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九十章 交易(1)(书号:13584

第二百九十章 交易(1)

作者:血红
    云血狰狂化了,他的天魂法相‘狰’怒吼连连,通体变成了血色,然后化为一团血雾冲进了他的身体。︽頂點小說,x.天魂法相和道体融合,云血狰的力量骤然飙升了十倍以上。

    他一头撞在紫旭道人肚皮上,紫旭道人身上的道袍爆出一团强烈的仙光,然后一声脆响,道袍被云血狰撞得粉碎。紫旭道人嘶声惨叫中,云血狰的脑袋整个扎进了他的肚皮里,从他背后钻了出来。

    “道尊的血,果然鲜美甘甜。”云血狰已经变成了一头疯狂的猛兽,他张开双手,死死的抱住了紫旭道人。

    紫旭道人惨嚎连连,他惊慌失措的举起紫阳八卦镜,道力倾泻,漫天紫火流光从天而降,狠狠的打在云血狰的后背上。云血狰身上的重甲荡起大片血光,一重重血光被紫火流光轰碎,但是一片片血光不断的重生,重重叠叠没有穷尽。

    云血狰只有一件道器,这就是他身上的甲胄。

    以力证道,以绝对的**力量轰碎圣人瓶颈的云血狰**强大无匹,加上这件防御力惊人的道器甲胄,他简直就是一头打不死、轰不碎、锤不烂的怪兽。他双手死死搂着紫旭道人的身体,双臂用力向内缩紧,巨大力量犹如双龙绞杀,紫旭道人的道体不断发出不堪重负的碎裂声。

    “杀!”云血狰带来的巨大傀儡身形一晃,凭空出现在紫旭道人和大方书生的十几位门人面前。这尊傀儡拔出背后背着的一柄长有八丈的丧门刀,一声狂啸横扫了过去。

    一刀,两段,十几个巅峰金仙被这尊圣人级的战斗傀儡一刀斩杀,连人带护身仙器,同时被斩成了碎片。傀儡身形一晃。当头一刀向紫旭道人斩了下来。

    紫旭道人惊呼一声,紫阳八卦镜突然爆出一团瑰丽的紫色强光,当头落下的傀儡被弹飞了老远,他张嘴喷出一滴大道精血注入紫阳八卦镜,宝镜犹如水波一样剧烈蠕动,从中骤然喷出一道拇指粗细凝聚犹如实质的紫色晶光。

    ‘噗嗤’一声。云血狰的重甲血光被洞穿,温度高得惊人的紫色晶光撕开了他的甲胄,在他后心正中留下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窟窿。云血狰普受重创,痛得狂吼一声,双臂越发拼命的缠住了紫旭道人,他更是有如疯狗一样张开嘴,狠狠的撕扯紫旭道人的身躯。

    可怕的撕裂声不断响起,云血狰大口撕咬,从紫旭道人身上扯下了一块一块坚韧至极的血肉。

    白玉子狂啸。他身体一晃,骤然变成十几丈大小的血色鹦鹉,他张开利爪,狠狠的一爪子向紫旭道人的双眼抓了过去。他在苏烈身上吃到了苦头,再也不敢冒冒失失的用嘴去攻击一尊道尊。

    紫旭道人仓促之中左手一挥,一柄尺许长飞剑从他指尖飞出,快若闪电般劈在了白玉子的鸟爪上。

    一声脆响,白玉子的爪子皮开肉绽。差点被一剑砍了下来。他痛呼一声,张口就是一道毒气喷出。滚滚毒气喷在了飞剑上,精光四射的飞剑骤然光芒黯淡,一声哀鸣后变成了一截废铁坠落地面。

    “小子,杀了他!”云血狰一边疯狂撕扯紫旭道人道体,一边嘶声咆哮着。

    “你们看到了我击杀苏烈,所以必须死!”阴雪歌仰天长啸。抖手间十八团先天大地元磁罡雷喷出,五彩雷光落在紫旭道人身上,打得紫旭道人道体一阵颤抖,身上多出了好几个碗口大的残缺伤口。

    阴雪歌和紫旭道人、大方书生无冤无仇,本来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大道朝天、各走一边就是。但是他们偏偏看到了阴雪歌击杀苏烈的一幕,阴雪歌和他们之间的矛盾顿时不可挽回。

    他可不认为自己在两个道尊联手追杀下能幸免,那么他也就只能借助云血狰的力量,击杀大方书生和紫旭道人!起码他现在的身份是王家客卿,和云血狰是同一个阵营。

    金风杀龙枪带起万条寒光,撕开虚空刺向紫旭道人。

    紫旭道人连连挣扎叫骂,犹如泼妇骂街一样咒骂不休,他想要摆脱云血狰的纠缠,但是他的道体力量哪里是云血狰的对手?他又喷出一颗大道精血注入紫阳八卦镜,在云血狰的脊椎骨上再次洞穿了一个透明窟窿,但是云血狰依旧不放!

    那尊巨大的傀儡瓮声瓮气的咆哮了一声‘杀’,身体骤然化为一道寒光斩了过来。

    阴雪歌金风杀龙枪从高空急刺下来,护身道袍被云血狰轰碎的紫旭道人只能眼睁睁看着三尺六寸长的枪刃狠狠扎进了自己的身体。两条龙魂疯狂咆哮,放出金、风道则之力,将紫旭道人的道体搅成一片血肉横飞。

    一口心血喷出老远,紫旭道人悲愤的大叫了一声,头顶天灵盖炸开,道尊天魂化为一道紫气冲天而起,撕开虚空就要瞬移逃走。

    阴雪歌眸子里血光一闪,刚刚吞噬了小半大方书生道体精华,恢复了大半元气的秦风烈怪笑着化为一条血影冲出,紫旭道人的道尊天魂还没来得急撕裂虚空,就被秦风烈一头没入了他道尊天魂中。

    紫色天魂,突然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红色。紫旭道人惊恐的尖叫了一声,他的道尊天魂,再也无法自如的控制自身的法力。

    白玉子张开大嘴用力一吸,三千条灰色冥魔之气冲出,卷起紫旭道人的道尊天魂没入了他大嘴中。

    紫旭道人绝望的哀鸣了一声,被他道尊天魂裹着的紫阳八卦镜骤然一闪,凭空消失得无影无踪。阴雪歌双眸中灰色幽光闪烁了一下,心中一阵剧烈的跳动,一口血喷出老远。

    刚刚他心血来潮,推算了一下紫阳八卦镜的去向。

    紫旭道人果然比大方书生谨慎得多,他在朱雀赤羽城,居然留下了一尊用大道精血融合一缕分魂祭炼出的分身。他的本尊陨落,但是那一尊分身得回了紫阳八卦镜,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休养生息,这条弱小的分身,也就能重修回来,拥有他本尊如今的道行法力。

    “大道分身么?”阴雪歌擦了擦嘴角上的血,他和真正的道尊之间的道行差距还是太大,稍微窥视了一下道尊级存在布下的某些手段,就受到法则反噬。

    “咔咔咔,大功一件!”云血狰可不管紫阳八卦镜的去向,也不管紫旭道人的分身,他一把抓住了紫旭道人尸体上的储物仙戒,迫不及待的将神识轰了进去。

    一声巨响,云血狰昏天黑地的抱着脑袋向后踉跄退了好几步,他轰出去的神识被储物仙戒中的精神禁制反噬,所有神识瞬间湮灭,让他吃了不大不小的一个亏。

    阴雪歌不由得暗自偷笑,苏烈是真的灰飞烟灭了,所以苏烈的储物仙戒内精神烙印溃散,他轻松就从里面取出了金风杀龙枪。但是紫旭道人还有分身存活,储物仙戒中的精神烙印完好无损,一切强力的禁制都保留了完整的杀伤力。

    云血狰冒冒失失的将自己的神识透了进去,这简直就是送羊入虎口。

    他毕竟是以力证道的体修圣人,在元神强度上,可不是紫旭道人的对手。

    云血狰骂骂咧咧的问候了几句紫旭道人的女性长辈,将那枚储物仙戒藏进了袖子里,愁眉苦脸的摸了摸自己身上洞穿的两个窟窿眼,然后掐着指头计算了起来:“混蛋东西,在这个要命的时候,给我来这么重的伤!就算有道丹治疗,也要百年时间才能痊愈,混蛋啊!”

    两个碗口大小的透明伤口,一在后心,一在腰部脊椎骨上,这种伤势换成普通金仙,仙体早就崩毁了。也就是云血狰这样的体修圣人,**强横无比,生命力强悍非人,所以依旧活蹦乱跳,甚至还保留了九成左右的战斗力。

    巨大的傀儡一刀将紫旭道人的头颅斩了下来,然后无声无息的落在了云血狰身后。

    阴雪歌向云血狰稽首行了一礼,笑着说道:“在下百草,乃王氏一族客卿,多谢圣人相救。”

    说话间,阴雪歌掏出了王氏圣族的客卿令向云血狰晃了晃。

    仔细审视了一番阴雪歌的客卿令,云血狰很明显松了一口气,大咧咧的向阴雪歌挥了挥手:“百草道人?嗯,前些日子,是听你们王家的一位长老说,王家陷空城,有你这么一个客卿,据说种植药草很有一手?”

    云氏圣族专精体修之术,性喜近身格杀,是圣族中的主要战力,所以云氏圣族的强者经常受伤,需要各种丹药疗伤。王氏圣族精通丹药之术,和云氏圣族算是天生的优势互补。两家同处朱雀域,所以两家的交情极好,相互间的信息交流也极其频繁。

    听说阴雪歌就是最近陷空城崭露头角的客卿百草道人,又拿出了陷空城的客卿令,云血狰对阴雪歌顿时变得极其的客气。任何一个有潜力的丹药师,都是云血狰和他族人认真结纳的对象,谁知道未来他们当中,会否会涌现出一个能够炼制道丹的大宗师呢?

    云血狰客客气气的一路护送阴雪歌北归,一直将他送到了陷空城的边界线,这才依依惜别。

    但是云血狰一走,阴雪歌立刻恢复了原本模样,瞬移向朱雀赤羽城。(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