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冠军之光 > 第两百一十九章 依依不舍?(书号:13574

第两百一十九章 依依不舍?

作者:林海听涛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提前放假了?”黛玻菈在晚饭的时候听到荣光这么说,还很吃惊,难以相信。“这个……俱乐部也可以提前放假吗?”

    “我不知道啊,反正教练说让我提前休假,那肯定就是可以的了。”荣光摇头道。

    黛玻菈却皱起了眉头:“那就是说冬歇期前最后一轮联赛你不用参加了?”

    “是的。”

    “这……”黛玻菈无语了。

    马加特对荣光很在意,她是知道的,但也没想到马加特能够在意到这种地步。

    竟然在联赛还没结束的时候,就直接放假了。

    荣光是全队唯一一个享受到这种待遇的人吧?

    不,或许是整个德甲联赛唯一的一个呢……

    不过……

    黛玻菈想到这里,看向荣光,并没有挪开自己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荣光。

    荣光被黛玻菈看的心里有些发毛,只好问道:“我脸上有什么吗?”

    “不。”黛玻菈摇了摇头。“你就答应了?”

    “为什么不答应?”荣光歪头反问。

    “以你的性格和脾气,你是绝对不可能放弃参赛的吧?除非受伤……马加特是怎么说服你的?”

    “他没说服我啊,他告诉了我了这个安排,我就答应了。”荣光说道。

    黛玻菈更吃惊了:“你很于脆的答应了?”

    “对啊。”

    “为什么?”黛玻菈问道。“我觉得这不是你的风格,荣。”

    “这……这有什么不是我风格的?”荣光笑了。

    “你的风格是无论如何也要参加比赛。为什么这次这么于脆就答应了?”

    荣光撇撇嘴:“因为我想啊,冬歇期要在巴西开训练营,时间很紧。我还有一些自己的事情,总是要处理的,所以提前放假的话,我的时间就充裕一些了。”

    “哦……”黛玻菈听了荣光的解释之后,就不再揪着这个问题不放了。她接受了荣光的理由。

    看到黛玻菈不再追问了,荣光却在心里松了口气,他真的很想给自己额头擦把汗。

    实际上,这是他临时想出来的借口。

    他之所以非常痛快的答应马加特自然是有他的理由的,可绝对不是现在他说给黛玻菈听的这个。

    他的这个理由可以说给其他人听,比如孙奉阳就已经知道了。

    但就是不能够说给黛玻菈。

    ※※※

    吃完饭,荣光给高林和克洛泽分别打了个电话过去,告诉他们自己要先回巴西,到时候自己会在桑托斯等着他们

    克洛泽和高林都很奇怪荣光怎么现在就走了。

    “不你打和美因茨的比赛了?”克洛泽奇怪地问道。

    “嗯,不打了。”

    “为什么?”

    “教练给我提前放了假……”荣光将这事儿对他们说了。

    两个人听完之后除了羡慕还能说什么呢?

    不过荣光也配得上这样的待遇。

    但克洛泽还有点不甘心:“可恶拜仁慕尼黑真是瞧不起我们云达不莱梅竟然敢让你提前休假……”

    荣光哈哈大笑起来:“谁叫我们已经提前拿到了冬歇期冠军呢?米洛。”

    “哼哼,在训练营的时候,我会加倍努力,然后在下半程给你们制造麻烦的”克洛泽不服气地说。

    “欢迎欢迎。反正联赛也有些无聊,哈”荣光笑道。

    在荣光挂了和克洛泽的电话之后,黛玻菈也已经通过网站订好了明天从慕尼黑直飞圣保罗的两张机票。

    明天,他们就离开慕尼黑,回巴西去度假。

    ※※※

    第二天当记者们照例等在训练场外,打算拍摄一点球队训练素材的时候,所有人却惊讶地发现荣光不在队伍

    而且等到训练开始之后,也没见到他人影。

    难道他又训练迟到了,或者说是……因为有其他什么原因?

    一群人顿时就想到了今年上半年黛玻菈生病之后,荣光训练迟到的事情。

    总不会黛玻菈又……生病了吧?

    一直到他们拍摄完十五分钟的训练,也没看到荣光出现在训练场上。

    而且看其他拜仁慕尼黑球员的表现,很正常,就好像球队里本来就没荣光这个人一样,没有人对荣光不在表示诧异,也没有人像记者们那样东张西望,寻找着荣光。

    这真是令记者们感到奇怪。

    不过他们的疑问很快就被解答了。

    稍后,拜仁慕尼黑俱乐部在官方网站上公布了答案。

    为什么荣光没来参加上午的训练?

    因为荣光已经去度假了

    俱乐部和教练组特批,荣光提前休假,可以不用参加接下来拜仁慕尼黑客场打美因茨的联赛上半程收官之战。

    当记者们知道答案之后,面面相觑——拜仁慕尼黑竟然提前放荣光的假?在所有德甲球队的球员都还在为第十七轮联赛努力备战的时候,他却逍遥去了?

    马加特……对荣可真够好的啊

    不过,荣光不参加十七轮联赛倒也正常……拜仁慕尼黑已经提前一轮拿到了冬歇期冠军,荣光不参加也无所谓,不影响球队的成绩,而且还可以多休息一段时间。

    下半赛季,欧冠淘汰赛开战之后,对于拜仁慕尼黑来说,才是真正的考验呢……

    ※※※

    当记者们终于明白了荣光为什么没来参加训练的时候,荣光和黛玻菈已经坐在了从慕尼黑飞往圣保罗的航班上。

    飞机在跑道上滑行,准备起飞。

    荣光将安全带系好了自后,有些无聊,便扭头看着窗外,看着飞机转弯,滑入跑道。

    在他的身边,黛玻菈也扭头看着同样的方向——舷窗外。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将是她和荣光一起飞回巴西的最后一次。

    到这个赛季结束,她就不会再是荣光的经纪人,从此她和荣光大路朝天,各走一方,以后也许自己还能够在媒体上经常看到他的名字,但却不会再和自己有任何关系。

    和荣光在一起生活了快四年,是除了自己父母之外,和自己在一起生活的时间最久的人。

    黛玻菈现在回想起自己和荣光在一起生活的时光,也不知道究竟该如何来评价。

    要说相处愉快,那是绝对不正确的。

    两个人在一起,总是会吵架,拌嘴。

    有些时候黛玻菈会被荣光气的够呛,因为工作上的事情,也会因为私事儿。

    可不知道为什么,当真的要分开之后,黛玻菈的心却突然涌出了一股……很特别的情绪。

    她仔细品味着自己的内心情绪,发现这里面有很大一部分竟然是……不舍

    我会舍不得离开荣?

    这显然是不对的。

    黛玻菈皱起了眉头。

    离开他,去追求新生活,这不是自己梦寐以求了很久的未来吗?

    可为什么当这一天快要来到的时候,自己竟然会有些依依不舍呢?

    为什么?

    黛玻菈扭头看着窗外出神。

    ※※※

    飞机终于要起飞了,荣光收回了投向窗外的目光,打算靠在座椅上。然后他发现了黛玻菈竟然一直扭头看着窗外出神。

    他伸手在黛玻菈的眼前晃了晃。

    “于嘛?”黛玻菈姿势没变,张嘴问道。

    “你在发什么癔症呢?”荣光好奇地问。

    “你才发癔症呢”黛玻菈没好气地说,然后收回目光,也靠在座椅上,不再理会荣光了

    这样的混蛋,我怎么可能对他依依不舍?别开玩笑了

    那一定是因为长期和他生活在一起,我已经在不知不觉习惯了这种生活方式……

    是的,是惯性。

    而不是什么依依不舍。

    就像汽车刹车的时候,不可能马上就停下来,而还是要往前滑一样。

    哪怕不情愿,也必须往前窜。

    这就是惯性。

    黛玻菈终于在心为自己刚才泛起来的情绪找到了一个合理的解释,她心安了下来。

    而荣光则瞥了黛玻菈一眼,在心里默默说了一声:“神经病……”

    人家好心关心一下她呢,就这态度……嘁

    他也不再理会黛玻菈了。

    ※※※

    一路上两个人除了必要的交流之外,没有任何多余的交谈,更不可能聊闲天儿了。

    漫长的旅途,除了吃饭睡觉外,就是各自戴着耳机,看镶在前方座椅靠背上的液晶显示屏的电影打发时间。

    途没有遇到什么气流,飞机飞的很平稳,平淡的旅途也没发生什么突发事件,比如劫机什么的……

    当他们到达圣保罗的时候,已经是当地时间的傍晚时分了。

    孙奉阳开着车来接他们。

    西方一年一度最重要的节日,圣诞节就要来了,在马洛卡的工地暂时停工,给工人们放假,孙奉阳自然也就没事儿了。

    另外他家也是要过圣诞节的。

    所以他提前回来过圣诞节了。

    接到了荣光和黛玻菈之后,孙奉阳并没有直接把他们送去住所,而是开车去餐厅,请他们吃饭,为他们接风。

    另外,关于训练营建设的事情,他也需要向荣光汇报一下。

    荣光对这个事情是非常关心的,毕竟他投了钱在里面的嘛……只要是荣光花了钱的,他就很关心。

    他的钱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是自己辛辛苦苦赚来的,每一分钱他都很看重……

    他关心工程的进度,也关心工程的财务。虽然他听不太懂,但身边还有一个黛玻菈嘛……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