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八十五章 鸿蒙世界(1)(书号:13584

第二百八十五章 鸿蒙世界(1)

作者:血红
    嗓子眼里好像火烧,五脏六腑好像被油煎,剧烈的痛苦让阴雪歌陷入了半昏迷状态。↗頂點小說,x.腰部以下完全失去了知觉,他的盆骨附近一片稀烂,筋肉经络荡然无存,只剩下一条脊椎骨挂着两条大腿在晃荡。

    白玉子下半截身体消失得无影无踪,上半截身躯盘绕在阴雪歌脖子上,正哭天喊地的哀嚎着。

    方才自爆五彩菩提树枝,烈焰强光笼罩一切的瞬间,苏烈仓促之中向阴雪歌点出了一指。

    长达千丈的指印带着凛凛天威当头落下,阴雪歌仓促挪动了一下身体,他的腰间被指印略微擦了擦,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模样。指印继续向阴雪歌碾压了下来,白玉子不顾一切恢复原形,巨大的身躯狠狠扭转、甩尾,和指印硬碰了一下。

    白玉子的半截身躯就是这样被炸得粉碎,指印只是微微偏移了一下,擦着阴雪歌的身体飞了过去,在下方无边无际的火光中荡起了一阵可怕的火焰洪流。

    十方超度保住了两人性命,带着他们瞬移出了百五十万里,脱离了五彩菩提树枝的自爆杀伤范围。随后阴雪歌昏昏糊糊的催动天道令,不断向十方超度内输入仙灵之气,不断闪烁着向南方瞬移了出去。

    直到天道令中浩瀚如海的仙灵之气彻底耗尽,阴雪歌和白玉子才一头栽倒在地。阴雪歌彻底昏厥了过去,白玉子生命力强横非人,他咬牙切齿的叼住阴雪歌的头发,两只前爪在地上一阵乱挖,硬生生在一座大山脚下挖出了一个深有数万里的地洞,拖着阴雪歌藏进了地洞中。

    这家伙平日里**不羁,但是这种要命的时候。就显出了他的好处。

    他从阴雪歌的储物仙戒中掏出了数百座打劫来的大阵,将地洞周边布置了厚厚的数十重阵法,就连他挖出来的地洞,都被他用泥土山石重新填塞了上来。

    这家伙居然还细心到用神通在地洞周边的岩层、土壤中,开辟了数千个大大小小的洞**,又挪移了许多地老鼠、野兔、草蛇之类的小生灵塞在了里面。

    如此一来。有这些小东西散发出的气息混淆,再加上数十重大阵隔离,除非有人无聊到将每一处岩层都掀起数万里厚的一层细细寻找,否则根本不可能找到他们。

    “鸟爷只能做这么多了。正常手法是找不到咱们了,但是那老混蛋手上有血咒令牌,要是顺着血咒印记找了过来,就只能拼命了。”白玉子趴在阴雪歌身边,狼狈的喷了几口淤血。

    轮回宝轮内放出无穷无尽冥魔之气,滚滚灰气环绕他的身体。他残破的下半身开始缓慢的生长出来。他掏出了数百个大大小小的玉瓶,只要是救命的、疗伤的丹药,不管好歹的全给阴雪歌灌进了嘴里。

    “只不过,那老家伙先扛住这次的自爆,再来追杀咱们吧。”白玉子咧嘴狞笑,伤口突然传来一阵剧痛,痛得他眼珠都差点从眼眶里跳了出来。

    一如白玉子的乌鸦嘴所言,此刻的苏烈正陷入了巨大的麻烦。

    五彩菩提树枝突然自爆。可怕的杀伤力直接摧毁了苏烈脚下那片竹叶形的道器。无孔不入的强光侵入他的身体,瞬间将他小半个身躯气化。苏烈痛得差点昏厥过去。但是他毕竟是经历了无数大风浪的道尊,他深知一旦昏迷过去,他今天就要陨落在这里。

    果断的掏出一根通体银白的骨针,苏烈将骨针从百会**刺了下去,强烈的痛苦刺激着他的道尊天魂,他的精神变得前所未有的清晰、清明。他沉沉呼啸一声。三件道器带着蒙蒙霞光,从他体内喷薄而出,化为朵朵祥云环绕周身。

    前些日子,在虚空灵界突破的妙文佛陀,得到了整整一套道器赏赐。那是他立下的功劳足够大。而且他背后的宗门是佛门六大圣地之一的大雷音寺,底蕴雄厚,十几二十件道器赏赐下来就和玩一样。

    妙牝真丹宗在圣灵界只能算是大宗门,距离那种呼风唤雨、雄踞一方的豪门世族还有着挺大的距离,就更不要说和佛门六大圣地、道门六大祖庭之类的宗门相比了。

    苏烈作为妙牝真丹宗苏氏一族的老祖,不仅享受妙牝真丹宗的资源供奉,苏氏一族的全部资源都被他掌握在手中。从他踏入高阶金仙之日起,他苦苦积攒了无数年,这才囤积了足够的材料,亲自锻造成了四件随身道器。

    一件竹叶形的道器第一时间被毁,剩下的三件道器就是他压箱底的家当。

    让苏烈绝望的是,三件道器刚刚出现,五彩菩提树枝内迸射出的刺目光明,就开始侵蚀这三件道器。和他道尊天魂紧密联系在一起的道器发出不堪重负的**声,他的天魂都感受到了针扎一样的痛苦。

    区区一小节从佛祖本体上取下来的树枝,对佛祖而言,就好像凡人剪下来的无用的指甲。

    但是佛祖本体上哪怕一枝一叶,都蕴藏了玄妙无穷的先天鸿蒙大道。小小一节树枝自爆,实际爆发出的绝对力量并不强,但是力量的本质极其的可怕。

    这就好像一点小小的火星一旦发作,可以焚烧整整一座森林。

    五彩菩提树枝爆发出的明光就是火星,苏烈的三件道器,就是三座森林。还不等苏烈找到应对的法子,他的三件道器就在强光中消融、崩解,直接被五彩菩提树枝放出的强光化为乌有。

    这是先天属性上的克制,佛祖本体蕴藏的天地大道远比苏烈铭刻进自己道器的天地法则高级,这就好像成年的巨人欺负刚刚学会走路的凡人婴孩,一指头轻轻松松就碾碎了。

    苏烈惨嚎一声,无孔不入的极大光明覆盖他的身体,他的身体冒出丝丝紫气,在明光中急速的融解。他只能哀鸣一声,掏出了三瓶从圣灵界出发的时候,道祖派人分发下来的救命仙丹,不管好歹的丢进了嘴里。

    这是六道之中最精通丹药之术的黄岐道祖亲手炼制的道丹,每一颗道丹都凝聚了一道天地法则,有起死人、肉白骨、抵挡一切剧毒诅咒的神效。

    苏烈仓促之下,将三个玉瓶内九颗道丹全部服了下去,他的身躯内一阵阵祥光放出,被融解了大半的身躯开始急速的重生,然后又在强光的笼罩下快速的消融。

    身体的恢复和消融达成了奇妙的平衡,每一瞬间苏烈大半个身体被融解,但是每一瞬间,他的身体又在急速的恢复。千刀万剐、鱼鳞凌迟都无法形容这种痛苦,苏烈痛得嘶声惨嚎,痛得放声咒骂,在这地下极深处的地方,哪里有人来救他。

    可怕的折磨持续了三个呼吸不到的时间,这么短的时间内,无法形容的巨大痛苦让苏烈的道尊天魂差点崩溃,他的道心境界已经到处是裂痕。如果现在有心魔滋生,苏烈绝对会内魔引发阴火,让他走火入魔当场陨落。

    幸好他服下的九颗道丹还在发挥作用,他的天魂伤势被治愈,他的道心境界缓慢愈合,他身上的一切伤势都在五彩菩提树枝自爆产生的强光消失的瞬间,被道丹完全的愈合。

    “哈哈!”苏烈仰天狂笑,他居然从如此可怕的自爆中活了下来?

    笑声刚出口,下方一道青、蓝、紫混杂的明净火光冲了起来,一把吸附住了他的身体,将他拽进了岩浆海下方那一片可怕的、好似恒古凝滞丝毫不动的火焰中。

    刚刚阴雪歌位于他身体下方,自爆发生的时候,他一指头向阴雪歌按了下去。

    指印被白玉子拼死打偏,长达千丈的指印蕴藏着绝大的威能,狠狠的轰入了那一片阴雪歌根本不敢靠近的火光中。毕竟是道尊全力一击,千丈指印轰进火光足足有百万里深,在火光中打出了一条宽百丈、长百万里的孔道,然后指印轰然爆发开来。

    恒古以来维持着一种奇妙平衡的地心神炎爆发了,狂野绝伦的爆发了。火光冲天而起,就在五彩菩提树枝自爆的明光消失的同时,宛如巨龙的火光冲天而起,恰好将苏烈卷了进去。

    虚空灵界地下极深处的地心神炎,由大地元力和丙火精气凝聚而成,温度极高,而且极其粘稠,极其沉重,一点火光就重如泰山一般。

    苏烈措手不及,全部道器都被摧毁的他被火龙一把卷入了地心神炎百万里深处,四周都是紫蓝色的火光,可怕的高温第一时间烧毁了他的全部毛发,然后他的皮肤被烧得‘嗤嗤’一下化为青烟飘散。

    一声惨嚎,苏烈小半身躯被地心神炎焚毁,他哀嚎着身体一闪,一个闪身瞬移冲出了火海,然后再一次瞬移,就带着滚滚热浪冲回了地面。

    地心神炎蕴藏无穷火毒,滚滚火毒侵入苏烈的身体,正疯狂的破坏他的身体结构。

    苏烈大口大口的吐着血,幸好他吞下的九颗道丹还有大量药力残留,正不断的驱散火毒,恢复他受损的身体。但是地心神炎的火毒粘稠沉重,好似跗骨之蛆一样黏在他体内,道丹的药力已经消耗了大半,只能缓慢的为他驱散火毒,却无法瞬间治愈他。

    “老夫,老夫……”

    苏烈仰天怒啸一声,悲愤交集的他踉跄着瞬移了出去,几个闪身就到了千万里外。他仓促找了个山洞,盘坐在山洞中开始配合道丹驱散体内可怕的火毒。(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