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冠军之光 > 第一百四十章 我说了算(书号:13574

第一百四十章 我说了算

作者:林海听涛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看起来,马加特对荣光精神状态的担心是有道理的。

    因为在上午的训结束之后,他甚至都没有像往常那样留在训练场上继续加练。

    而是训练一结束,就和卢卡斯两个人去医院了。

    经纪人的住院,确实让他与往常不一样了。

    现在还只是训练期间,等到比赛的时候,是否也会有影响呢?

    这谁也不好说。

    当荣光和卢卡斯感到医院的时候,黛玻菈已经苏醒了过来,她和孙奉阳正在争论着什么,语气不是很激烈,但是可以听得出来两个人是在争论,而不是在聊天。

    他们的争论声在荣光和卢卡斯推门进来的时候戛然而止,然后同时看向门口。

    “什么时候醒的?”荣光一眼就看到了黛玻菈已经醒了,她躺在床上,一双眼也看着自己。

    黛玻菈嘴巴刚刚张开,孙奉阳就已经说了:“才醒了半个小时吧。”

    “检查结果出来了吗?”荣光扭头问孙奉阳。

    “医生说是急性肺炎。”

    “严重吗?”旁边的卢卡斯问了一句。

    “说严重也不严重,但如果再耽误一点时间送来医院的话,恐怕就严重了……”孙奉阳介绍道。

    “怎么会急性肺炎的呢?”荣光皱着眉头看向黛玻菈,他是在问黛玻菈。

    但是黛玻菈却没办法给荣光说清楚这里的原委,还是那个问题……女人的特殊生理问题,她羞于对荣光讲。

    但其实同样的问题,孙奉阳已经问过她了,她就对孙奉阳说了。

    其实孙奉阳和荣光都是男人,但是在黛玻菈的心,似乎荣光和孙奉阳是完全不一样的。

    “她出去买药被雨淋了,感冒发烧,然后引发的肺炎。”还好有孙奉阳,他直接就帮黛玻菈解释了。

    荣光听到这样的解释,眉头并没有舒缓下来,而是继续问:“买药?为啥要出去买药?”

    “我身体不舒服……”黛玻菈翻了个白眼,有气无力地说。

    至于身体为什么不舒服,她就没解释了。

    荣光也没再继续追问下去,让黛玻菈松了口气。

    不过荣光又问到了另外一个问题:“我刚才……好像听到你们在争什么?

    “呃,是这样的,黛玻菈想要尽快出院。”孙奉阳说道。

    闻言荣光重新看向黛玻菈:“为什么要尽快出院?”

    “还有很多工作等着,我……”黛玻菈解释道。

    不过她话只说了一半,就被荣光打断了:“工作的事情,你先别管,先把身体养好再说。”

    “怎么能够不管呢,那是你和卢卡斯两个人的商业合同……”黛玻菈据理力争。

    “那又怎么样?你不去,合同就谈不成了吗?”荣光问。

    “是。”黛玻菈看着他答道。

    “那就不赚这笔钱。”荣光说得斩钉截铁。

    黛玻菈看着这样的荣光,吃惊地瞪大了眼。

    什么时候荣光会嫌钱多了,竟然能说出“不赚这笔钱”这样的话?

    “对的,黛玻菈,大不了不赚这笔钱。反正我现在赚的其实挺多的,少一笔两笔的也无所谓。关键是你的身体,荣说得对,养好了身体再说。”卢卡斯也在旁边帮腔。

    “医生说住多久,我们就住多久,直到医生同意你出院为止。”荣光接着说道,语气不容置疑,仿佛是在给黛玻菈下命令。

    孙奉阳在旁边没说话,而是饶有兴趣地看着荣光这么对黛玻菈说话。

    这个态度的荣光在黛玻菈面前可是很少见的,他觉得很新奇。

    什么都给黛玻菈决定好了,完全不容黛玻菈质疑,说一不二的做法简直令人感到陌生。以前这样的形象是属于黛玻菈的,在荣光面前的黛玻菈会把荣光的一切事情都安排好,她只需要告诉荣光什么时候做什么,怎么做就行了,就像是一个优秀的管家。

    而荣光则只是点头。

    孙奉阳记得自己前两天看到这两个人在一起时都还是这种状态呢,怎么今天午就变了?

    虽然生病的黛玻菈气势是弱了些,可是荣光的气场也太强了吧?

    就连旁边站着的卢卡斯都感觉到了,用惊讶的眼神看了荣光一眼。

    荣光回头对看热闹的孙奉阳说:“孙哥,平时我去训练的时候,就麻烦你照顾一下她了。等我训练完了就过来。”

    他指了指黛玻菈。

    孙奉阳连忙收起脸上的笑容,很认真地点点头:“你放心吧。”

    然后荣光也点了点头:“好。”

    他终于安排完了要安排的事情,随后他想了想,自己没忘什么,于是又点了点头,再说了一遍:“好。”

    黛玻菈嘴巴微张,惊讶的看着这样的荣光。

    荣光说完两个好之后,发现了黛玻菈正用很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便奇怪地问:“怎么了?”

    “呃……”黛玻菈收回目光,“没什么。你刚才说你训练完了就过来,你不加练了吗?”

    荣光摇头:“不了。”

    “这样会影响你训练的,然后进一步影响你在球场上的表现……”黛玻菈并不打算让荣光来照顾自己,这会让她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仔细想一想,似乎是羞耻。是的,就是羞耻。

    一种在荣光面前暴露出自己软弱一面,竟然还需要别人照顾的羞耻感。一个平时总是不苟言笑的人,却突然要让他泪流满面,恐怕就是这种感觉了……

    “不会的。”荣光摇头,用非常笃定的语气说道。

    黛玻菈发现荣光说这话的时候,超乎寻常的自信,这种自信竟让她有些出神了……

    “好了,这事儿就这么决定了。你好好休息,什么都别管。”

    荣光最后拍了板。

    没有任何人有异议。

    黛玻菈张了张嘴,最后也还是什么都没说。

    其实,她确实有些累,确实……在内心深处,渴望有人能够来照顾自己,让自己什么都不用考虑,什么都不用操心,心安理得,放心大胆地享受别被别人照顾的感觉。

    比如她可以放心睡觉,心里不用装着事儿,然后明天一早醒来给荣光做早餐,而可以一觉睡到午,然后再懒洋洋地起床,穿着宽松的睡衣,慢吞吞地去卫生间洗澡、洗漱,简单吃点早餐,甚至压根儿不吃。天气好的时候,就在房间里晒晒太阳,躺在椅上,眯着眼睛,继续睡觉……

    那真是天堂一样的生活。

    ※※※

    蒂莫·布劳尔将他写好的稿复制粘贴到了输入框,又检查了一遍,然后按下了发送键。

    很快,他所写好的博就出现在了他的博客上。

    图并茂地向大家讲述,为什么记者们在上午训练公开的时候,没有看到荣光。

    “……很简单,他的经纪人生病了。当然了,如果我只是这么说,一定会被人认为我在撒谎,没什么说服力——一个球员的经纪人生病了,为什么会导致球员本人缺席训练?大家都会觉得这是很不可思议的事情,有这样的想法,只能说明你们对荣和他的经纪人之间真正的关系并不清楚。”

    “下图是荣的经纪人黛玻菈的照片,从照片可以看得出来,这是一位美女,毫无疑问,无论是以哪个地方的审美观来说,这都是一个美女,褐色的头发配上小麦色的健康肌肤,大而有神的褐色双眸,挺拔的鼻梁和微微翘起的嘴唇,这是一个典型的混血巴西美女……任何一个正常男人看到这位美女,恐怕都会有非分之想的。”

    “而现在这位美女和荣在一起朝夕相处,同居一室,住了三年。对外,他们宣称是球员和经纪人的关系,但是让我们来想一想——哪个经纪人会一直和自己的球员住在一起?况且这位经纪人却只拥有荣一名球员……听说最近才在荣的介绍下,又多了卢卡斯·萨顿这位球员的代理。但这依然很非同寻常。这样亲密的经纪人往往都是球员的亲戚或者于脆就是家人,但黛玻菈和荣呢?他们既不是亲戚也不是家人,他们什么都是,如果一定要找点关系的话……黛玻菈是荣前经纪人的女儿,而他的前经纪人在三年前因为车祸去世。后来黛玻菈就接替了自己父亲的工作,成为了荣的经纪人……”

    “这里面有太多的疑点了。为什么前经纪人的女儿要女承父业?为什么在成为荣的经纪人之后,要一直住在一起?尤其是这一点,特别不可思议。孤男寡女同处一室,长达三年……你要说他们两个之间没有任何事情发生……那我只能怀疑荣的性取向是否正常了”

    “以往荣和黛玻菈出现在公众面前的时候,都是以球员和他的经纪人的身份,甚至还刻意保持了距离。可是这一次则让我们大家看到了荣有多重视他的经纪人,他的重视甚至已经超出了一个球员应该和他的经纪人之间的关系……抱歉,这副照片真的很容易让人产生那方面的联想……”

    这段字下面就是荣光抱着黛玻菈冲进医院的照片。

    “我从某些渠道获得了医院内部的消息,医院证实荣确实是带着他的经纪人来看病了,而且整个过程他都陪在黛玻菈的身边,一直到在病房里安顿下来。指导他的私人医生孙来到之后,他才离开医院……这说明什么?说明荣非常关心、担心他的经纪人的病情,我想如果不是因为要训练的话,他肯定会一直守在那里事实证明我的猜测是正确的,因为就在午,刚刚结束了训练之后,荣就又出现在了医院里。他对自己经纪人的关心程度远远超出了大家印象的球员和经纪人的关系……”

    “一直以来,大家对于荣和黛玻菈的真实关系很好奇,现在我想答案应该已经揭晓了——荣和黛玻菈绝不仅仅是球员和经纪人之间的关系那么简单,他们同时还是一对亲密的情侣再让我们大胆猜测一下,这次送医院,说不定是因为荣弄大了经纪人的独自呢?哈”

    蒂莫·布劳尔非常满意这篇章,简直是有理有据,无可辩驳。

    其实球员和经纪人谈恋爱无所谓的,从道德上来说也构不成什么可以指摘的。蒂莫·布劳尔当然知道这一点,他也没指望靠这个来黑荣光,他只是想给荣光添点麻烦而已。

    他的逻辑是这样的——既然荣和黛玻菈之前一直没有承认过他们之间的关系,那么一定是不希望外界知道他们关系的,既然他们不希望外界知道,那我就让外界知道

    反正荣光不希望什么,他就一定要做什么。

    就是单纯和荣光做对,构不成实际伤害也要恶心一下荣光。

    他开始期待着荣光面对蜂拥而至的记者们时的错愕表情了。

    嘿嘿。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