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八十七章 吞并(2)(书号:13584

第二百八十七章 吞并(2)

作者:血红
    不见天日的地窟中,王椤柈嘶声哀鸣。

    他眉心一颗竖目凸起,血淋淋的眸子里没有丝毫杂色,不断喷出浑浊**的血光。他的四肢被毒龙木、绝龙木、困龙木、囚龙木四大凶恶毒木制成的木钉,死死的钉在了地上,天灵盖也被扎进去一根一尺长的木钉,足以让他调动不了任何法力。

    王椤柈浑身汗如雨下,元神鼓荡,正和竖目中疯狂冲击他元神防线的邪恶力量争斗。

    他的元神已经衰弱了几点,好似飓风中的一盏油灯,随时可能熄灭。而那血色竖目中蕴藏的邪力无穷无尽,更有无量邪力从虚空中不断涌来注入竖目中。王椤柈已经快支撑不住了,他就要支撑不住了。

    一旁和他同样被禁锢的,还有王家当代家主王松苓,还有随他而来的数十位王家的太上长老和长老。

    他们都是对药草、丹药之术**惜如狂的丹药宗师,他们都是王家最核心的权力高层。他们的眉心同样被一枚血色竖目寄生,同样在抵挡入侵的邪力。如果他们全军覆没于此,整个王家都会沦入黑暗的掌控。

    “司马青牛!”王椤柈看着牛金牛,嘶声尖叫着:“你对得起你父母么?”

    “老-杂-种!你有脸说这种话?”牛金牛疯狂的敲击着木鱼,发出刺耳的巨响,震得一众王家长老眼前发黑,元神好似要碎裂开来:“你怎么有脸说这种话?”

    牛金牛,本名司马青牛,是司马圣族的嫡系子孙。他母亲,则是王家的族女,他父亲,是司马圣族的嫡子。两人婚配。本来是一件极妙的美事,但是牛金牛的母亲,不小心卷入了某一次王家家主的更新换代的争斗中,他母亲所属的那一方派系溃散性的大败,他母亲被当做替罪羊推了出来。

    司马圣族‘从善如流’,当即附和自家盟友家族的处置。在王椤柈轻描淡写的一声命令中,牛金牛的父母连带着一批有关系的族人,被贬为罪人流放。原本这也就罢了,流放就流放,起码保住了性命。

    但是年幼的牛金牛清楚的记得,他的父母当着他被人废掉全部修为,然后在一群妖兽的袭击下被分食一空。自那时候起,牛金牛就彻底恨上了圣族。

    “若不是主人,我早已成了妖兽果腹之物。”牛金牛看着王椤柈淡然道:“我就知道。你们这些叛徒,不会有好下场。”

    “叛徒?我们是叛徒?”王椤柈双目凸出,看着牛金牛厉声喝道:“我们是叛徒?你知道什么?”

    牛金牛冷冽一笑,反问道:“如果你们不是叛徒,你们为何从来不敢轻易走出居城一步?难道不是因为你们背叛了主人,你们在居城中布下了各种禁制,防范主人找你们算账么?”

    王椤柈想要说点什么,但是血色眸子里一点黑色幽光突兀浮现。恐怖的邪力犹如潮水一样疯狂冲击了过来,王椤柈身体一僵。浑身抽搐乱颤不已,嘴里更是喷出了大量白沫。

    他嘶声呼喊着牛金牛的名字,一旁的王松苓修为最弱,他刚刚踏入圣人镜,在血色竖目的冲击下,他的元神防线彻底崩溃。一股邪力冲进了他的元神,将他的元神彻底染成了血色。

    “至高无上的主人,王松苓会是您最虔诚的仆人。”王松苓笑了,很神圣、很肃穆的笑着。他身上涌出了比他自身修为高出起码一倍的气息,在邪力的灌注下。他的修为居然突飞猛进。

    王松苓溃败,随后是一位年龄最小的家族长老,他同样是跨入圣人境界不到十万年,在邪力的冲刷下,他也坚持不住,心头一口气一松,他也溃不成军,被邪力侵染了元神。

    随后一个接一个,所有长老在短短半天内全军覆没。随后就是那些修为高深的太上长老,他们最弱的一个,都已经在百万年前踏入了万法灭的境界。无量法,万法生,万法灭,任何一个万法灭境的太上长老,都能轻松解决掉十个王松苓这样的无量法境的长老。

    但是所有太上长老,在竖目无穷无尽的邪力侵蚀下,他们依旧溃败。

    数十位最弱万法灭境,最强已经踏入道体劫境门槛的太上长老,在一天后同样全军覆没。

    他们的气息也同样膨胀了许多,血色竖目的邪力中蕴藏了极其高深的天道感悟,这些太上长老得到邪力灌输,他们的意识已经不为自主,但是他们的道行可是极大的提升了。

    王椤柈心痛如绞,他嘶声哀鸣,绝望的看着牛金牛、令狐穹,以及另外一个身形矮小的亢金龙。

    当他感觉到,自己的元神防线也无法抵挡邪力的侵蚀时,他嘶声看着亢金龙咆哮起来:“我的外孙,还有令狐家的嫡子,你呢?你又是什么人?你又会是什么人?让我死一个痛快!”

    身材矮小,披头散发,面孔被头发遮盖,而且有一丝奇异的雾气萦绕在发丝间,就连王椤柈的神识都无法看透他真实长相的亢金龙淡淡一笑,缓缓掀起了长发。

    “可怜的老家伙,满足你的卑微愿望吧。我是谁?看清楚了么?”

    亢金龙长发掀起,露出一张清秀的少年面孔,他面容稚嫩,但是眸子里沧桑苍老,宛如百岁老人一样,好像已经看透了时间一切:“但是你怎么会死呢?你会成为我们忠诚可靠的伙伴,成为伟大主人虔诚的奴仆。王椤柈,真的是好久好久不见了。”

    王椤柈看着这张脸,犹如疯魔一样笑着:“原来是你……难怪你用那古怪的血祭大阵,居然连我都被你制住了。令狐栞栞,哈哈,令狐栞栞,居然是你,居然会是你!你怎么逃出来的,你怎么可能逃出来?”

    令狐栞栞。三大至圣之一令狐圣人的同胞兄弟,他没有列入至圣法门八百零三圣人之中,但是他的修为,只比令狐圣人弱了一线。上古元陆世界修炼文明被摧毁,令狐栞栞屠戮亿万宗门,功劳簿上他排名仅在三大至圣之下。

    虚空灵界开辟之后。令狐栞栞突然销声匿迹,再也没有在人前显露过身影。就连王椤柈都没想到,当他再见令狐栞栞时,他居然已经变成了那神秘莫测的主人坐下二十八宿神使之一的亢金龙。

    “是啊,我怎么逃出来的呢?虚空灵界的地心绝深之处,先天地肺火胎中,将我用三大至圣法器镇压在下面。我能活到现在,已经不容易了,还能逃出来!”亢金龙将头发重新掩盖住面孔。淡然道:“王椤柈,名义上,你可是我的师侄儿,以后,大家又能一起为主人效命了。”

    王椤柈的身体剧烈抽搐着,好似离水的鱼儿一样抽搐跳动,他嘶声哀鸣道:“你知道的,你那个主人。他不是善良之辈,我圣族……”

    “没有主人。又哪里会有圣族呢?”亢金龙淡然道:“我们领了主人的好处,就要按照主人的命令行事。忘恩负义,反手捅刀,这种事情你们做得,我是做不出的。”

    亢金龙轻轻的哼唱着太古祭祀天地的奇异曲调,双手结印。轻轻按在了王椤柈的眉心。

    最后一根稻草压了下来,王椤柈彻底崩溃,他嘶声哀鸣了一声,元神被血色竖目中无穷无尽的邪力侵蚀,他狰狞扭曲的面孔彻底平静了下来。

    牛金牛拔出了禁锢着王椤柈的木钉。王椤柈**了一下手脚,站起身来,向亢金龙躬身行了一礼:“令狐师叔!”

    亢金龙掏出一卷金色卷轴,用一柄石刀割开了王椤柈的手指,沾着他的血在卷轴上书写了一通。他头也不抬的说道:“二十八宿神使,名额已经满了。但是还有天罡地煞一百零八神将,王椤柈,你以后就是主人座下第一神将天魁星。”

    王椤柈肃然向亢金龙行了一礼,他的血在金色卷轴上微微闪烁了一下,深深沁入了卷轴中。

    一刻钟后,王椤柈的飞舟喷云吐雾,呼啸着破空飞去,只用了短短半个时辰,就飞到了陷空城上空。

    幽泉掀起滔天水幕,将陷空城包裹得结结实实,王鼎的元神被圣符所化紫气包裹在内,正在厚重粘稠的水幕中挣扎重创。紫气每一次冲撞,都能撞碎百里厚的一层水幕,但是幽泉心念一起,百里厚的水幕外面,又厚厚重重的缠绕上千里深的水幕。

    任凭王鼎父亲制造的圣符如何努力,始终无法离开陷空城,始终无法突破水幕的拦截,而且水幕当中不但有万年玄冰凝成,厚重的冰层比水幕坚硬牢固万倍,重重叠叠的冰山压下,逼得那一团紫气不断坠向地面。

    亢金龙、牛金牛已经不知去向,王椤柈站在船头甲板上,令狐穹站在他身边,正轻声的开口提点着。

    “出手控水的小丫头,是阴客卿的身边人,阴客卿已经被主人白骨幻神**度化,是真正的自己人,所以这小丫头也就是自己人了。那株白露青华草,就是出自这小丫头之手。”

    “王鼎么,估计是研究不出那白露青华草的药用法子,想要人财兼得,所以……”

    令狐穹一番话没有说完,王椤柈已经冷哼了起来:“没用的废物,丢人现眼,我王家留你何用?”

    一掌按下,王家的妖孽天才,百万年来天赋最高的嫡系子弟王鼎,被王椤柈一掌按得魂飞魄散。

    飞舟冉冉落下,王椤柈闪身到了幽泉面前,和蔼可亲的向幽泉点头致意:“小丫头,以后没人会欺负你了。这株白露青华草,可否让老夫研究一二?”

    幽泉笑了笑,做了一个请随意的手势。(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