就成了男人和女人夜间唯一的活动。偶尔也能听到一些草棚子里的婴孩啼哭声,但是他们的哭闹往往只是换来某个大人粗暴的一巴掌。

    偌大的一座山谷,只有正中黑虎帮的那一栋小楼内灯火通明。围绕着那一栋小楼。一圈儿插着数十个动物油脂制成的火把。借着这火光。可以看到有身穿皮甲的大汉带着恶犬,正围绕着小楼巡弋。

    “那些人,是做什么的?”远远的看着那一栋小楼,殷血歌好奇的问盻珞。那些大汉的血气充沛。就算是在夜间,隔着这么远的距离,殷血歌依旧能感受到这些大汉远比常人强盛的精气和力量。

    神识扫过这些大汉的身体,他们的修为就一览无遗。这些大汉不过是淬体七重、八重的修为,但是他们的实力却比寻常的淬体境修士强出了一大截。单纯从*力量上而言,这些大汉的力气起码是寻常淬体境修士的三倍以上。

    换言之,按照第一世家的划分,这些淬体境的大汉都堪称精英,属于那种值得花费大价钱、用大量资源进行培养的天才级人物。

    盻珞抓着殷血歌的袖子。踮起脚向着那一片灯光明亮的地方望了一眼,小心的压低了声音:“他们啊,都是黑虎帮的人。嗯,他们帮主叫黑虎,其他人叫做虎大爪啊、虎大牙啊、虎二爪啊、虎二牙啊什么的。”

    血鹦鹉张开嘴差点没放声大笑起来。这都是什么古怪名字?张开翅膀,死死地捂住了自己的嘴,血鹦鹉低声咕哝道:“不知道他们当中,有没有人的名字是那根行货来着?”

    ‘那根行货’?什么是那根行货?盻珞眨巴着大眼睛看着血鹦鹉,只觉这头会说人话的血色大鸟的话真的是高深莫测,她完全听不懂血鹦鹉在说什么。

    凝成本命血莲子,踏入金丹境后,殷血歌的神识已经能外放十里左右。他小心的将神识化为一张大网笼罩了整个黑虎帮,然后他就发现了一件让他极其不解的事情——在黑虎帮的小楼内,居然有几个练气期的修士,其中修为最高的一个已经有了练气十重的水准。

    但是让人惊悚的就是,这些练气期的修士体内流动的,居然是纯正的幽冥之气。

    他们都是大活人,但是体内流动的气息居然是生人碰之则死的幽冥之气,真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做到的。要知道,鸿蒙本陆的那些鬼修,除非是真正的放弃了自己的生命转修阴鬼一道,否则他们也是完全不可能借助幽冥之气修炼的。

    “有点意思。”殷血歌眯起了眼睛,这些淬体境的大汉实力远比外界的寻常淬体境修士强悍,这里的练气期的修士,体内居然流动着幽冥之气,这仙绝之地看起来可不是那么简单。

    只不过黑虎帮内上上下下百多号人,修为最强的也就是练气十重的水准,对于现在的殷血歌而言,他们完全没有任何的威胁。

    “盻珞,你家在哪里呢?”摸清了黑虎帮这个地头蛇的实力,殷血歌笑着问盻珞。

    拉着殷血歌的袖子,绕过那些乱糟糟的堆积在一起的草棚子,盻珞拉着殷血歌来到了自家的茅草棚子前。和四周那些凌乱、狼藉的草棚子相比,盻珞家的茅草棚干净而宽敞,四周还用篱笆围起了一个长宽二十几步的小院子。

    两条老猎狗摇摆着尾巴慢慢的从屋子里迎了出来,盻珞急忙凑了过去,用力的拍打起两条老狗的脑袋。老猎狗很享受的围绕着盻珞打着转儿,不时警惕的抬起头,向殷血歌深深的凝视一眼。

    “爹爹,我找了个师父呢,他是从海上漂过来的神仙。”盻珞拉着殷血歌走进了正中最大的那一间草屋子。然后跪倒在那个蜷缩在草窝中的大汉身边低声的嘀咕起来。

    说了几句话,盻珞从大汉脑袋边的草窝里摸出了一截油脂蜡烛,然后用火石打着了火,点燃了蜡烛。一点黄豆粒大小的烛光照亮了黑漆漆的草棚子,殷血歌一眼就看到了那枯瘦如柴的大汉。

    好一条威猛的汉子,虽然已经瘦得和骷髅架子没什么两样,但是这大汉就算是躺在那里,依旧散发出一股凛凛威严。虽然看起来他枯瘦得好似一具干尸,但是在殷血歌的感知中,这大汉体内依旧存着一团可怕的火焰。好似火山一样随时可能喷薄而出毁灭一切。

    强大的修士。极其强大的修士。甚至比殷血歌的二师兄宣勇还要强。但是具体有多强,这就不是殷血歌能判断的了。

    盻珞的父亲静静的躺在那里,身上一点儿活气都没有。

    殷血歌小心的放出神识向他的身体扫了过去,想要看看这大汉到底是受了什么伤。但是他的神识刚刚碰到大汉的皮肤。大汉突然睁开了双眼,一团炽烈如火的目光死死地笼罩住殷血歌的面门。殷血歌只觉眼前一亮,面门上突然一阵高温袭来,他的面皮都被烧得‘嗤嗤’作响,一股难以形容的灼痛让他骇然倒退了一步。

    “金丹境,外来的修士?”大汉强撑着精神,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殷血歌。

    他的右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伸进了身旁的干草中,一股可怕的力量在他枯瘦如柴的手臂中凝聚,殷血歌看到他的手臂皮肤都变成了淡淡的红色。在大汉身边的干草中。肯定隐藏着某些要命的玩意儿。

    殷血歌立刻举起了双手,在大汉愤怒的目光中,他很无赖的横跨一步,站在了盻珞的身后。

    如此一来,大汉就算有什么杀招。他一旦攻击,首当其冲的就是盻珞。大汉气恼的喘了一口气,宛如破风箱一样急速的**了几声,他一手按在了盻珞的肩膀上,艰难的微微抬起了上半身,凝视着殷血歌低声呵斥着:“敢问道友,所为何来?”

    依旧是高高举起双手,唯恐让这个依旧保持着可怕力量的大汉误会了。

    殷血歌瞪大眼,尽力的让自己的目光显得更加的纯洁、纯正、人畜无害一些,他放缓了语气,温和的说道:“小子殷血歌,乃琼雪崖大雪岭战仙殿主文秀秀新收录的门徒,奈何被门中一老贼迫害,无奈流落至此。”

    “门中老贼?谁?”大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脸上一团红光大盛,他的皮肤下面就好像渗血一般,毛孔内几乎有血水要滴出来。

    “镜花先生花飞花。”殷血歌没有犹豫,就说出了镜花先生的名号:“我知道了洛宫主的一点小秘密,但是我已经发下了心魔誓言。所以,镜花先生想要逼我说出那秘密,小子我多少还有几分节操,故而宁死不从,所以被无数修士追杀,一路逃到了这里。”

    大汉凝视着殷血歌:“所言当真?”

    殷血歌当即就好似喝凉水一样,轻轻松松的发下了一个心魔誓言:“小子方才所言一切都是真实,若有任何虚假之词,小子未来当走火入魔、魂飞魄散而死,死后尸骨都被万刀分尸、挫骨扬灰。”

    指尖一点鲜血渗出,殷血歌念诵了几声咒语,那一滴鲜血当即化为一个活灵活现的心魔鬼头,迅速的冲进了殷血歌的眉心。毫无疑问的,这个心魔鬼头也被殷血歌识海中的那一汪血池一口吞了下去。

    大汉的表情当即松懈了下来,他重重的吐了一口气,脑袋沉甸甸的摔在了草窝上。

    眯起了眼睛,大汉低沉的说道:“原来如此,也是个可怜的娃娃。嘿,到了仙绝之地,就别想着离开了。所以,殷血歌道友,你就安心在这里住下吧。”

    到了仙绝之地,就不要想着离开了?

    殷血歌的心脏剧烈的跳动一下,他想要问点什么,但是大汉已经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很显然,看到殷血歌发现心魔血誓之后,他在大汉心中已经不成威胁,所以大汉勉强提起来的精力骤然松懈,就这么昏迷了过去。

    “爹爹,你又睡了?”盻珞可怜巴巴的摇了摇大汉的脑袋,抓了抓他的鼻子。发现大汉没有半点儿反应后,盻珞只能回过头来,泫然欲滴的看着殷血歌。

    快步走到了大汉身边,殷血歌凑到大汉的身边仔细的嗅了嗅。在盻珞不解的目光中,殷血歌弹出指甲,轻轻的在大汉的手指尖上取下了一滴血,然后谨慎的将这一滴血凑到自己面前仔细品鉴起来。

    血妖一族对鲜血的鉴定是天生的本能,很快殷血歌就察觉到了这鲜血中的怪异。

    大汉是中毒了,一种无比阴寒的奇毒。正因为这剧毒阴寒无比,所以大汉的身体自发的燃烧体内的精气养分,化为一团纯阳真火死死地抵挡剧毒的入侵。

    看看这大汉皮包骨头的样子,什么时候他身体内的最后一丝儿血气都被耗尽了,就是他魂飞魄散的时候。

    “师父,你能救爹爹么?”盻珞小心翼翼的看着殷血歌:“爹爹说,他知道哪里有救他的东西,但是那地方太危险了,爹爹不许我去。”

    殷血歌的眼睛闪过一缕精光,能够治疗这种奇门阴寒剧毒的药剂,想来定然是某些天地奇珍吧?

    <cent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