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冠军之光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回家的路(保底第二更)(书号:13574

第一百二十一章 回家的路(保底第二更)

作者:林海听涛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尽管黛玻菈对于荣光所说的那些已经有所心理准备了,但是当她真正开始经历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其实并没有以为的那么坚强。

    之前的路都还算好了,坐飞机坐汽车,也无非就是从省城到县城的长途汽车比较早,比较烂而已。

    在县城和来接他们的荣光姐姐见了面,也挺愉快的。

    荣光的姐姐荣小默是一个很安静的女孩,话不多,但是脸上总挂着微笑,令人会不由自主心生好感。

    相比较来说,黛玻菈对荣小默的印象,就要比对荣光的印象好多了。

    她真是难以想象,荣小默这么一个看起来知书达理的姐姐,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个不通人情世故的弟弟……

    和荣小默一起来的还有村里的拖拉机手,他开了一辆农用拖拉机。

    这就是接荣光他们回村里的交通工具。

    考虑到黛玻菈从没经历过这样的折腾,荣小默还专门在车斗里铺了一些于草,最上面还盖了层被,这样黛玻菈坐上去,就软和多了。

    一行人就这样出发了。

    一路上,破烂的拖拉机上做了一个皮肤白皙,五官精致,身材高挑凹凸有致的外国美女,这让他们成了这小县城街道上的一景,所到之处,回头率百分之百。

    从县城出来之后,走了大约十公里的公路之后,拖拉机从一个非常不起眼的岔路口拐进了一条掩映在树林的泥土小路。

    那之后,黛玻菈的地狱来了……

    路很烂,非常烂。因为前两天刚刚下过雨,路上的泥水还没有于涸,道路被拖拉机来的车轮碾压的凹凸不平。拖拉机喷出来的黑色烟雾被风向后吹,黛玻菈被呛的咳嗽连连。

    尽管屁股下面垫了很多于草和被褥,黛玻菈很快还是感觉到了浑身上下就像是要散架了一样。

    拖拉机发动机的轰鸣声持续不断,最开始还觉得吵,后来已经变成了她耳朵里的嗡嗡声。

    她甚至怀疑这耳鸣声会持续很久都不会消散……

    除了烟呛、颠簸和耳鸣之外,黛玻菈还晕车了——就算是去热带雨林里探访印第安部族,她也没有走过这么难走的路。

    她甚至觉得如果自己步行的话,都会好受很多。

    忍不住的黛玻菈终于趴到栏杆上大吐特吐起来。

    在县城还是最亮丽的一道风景的美女,这个时候已经气质形象全都没了

    坐在旁边的荣小默连忙伸手去拍打黛玻菈的后背。

    荣光在旁边哼道:“都给你说了,这条路很难走。”

    黛玻菈听着他的嘲讽,已经没力气反驳了。一张嘴就又想吐。

    不过在吐完之后,荣光还是一声不吭地递上来了一张纸巾。

    黛玻菈也没说谢谢,直接拿过来擦嘴。

    擦完之后,她有气无力地斜靠在那堆被褥于草上,一动也不想动,就这么目光呆滞地看着在她眼前缓缓飘过的白云。

    天倒是很蓝,和在北京看到的天空完全不像是一个……

    ※※※

    拖拉机开得很慢,他们是上午十一点出发的,午饭都是在路上吃的,就是一人啃了点于粮。

    荣光这样年收入超过两千万人民币的大明星,也和司机大叔、姐姐一样,吃着冷硬的烧饼,喝着凉白开。

    黛玻菈却一口也没吃,她已经晕车晕的根本没有胃口吃东西了,只是喝了几口水而已。

    吃完午饭,再度上路。

    开始爬山了之后,路没有之前那么颠了,但却变得危险。

    拖拉机轰隆隆慢吞吞地在蜿蜒的山路上蠕动,有些拐弯的地方甚至要小心翼翼地挪蹭。

    一边怪石嶙峋的山体,一边则是陡峭的万丈悬崖,只是望一眼,都会让人头晕目眩,双腿发软。

    黛玻菈一开始趴的地方,正好朝外,于是她可以很直观的看到悬崖下方的情况,她甚至看到了和她现在所坐的拖拉机差不多的残骸

    她被吓到了,赶紧缩了回来,直接躺平在拖拉机车斗里,继续抬头望天,再也不敢往外看,也尽量不去想那些很可怕的事情。

    她第一次有些后悔自己于嘛要跟着来看荣光的家乡啊……

    要是把命丢在这里,那可就太划不来了

    黛玻菈是这车上唯一表现不正常的人。

    在车斗两侧,荣光和姐姐一个人倚靠一边栏杆,正在若无其事地聊着天,是不是地司机大叔也会扭头插句话。

    每当司机大叔扭头插话的时候,黛玻菈就特别紧张:大叔你看着路啊

    “姑娘这路确实太烂了,你受委屈了……”司机大叔又回头说了。

    荣光在旁边说:“杨叔,她听不懂。”

    “哦哦哦,我忘了,哈哈不好意思”杨叔伸手挠了挠头。

    “不过弟弟你说得对,这路确实该修了。大家出个门太不方便,我看书上都说,要致富先修路。这路不修好啊,咱村里想要富起来恐怕没那么容易……”荣小默在旁边说。“外面的东西进不来,村里的东西出不去。其实咱村的大枣特别好吃,个大又甜……”

    “姐,这次我赚了不少钱,我就打算先把这条路修一下,电线自来水什么的都以后再说吧,先把路修好了,后面的东西才好弄……”

    “修路?那敢情好啊你得和老村长和老支书好好合计合计。这可不是建所小学那么简单的事情了。这地方,大的机械都进不来,只能够靠人工。只靠村里的人工,那可不知道要修到什么时候去了……”司机杨叔又回头说道。

    听到杨叔的话,荣光和荣小默都皱起了眉头。

    杨叔说得对,这地方要修路难度很大……非常大……

    但是难度大,就不修了吗?

    不,要修,这条路一定要修

    ※※※

    黛玻菈听着他们在用她完全听不懂的语言聊天,突然有一种被排除在外的感觉。

    这种感觉比晕车还让她难受。

    “你们在说什么?”趁着一次间隙,她开口问荣光。

    “我们在讨论修路。”荣光说道。

    “修这条路?”

    “是的,修这条路。”

    黛玻菈就算不是工程专业的,也知道修这条山路的难度有多大。

    她问道:“你们有钱吗?”

    “你不是才帮我赚了一百多万欧元吗?”

    黛玻菈瞪大了眼睛:“你自己掏腰包?”

    “要不然你以为呢?”

    “但这不是你一个人的责任。你也没必要把整个村的事情都揽在自己身

    “这是我的家,我不管谁管?”荣光反问。

    黛玻菈陷入了沉默。

    她总算是多少明白了一点,为什么荣光在赚钱上那么拼命……

    ※※※

    经过了七个小时的颠簸,终于在下午点多的时候,一行人抵达了村口。

    村口的那颗大树下已经聚集了几乎全村老少,黑压压的一大群人一直站在那儿,对荣光翘首以盼。

    当他们看到拖拉机的时候,就发出了欢呼声。

    这欢呼声一直持续到了拖拉机慢吞吞地开到村口。

    车还没停稳,一群人就围了上来。

    “光仔你回来了”

    “路上辛苦了”

    “光仔回来咯”

    “光仔回家”

    “光仔晚上在老支书院里吃饭,大家都要来的哦”

    “光仔还带了个洋妹,真是有出息了”

    大家凑上来,七嘴八舌地说着。

    他们伸出手臂,欢迎荣光。

    荣光几乎是直接跳到这些人身上的——他都没办法脚着地,就被热情的乡亲们接住了。

    黛玻菈是被荣小默从车上慢慢搀扶下来的——她的腿都软了,如果没人搀扶,几乎是不可能站稳的。

    大家对荣光带回来的洋妹也很感兴趣,小孩们围着她好奇地打量。

    大人们也都在远处议论纷纷。

    “光仔,你还带洋媳妇儿回来了啊”

    有人起哄一般大喊。

    “什么媳妇儿我经纪人”荣光红着脸大声解释。

    “那是啥?”

    荣光不知道该怎么给他们解释了。

    看到荣光红着脸沉默,大家笑得更开心了。

    “光仔有出息了哦都找洋媳妇儿了”

    黛玻菈在旁边完全听不懂他们说的话,不过她能够感受到那种轻松地、愉悦的气氛。那种从每一个人身上散发出来。

    这些人的脸庞经过长年的日晒风吹,皮肤都不好,穿的也很朴素,甚至是……破旧。但是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开心的笑容,他们咧开嘴笑,露出并不好看的牙槽。

    可是黛玻菈却觉得这真是美丽的笑容……

    受到这种气氛的感染,她也忘记了来时路上的颠簸痛苦和危险,不由自主地绽放出笑容。

    “洋姐姐真漂亮皮肤真白衣服也好好看……”一群吸着鼻涕的小孩围着黛玻菈,还有人好奇地想要去摸黛玻菈的裙……

    荣福挥手驱散了他们:“去去,不许摸不许摸我哥的媳妇儿”

    荣光回手给了弟弟一个爆栗:“你跟着起什么哄”

    弟弟荣福双手抱头,缩着脖,向荣光吐了吐舌头,也跟着那群小孩跑掉了。

    荣小默在旁边说:“走吧,先去老支书家里吃饭。大家都去。”

    荣光抬头看过去,果然,村支书家的方向,已经升起了渺渺炊烟。这个时候是吃饭的点,但是全村只有那里才有炊烟。

    “老支书下血本了,请全村人吃饭呢,就为了欢迎你回来。”荣小默笑着解释。

    荣光闻言回头对黛玻菈说:“能走吗?”

    黛玻菈点了点头:“现在好多了。”她还在东张西望。

    见她这样,荣光说道:“你看,我没骗你吧?真没什么好风景,也没什么好玩的,失望了别怪我没提醒你。”

    “怎么可能呢?”黛玻菈看过去。

    夕阳坠山坡,金色的余晖与远处的青山交相辉映。落日下,炊烟渺渺,低矮的房都被镀上了一层金黄。

    兴奋的人群呼朋唤友朝着一个方向涌去,大人们交头接耳,小孩们在人群穿来穿去,不时传出嬉笑声。

    虽然黛玻菈一句也听不懂,却能够感受到那种情绪。

    “这多美啊”

    她叹道。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