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冠军之光 > 第八十章 还有人没放弃(保底第一更)(书号:13574

第八十章 还有人没放弃(保底第一更)

作者:林海听涛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上午的圣保罗,眼光明媚,秋高气爽。

    放眼望去,天空湛蓝纯净,就像是一块蓝宝石,点缀其上的白云是蓝宝石反射出来的光芒。

    今天的天气很好,有微风,扬起了黛玻菈的裙角。

    黛玻菈手捧鲜花,漫步在静谧的墓园里,穿过一座座形态各异的墓碑。有些墓碑简直就像是一件件雕刻出来的艺术品。宗教题材居多。

    巴西是一个各种各样宗教都能够找到自己位置的神奇国度。

    所以这里的墓碑上既有圣母玛利亚,也有巴西著名的女菩萨“显灵女神”

    在这些豪华的墓碑,有一座矮小的墓碑显得非常普通,很不起眼。

    黛玻菈便在这方矮小的墓碑面前止住了脚步。

    她并没有马上放下手的鲜花,而是站在墓碑前,静静注视着墓碑。有几片落落在上面。

    “爸爸,妈妈……我来看你们了。”

    黛玻菈颤抖着声音说道。

    她俯下身去,拂去了墓碑上的落,然后将自己手的鲜花放在了墓碑前

    ※※※

    克拉什尼奇被换了下去,换他上场的是乌克兰的后卫斯克里普尼克。

    克拉什尼奇被换下的时候,显得很无奈——他当然也不愿意这么早就被换下场,但是没办法,睡觉球队一上来就少了个人呢?为了保证后防线的完整性,必须牺牲前锋了。

    沙夫主动上前,和克拉什尼奇握手,安慰了他几句。

    克拉什尼奇摇头,他甚至都没有机会为球队贡献力量……

    回到替补席,他一屁股坐了下来,没有和旁边的队友交流什么,如果是平时赢了球被换下,那肯定是挨个击掌相庆。

    现在,他们彼此都没心情说什么。

    就只是盯着球场,眉头紧皱,一副忧心忡忡的样。

    这场比赛对于球队来说太艰难了,他们这些替补球员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云达不莱梅调整了在很容,他们换下了一名前锋克拉什尼奇……这样一来,在前场就只有荣一个前锋了……如果要想赢球,荣就必须要肩负起更多的责任来……但是他能行吗?”

    电视转播给了荣光一个特写镜头。

    与此同时在北京的后方演播室里,解说员段浩然也在发出同样的疑问。

    电视机前的国球迷们,都将目光投向了荣光。

    ※※※

    因为成了唯一的一名前锋,所以荣光受到的防守压力更大了。

    只要他拿球,身边最少都是两个人,有些时候甚至多达三个人。

    这还只是他身边的防守球员,不说在外围的那些法兰克福的防守球员们,他们将荣光彻底包围了起来。反正也没有克拉什尼奇的接应了,就这么把荣光围起来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荣光尝试拿了几次球,不过都没能把足球带出去,要么被断,要么勉强护住,只能再把足球传出去。

    换人之后的五分钟过去了,荣光毫无表现。

    “这也不能够怪荣光,是他所面对的防守太严密了,这完全是一副对付一流球星的架势……就算是那些世界级球星面对这样的防守也没什么太好的办法,所以荣光的表现不佳也有情可原……”在北京,央电视台的德甲解说员段浩然在忙着给荣光找各种客观理由,来说明荣光为什么表现不佳。

    这当然不能说是自己球员实力的问题,那岂不是灭自己威风,长他人志气

    国球迷们看的很揪心。虽然他们承认段浩然说得对,可是就这样丢掉联赛冠军的话,还是很可惜的——这可是国球员在欧洲足坛的第一个顶级联赛冠军啊

    ※※※

    荣光举手要球。

    法国场米库犹豫了一下。

    他是唯一的前锋不错,要往前传球的话,怎么也绕不过他,可是他的身边最少都有两个人对他寸步不离。

    意外领先的法兰克福现在打的很坚决,就是收缩防守,然后伺机打云达不莱梅的反击。他们很清楚,落后的云达不莱梅必须进攻,不进攻他们就死定了,而他们进攻身后就会有很多空当……

    这些空当都是法兰克福可以利用的反击机会。

    如果给了荣光球,他被断了怎么办?

    米库想到这里,还是没把足球传给荣光,他把足球分给了边路的恩斯特。

    恩斯特拿球要从边路突破,但是也很快就因为法兰克福严密的防守绕了回来,他把足球又传到了路。

    米库再次拿球,后腰鲍曼插上,米库把足球传给了鲍曼。

    鲍曼直接在三十米左右的地方来了一脚远射。

    当然了,在法兰克福球员的逼抢于扰下,这脚球毫无悬念地打飞了。

    “云达不莱梅没什么太好的进攻办法。在法兰克福收缩防守之后,沙夫又把禁区里比较全能的前锋克拉什尼奇换了下去,这样一来,在进攻上就少了个桥头堡。荣是一个突击性的二前锋,并不适合做锋,前面没有了克拉什尼奇帮他吸引对手的防守注意力,他就变成了锋,直接面对对方的密集防守,这可不是荣习惯的战斗方式……”解说员马塞尔·莱夫滔滔不绝为大家分析了起来现在的形势。

    “我甚至认为沙夫这是一个败笔,他应该换下的人不是克拉什尼奇,而是荣荣的进球虽然比克拉什尼奇多,但是他并不适合在现在这种战术环境下比赛……换下克拉什尼奇,留一个荣,我想这个换人决定一定让雷曼很高兴……

    电视转播给了法拉克福的主教练威利·雷曼一个特写镜头。

    ※※※

    威利·雷曼现在的心情确实不错。

    虽然在赛前,他已经制定了战术和计划,要求球队在主场全取三分。但是他也没想到这三分会来的这么容易。

    比赛刚刚开始十一分钟,球队就因为一个点球取得了领先。

    并且云达不莱梅还被罚下了一个后卫。

    为了保证后防线的完整性,沙夫换下了锋克拉什尼奇,让荣光顶在前面……这么一来,对法兰克福的球门威胁性就大大减少了。

    这下,法兰克福对荣光的防守就简单了——就是坚决不让他转身。

    荣光现在变成了顶在最前面的锋,但这绝对不是他所擅长的。

    锋需要背身拿球,大部分时候都是背对球门的。他们正面面对球门的时候,于的是冲刺抢点的活儿。

    不过这个东西,荣光也同样不擅长。

    他必须要球在脚下才行,球不在脚下,他的威胁就直线下降。

    不过背对球门,就算球在他脚下,那又怎么样?

    在看到克拉什尼奇下场之后,雷曼就马上起身向自己的球员们做出了最新的调整,让他们围住荣光,不要让他轻易转身。

    雷曼坚信以荣光现在的能力,是不可能突破自己的防守的。

    他绝对不是打锋的料。

    冻结了荣光,就等于冻结了云达不莱梅目前百分之八十的攻击力。

    对于自己球门的威胁大大减少。法兰克福守住0这个结果的希望大增。

    最终,将可以依靠这一个进球,在主场拿到胜利。对于处在降级区的法兰克福来说,这三分弥足珍贵。

    这就是雷曼打的如意算盘。

    现在看起来,比赛都在朝着他预计好的方向发展,最终将按照他写好的剧本上演。

    ※※※

    尽管队友们传给他的球并不多,但荣光还是坚持一次次举起手臂,向队友们要球。

    他现在真像是一个锋——最起码看起来像。

    他举手要球的时候,是背对进攻方向的,身后肯定会有一名法兰克福的球员顶着他,身边很近的位置还有一个法兰克福的球员,两个人对他形成了掎角之势。只要足球敢传过来,一个贴身于扰,另外一个就负责伺机断球,两个人配合默契。

    让荣光连身体都难转过去。

    这两位法兰克福的防守球员现在特别有成就感。

    让整个德国都束手无措的国天才,就这么陷入了他们的包围圈,被冻结了

    所以当他们看到荣光又举起了手臂时,都忍不住在心期待其他云达不莱梅的球员们把足球传给荣光。

    那样就意味着他们将完成又一次成功的断球,法兰克福将因此再次发动一次反击。

    如果能够再进一个球,那就更好了

    两球领先,就可以彻底宣告本场比赛的终结。

    来吧,来吧,把球传给他吧

    在两位法兰克福球员的祈祷,足球终于被传到了荣光的脚下。

    就在足球朝着荣光滚得时候,顶在荣光身后的法兰克福球员韦德内尔便向荣光顶了过去。

    不过荣光已经知道他会这么做了,所以他提前迎向了足球。

    不仅仅是韦德内尔。另外一名对荣光寸步不离的法兰克福球员亨宁·布尔格也跟着逼了上去。

    ※※※

    黛玻菈放好了鲜花之后,左右看了看,然后将裙垫在了屁股下面,直接坐在了地上。她也学着当初荣光的样,坐在父亲的墓碑前和他聊起了天。

    “爸爸,你可能自己也没想到吧?荣现在在德国已经被媒体称为了‘现象,。这可是很高的评价了啊……现在他所效力的云达不莱梅,在联赛依然排名第一,有机会拿下这个赛季的联赛冠军呢……为什么在云达不莱梅?因为他在拜仁慕尼黑没有出场机会啊……之前我还担心我坚持要让他去拜仁慕尼黑是不是错了,现在我已经没有这个担心了。在拜仁慕尼黑连大名单都没进的经历似乎刺激到了他,他现在比任何时候都更拼命我想就算是爸爸你看到了这个样的他,也会很吃惊的吧?”

    ※※※

    荣光冲向足球,一点要减速的意思都没有,尽管他和足球已经非常接近了

    谁也不知道他这是要于什么。

    就连防守他的布尔格和韦德内尔两个人也是如此,荣光不减速,他们也只能够跟着,不敢减速——万一他们减速了,荣光加速,那距离不就被拉开了吗?这样不就是没办法做到贴身盯防了吗?

    反正荣光不减速,他自己也不好控球。

    但就在荣光即将接到球的时候,一直跟在荣光身后的韦德内尔突然看到荣光身体一扭

    与此同时,他抡起了右脚,就像是要把足球踢出去一样……可是扭身做什么?要直接转身往前传球?

    在边路,倒是有恩斯特这个接应点……

    可是这个距离也未免太长了点吧?间还有很多我们的人,他保证能把球传过去?

    就在韦德内尔不明白荣光在做什么的时候,他看到荣光的右脚踢了下来,然后……他看不到了。

    被荣光的身体挡住了,所以他看不清楚接下来荣光做了什么。

    他只看到荣光身体一扭,足球就从突然滚了出来,与此同时荣光……转身

    几乎贴着他抹了过去

    这是……怎么回事儿?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