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冠军之光 > 第一百六十七章 埃德米尔森的勋章(书号:13574

第一百六十七章 埃德米尔森的勋章

作者:林海听涛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埃德米尔森断下了荣光的球,并没有人把这事儿放在心上,就连荣光自己都是这样。

    在比赛,被断球也是挺常见的事情了,就算是荣光,也不可能保证他的每一次带球都能够形成成功突破,没有人能断下他的球来。

    没有这样的人。

    一次只是偶然而已。

    解说员甚至都没有提及此事,就好像荣光被埃德米尔森断了球根本就没发生过一样……

    云达不莱梅的球迷们继续期待着荣光在比赛有出色发挥,帮助球队在主场击败巴塞罗那。

    沙夫也没把埃德米尔森放在眼里。一方面,他不相信这个巴西球员能够抑制得住自己的进攻基因,能够一直耐得住寂寞,在后场防守,也就是说他不相信埃德米尔森能够对荣光一直保持这样的防守强度。

    另外一方面,就算埃德米尔森能够一直防守荣光,就凭他一个人,又怎么可能防得住荣光呢?不派最少两个人来防荣光,绝对没戏

    沙夫对荣光就有这样的自信。

    ※※※

    沙夫带着轻视的心态看待埃德米尔森,荣光也没把这个人放在眼里。解说员对埃德米尔森的这次成功防守提都不提。

    荣光在德甲横行无忌,连杰里梅斯、巴拉克这样的场球员,拿荣光都没办法,何况你个替补?

    但是随着比赛的进行,有人发现了情况不太对。

    荣光连续三次让埃德米尔森断了球。

    这三次除了第一次埃德米尔森都是先用非常猛烈的身体冲撞帮助断球之外,其他两次都靠的是埃德米尔森的防守意识和敏捷的反应。他第一时间上去于扰荣光,让荣光没办法很好的控球,紧接着埃德米尔森的第二反应非常快,趁荣光立足未稳之际,便迅速发动第二次抢断攻势,把足球断了下来。

    要么是直接断到他的脚下,要么就是把足球捅开,而这个时候守在旁边的队友,则一定会第一时间出现在足球的落点前,把足球抢走。

    为了对付荣光,巴塞罗那在防守可是很下了一番功夫的,甚至说在防守埃德米尔森就是核心,都不为过。

    有他在的地方,周围必然会有其他的巴塞罗那球员。

    看起来像是埃德米尔森一个人对付荣光,但实际上,里杰卡尔德对荣光的防守一点都没放松。

    接下来,埃德米尔森虽然没有能够每次都断下荣光的球,但是他的防守却让荣光没办法第一时间处理好球,总是需要用更多的时间和动作,这样一来,进攻的时机就失去了。

    在足球比赛,形势永远都是瞬息万变的,你一秒钟之前看到的空间,也许一秒钟之后就没了。所以真的是耽误不起。

    在进攻你哪怕多做一秒钟的调整,队友可能就越位了……

    埃尔德米尔森不需要每次都断下荣光的球,只要让荣光踢的很不舒服,他的任务就完成了。

    ※※※

    在场边看到这一幕的沙夫表情变得凝重起来。

    他发现自己小瞧了里杰卡尔德,也小瞧了埃德米尔森。

    人家可不是孤军奋战

    ※※※

    荣光也发现了这个替补有些不太一样。

    他在防守的时候就像是一块嚼过了的口香糖一样,黏在身上就不容易甩掉了。

    他尝试用速度甩开对方。

    很快他接到了米库传来的球。

    米库同样也在对方的严密盯防下,所以很难传出高质量的直塞球,给荣光的球也都是规矩的短距离传球。

    他甚至都等不到荣光转身跑位之后,再直塞,这样可以⊥荣光把他的速度优势发挥到极致——他要是再晚点传球,可能就被德科断掉了——德科上一场比赛防守荣光不算成功,但是防守米库,他顿时就觉得轻松了多。米库的脚下技术更好,尤其是传球,但是他没速度,他没办法轻松摆脱自己的防守。不像荣光,你稍微给他一点机会,他靠速度就可以甩开你,到时候你想追都追不上了。防守米库嘛,就算你偶尔被他甩开了一下,你还可以马上再追上去,重新缠住他。

    荣光接球的时候,放慢了速度,用左脚外脚背把足球顺着向身后一磕,然后转身去追。

    这个过人动作没什么太高的技术含量,也不存在什么欺骗性的假动作,就是利用荣光自己转身快,速度快的特点。

    只要身后有大量的空当,荣光这一招几乎无解——你知道他要这么做,但除了提前犯规,你基本上拦不住他。

    可如果提前犯规,那就是背后犯规,少不了得吃张黄牌,搞不好红牌都有可能。

    但是荣光今天并没有把自己的速度发挥到极致。

    他顺着拨球的这一下也没有把足球拨的太远——他之前尝试拨远,足球却直接落到了后面巴塞罗那的后卫普约尔脚下,从那之后荣光就知道了,巴塞罗那并没有在这个区域给自己太多的空间,他必须小心翼翼,精确控制足球和自己身体的距离。太远了,就会被断球。

    但是这么做的结果就是让他的速度没办法充分发挥出来。

    他刚刚转身,埃德米尔森就也跟着转身,与此通知,他飞身铲向足球……或者说是,荣光

    他并没有铲到球。

    他绊到了荣光。

    荣光失去重心和平衡,直接前扑栽倒在地。

    主裁判的哨音响了起来。

    “这是一次犯规埃德米尔森铲球犯规这可是一个值得给一张黄牌的犯规”德国解说员马塞尔·莱夫高声呼喊起来,仿佛隔着偌大的看台和球场,这样可以给主裁判施加压力一样。

    看台上的云达不莱梅球迷们也集体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嘘声,这还算是能够给主裁判施加压力的做法……

    但主裁判并没有要掏牌的意思。

    他鸣哨暂停了比赛,再跑向了犯规地点,指着那里,示意云达不莱梅的球员发任意球,但手却并没有伸向口袋,不管是胸前的还是屁股后面的,都没有。他就只是站在犯规地点,标注任意球的罚球地点。

    云达不莱梅的球员们围了上来,想要向主裁判讨个说法。

    鲍曼作为队长,自然是一马当先,冲在最前面。

    “这是故意犯规而且是斜后方的难道不应该给张黄牌吗?”

    主裁判摇摇头,没有改变自己的判罚。

    ※※※

    就在云达不莱梅球员们围着主裁判要说法的时候,埃德米尔森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他还去拍了拍趴在地上的荣光的后背:“嘿,小,没事儿吧?”以示友好。

    简单的问了一句,他便弓着身埋着头,很低调的跑开了。

    他可不敢总在主裁判面前晃,万一主裁判顶不住那些云达不莱梅球员的压力,真给自己出张黄牌怎么办?这比赛才刚刚开始十几分钟,自己就身背一张黄牌,后面的比赛可不好打了……

    他刚刚跑开,荣光这边也从地上抬起了头,目光紧盯着的对象就是埃德米尔森

    靠坏我好事

    荣光咬牙切齿地盯着埃德米尔森背影,双手用力攥着草皮,然后从地上爬了起来。

    正在围着主裁判说事儿的云达不莱梅球员们注意到荣光自己从地上爬了起来,便纷纷扔下了主裁判,跑去关心荣光。

    荣光现在是球队的核心,不管他们自己是怎么想,云达不莱梅现在确实是离不开荣光的。

    所以谁也不愿意荣光受伤。

    鲍曼也扔下主裁判,跑来问荣光:“你没事儿吧,荣?”

    荣光看到队友们都用关切的目光看着自己,便咧嘴一笑:“没什么,摔了一下而已,家常便饭”

    “别逞强,荣。”鲍曼表情严肃地看着荣光。

    荣光对他笑:“我是说真的,队长。那个人比起你的防守来说,差远了

    鲍曼这才笑了起来,伸手在荣光的头发上揉了揉。

    不过最后还是叮嘱了一下荣光:“小心点,注意保护好自己,我看他来势汹汹,这场比赛很兴奋,要小心他的那些无心的犯规……反正这场比赛我们在主场打平都行,没必要太拼了。”

    荣光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听进去了。

    但实际上荣光并不同意队长的说法。

    他考虑的可不是球队是否能够从小组出线,对他来说,小组出线那是最低目标,如果连小组出线都达不到,那可就太丢人了。

    但这是和巴塞罗那的比赛,巴塞罗那有罗纳尔迪尼奥,他不想输给罗纳尔迪尼奥。

    第一次交手的时候,云达不莱梅就输给了巴塞罗那,虽然他梅开二度,可也还是让他觉得自己输给了罗纳尔迪尼奥。

    这一次,他一定要带领云达不莱梅击败罗纳尔迪尼奥率领的巴塞罗那,只有这样,才能够证明自己击败了对方

    所以他并不打算有所保留。

    见荣光没事儿了,鲍曼转身就要走,却被荣光叫住了。

    “队长。”

    鲍曼停下脚步,回头看着荣光。

    “你防守罗纳尔迪尼奥……吃力吗?”

    鲍曼摇摇头:“我在比赛最不想遇到的对手可不是他,而是你,荣。”

    说完,鲍曼转身跑掉了。

    荣光则在原地回味着队长的这番话。

    这是说……我比罗纳尔迪尼奥……还厉害吗?

    ※※※

    埃德米尔森的犯规让云达不莱梅获得了一个任意球,不过这个任意球的位置在圈里面,距离巴塞罗那的球门还远得很。

    没办法直接打门,通过长传球直接传到禁区附近,难度也太大,不容易控制传球的精确度。

    所以云达不莱梅最终也还能够通过短传球,重新组织进攻。

    而巴塞罗那的球员也早就已经回防到位了,这么一来,对巴塞罗那的球门威胁小了许多。

    埃德米尔森的这次防守成功了,而他几乎没有付出任何代价。

    这令云达不莱梅的球迷们十分不满。在随后的比赛,只要埃德米尔森拿球,威悉球场就会响起一阵震耳欲聋的嘘声。

    要知道在此之前,云达不莱梅的球迷们对巴塞罗那的球星们还是挺友好的,只是给自己的球员加油,但并不嘘巴塞罗那的球员。

    双方踢的也没什么火药味,比较于净,没什么好嘘的。

    埃德米尔森并不在乎这些嘘声,他只是偶尔会向客场教练席上看一眼,又一次他发现站在场边的里杰卡尔德在他看过来的时候,向他竖了个大拇指。

    他便笑了。

    他知道,自己的努力有价值了,是有意义的。

    他才不怕什么敌对球迷的嘘声。他是一个防守者,破坏对方的进攻,毁掉对方的希望是他的本职工作,他很高兴看到对方球迷因为自己的防守如此气急败坏。

    这是他的荣誉勋章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