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冠军之光 > 第一百一十一章 男孩和男人(保底第一更(书号:13574

第一百一十一章 男孩和男人(保底第一更

作者:林海听涛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夺冠之后的庆祝非常的隆重和盛大。

    云达不莱梅全队带着德国冠军奖盘乘坐飞机回到了不来梅,从机场开始,他们就收到了非常热烈的欢迎。

    云达不莱梅的球迷们聚集在机场的停机坪上,当云达不莱梅的俱乐部总经理阿洛夫斯和队长鲍曼一起捧着奖盘出现在机舱门外的时候,下面的人群爆发出了一阵巨大的欢呼声。

    “冠军万岁冠军万岁”

    接下来大家鱼贯而出。

    每一个球员都受到了球迷们的欢呼。

    其荣光得到的欢呼声是最大的。

    虽然他并不完全属于云达不莱梅,他只是一个租借来的球员,但是云达不莱梅的球迷们在这一个赛季里,早就把他当做了他们的一员。他们甚至产生了这么一种错觉,认为荣光不是租借来的,而就是属于云达不莱梅的。他是永远转会来到这里的……

    听到巨大的欢呼声,荣光也很高兴,他在下舷梯的时候,用力向大家挥手

    他这个动作也引起了球迷们更大的欢呼声。

    “国少年,好样的”

    “我爱你,荣”

    “你让我爱上了国,荣”

    大家纷纷大喊着表达他们对荣光的喜爱之情。

    阿洛夫斯也回头望了一眼荣光。

    在这个赛季之后,他现在满脑就是要怎么才能够把荣光永远留在云达不莱梅。

    他希望这些球队对荣光的爱能够让他喜欢上这个地方和这支球队,然后在租借到期之后,倾向于留下来。

    为了能够留下荣光,他甚至希望荣光下个赛季的表现不怎么样,那样拜仁慕尼黑也许就不会对荣光感兴趣了……

    真是煞费苦心……

    ※※※

    从飞机上下来之后,云达不莱梅全队坐上了双层敞篷巴士,开始了全城大游行。

    从机场到威悉球场,最终抵达不来梅市政大厅的礼堂。

    然后球员们在这里下车,和球迷、市政府官员们一起庆祝这个了不起的冠军。

    一路上,所到之处,公路两旁全都是密密麻麻的球迷,他们穿着云达不莱梅的绿色球衣,挥舞着手臂,载歌载舞,庆祝冠军。

    这不是荣光第一次庆祝冠军了。

    不过之前在圣保罗踢球时,也只有拿了南美解放者杯之后的庆祝盛况稍稍能够与这一次相媲美。

    欧洲果然不一样。

    难怪大家都想来欧洲呢

    最终在市政厅礼堂庆祝冠军的时候,不来梅的市长半开玩笑地向荣光提了一个要求:“你瞧啊,荣。这座城市是这么的爱你,怎么样?认真考虑一下吧,永久转会过来怎么样?你现在在这座城市比我这个市长都还有名了”

    大家都笑了起来。

    阿洛夫斯一边笑一边扭头观察着荣光的表情。

    在大家的哄笑声,荣光也露出了笑容。

    不过他笑的有些尴尬。

    从这个笑容来看,阿洛夫斯明白了要想让荣光留在云达不莱梅,恐怕不太容易

    哎。

    他在心叹了口气。

    云达不莱梅毕竟不是豪门,无论是历史,还是知名度,或者是财力,都没办法和拜仁慕尼黑相提并论。

    要想吸引一般的球员恐怕还没问题,但是要留住荣光这样的天才,就太难了。

    他赞同沙夫对荣光的评价,这小绝非寻常人物,日后一定会前途无量。

    这种天才球员,往往都有大志向和野心,一定不会甘心就这么留在云达不莱梅的。

    现在想要说服荣光留队几乎不可能。

    他只能够再等等,看下个赛季,事情是否会有什么转机吧……

    ※※※

    德国的联赛冠军庆祝,少不了啤酒。

    荣光作为球队夺冠的大功臣,自然遭到了大家的特殊对待——所有人都找他灌酒。

    埃尔顿在旁边看着被队友们簇拥着的荣光。

    “你是夺冠的头号功臣啊,来,于一杯,荣”

    “帽戏法真了不起,于一杯”

    “你那个牛尾巴是怎么做到的?是牛尾巴?来,为了这么漂亮的进球,于一杯”

    “英雄出少年啊……”科尔斯塔季奇在旁边感叹道。“我们的时代已经结束了。我现在突然能够理解希斯菲尔德为什么不愿意让荣打比赛了……或许他也知道,这小会夺走他的时代……可惜他最后也还是被夺走了。”

    有些喝多了的科尔斯塔季奇在那里喋喋不休。

    埃尔顿则端起酒杯站起身,径直走向了荣光。

    当埃尔顿走到荣光面前的时候,现场突然安静了一点。

    因为谁都知道埃尔顿和荣光的关系算不上好,这个时候埃尔顿突然端着酒杯走到荣光面前,所有人都很好奇他要于什么。

    就连荣光都好奇地看着他。

    在众目睽睽下,埃尔顿并没有说话,他板着脸,将自己手的啤酒杯用力撞在了荣光的酒杯上。

    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然后埃尔顿一仰脖,将杯的啤酒全都灌了下去。

    于了杯的啤酒之后,他就这么盯着荣光。

    于是荣光也仰脖将杯的啤酒喝了下去。

    喝完他也盯着埃尔顿。

    埃尔顿看到荣光也于了,这才转身离去。

    之前稍稍为之一滞的气氛也重新活跃了起来。

    欢笑声、嬉闹声全都继续响了起来。

    埃尔顿喝了酒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科尔斯塔季奇问他:“这是告别酒吧

    埃尔顿扭头对他说:“你喝多了,马拉登。”

    科尔斯塔季奇就咧嘴笑了:“哪有,你才喝多了呢,托尼”

    ※※※

    当荣光被人送回家的时候,他又喝的伶仃大醉。

    这次可没有孙奉阳帮忙了,是黛玻菈一个人把荣光从门口拖进屋去的。

    荣光整个人都趴在了黛玻菈的身上。

    黛玻菈脚步蹒跚把他拖到了他的卧室,然后给他脱掉鞋,将他放在床上

    荣光几乎已经不省人事。

    黛玻菈看了看他这样,决定还是把他的衣服裤给脱掉算了。

    穿着脏兮兮,充满了汗臭味的衣服睡觉,会把床也弄脏的。

    于是她开始给荣光脱衣服,荣光的上身只穿了一件T恤,很好脱。

    脱下来,就露出了他棱角分明的身材,以及结实的肌肉。

    这一身肌肉……

    黛玻菈是亲眼见证了怎么诞生的。在最初来到德国的时候,他身上的肌肉绝对没有这么多,块头也没有这么大。

    为了这个身材,他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代价。

    一直跟着他训练的黛玻菈都常常想,如果换做自己,恐怕第一天训练就坚持不下来。

    她有些佩服这个国小孩。

    是什么促使他这么拼命呢?

    如果自己是因为欠了一屁股债,想要还钱,所以才努力工作,那他呢?

    他也欠了一屁股债吗?

    黛玻菈将T恤折好放在床头,然后目光落在了荣光的皮带上。

    她犹豫了。

    要不要给他脱裤呢?

    按理说是需要的。

    上衣都脱了,就剩个牛仔裤做什么?

    肯定是要脱的。

    但是让她给一个男人脱裤……

    这事儿总觉得有些不对。

    以前一直都把荣光当做没长大的小孩看的,黛玻菈从来没有其他想法。

    但是刚才在看到了荣光身上线条清晰棱角分明的肌肉时,她突然意识到在他眼前的人已经不是一个孩了,他今年月日就将年满十岁。在巴西,这都可以当爹了……

    自己可不再是和一个小孩同居了,而是和一个男人同居。

    知道的人会怎么看待这件事情?

    哪有经纪人住在球员家里的?

    那还是经纪人吗?

    黛玻菈的思维一下发散了出去,神游了好一会儿,然后脸色绯红地回过神来。

    她在看着荣光的下体,最后下定了决心,贝齿轻咬嘴唇,双手伸出去放在皮带上,迟疑了一下,她嘴还是解开了荣光的皮带,拉开了牛仔裤的拉链…

    ※※※

    第二天当荣光从睡梦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身上盖着薄被

    这是很正常的每天早晨。

    但是荣光却觉得有些不对。

    因为他完全不记得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了。

    他只知道球队拿到了冠军,回来之后进行了非常疯狂的庆祝,他被队友们灌了很多酒。

    然后……

    然后他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谁把他送回家的,谁将他服侍上床的,又是谁……

    荣光掀开了被,看到自己只穿了一条内裤的近乎全**的身体。

    ……给他脱的衣服?

    他一脑门的问号。

    随后他扭头看到了放在自己床头的衣服和裤,被叠得整整齐齐。

    他将这些衣服穿好之后,出门,敲开了对面黛玻菈的房门。

    黛玻菈睡眼惺忪的打开门时还有些惊讶:“这才点多,你昨天喝了那么多酒,你不多睡一会儿?今天不用去训”

    “我昨天喝得很多吗?”荣光问。

    “不省人事。”黛玻菈点头道。

    “那是谁把我弄到床上去的?”荣光继续问。

    “孙先生。”黛玻菈一脸平静地说道。

    荣光摸着额头:“哦。”

    “怎么了?”黛玻菈故作好奇地问。

    “呃……没什么,没什么。你继续睡吧,我去晨练。”荣光神色略有些尴尬,转身欲走。

    “云达不莱梅已经是联赛冠军了,你不休息一下?”黛玻菈探身出去问。

    “闲不住。你继续睡吧。”

    荣光挥了挥手,头也不回地跑掉了。

    黛玻菈知道他关上外面的大门,这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重新睡

    ※※※

    早晨点半的不莱梅,朝阳的光洒在这个城市,黑夜却还未完全褪去,整个城市里明暗分明,光影变幻。

    街上的行人在逐渐增多。

    荣光将卫衣的兜帽翻上来遮住了额头。

    然后他做了一番简单的热身之后,低头慢跑,穿行在这座刚刚睡醒的都市。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