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八十三章 叛徒(1)(书号:13584

第二百八十三章 叛徒(1)

作者:血红
    ps:看《三界血歌》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王椤柈站在船头,令狐穹站在云上。

    两人相对百丈而立,下方是山林,葱葱郁郁,生机喜人。

    王椤柈生得慈祥和善,周身药香袭人,就好像民间悬壶济世的老先生,一点都不像横扫元陆世界,覆灭了上古修炼大世,屠戮了无数宗门、流派的八百零三圣人之一。

    令狐穹锦衣华服,容貌俊朗,气息高贵逼人,俨然皇孙公子。满脸堆笑的他神态从容,举止雍容大方,哪里像是某个恐怖存在座下的二十八宿神使之一?

    “穹公子,为何拦住老夫啊?”王椤柈笑得很和蔼:“你母亲,可安好?”

    令狐穹是王鼎的表哥,他母亲是王氏圣族的嫡女,从辈分上来说,他母亲是王椤柈第九代的嫡亲孙女,所以令狐穹就是王椤柈第十代的亲外孙。但是令狐穹出身至圣家族,是令狐圣人的血裔,所以王椤柈对令狐穹都很是客气。

    微笑着向王椤柈鞠躬一礼,令狐穹笑道:“有劳您老问起,娘亲安好,百五十年前,她老人家刚刚渡过了最后一重金仙雷劫,距离圣人境,也只是半步之遥了。”

    王椤柈欣然笑道:“还有这等事情?那丫头怎么也不给娘家知会一声?这可是大喜事呀!哈哈,穹公子,你这次来我王家领地,是公务呢,还是出游啊!”

    令狐穹很和气的笑着:“当然是公务,穹儿最近主动挑起了一些事务。奉了至圣巡查令,负责督办朱雀域西南一带的一应辎重运输,所以这些天,大概都要叨扰您老了。”

    王椤柈笑吟吟的点了点头,轻轻拂动长须,轻笑道:“原来如此。穹公子也开始为圣族分忧了呀,看来穹公子是真的长大成人了。”

    说完这句话,王椤柈和令狐穹面对面的相互看着,现场陷入了怪异的沉默中。

    过了好一阵子,王椤柈向令狐穹拱了拱手:“穹公子,老夫一生独**钻研各种药草,最喜炼制丹药。那株白露青华草,老夫是一定要拿到手的。”

    令狐穹沉默了一阵,他身形一晃飘到了船头。向王椤柈伸出了手。他右手握拳,掌心似有一物,他看着王椤柈轻声笑道:“那,还请您老看看这件东西。若是可以,用他抵充了那株灵草如何?”

    王椤柈愣了愣,伸手接住了令狐穹递过来的东西。他摇头笑道:“穹公子,什么东西,能比得上这种夺天地造化的……”

    一枚拇指大小。通体猩红,眸子里只有一点极细黑点。好像红宝石雕成的眼珠被令狐穹轻轻放在了王椤柈的掌心。王椤柈犹如见鬼一般发出一声高亢如云的尖叫声,无数汗水从他体内喷出,瞬间将他浑身衣衫弄得浇湿。

    小小的眼珠好像有极大的粘性,一碰到王椤柈的掌心,就紧紧吸附在了他手上。‘嗤嗤’声中,王椤柈的掌心皮肉被烧得直冒白烟。这颗眼球很快就钻进了他的掌心,宛如活物一样顺着他的手臂向他的身体快速钻去。

    王椤柈声嘶力竭的惨叫着,汗水不断从他体内喷出。

    堂堂王氏圣族的开山老祖,王氏圣族修为最强的老祖,圣族最强大的八百零三圣人之一。王椤柈好似在自己饭碗里见到了一堆死耗子的小姑娘一样尖叫着,除了尖叫,他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更不要说施展神通攻击这颗眼珠了。

    “噢,你们这些叛徒,果然还对主人有畏惧之心呢?”令狐穹温和的笑着,欣赏着王椤柈极度扭曲满是恐惧的面孔:“包括那三个老不死在内,你们八百零三人,一步都不敢离开自家主城,这是为什么呢?你们谁能告诉我,为什么你们从来不离开各族主城呢?”

    王椤柈依旧声嘶力竭的尖叫着,他的裤裆里突然有腥臭的液体流出来。已经是圣人之尊,体内洁净没有一丝杂质的王椤柈,居然被吓得圣体机能完全紊乱,居然喷出了尿水!

    王松苓等王氏圣族的长老悚然大骇,王松苓厉声呵斥道:“令狐穹,你对老祖做了什么?”

    令狐穹轻蔑的扫了一眼王松苓,他眉心一颗拇指大小的肉瘤生出,肉瘤突然张开,露出了一只血色眼眸。这颗眼眸一出现,顿时释放出恐怖的,宛如疯魔的狂乱精神力量,王松苓等王家长老身体抽搐,他们好似被泥沼困住动弹不得,眼前幻象突生,已经陷入了一个可怕的梦魇之中。

    他们生平最恐惧,最害怕,最担忧的事情,全部在他们眼前上映。

    他们看到王氏圣族被灭门,圣族主城被攻破,王家的男丁被人千刀万剐凌迟处死,王家的女人被无数粗鲁的野人按在地上,扒光了衣服疯狂的蹂躏奸-**!

    被杀死的男人中,有他们的兄弟,他们的子孙,他们最宠**的人;被蹂躏的女人当中,有他们的姐妹,有他们的妻女,有他们的女性晚辈!

    他们自己,则是被人放在屠宰台上,好像猪狗一样被人肆意的侮辱蹂躏。各种可怕的、惨无人道的、极其羞耻的刑罚一一用在了他们身上,他们抽筋扒皮,他们被千刀万剐,他们残破哦的身躯被无数魔兽践踏、吞噬,恐惧充斥他们的心头,无边痛苦主宰了他们的**和灵魂。

    下方山林突然崩溃,那座鬼脸大阵悄然浮现,血淋淋的大阵上空,无数稀奇古怪的身影同时凝视着令狐穹。这些太古破灭的圣灵,将他们的混乱、混沌的精神力量注入令狐穹体内,借助令狐穹眉心的这颗赤红色眼眸释放了出来。

    王松苓以下,王家的众多太上、长老纷纷中招,神智瞬间为人所夺。

    有几位太上长老紫府识海中,居然暗藏可以抵挡元神攻击的强**器。但是这些法器刚刚和入侵的外来精神力量碰撞了一下,就被打得土崩瓦解。

    “你们……咔咔!”令狐穹的身体痉挛,一根一根青筋不断从他体内冒出,好似无数蠕动的蚯蚓在他皮肤下面穿来穿去。这种古怪的攻击,对他的**也是一种可怕的熬炼。

    幸好他是令狐圣族的嫡亲血脉,自幼就用珍稀药材淬炼身体。他真正的**强度堪比体修圣人,而他的真实修为,在他那位可怕的主人灌输下,也已经走捷径达到了圣人境。

    洪水一样的精神冲击灌入令狐穹的身体,从他的眉心眼眸中喷出。

    令狐穹嘶声笑道:“王椤柈,你做梦也没想到,我……居然是主人最虔诚的奴仆吧?你这个叛徒!你们背弃了主人,你们违逆了和主人之间的契约,你们这些该死的东西。你们必须受到惩罚!”

    王椤柈没有受到灵魂冲击,但是那枚血色眼眸融入他的身体后,已经快速穿透他的**,挪到了他的眉心位置。一团红光在王椤柈的眉心亮起,可怕的元神邪力侵入王椤柈识海,化为无数的血色符文向王椤柈的道尊天魂侵蚀了过去。

    王椤柈的身体剧烈的哆嗦着,也就是半刻钟的功夫,当一位王家长老彻底因为幻境而心神崩溃。一剑砍下了自己的头颅时,王椤柈突然长啸一声。头顶一朵庆云张开,一朵形如万叶灵芝的道尊天魂冉冉从庆云中浮现。

    身体剧烈抽搐的王椤柈睁开双眼,身上汗水已经彻底蒸发,他死死盯着令狐穹,咬牙切齿的说道:“叛徒么?谁才是叛徒?令狐穹,你背叛了自家血脉。背叛了自家长辈,背叛了整个圣族,你才是叛徒!”

    王椤柈声嘶力竭的嚎叫着,双眸都因为用力过猛,差点从眼眶里跳出来:“你知道你在干什么?你。你难道想要让那个家伙,继续控制整个圣族,让我们都成为任凭他鱼肉的……献祭么?”

    令狐穹死死咬着牙,恐怖的精神力量快要撑爆他的识海,他一边默运秘法稳固元神,一边厉声喝道:“你还有脸狡辩?若非主人天恩,哪里有今日的圣族?你们不懂得报答主人,反而反戈一击,趁主人虚弱之时重创了他,还想要将他永世流放去无尽鸿蒙虚空!”

    “你们才是叛徒,你们才是忘恩负义的叛徒!”令狐穹跳着脚咆哮着:“没有主人,就没有至圣法门横扫元陆世界的丰功伟绩,没有主人,你们只不过是一群蝼蚁!只有主人,才能带领我们追求无上大道,才能让我们真正的不朽不坏,真正的永恒!”

    王椤柈气得嘴唇发黑,真正的永恒么?

    这种蛊惑人心的话,就算是圣灵界最高高在上的那二十四个老不死,都不敢说真正的永恒吧?那个怪物,那个蛊惑人心的怪物,那个成就了至圣法门,却又差点摧毁圣族的怪物……想要从他那里得到永恒?

    他不会给你永恒,只会给你永久的寂灭。

    身体艰难的只一寸一寸的直起,强忍着元神被血色符文侵蚀的剧痛,王椤柈缓缓掏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紫色丹炉。通体透明的紫色丹炉内霞光萦绕,这是王椤柈的本命道器‘造化丹炉’。

    “令狐穹,背叛圣族,就算你是令狐圣人的血裔,你上下三代的直系族人,也必死无疑。”

    王椤柈深吸一口气,正要祭出丹炉,斜刺里一道金色洪流袭来,重重砸在了他的后脑勺上。

    王椤柈惨嚎一声,大片鲜血从他破碎的脑部喷出,他一个踉跄栽倒在地,再也动弹不得。

    牛金牛从金光中现身,他看着被自己偷袭倒地的王椤柈,温和的向他合十行了一礼。

    “外祖父,许多年未见了……你这老-杂-种活得还挺硬朗的!”(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