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冠军之光 > 第两百二十二章 你是男人吗?(书号:13574

第两百二十二章 你是男人吗?

作者:林海听涛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荣光直接推开了门,但推开的却不是黛玻菈的卧室门,而是旁边的卫生间门。

    他直接冲进了卫生间,连衣服都没脱,就直接拧开了花洒,冷水从天而降,洒在他的身上。

    他被凉水从头淋到了尾,瞬间便被淋成了落汤鸡。

    冷水打在他身上的时候,他情不自禁打了个寒战。

    但他过热的大脑却也因此冷静了下来。

    刚才脑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也都被凉水一点点冲刷走了。

    他用手抹掉了自己脸上的水,现在想起来真是不可思议——我看到黛玻菈从来不会有这样的想法,但这次却……这究竟是怎么了?

    今天晚上也没喝酒啊……

    荣光百思不得其解。

    待他完全冷静下来之后,他才关掉了冷水,重新打开热水,将湿透了的衣服脱下来,开始真正的洗澡。

    但是在他的心,却留下了这么一个疑问。

    今天晚上的一切都像是一场梦。

    有些不太真实。

    ※※※

    第二天,孙奉阳来接荣光和去看望自己的爷爷,他在敲开门之后,荣光和黛玻菈正在吃早餐。

    他挺吃惊的:“这么晚了才吃早餐?”

    都快十点了才吃早餐确实算晚的了……

    而且以荣光和黛玻菈的作息来说,不应该这个时候吃早餐。

    所以孙奉阳很惊讶。

    “嗯,起来晚了……”荣光说道。

    “起来晚了啊……昨天晚上没睡好?”孙奉阳问。

    荣光点了点头。

    “哦——”孙奉阳一脸恍然大悟,似乎想到了什么。

    荣光低着头只管吃,自然是没看见,但是黛玻菈可看到了,她脸红了一下,知道孙奉阳想到哪儿去了。

    按理说如果是平时孙奉阳这么想的话,自己是完全不会有任何其他表现得。

    但今天她却脸红了一下。

    因为她知道,昨天晚上她和荣光两个人之间发生了什么。

    虽然并没有真的发生孙奉阳所想的那样的事情,可是她和荣光确实有事情发生,这让她有一种心虚的感觉。

    孙奉阳的眼睛就在荣光和黛玻菈两人脸上来回转呢,怎么会没发现黛玻菈脸红这事儿?

    他心窃喜——难道荣光这小真的把黛玻菈搞定了?

    当初他来找自己说买房这事儿的时候,孙奉阳就觉得荣光应该不会只是简单地要送黛玻菈一个临别礼物……黛玻菈这样的女人,自从父亲死了之后,几乎就对外封闭了心扉,有什么事情都是憋在心里的。但他很清楚要让这样的女人敞开心扉需要的是什么。

    不得不说,荣光的这个办法实在是天才的想法这还是他单纯呢,如果荣光立志要做一个花花公的话,就凭他这样的天赋,不知道多少女人要被他迷得颠三倒四的……

    所以孙奉阳的脑里开始自动脑补昨天晚上在这间屋里发生了什么……

    肯定是黛玻菈在看到这一切之后,感动加惊喜,然后主动投怀送抱,接着两个人从拥抱变成接吻,再然后他们吻着吻着开始互相脱对方的衣服,脱光之后**,然后……就是少儿不宜的画面了。

    荣光应该是第一次尝到女人的滋味,这一晚上肯定不知道和黛玻菈大战了多少回合。

    所以才这么疲惫,直到现在才刚刚起床吃上早餐……

    行了,荣光的感情生活总算是正常了,我也放心咯……孙奉阳在心里松了口气,很欣慰地想。

    “要注意身体啊,荣。”想到这里,孙奉阳笑道,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提醒他凡事要过渡,纵欲也是如此,小心被黛玻菈掏空身体。黛玻菈这个女人这几年一心扑在工作上,感情生活也是一片空白,感情上的空白可以用忙碌的工作来填补,让自己忙的不想谈恋爱。

    但身体的需求是没什么东西能够替代的,所以黛玻菈其实也一定憋得很辛苦。

    如今两个人于柴烈火烧起来,小心火势蔓延哟……

    “我很注意身体的啊,孙哥。”荣光完全没听明白孙奉阳的真实意思。

    但黛玻菈怎么会不懂?

    她知道孙奉阳肯定想歪了,所以脸色更红。但她又不好解释,这种事情解释了别人也不会相信的,反而还会当做是掩饰,或者于脆就是在炫耀……

    因此黛玻菈面对孙奉阳的误会,只能够保持沉默。

    而且这事儿说来也很奇怪。

    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也还好,没什么翻来覆去睡不着的情况,但两个人一睁眼就都已经是点半了。

    这样的经历在他们一起相处这么多年,还从来没出现过——黛玻菈有睡过头的时候,可荣光从来没有。他体内的生物钟简直和原钟一样准了,每天到时间必醒。

    所以当今天上午,黛玻菈醒来之后,匆匆忙打开卧室门发现荣光也睡眼惺忪地打开他的卧室门,出现在门口时,黛玻菈很吃惊。

    荣光也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了。

    “反正就是一睁眼这个时候了……”荣光摊开手对黛玻菈解释道。

    “你昨天没睡好吗?”这样的问题,在孙奉阳之前,黛玻菈就已经问过荣光了。

    “呃,睡得很好。”荣光答道。

    不过实际上在这个晚上,荣光却在不停做梦,所以算不得睡得很好。

    做梦就代表着大脑还比较兴奋,皮层一直活跃。

    荣光为什么兴奋?

    这从荣光起来之后看到黛玻菈的尴尬表情就知道了。

    他做了一个晚上的有关黛玻菈的春梦……

    早上起床发现自己的内裤都湿了。

    如今的荣光已经不是当初了,他很清楚这是什么,以及为什么会这样……

    一想到在梦,自己赤身**抱着黛玻菈,在床上翻滚……他就觉得很不好意思。

    还好黛玻菈也刚睡醒,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异常,才没有追问下去,否则荣光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

    黛玻菈个人的感觉是她躺在床上睡觉之后,没有做梦,睡得非常安稳,也很安心。

    这种安心或许就是让她一觉睡到了点半的原因。

    因为这种什么都不用想的安心状态,自从她的父亲去世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过了。

    一百万的债,痛失最后唯一亲人的悲伤,还有对未来的迷惘……不断冲击着她的心灵,令她不可能有安心的时候

    但是回到了自己的家,躺在床上,她却出人意料很安心,没有那些焦躁和烦恼。

    就这么一觉睡到了自然醒。

    数钱数到手抽筋,睡觉睡到自然醒。

    这是很多人用来调侃的话,但在黛玻菈的身上,真的是一种奢求。今天,她享受到了后半句的待遇。

    睡觉睡到自然醒。

    ※※※

    吃过早餐,荣光和孙奉阳告别了黛玻菈,去精神病院看望老神仙。

    带黛玻菈则留在家,收拾自己的家。

    虽然她也管自己和荣光在慕尼黑租住的公寓叫“家”。可意思绝对是不一样的。

    这才是她真正的家。

    她走进空荡荡的属于自己的卧室。

    这里荣光说因为从未进去过,不知道里面陈设是什么样的,所以就空着。

    显然是在等黛玻菈自己去装饰。

    荣光不知道这里面是什么样的,黛玻菈却再清楚不过了。

    她记得床、柜、桌、椅……每一个细节,她都记得清清楚楚。

    她要去采购家具了。

    ※※※

    当黛玻菈开车去选购家具的时候,荣光好孙奉阳已经到了精神病院。

    在这里,他们见到了老神仙。

    在荣光看来,老神仙确实是一个有些神奇法力的人。因为自己和老神仙认识五年了,但老神仙和当初两人初次见面时几乎没什么变化,完全没有变老。依然是那副白衣银发,世外高人的风范。

    老神仙详细询问了荣光在德国的经历之后,示意他躺在床上,然后给他按摩。

    孙奉阳则负责打下手。

    孙奉阳的按摩也挺好的,就是师从自己的爷爷,但是论功力,他自然是不如自己爷爷的。

    经过老神仙按摩之后的荣光整个人就跟脱胎换骨了一样。

    他跳下来活动着自己的身体,很高兴自己身体的变化。

    “老神仙你真厉害”

    老神仙则捋着胡,呵呵笑而不语。

    接下来,荣光和孙奉阳一直陪着老神仙聊天,直到午饭时间,才告辞离去。

    出来之后,荣光给黛玻菈打电话,叫她出来吃饭,黛玻菈却告诉荣光她在买家具,午饭就不用管她了。

    挂了电话,孙奉阳问荣光黛玻菈来不来。

    “不来了,她在买家具。”荣光摇头道。

    “买家具?哦,她房间里的吧?”因为买房的这事儿,荣光是委托孙奉阳帮他办的,所以孙奉阳自然很清楚那家里少些什么东西。

    “嗯。”荣光点了点头。

    “她真是迫不及待了。不过可以看得出来她很高兴。”

    “是啊,她很高兴……”荣光重复道。

    现在是孙奉阳和荣光独处,孙奉阳的八卦之火便熊熊燃烧了起来。

    他凑上来问荣光:“诶,荣光啊。你们昨天晚上来了多少次?”

    荣光被问得一头雾水:“什么多少次?”

    “害羞啊?”孙奉阳笑得很。

    “我没啊……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这里可没外人,黛玻菈也不在,你就老实交代了吧”孙奉阳说道。“你和黛玻菈昨天做了几次?”

    “我和黛玻菈做”荣光反应了过来,他脸马上就红了,头摇的像波浪鼓:“我和她什么都没做”

    “咳,我都说了这儿没外人啊……”

    “是真的,我和她能做什么啊?”荣光连忙解释。

    孙奉阳认真看着他,看了好半天,问道:“你是说真的?”

    “当然是真的,没事儿我骗你做什么?”荣光撇嘴道。

    孙奉阳翻了个白眼:“你真是……唉,说你什么好呢”

    “我怎么了?”荣光不明白孙奉阳怎么这么说,语气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意思。

    “你是男人吗?”孙奉阳问道。

    “靠,我怎么不是了?”

    “那你对黛玻菈就一点想法都没有?在一起生活了快四年,你对一个成天在你面前晃来晃去,和你朝夕相处的漂亮女人,就一点其他的想法都没有?”

    “我……”面的孙奉阳的连珠炮追问,荣光竟然无言以对。

    如果是昨天晚上之前,他可以理直气壮地反驳孙奉阳:我对那个老女人就是一点想法都没有

    但是在昨天晚上之后,他现在理直气壮不起来了。

    看到荣光突然沉默下去,孙奉阳拍了拍他的肩膀:“小伙,男人要主动一点,不要太矜持了。你的时间可所剩无几了啊”

    荣光没搭理孙奉阳,我什么时间所剩无几了,我又不是马上要死了……

    ※※※

    E,给大家说个事儿哦,十月一日到二日,我再广州琶洲的保利世贸展览馆的动漫展里有签售活动,有冠军之光的周边海报,此外还会发布冠军之光的主题歌《的光》,是我作词的。又在广州的朋友,欢迎到时候去围观见面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