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冠军之光 > 第两百二十章 穿越了时空(书号:13574

第两百二十章 穿越了时空

作者:林海听涛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在餐厅享用晚餐,孙奉阳拿出了非常详细的件报表给荣光看。

    虽然他和荣光的关系很好,但他很清楚,亲兄弟还明算账呢。

    自己和荣光这是合伙投资做生意,每一分钱都要算清楚,免得造成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与其让荣光问,不如自己主动一点。

    况且,这才是一个正确的合作的态度

    要想让自己和荣光的关系保持的更长久,不会受到影响,这是必须的。

    荣光简单翻了翻,其实完全看不懂,然后就交给黛玻菈了。

    黛玻菈在旁边很认真地翻阅起来,还会掏出手机进行计算。

    她做这些事情完全是当着孙奉阳的,一点都没有要避开的意思。

    她的想法和孙奉阳是一样的,人情归人情,生意是生意。自己和孙奉阳的关系也不错,荣光和孙奉阳更是好朋友,但这不代表着在金钱上就可以马虎。

    正如她从来没有要求孙奉阳因为他们俩的关系而将那一百万的债务一笔勾销一样,她也不会认为就因为孙奉阳和荣光的关系好,便对这个工程的财务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黛玻菈在旁边很认真的看着、计算着,而荣光则在和孙奉阳聊着工程的进展。比如工程进行到什么地步了啊……在施工的过程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孙奉阳还专门带了个笔记本电脑,在餐桌上打开来,上面全都是自己在马洛卡“监工”时所拍的照片。

    荣光就一张张看着照片,孙奉阳则给他解说,这张照片是什么时候拍的,画面是什么。那张照片又是什么时候拍的,画面是什么……

    在这些照片,可以很明显看到训练营在马洛卡的土地上拔地而起。

    从最初的什么都没有的平地,到现在已经有了脚手架,训练场的地方也被专门画了出来,正在平整土地。那里将要铺上种植好的草皮,到时候就是绿草茵茵的球场。

    此外,还有健身房和理疗师,以及球员宿舍和餐厅……虽然训练营的规模不能够和那些职业足球俱乐部的训练基地相提并论,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该有的都有。

    其实孙奉阳对待这个训练营比荣光更上心。

    因为这是他成年之后,第一次有强烈的目标和想法,先要做成一件事情。

    ※※※

    荣光看完了照片,黛玻菈看完了报表,他们三个一起吃完了饭,孙奉阳开车送他们去住处。

    自己和荣光在圣保罗住什么地方,黛玻菈没管了,她只是订了机票,住的地方孙奉阳说他来办,黛玻菈自然就交给他了。

    所以上了车之后,她自然以为孙奉阳要把他们送去酒店。

    荣光和孙奉阳继续在聊天,聊这几天的安排。

    荣光既然先来了,那肯定有他自己的事情。

    他要去看望老神仙,也就是孙奉阳的爷爷。

    还要去给戈多扫墓,去看看崔浩一家。

    不过没有商业活动。

    自从荣光到赛季结束就要更换经纪人之后,各项新的商业合同的工作都暂停了。

    因为现在谁也不知道荣光以后会选择谁做他的经纪人,到时候和他们打交道的人是谁都不知道,怕到时候出问题

    这样其实也挺好的,否则荣光现在压根儿没时间在巴西忙自己的事情。

    黛玻菈坐在后排座,扭头看着车窗外,那些都是圣保罗熟悉的街景。

    自己在这座城市出生和长大,有些地方真是再熟悉不过了。

    离开了荣光之后,自己可能会回到圣保罗,陪在自己的父母身边。

    虽然欧洲很好,但圣保罗才是自己的家。

    黛玻菈看着外面的街景,突然发现不对——怎么越来越熟悉了呢?

    从她眼前掠过的街景,让她越看越熟悉。

    “这是……”就在她想要询问司机孙奉阳的时候,车停了下来。

    “到了。”他回头对黛玻菈笑道。

    “到了?”黛玻菈扭头看着场外有些吃惊。

    虽然已经是晚上了,但她却并不会认错,这里的一草一木,每一栋建筑都是这么熟悉,甚至连建筑物墙上的涂鸦也是如此。

    这里的空气都弥漫着熟悉的味道。

    因为……这里是她的家啊

    当然,现在应该说曾经是她的家……

    “你订的酒店在这附近吗,孙先生?”黛玻菈看着窗外问道。

    荣光已经从另外一边打开车门,钻了出去,然后绕到后备箱取出了他和黛玻菈的行李箱。

    接着他绕到了黛玻菈那一侧的车窗前,敲了敲车窗玻璃,对黛玻菈说:“还不下来?”

    黛玻菈呆呆地推开了车门,然后从里面出来,接着她站在路边,仰头望着这幢大楼。

    “走吧。”

    黛玻菈机械的迈动双腿,走进了这幢大楼。

    荣光回头向车里坐着的孙奉阳摆了摆手,做了一个再见的手势。

    孙奉阳也冲他再见,然后开车走了。

    荣光提起两个皮箱,跟在黛玻菈身后也走进了这幢大楼。

    在大楼的门厅,黛玻菈还在东张西望,似乎想要确认一下,这是否是她知道的那栋楼……

    荣光绕过她,径直走到电梯间前,按下了上行按钮。

    随后他就借着等待电梯到来的时间扭头看着黛玻菈。

    黛玻菈还在出神,她这样哪还有丝毫经纪人于练的模样?

    叮的一声,电梯来了,荣光招呼黛玻菈上来,黛玻菈就听话地上来。

    随后她注意到荣光按下了数字“B”的按钮。

    她的眉毛跳了一下。

    八楼,我们要去八楼?

    黛玻菈的呼吸突然急促了起来。

    从一楼到八楼,电梯是很快的,门开之后,荣光率先下来,然后回头看着还愣在电梯里的黛玻菈:“你还在里面做什么?”

    黛玻菈的眼神却已经变得很复杂了,她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没说出来。在荣光的催促下,她从电梯里迈了出来。

    然后她站在荣光的身后,看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钥匙,了他面前那扇门的锁孔里。

    扭动钥匙,锁芯里发出了咔嗒的声响,接着荣光转动把手,推开了门。

    荣光率先走进去,在门口按了一下,嗒的一声,本来漆黑的屋内突然光明大作

    灯亮了起来,黛玻菈在外面看清了屋内的景象。

    她……目瞪口呆

    她呆呆地看着屋内,然后缓缓踱步走进来,一直走到了客厅的央,她环顾四周,不知不觉间却已经泪流满面…

    因为,客厅里的陈设和她记忆的几乎一模一样,沙发、桌、茶几、椅、电视柜、墙上的装饰画、墙壁的颜色……甚至连窗帘都一样

    当荣光开灯的刹那,她有一种自己穿越了时空的错觉,以为她回到了三年半前,那个时候她还和荣光住在这里,她还没接到讨债的电话,这房也还属于她……

    当她被逼无奈卖掉这间房的时候,她以为那就是永别。

    这将是她一辈的伤心地。

    如果不是今天孙奉阳开车的话,她可能永远都不会再回到这里来。

    实际上也是如此,她后来多次返回巴西圣保罗,来给荣光谈商业合作,来给自己的父亲母亲扫墓,但却从来没有回到这里来过,哪怕是这附近,都没有。潜意识里,她在躲着这个地方。

    在她的心,关于母亲的、父亲的记忆都随着这间房一起,被永远埋葬……

    可是现在,这一切却完好无损地重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我……我是在做梦吗?

    黛玻菈在心里问自己。

    就在这个时候,她听到荣光说:“这都是我按照我的记忆摆的,不知道对不对……不过你的卧室我没进去过,所以不知道是什么样的,里面就是空的,什么都没有……晚上你就睡在戈多的卧室吧,放心,被褥什么的我都让孙哥帮我们重新铺好了,都是于净的,新的……”

    黛玻菈回过神来,猛地扭头看向荣光,荣光正在看着家里的摆设说着,并没有注意到她的眼神。

    复杂的眼神。

    “为什么?”她打算了荣光的絮絮叨叨,问道。

    荣光环顾四周的摆设说道:“我想你要走了,回圣保罗的话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当初这房因为一些迫不得已的原因被卖掉了。那我就买回来还给你,就当是我送你的……分别礼物。谢谢你做了我四年的经纪人……呃……”

    荣光说着转回身,他惊讶地发现黛玻菈的脸上有两道泪痕,在客厅灯光下反射着闪亮的光……

    “你怎么哭了?”他惊讶地问。

    就在这个时候,站在他面前的黛玻菈突然扑了过来,双手将荣光抱住了。

    荣光被黛玻菈这个突然袭击吓得手足无措,不知道为什么黛玻菈这个女人要突然扑过来保住自己。

    在他记忆,自己和黛玻菈在一起生活了这么久,她却从来没有主动拥抱过自己。

    他们之间唯一的一次亲密接触还是源自一次误会。

    所以他完全无法想象黛玻菈主动拥抱自己会是什么样的……这女人疯了吗?

    他的手抬了起来,然后缓缓放下,放下之后又抬起来……都不知道该怎么放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