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一十二章 兑换人质(1)(书号:13584

第三百一十二章 兑换人质(1)

作者:血红
    ps:  今天请个假,想想后面的一大溜儿情节。頂點小說,www.23wx.com

    关于魂主,关于六佛六道他们之间的一些东西,好多情节理顺一下慢慢道来。所以今天就一章咯。后面几天慢慢补上来吧!

    一轮明月从大殿门口冉冉升起,澄净如水的月光中,一个青年道人缓步走了进来。

    道人头戴尺二道冠,内穿青色道袍,外罩白色仙鹤羽毛织成的羽翼,顾盼间双眸神光隐隐,俊朗的脸上带着一丝年轻人特有的傲气,镇定自若同时又旁若无人的走进了大殿。

    大殿中无数年轻俊彦纷纷站起,同时向苍茫少君行礼不迭。

    六佛、六道、十二仙圣中,空渺道祖排名第一,实力也是公认的圣灵界第一人,完美掌控了时间、空间的无上大道,拥有破碎虚空、追溯时间的绝大神通。

    苍茫少君不知其出身来历,万年前突然出现,以凡人之躯被空渺道祖收为关门弟子,万年苦修,于三百年前一举突破道尊境界,是圣灵界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道尊。

    空渺道祖的其他门人,行事低调,甚至很多人都不知道空渺道祖到底有多少门徒,又分别在哪里开辟了道场收徒传教。唯独苍茫少君行事锋芒毕露,万年修炼,他和大大小小数百个圣灵界的宗门、世家发生过冲突,最终结果都以那些宗门、世家大败亏输甚至是苗裔断绝而告终。

    所以有人说,最近百万年来,苍茫少君独领圣灵界,圣灵界无数十万岁以下的年轻人中,唯有苍茫少君一人站在山巅,俯瞰群伦。

    戾天刑端着一口白玉三足盘龙杯凑了过来。殷勤的向魔孤鸿笑了笑:“孤鸿,你怎么来这里了?”

    魔孤鸿没搭理戾天刑,只是大模大样的坐着,端着酒杯冷眼看着苍茫少君:“我讨厌这孙子!看他这模样,圣灵界没人了么?这么多大家大户的出身清白的人,轮到这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孙子充大么?”

    戾天刑干笑了一声。端起酒杯解嘲似的一饮而尽。他眯着眼,向苍茫少君看了看,淡然道:“他傲,有他傲的本钱。我们出发来圣灵界前,他约斗秘佛寺佛祖悲喜明王座下嗔怒明王慎言僧,以回溯时光大能,一剑斩了慎言僧三万年苦修道行,差点将他从道尊境打落……”

    慎言僧,同样是佛祖悲喜明王数万年前收录的小弟子。得到秘佛寺的倾力栽培,现在也是佛陀的修为。苍茫少君一剑斩了慎言僧三万年的苦修道行,这证明他在圣灵界的年青人中,的确是功参造化第一人,傲气一点也是理所当然的。

    魔孤鸿骇然看了戾天刑一眼:“这牛鼻子,敢招惹那群贼秃?他真不怕被一群死秃子用禅杖抡死?”

    冷哼一声,魔孤鸿压低了声音:“我管这群牛鼻子、死秃子的死活?戾天刑,你能否告诉我。这里是什么地方?”

    戾天刑眨巴着眼睛,顾左右而言他的笑道:“听说。你前一阵子不是出手杀人么?怎么样?那事情……”

    魔孤鸿打断了戾天刑的话:“你和我姑姑的事情,黄了。我坦白告诉你,我家姑姑……”

    戾天刑举起了双手,长叹了一生气:“我若是娶不到你姑姑,坏了咱们两家联姻的事情,我会被打成一团渣的。你赢了。我倒霉,我只是想要勾一个合一仙门的狐狸精玩玩,怎么碰到你了?”

    魔孤鸿龇牙咧嘴冷笑了一声,用力拍打起戾天刑的肩膀:“唷?和我想的一样嘛。只不过,本少可以玩腻了一脚踹了她。你有这个底气么?”

    戾天刑干脆招呼自己的几个随从,将自己的桌子和魔孤鸿拼凑成了一桌,两人肩并肩的坐下,也不管辈分高低,很有点哥两好的意思,勾肩搭背的凑到一起低声嘀咕起来。

    苍茫少君浑身笼罩在一轮润泽的月光中,在七霞娘娘殷勤的招呼下,在十几个同门晚辈的簇拥下,缓缓走进了大殿。他顺着大殿的中线不紧不慢的向前缓步行走,一路上无数人殷勤的向他打着招呼,殷勤的自报家门,只希望在他心中留下自己的名号。

    七霞娘娘很会做人,她们干脆将丹霞娘娘的坐席撤下,让丹霞娘娘和戾天刑等人坐在了一块充当陪客。而苍茫少君的坐席,则是被安排在了和其他几个娘娘并列的地方,着重凸显出了苍茫少君的不凡。

    大殿内的众多年轻俊彦,个个都是圣灵界的天之骄子,个个都是心高气傲的主儿。眼看着七霞娘娘如此区别对待自己,一个个心头有火,却都很完美的将火气压在心中,不敢泄露丝毫端倪。

    换成其他人,他们当中肯定有人会跳出来挑衅生事,但是这位苍茫少君,他们还真不敢下手招惹。

    大殿中,唯有和戾天刑、魔孤鸿坐在一块儿的,人数不多的十几个年轻人镇定自若的坐在原位,一个个斜着眼睛看着苍茫少君,嘴角带着淡淡的冷笑。

    一通忙乱中,阴雪歌丢下魔孤鸿,从他腰间将原始魔令扯了下来挂在腰带上,带着幽泉、盻珞和青蓏离开了大殿。他顺着大殿的后门走了出去,一路上好些合一仙门的女弟子正忙着端茶递水,流水价将各种珍馐美食送上大殿。

    这些女弟子都看到了阴雪歌几个人,但是她们眼波流转,注意到了他腰间的原始魔令,顿时一个个巧笑嫣然的向他屈膝行礼,没有一个人上前质问。

    扯着原始魔宫的虎皮,阴雪歌很顺利的深入了合一仙门道宫。

    沿途行来,到处都是花枝招展的少女,个个修为精湛,远比前些日子在陷空城全军覆没的女弟子强出一截。不仅仅是修为强了一截,就连容貌、气质以及身上配搭的仙器、法宝,也都强出了许多。

    明显看得出,这次降临的合一仙门女弟子,才是她们的真正菁华。

    而珫瑾娘娘带来的那些女弟子,或许正如百花娘做出的那些事情,只是不值钱的牺牲品。

    不知不觉,顺着蜿蜒的小道行走了许久,阴雪歌神识肆无忌惮的向四周梭巡,虚空隐隐震荡,好些被禁制密密麻麻覆盖的隐秘场地暴露了出来。这些禁制有些出奇的强大,神识只能在禁制外部梭巡,稍微碰触一下,就有天雷地火无声无息的顺着神识攻击了过来。

    吃了两次暗亏,阴雪歌越发的小心。他皱着眉一路搜索了过去,盘算着青雀、赤羽两女可能被关押的地方。她们被绑架的始作俑者百花娘已经被他生擒,阴雪歌也不知道,她们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向道宫深处行进了数百里地,前方突然一片山水明媚,一片澄净的湖面被两条小山簇拥着,四周都是高达十丈的花树。这些不知名的花树开满了洁白的花朵,形如蝴蝶的花朵散发出浓郁的白色雾气,在湖面上萦绕成了一圈一圈小小的雾旋。

    花树深处,一个身穿黑色长裙,俏丽的面孔扭曲犹如罗刹的女子跪在地上,抱着另外一美貌少女的双腿痛哭流涕:“师尊,您一定要为媏锦做主。老祖他,老祖他怎么就这么不见了踪影?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呀!”

    梳了三丫髻,穿着浅绿色长裙的少女静静的站在花树下。她的外形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但是眼角眉梢流露出的沧桑之意,却让人本能的直觉她很古老,很苍老,有一股近乎枯朽的苦涩味道不断从她骨髓里散发出来。

    少女站在那里,她身后的花树就好似发疯中魔一样,花朵不断的开谢凋零,脚下的绿草也瞬间枯荣,甚至她所在的地面,黑色的肥沃的土壤都时而化为砂石荒地,时而变成僵硬的岩石,时而又恢复成了肥的流油的黑土。

    她的体内正在发生某些可怕的变化,强大神奇的力量透过她的身体泄露出来,直接影响了四周的外物。

    “媏锦,葬空老祖平安无事。”少女面前漂浮着一盏碧玉灯盏,一点黄豆大小的灯火静静的悬浮在灯盏中。她看着跪在地上的媏锦娘娘,淡然说道:“或许,他只是着急去忙些事情,所以耽搁了?”

    跪在地上的媏锦娘娘痛哭流涕的大叫了起来:“师尊……葬空一定出事了。他绝对不会不理睬我的传讯,我连续向他发了三千条最紧急的讯令,但是他没有回复一条!他肯定出事了!”

    阴雪歌远远地站着,没吭声。

    葬空老祖么,陷空城一战,他为了救自己的儿子,被令狐栞栞偷袭,**崩坏,道尊天魂被生擒活捉,现在还不知道被炼入了谁的体内,变成了某些人实力的一部分。

    他的道尊天魂没有被击杀,所以他的本命元神灯依旧光芒四射,并无任何异状。

    媏锦娘娘是葬空老祖的道侣,更是怀虚散人的母亲,她本能的察觉自己的儿子和丈夫都出事了,但是她无法提供任何证据——本命元神灯都好好的,你说某人出事了,这不可能嘛。

    “师尊,不会错的,葬空一定出事了。”媏锦娘娘身体剧烈的哆嗦着,痛哭流涕的哀求着:“弟子已经牢牢的掌控了他的心,他绝对不会不理睬弟子的传讯。一定是出事了!他,他,他肯定被困住了。”

    三丫髻少女没搭理媏锦娘娘,而是转过身,向阴雪歌这边望了过来。

    “道友,为何不请自入呢?这里是我合一仙门的驻地呢。”(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