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冠军之光 > 第两百零四章 德国头号经纪人(书号:13574

第两百零四章 德国头号经纪人

作者:林海听涛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陷入沉思的荣光突然打了个寒战,他这才从沉思惊醒过来,发现自己浑身上下里里外外都湿透了。

    而且正在刮风,风吹在他湿透了的身体上,竟然让他哆嗦了起来——真冷啊

    他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喷嚏,重新跑了起来——这次是跑回家。

    他用最快的速度重回了自己所住的那幢公寓楼,当他跑进门厅的时候,风被和雨都被他关在身后的门外,他这才感觉到了温暖。

    十一月旬的慕尼黑已经算是进入深秋初冬的交界了,晚上的气温下降的非常快,和白天的温差很大。

    再加上下了雨,今天晚上格外的冷。

    他看了看自己的身上,水顺着往下滴,很快他所站着的地方周围就是一滩水迹了。

    还是赶紧回去洗澡换衣服吧,别感冒了……

    想到这里,荣光也没有去做蛙跳了,而是径直奔向了电梯间。

    他刚刚下了电梯,就看到黛玻菈拿着雨伞从家门里出来。

    两个人四目相对,都愣了一下。

    黛玻菈一眼就看到荣光有入落汤鸡的样,她有些着急地大声问道:“不是说跑步去吗?怎么跑了这么久?这都快两个小时了”

    “跑忘了时间。”心绪难平的荣光随便应付道,然后就从黛玻菈的身边绕了过去,径直走回了屋。

    黛玻菈回头看着他的背影,皱起了眉头。

    这是什么态度嘛

    走就走吧,以后再也不用受这个混蛋的气了

    想到这里,黛玻菈也转身回了屋。

    荣光已经进了卫生间洗澡,卫生间的门关着,里面有哗哗的水声。

    黛玻菈看了紧闭的门一眼,就回了自己的卧室。

    关上门,黛玻菈开始换衣服。

    **睡觉了

    我竟然会担心那个臭小……

    她一边用力解着扣,一边在心里恨恨地想。

    ※※※

    第二天荣光去训练的时候,在训结束之后,巴拉克又叫住了他。

    “晚上一起吃饭吧,别给自己加练了。”

    巴拉克对荣光说。

    荣光感到奇怪,巴拉克于嘛突然要请自己吃饭了?

    不过他马上就想到了一个理由。

    果然,巴拉克说道:“我的经纪人一定要见见你,我也是受人所托……”他笑着。

    这笑容让荣光实在是不好再拒绝他了。

    而且……今天荣光也觉得身体有些疲劳,不适合再加练了。

    想到这里,他点了点头:“好啊。”

    于是他放弃了训结束之后独自留下来加练的打算,跟着巴拉克一去回了更衣室。

    换好衣服之后,他开车跟着巴拉克的车去了约好的餐厅。

    在餐厅里,荣光和巴拉克两个人去的时候,发现巴拉克的经纪人贝克尔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看到两个人来,贝克尔站起身,主动向荣光伸出了手:“真高兴看到你,荣。”

    荣光也回礼道:“我也是,贝克尔先生。”

    接下来,三个人坐下来点餐。

    点完餐之后,在等待上菜的时候,贝克尔开门见山直入主题,他今天显得有些着急,甚至都没有和荣光先寒暄一番,拉近关系。

    因为他知道昨天门德斯来了一趟慕尼黑,晚上又走了。

    来的很着急,走的也很快。

    但贝克尔用膝盖想都猜得出来这位葡萄牙人来慕尼黑是于什么的。

    肯定是来和荣光见面的。

    再一听巴拉克说,昨天下午的训结束之后,荣光并没有留下来加练。这就肯定了贝克尔的猜测——荣光肯定是去和门德斯见面了。

    这让贝克尔感受到了威胁。

    他原本以为自己近水楼台先得月的。

    哪想到门德斯的动作可要比他快多了。

    不得已,他不得不拜托巴拉克以他的名义来约荣光,一定要把荣光约出来。

    “我希望荣你能够选择我做你的经纪人。”贝克尔开始游说荣光。“我知道你和迈克尔的关系很好。”

    旁边的巴拉克笑了笑。

    “所以你可以向迈克尔打听一下,我是什么样的人。我和那些一心钻到钱眼里的经纪人是完全不同的……”

    他这话是隐晦的骂了门德斯。

    不过荣光是否听得出来,他就不知道了……

    “我会从球员的角度考虑。比如你看迈克尔和俱乐部续约这事儿,当初我是一心想让他去国外踢球的,和切尔西基本上都快谈好了,但迈克尔告诉他更愿意留在拜仁慕尼黑之后,我二话没说,就拒绝了切尔西的高薪邀请……”

    “所以如果我成了你的经纪人,你是不用担心我会做一些违背你意愿事情的……”

    此外贝克尔的优势还包括他是德国足坛的头号经纪人,对于在德国非常熟悉,如果他选择自己做经纪人,和拜仁慕尼黑的沟通也会更方便。

    贝克尔和昨天荣光所见的门德斯真的是完全两种不同的风格。

    门德斯虽然没有开门见山,但是和荣光谈的时候却几乎三句话不离钱,反正就是告诉荣光选择了自己会赚到多少钱。

    而贝克尔则大打感情牌,显然贝克尔也知道论赚钱能力,他是不如门德斯的。

    感情牌就是他最大的依仗。

    不过荣光对贝克尔的态度和对门德斯的态度是一样的。

    他没有直接拒绝,但也没有马上就答应。

    “这个事情我需要认真考虑一下,贝克尔先生。所以抱歉我现在没法给你答案。”荣光用他昨天回答门德斯的话回答了贝克尔。

    “应该的,这是应该的。”贝克尔连连点头。

    虽然他很着急,可是他也不敢现在就让荣光作出决定,否则万一荣光对这种逼迫不满的话,那他就彻底没机会了

    所以他现在不愿意答应也只能答应。

    荣光没有马上答应他,已经让他感觉到了危机。

    如果只是在德国,自己是当之无愧的头号经纪人,但是……荣光是那种甘心一直留在德国的球员吗?

    当荣光告别之后,贝克尔看着荣光的汽车消失的方向,对旁边的巴拉克说道:“只能再拜托你了,迈克尔。拜托你在他的面前多说说我的好话……”

    巴拉克笑道:“你对荣这么积极和热情,我都有些嫉妒了啊……”

    贝克尔摊开手:“你在我心永远是第一位的,迈克尔。”

    “好啦好啦,我去帮你做说客。其实我也很希望荣能够来呢……”

    ※※※

    荣光回到家的时候,黛玻菈已经在自己的卧室了,门紧闭着,没有声息。她并没有像昨天那样迫不及待地开门出来看荣光,想要问问他们究竟谈了什么。

    荣光先开了的客厅的灯,然后关上门换鞋。

    他想起刚才打开门时所看到的景象——漆黑的屋内,只有从窗户映射进来的些许光亮,远不足以照亮整间屋。

    所以他先开了灯再关的门。

    这就是以后每天回家之后所要面对的第一幕。

    漆黑、冷清的房间,安静的只有墙上挂钟秒针走动的滴答声。

    这感觉真让人不舒服。

    习惯了每天回家都有黛玻菈,或者也是和黛玻菈一起回来的荣光,不喜欢眼前这一幕。

    他几乎将房间里所有的灯都打开了,然后才走向自己的卧室,准备洗澡。

    一进卧室他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味。这香味荣光很熟悉,是黛玻菈常用的香水味。

    这个味道说明黛玻菈来自己的房间里给他收拾过。

    这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黛玻菈每天都会来给荣光收拾他的房间,否则房间里怎么可能保持整洁呢?

    他并不在乎**权这样的事情,或者说在黛玻菈面前他并不怎么在乎。

    这个味道很熟悉,每天荣光都能闻到,但他之前并没在意。今天他却站在门口猛地吸了吸,似乎要将这满屋的香味都吸进去一样。

    但结果却是他连续打了两个喷嚏。

    然后他揉了揉鼻。

    奇怪,黛玻菈的香水不至于这么刺鼻啊……

    他在心嘟囔道。

    ※※※

    黛玻菈将耳朵从房门上挪开。

    她听到荣光打了两个喷嚏,随后就是脚步声和开关门的声音,接着隔壁的浴室里响起了哗啦啦的水声。

    黛玻菈重新走回去,躺在了床上,看着天花板出神。

    今天下午的时候,荣光给她打电话过来说自己晚饭不在家吃,巴拉克请客。

    黛玻菈并没有多问,但是她已经猜出来了为什么巴拉克会请他吃饭。

    其实不是巴拉克请,而是巴拉克的经纪人迈克尔·贝克尔请。

    在门德斯之后是贝克尔。

    黛玻菈对贝克尔也是很熟悉,他是德国最有名的经纪人,手下很多德国国脚,也是一个很有能力的经纪人。

    全都是优秀的高手啊……

    黛玻菈以前从没在意过这个,但是现在她才发现自己和这些人比起来真是弱爆了……

    似乎每一个人都比自己更适合荣光。

    原来自己离开荣,不仅是对自己,对荣来说,也是一件大好事啊……如果荣当初没有选择我,他现在肯定赚得更多,名气更大,地位更高……

    想到这里,黛玻菈心里却有些泛酸。

    那感觉就好像自己一无是处,是个没用的废物,只能够抱着荣光的大腿,才能有口饭吃一样。

    我讨厌这种感觉……

    黛玻菈在心倔强地说。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