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冠军之光 > 第九十五章 脸红(保底第一更)(书号:13574

第九十五章 脸红(保底第一更)

作者:林海听涛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黛玻菈回来之后,对于荣光最直观的变化就是,每天的两餐吃起来算是享受了。

    孙奉阳是一个很好的运动医疗专家,但术业有专攻,他可不是一个好厨师

    其实荣光吃东西不算挑的,要不然在圣保罗的训练基地餐厅里那种难吃的三明治,他怎么可能一次塞三四块进去?

    实际上荣光之前的生活条件,也不可能把他的味蕾培养的多么娇气。

    小时候,为了填饱肚,他什么都吃。那时候有的吃就不错了,还敢挑剔食物的口感和味道?

    长期养成的习惯,让荣光胃口很好,食量很大,但是不挑食。

    但是孙奉阳差点就破了他的功……

    虽然孙奉阳每天都对照着食谱和黛玻菈留下来的小纸条,尽心尽力给荣光做着早餐和晚餐。

    但是荣光还是会觉得……真的好难吃啊

    不过他也知道孙奉阳有多努力,因此每次都是勉强自己吃下去的,并没有告诉孙奉阳真相。

    没有对比就没有差距。

    之前荣光吃惯了黛玻菈做的饭菜,还没觉得有什么了不起的。

    结果吃了孙奉阳做的食物之后,荣光再吃黛玻菈给他做的早餐。

    依然是熟悉的味道和溏心蛋……

    有那么一瞬间,他的眼眶突然就湿润了……好吃啊

    不过荣光还算清醒,知道现在不是他一个人,对面还坐着一个黛玻菈。

    这个时候失态就不好了。

    于是他压下内心翻腾的情绪,不停地埋头吃着黛玻菈给他做的早餐。

    他没有抬起头来,是不想让黛玻菈看到他湿润的眼眶。

    他才不先让那个女人得意呢

    ※※※

    吃上了美食,荣光的状态似乎都跟着变好了一样。

    在训练,他显得格外卖力。

    大声呼喊着,斗志十足。

    就连教练们都觉得奇怪。

    “荣今天怎么了?感觉今天他特别有于劲一样……”助理教练坎普疑惑地问道。

    “因为最重要的两场比赛要开始了吧?对拜仁慕尼黑,他肯定不缺于劲的。”主教练沙夫给出了解释。

    大家想了想,觉得沙夫的说法真是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便纷纷点头赞同。

    倒是有眼尖的队友发现每天跟荣光一起来训练,训结束之后又开车来接他的人,重新变成了那个美女。

    “荣,你的女朋友回来了啊?”

    荣光红着脸反驳:“什么女朋友?说了多少次了,那是我经纪人经纪人你们没有经纪人吗”

    米库笑着说:“我们当然有经纪人,但是我们可没有这么漂亮的美女经纪人。”

    “没错,没错。其实经纪人做女友也挺好的,你的钱给了她,不还等于是你的钱吗?这就叫水不流外人田,”

    “哈哈哈”

    一群看热闹的人起哄一般大笑起来。

    在笑声,荣光的脸更红了。

    其实荣光的红不是害羞的红,也不是得意的红,而是真的为自己辩解导致情绪激动的红。

    但是这里面的意思,大家哪分辨的出来呢?

    肯定是都当一个意思了

    就连队长鲍曼都非常认同大家对荣光经纪人的身份定位。

    他作为对战,出于好心,出于为球队考虑的想法,也一本正经地提醒荣光:“还有两天就是对拜仁慕尼黑的比赛了,荣。我知道,年轻人……总是精力充沛的。但我还是不得不提醒你……要注意节制。尤其是在比赛前,要千万小心,不要把自己搞空了。你可别怪我多管闲事啊,荣……”

    荣光看到队长这一本正经的样,就知道他可不是开玩笑的。

    但问题是……

    他要怎么向队长解释,他和黛玻菈真的不是他们所想的那种关系呢?

    荣光在脑海快速思索了一下,发现自己不管选择何种解释方式,都没办法让对方彻底相信他是真的和黛玻菈没有关系。

    而且以他多次解释的经验来看,最终反而会被认为“解释就是掩饰”。

    于是他明智的闭了嘴。

    但闭嘴也是会被认为是默认的。

    于是看到他红脸的样,大家又笑了。

    其实队友们挺喜欢开他玩笑的。

    因为这个在球场上和训练场上当一群老将们自惭形秽的小,也就只有这个时候才会显出和他年龄差不多的稚嫩青涩来……

    ※※※

    当黛玻菈在停车场看到荣光的时候,荣光脸上的红色还没有完全消散。他自己也知道这一点,于是他低着头径直上了车。

    黛玻菈觉得今天的荣光似乎有些奇怪,便多问了一句:“怎么了?”

    荣光做在副驾驶席上继续低着头:“没什么,我们走吧”

    怎么可能会让黛玻菈知道队友们在说些什么呢?

    那简直太丢人了

    黛玻菈很明显感觉到荣光不对,但是荣光为什么这么不对,她并不知道,也不打算问。

    既然对方不说,那就是不想自己知道嘛……

    对于荣光,黛玻菈承认她一直都有好奇心,不过她总是可以压制住自己的好奇心,不会轻易去探究荣光的那些秘密。

    荣光坐了一会儿,并没有发现汽车开动,于是他低着头又问:“怎么还不走?”

    黛玻菈摊开手:“你不是说你来开吗?”

    “啊?”荣光抬起头来,有些惊讶,随后他恍然大悟。“哦,是我,是我

    说完,他就拉开车门,下了车。

    虽然时间短暂,但是在荣光抬起头来的时候,黛玻菈还是很明显的看到了荣光的脸有些微红。

    他脸红了?

    他脸红什么呢?

    黛玻菈突然更好奇了……

    当他们互换位置之后,黛玻菈真的很想问荣光为什么脸红。

    不过她咬了咬嘴唇,最终还是把这个好奇心压了下去。

    好奇心害死猫,她可不想做那被害死的猫。

    ※※※

    荣光在训练表现出来的积极状态让球队的教练们很高兴。

    距离德国杯决赛越来越近了。

    荣光的表现让大家都有信心。

    这几天在训练基地外面游荡的记者们也明显增多了起来。

    沙夫并没有封闭训练,将这些记者都拒之门外,而是像往常一样开放,只有在进行战术训练的时候,才会请出记者,封闭起来。

    他通过这样的方式向对手传递了这么一个信息——我们云达不莱梅很有自信,完全不怕什么拜仁慕尼黑

    荣光良好的状态,也通过媒体报道传递了出去。

    拜仁慕尼黑方面也很关心。

    在希斯菲尔德就接到了来自赫内斯的电话。

    电话赫内斯问起了球队的战术安排。

    “奥特马尔,你不会还打算在奥林匹克球场里摆出铁桶阵吧?”他问道。

    希斯菲尔德对于赫内斯有这样的疑问不感意外。

    联赛第一次交手,希斯菲尔德在客场选择了铁桶阵,在输掉了比赛之后,希斯菲尔德让媒体和俱乐部的高层骂得狗血淋头。

    说堂堂豪门拜仁慕尼黑,却在对方的主场摆出了铁桶阵,就算最终赢了球,对于拜仁慕尼黑来说,也是耻辱

    而输掉比赛,就是对希斯菲尔德警告,告诉他,让高傲的拜仁慕尼黑打这种战术是违背拜仁慕尼黑足球传统的,必然没什么好下场。

    那场比赛从过程到结果,都成了他的罪证。

    再加上媒体在宣传赫内斯接触马加特的消息,那段时间对于奥特马尔·希斯菲尔德来说,是最难熬的时光。

    当时他已经成了过街老鼠,在慕尼黑人人喊打。

    不管是专业的媒体记者,还是俱乐部高层,甚至是普通的拜仁慕尼黑球迷,都在指责他破坏了拜仁慕尼黑的传统。用铁桶阵去对付云达不莱梅,本来就是一种主动示弱。比赛还没开始,就认输投降了的拜仁慕尼黑怎么可能赢得这场比赛呢?

    拜仁慕尼黑上下对自豪感的维护是非常强烈的。

    他们不允许任何人作出任何玷污拜仁慕尼黑荣誉的事情。

    在他们看来,死守,也是一种玷污。

    当然了,希斯菲尔德其实可以不用理会这种压力,反正他打定主意要在这个赛季结束之后离开了。

    不过他现在也认为死守不是对付云达不莱梅最好的办法。

    那样是扬短避长。本来拜仁慕尼黑就不是特别擅长死守,为了那场比赛,他们准备了两个星期,最后也还是输掉了比赛。球员们对这种战术的抵触也很大。

    所以还是要回到拜仁慕尼黑所擅长的路上来。

    要和云达不莱梅对攻

    这才是拜仁慕尼黑的长处。

    只有充分发挥了长处,拜仁慕尼黑才有可能赢。

    于是面对赫内斯的这个问题,希斯菲尔德很斩钉截铁地回答道:“当然不会。这一次,要用拜仁慕尼黑最擅长的方式来击败云达不莱梅,拿到联赛冠军

    赫内斯在电话里笑了起来,这是他想要的回答。

    “那我就拭目以待了,奥特马尔。”

    希斯菲尔德挂掉了电话之后,继续研究球探艾德给他传回来的报告。

    报告重点提及了荣光的状态。

    “……国人的状态非常出色,在训练尤为积极,看起来他斗志昂扬…

    他当然斗志昂扬了……

    希斯菲尔德对此并不吃惊。

    荣光状态好没什么好奇怪的,面对拜仁慕尼黑的时候,他状态要是不好,那才有问题呢……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