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八十二章 借刀(2)(书号:13584

第二百八十二章 借刀(2)

作者:血红
    ps:看《三界血歌》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王氏主城,王椤柈**了一声,双手结印重重拍打在丹炉上,飞快的掏出一颗丹药吞下,略微补充了一下消耗的体力后,他转过身,对着角落里的玉磬轻轻一弹。

    玉磬上云烟升腾,露出了王氏圣族现任家主王松苓的面孔。

    “何事?”王椤柈**未定,举起袖子擦了擦额头上汗水。

    “急事,陷空城急报,有些事情,怕是有人想要插手我们王家的内务。”王松苓沉声道:“和阴客卿有关,不是他亲自出手,却也差不多,是他身边一位少女做下的事情。”

    云烟中光影变幻,那株大得离谱,已经有足足百万里高下,浑身被无数雷云包裹,每时每刻都有亿万道雷霆轰下的白露青华草出现在云烟中。

    王椤柈身体一僵,瞪大了眼睛。白露青华草,如此巨大的白露青华草。

    他精研药性,深知阴雪歌上次种出的白露青华草已经是很逆天的手段,而眼前的这株白露青华草,那不是逆天,而是一种彻底颠覆了某些法则的事情。能够让一株孱弱的白露青华草,变成如此参天巨木,只有一种可能……

    “先天鸿蒙造化之力!”王椤柈眸子里一阵精光闪烁,周身气息如龙如虎,瞬间变得凌厉无匹。

    身后丹炉受他气息激荡,丹炉表面一阵光芒闪烁,正在酝酿的道丹药力顿时混乱,一片五颜六色的废气从丹炉中喷出。一炉珍贵无比的道丹顿时化为废物。

    王椤柈对丹炉异变完全没放在心上,他迅速走到玉磬前,再次强调了一声:“先天鸿蒙造化之力。阴客卿身边的少女,是天赋异禀先天鸿蒙之躯,还是手握某种先天灵宝?”

    皱眉思忖了一阵,王椤柈沉声道:“消息怎么来的?”

    王松苓急忙说道:“王鼎带人去陷空城调集药草。勒令阴客卿献上三千亿株白露青华草,却只给了阴客卿一颗种子。按王奕夫回报,阴客卿正闭死关突破境界,阴客卿身边少女,用一颗种子,种出了这……这颗……药草?”

    王松苓作为王氏圣族的当代家主,也有点凌乱。那颗大家伙,怎么都和药草套不上关系吧?你可以说他是一株参天神木,或者是通天神柱。唯独不好说他是一株草。

    “什么时候的事情?”王椤柈继续问道。

    “一天前的事情。”王松苓眸子里闪过一抹厉芒:“王鼎想要独吞这药草内蕴藏的玄机,令狐圣族的令狐穹,帮他封锁了消息。令狐穹手持至圣巡查令,王奕夫按律过了一日,这才将消息传了上来。”

    “王奕夫忠心可嘉。”王椤柈冷笑了一声:“至圣巡查令在手,封锁令下,就算是我,一天内也不敢传递半点儿消息。令狐穹是至圣嫡系。以他的身份,寻常人总要卖点面子。几天内不敢动静也是正常的。”

    “王奕夫一天后就将消息传了回来,这份忠心,不错!”王椤柈挥了挥手:“点起三百内卫,随我去陷空城一趟。”

    王松苓悚然大惊:“您亲自出行?”

    王椤柈狠狠瞪了王松苓一眼,他冷笑道:“老夫不亲自出手,你们谁能压住令狐穹?谁又敢压制他?他毕竟是师尊后人。除了老夫倚老卖老,你们谁敢对他说一句重话?”

    王松苓跪拜了下去,他心悦诚服的说道:“老祖英明,的确如此。”

    顿了顿,王松苓抬起头来苦笑道:“令狐穹将陷空城上下一千多座城的传送法阵也封了。您看?”

    王椤柈不由得笑骂了起来:“混账小子……你这家伙,少啰嗦,陷空城最近的本家城池是哪座,从那里借道就是,还要我多说么?”

    距离陷空城领地最近的城池,是望月城,一座人阶城池。

    从望月城到陷空城,直线距离一亿两千万里,中间有大片无人山岭。

    平日里人迹稀少,只有鸟兽出没的山地中,今日却聚集了大量人群。数千名身穿黑色劲装的男子在山岭中急速穿梭,将各种强力妖兽体内抽取的精血,混杂着人死后的骨灰、少女的天葵、死人嘴里最后一丝涎水等等怪异材料调制而成的浆汁,在地上勾勒出了一座形如厉鬼的大阵。

    大阵方圆百里,远远望去好似厉鬼正桀桀怪笑,让人看着就一阵阵的心头发冷。

    从最近的几处神眷之地抽调来的两千四百圣人,三万六千金仙被封闭了五感六识,一个个呆呆的坐在大阵的节点处。每人七窍中都插着一根一尺长的黑色骨针,双臂、双腿关节处都有石刀穿透了肢体,他们披散头发,头皮挨了一刀,两片头皮血淋淋的耷拉了下来。

    牛金牛和令狐穹站在远处一座山头,令狐穹异常惋惜的叹道:“那位阴客卿,居然同为主人的奴仆,倒是有点不好意思抢夺他的侍女了。不过要说真的,那两丫头很有味道;那个大斧柴禾妞,体内有上古魔物血脉,也是很有趣的。”

    牛金牛斜睨了令狐穹一眼,‘嘎嘎’大笑了起来:“他是我的人,你敢动他的人,我就捏吧死一百个你的下属。嘿嘿,你知道我的脾气。”

    令狐穹丢下了这个话题,他转过身去,眺望着陷空城的方向。

    隔着这么远的距离,依旧可以看到远处地平线上,无数条雷霆在闪烁奔涌,隐隐可见高耸入云的白露青华草正喷吐着道道霞光。

    “我对阴客卿,还是很有兴趣的。”令狐穹喃喃自语道:“他身边的人,都能种出这样的怪物。到底是什么手段?有趣,吓人,不如,我用一百个精锐下属和你交换?”

    牛金牛再次斜睨令狐穹。重重的往地上吐了一口浓痰。

    令狐穹耸耸肩膀,把这个话茬儿也丢开,他眯着眼,轻声说道:“猜,这个大家伙,能勾搭谁过来?王椤柈。真的会亲自出动么?”

    牛金牛看着大阵正中,正对着一个白骨祭坛舞蹈跪拜的瘦削男子,阴声道:“心月狐,你还年轻,你不懂,那些老家伙,对合乎自己胃口的东西,一向是不会放过的。这株药草,完全突破了白露青华草的先天命数。是一种超级变异的药草,王椤柈有九成九的可能亲自出动。”

    一道黑线从远处山坳中激射而来,被令狐穹一把握在手中。

    一片薄薄的黑色叶片在令狐穹手里蠕动了一下,就好像冰片融化一样融入了他掌心。

    令狐穹眯起眼睛,眸子里一抹黑色树叶状的影子飘过,他轻声笑道:“说得没错,果然是那老家伙亲自出动了。王椤柈一人,王松苓一人。还有王家太上殿三十六位太上长老,长老殿九十八位长老。随行内卫……内卫只有三百。”

    牛金牛咧开大嘴连连冷笑,他高高跃起,轻轻落在了那正在舞蹈跪拜,口诵咒语念念有词的瘦削男子身边,低声说道:“亢金龙,人家已经出了望月城。你这里,可准备好了?”

    亢金龙瘦得皮包骨头,从骨头缝隙里透着一股子暗绿色的邪气。他哆哆嗦嗦的念诵着咒语,好像发羊癫疯一样手舞足蹈的舞蹈着。听到牛金牛的话,亢金龙瞪大了眼睛。厉声喝道:“鸿蒙开辟时,天地有灵通,一应神圣灵,今日听我请。”

    盘坐在大阵中,被亢金龙带来这里的圣人、金仙身体同时哆嗦起来,大量鲜血从他们体内流出,顺着地上的大阵印痕急速的流动。

    地面上的鬼面大阵咧嘴微微一笑,无尽邪气向上一冲,整个大阵一阵光影扭曲,突然和四周的山林完美的融为一体,一点儿气息都没有泄露。

    但是在大阵中的牛金牛却能看到,虚空中隐隐有无数生得稀奇古怪,面容狰狞恐怖、或者俊俏如仙的虚影慢慢的破空而来。他们面容呆滞,双眸中没有半点儿灵智光芒,只是充斥了原始本能的凶残吞噬和杀戮**。

    “天地开辟的时候,有无数的圣灵诞生,但是最终能得人体的,又有几人呢?”

    “肢体不得完全,强大如你们啊,你们可曾怨怒,可曾绝望,可曾诅咒呢?”

    “若是你们有怒火,就享用我们的祭品,杀死即将到来的敌人罢!用他们的血,滋养你们的灵,用他们的肉,安抚你们的身,用他们的命,平息你们的怒气!”

    亢金龙嘴角喷出大量白沫,声嘶力竭的诅咒着:“你们这些没能得道的恶鬼凶魂,吃你的,喝你们的,然后做你们的事情吧!这里是祭品,你们还客气什么?”

    一声尖啸,地上数万来自神眷之地的圣人、金仙身体一抖,他们的身体好像烈火熏烤的蜡烛一样融化,迅速变成了漫天血水,被那些巨大的虚影争抢吞噬一空。

    这些虚影的身形逐渐的凝实,可怕的气息从他们身上不断的散发出来,甚至压制得亢金龙和牛金牛都动弹不得。这是天地开辟时就存在的大恐怖,他们在天地大劫中彻底陨落,只有散碎的灵识残存天地间。

    掌握了上古‘巫咒’之术,就能将这些恐怖的存在从时间长河中拉出来,让他们为自己效力卖命。

    远处一点绿光激射而来,一艘用一整颗巨木雕刻而成的飞舟急速飞向了这边。

    站在山顶上的令狐穹长笑一声,他纵身跃起,万分潇洒的挡在了飞舟前。

    他所在的位置,下方正是那座方圆百里的诡异大阵。

    “王老祖,王老祖,小子令狐穹,此番有礼了。敢问老祖要去哪里啊?”

    令狐穹一开口,来势极快的飞舟顿时停了下来,几乎是紧贴着他的身体停了下来。(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