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冠军之光 > 第一百五十二章 梦无痕?(书号:13574

第一百五十二章 梦无痕?

作者:林海听涛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拍摄的过程不算太顺利,原计划算上化妆在内两个小时的工作时间,最后足足用了一个晚上,从晚上七点半开始拍到了晚上十一点,才算是结束。

    所有人都有些精疲力尽了。

    原因主要在荣光。

    因为被一大群性感美女簇拥着的荣光身体和表情都很僵硬。

    尤其是被那个衣着最性感暴露的美女模特紧贴着身体,荣光能够感觉到她充满了弹性的硕大胸部顶着自己的后背和胳膊,荣光甚至还能感觉到有硬点在轻轻磨蹭。

    这感觉让他的身体就像是过了电一样,会不由自主地抽搐一下。

    他说不上来那究竟是什么感觉,也说不上来是喜欢还是讨厌。

    但是在镜头面前,他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了……

    所以拍摄不得不一次次重来。

    摄影师对此也很无奈,荣光是大明星,他不可能去呵斥荣光,那样说不定人家一怒之下直接走了,耍个大牌谁不会啊?

    就连黛玻菈也觉得很奇怪,荣光又不是第一次拍照的菜鸟了,这一年来,他也没少让摄影师给他拍写真什么的,没有一次像今天这样。

    有些动作要求荣光和模特有互动,比如互相搂抱,或者让模特直接坐在荣光肌肉结实的大腿上。

    甚至有一些尺度不小的照片,比如有一组,是让模特坐在荣光的腿上,正面面对荣光,然后荣光用手搂住模特纤细的腰肢,模特身体后仰,将胸部曲线尽量凸显出来,而荣光则将脸前倾,几乎要贴在模特的**里了。

    和荣光搭档做这组动作的正是乔·丹佛,那个衣着暴露性感的美女模特。

    为了拍摄效果,两个人裸露出来的肌肤上都抹了一层油,这样在灯光下面看起来更加诱人。

    而两个人抱在一起的那种触感也因为这层油更加滑腻和……暧昧。

    荣光怎么做也做不好这个动作,乔·丹佛的动作做到位了,摄影师让他把头向着乔·丹佛的“事业线”埋下去的,荣光却怎么也做不好。

    他直接盯着这白花花亮闪闪的两团肉出了神,或者就是尴尬的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才好。

    他甚至觉得自己下身的某个东西正在蠢蠢欲动。

    更要命的是那个模特在身上调整位置的时候还扭动腰肢挪动着屁股,若有若无的蹭着他的下面……

    此外在荣光摆不好表情的时候,乔·丹佛也会趁机休息一下,她会收回自己后仰的身体,双手勾着荣光的脖,埋下头来,在荣光的脸颊旁边轻轻喘息,湿热温润的气息吹在荣光的脸上,就好像有人再给他挠痒痒一样,让他挤眉弄眼的。

    就这样两个人抱在一起试了很久,都没办法排出让摄影师满意的作品。

    就在摄影师还打算继续尝试的时候,一直旁观的黛玻菈突然开口了:“要不然算了吧,这组镜头就不要拍了。勉强拍的话,是不会有好效果的,还浪费大家的时间。”

    摄影师扭头看了眼黛玻菈,然后又看了看灯光下的两个人。

    在灼热的灯光下,荣光的额头上已经渗出了细密的汗水,将之前化的妆都弄乱了。

    他也意识到勉强下去不行,于是点了点头:“好吧。那这组就不拍了,去给荣补个妆。”

    荣光听到摄影师这句话的时候,他应该是长出了口气的,但是当模特从他的身上离开时,他心里却突然有些怅然若失,似乎还挺舍不得之前那种两个人搂在一起的感觉的。

    ※※※

    最后摄影师对拍照的计划做出了调整,将那些尺度比较大的镜头都删掉了,不拍。

    这才磕磕绊绊的搞定了。

    拍照间隙的时候,不断有模特上来找荣光要签名,甚至还有大胆的模特给荣光留电话号码,她们也许和乔·丹佛有一样的想法。

    不过乔·丹佛都没有这么做。

    一直到拍摄结束,荣光和黛玻菈离去,她也没有给荣光留电话,更没有找荣光要电话号码。

    签名那东西更是没要了。

    她显得特别淡定和职业。

    ※※※

    荣光本来想开车的,却被黛玻菈从驾驶座上赶了下来。

    “你今天状态不对,我不放心让你开车。”黛玻菈说道。

    要是平时,荣光一定会瞪着眼睛反驳黛玻菈:“我怎么状态不对了?我状态很好”

    但是今天,荣光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只是乖乖地让出了驾驶座,然后自己绕到了副驾驶席上去坐好。

    黛玻菈看了这么好说话的荣光一眼。

    “今天是怎么了?”她还是问道。

    荣光摇摇头:“没什么,可能太累了吧。”

    “是吗?”

    “嗯,是。你开车吧,我想躺会儿……”说完,荣光将副驾驶的座椅靠背放倒,直接就这么躺在了上面,闭上了眼睛。

    黛玻菈扭头看了荣光一眼,随后便专心致志开起车来。

    ※※※

    荣光做了个梦,梦到了那个和自己一起拍写真的性感美女模特。

    依然穿着性感的比基尼,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然后她开始凝视着自己,一边扭动腰肢,一边将双手伸到背后,解开了泳装上衣的系带。

    与此同时她还在低声呢喃**着,那声音撩拨的荣光口于舌燥,心跳加速

    当泳装上衣终于从她身上滑落的时候,荣光眼前好像有团白光喷薄而出,他整个人都看呆了……

    接下来不知道怎么的,荣光已经和对方都浑身**了。

    再之后,荣光只觉得自己感觉到一股暖流袭遍全身,他整个人都随之放松了下来,非常舒服,就像是泡在温水一样。

    他甚至觉得这不是梦,因为梦怎么可能会有如此真实的感觉?

    ※※※

    当荣光睁开眼的时候,他在床上,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天花板。

    真是个梦啊……

    荣光出了口气,有些惆怅。

    那梦的感觉是如此真实,让人流连忘返,欲罢不能。

    这种感觉是从未有过的,他竟然第一次舍不得被窝,不想起床。

    他翻了个身,尝试着想要再次进入梦乡。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他觉到自己的两腿之间传来一阵冰凉,还是湿的那种冰凉

    荣光反应过来,迅速从床上跳了下来,然后脱掉了内裤,果然,那里已经湿了一片。

    他拿着内裤,挠了挠头。

    这不是第一次了,荣光很早就有了,但也不是每个月都会有的,有时有,有时无。

    第一次来的时候,荣光还在山村里,他以为尿了床。

    后来才知道那不是尿尿,而是另外一种东西。

    不过为什么会这样,荣光自己也说不上来——这是当然的,山里小学可没有生理卫生这门口。荣光身边也没有人会告诉他这其实是一种正常的生理现象,叫做“遗精”。

    所以荣光还为这事儿烦恼了很久。

    后来发现自己这么之后,身体也没有任何异常,该吃吃,该睡睡,照样和馒头每天在山上放羊,漫山遍野的疯跑,体力一点影响都没有。

    他才终于放宽了心。

    对于荣光来说,只要吃饭不受影响,胃口没变坏,那他就认为自己的身体没出问题。

    现在荣光其实也还是不知道这东西究竟是什么——因为他从没问过别人,也没有人主动给他科普过。但是他知道这对他身体无害就是了。

    但是今天荣光拿着自己的内裤突然发起了呆。

    因为他突然想起来了,那一次他也是先做了个很奇妙的梦,然后内裤就这么湿乎乎一团了。

    那一次是因为什么呢?

    对了,那还是在巴西的时候,黛玻菈来给自己量身高,然后自己无意看到了她睡衣领口下面的东西。

    也是一团耀眼的白光。

    也感受到了黛玻菈的呼出的温热湿润的气息。

    然后那个晚上,当他重新躺上床继续睡觉的时候,他就做了一个类似的梦,当时也是感觉到浑身上下像是泡在温水里一样舒服。

    接着第二天起来内裤就这样了。

    这之间有什么联系吗?

    ※※※

    就在荣光出神的时候,他突然听到了房门一阵响动,然后被打开了

    荣光几乎是用在比赛冲刺时一样的速度在门把手扭动的时候,就跳起来钻进了被窝里,然后迅速将被拉过来,蒙住了除了头之外的所有身体。

    就在他刚刚做完这一切的时候,黛玻菈推门而入。

    当黛玻菈看到躺在床上,瞪着一双眼睛看着她的荣光时,她也愣了一下。

    她愣的甚至都忘了的说话,就这么呆呆地看着荣光。

    荣光则是紧张地盯着他,身体内的心脏正在剧烈的跳动着。

    “有……什么事情吗?”他见黛玻菈一直没走,之好主动开口。

    “呃,不……我以为你已经去晨练了,所以想进来收拾一下房间……”黛玻菈摇头解释道。

    “晨练?”荣光这才反应过来,猛地从床上坐起来,不过他也迅速想到了自己现在可是赤身**的,于是他重新躺了起来,将被盖好。

    黛玻菈奇怪地看着荣光这么做。

    “呃,现在几点了?”荣光为了掩饰尴尬,问道。

    “七点半了吧。”黛玻菈说。

    七点半……平常荣光可是点钟不到就起床去晨练的啊……

    荣光将头无力地倒在了枕头上。

    那场梦,竟然做的他忘记了时间,忘了晨练,忘记了他长期以来坚持养成的生活习惯

    这……太可怕了

    看到荣光颓然躺倒,黛玻菈更奇怪了。

    “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没,没什么……”荣光连忙又把头抬起来,对黛玻菈说。“我没什么问题,不过你一直这么站着,我也没办法穿衣服啊。所以……”

    黛玻菈明白了,她翻了个白眼,谁稀罕?我又不是没看过……哼

    黛玻菈转身走了出去,还将门带上。

    荣光这才跳下来,将内裤扔在一边,重新找了一条于净内裤出来换上。

    他现在已经顾不上去考虑湿内裤和梦之间有什么联系了。

    不过对于这次没有去晨练,而是赖床的事情,荣光心里依然有些隐隐的不安,就好像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一样。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