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冠军之光 > 第五十三章 办法(8100)(书号:13574

第五十三章 办法(8100)

作者:林海听涛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随着荣光本场比赛第八次过人尝试失败,他被沙夫换下了场。

    “荣在这场比赛表现奇怪,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上一场比赛云达不莱梅客场击败勒沃库森的比赛,荣的表现也是这样。其实早就有所征兆了,就在对拜仁慕尼黑的上半场,荣的表现就让人大失所望……”

    解说员马塞尔·莱夫毫不留情地批评道。

    虽然莱夫以前也没少为荣光的表现欢呼,可是当荣光表现不好的时候,他的批评也是从来都不留情的。这就是他的风格。

    尽管表现谈不上最好,但荣光还是得到了主场球迷们的掌声。

    毕竟云达不莱梅能够在这场比赛轻松领先罗斯托克,和他之前出色的发挥是分开的。

    但是就像是在上一场比赛那样,当球队取得了领先之后,荣光一下就变得很不会踢球了……

    他又开始做那些看起来很愚蠢的尝试。

    看荣光一直这么尝试失败,沙夫还是把他换了下来。

    又担心荣光对此有什么想法,所以在荣光下场之后,沙夫第一时间上去拥抱荣光,轻轻拍打着他的后背安慰他:“没什么大不了的,荣。谁也不能一直状态出色,好好休息一下吧,然后放松心情准备度假。”

    荣光并没有表示出不满,他只是点了点头,就坐回了替补席。

    正好就坐在了埃尔顿的身边。

    自从那次对荣光说过话之后,再也没有和荣光有过任何交流的埃尔顿却一偏头,对荣光说:“你在搞什么?你明明只用速度就可以解决问题的,就像你在对拜仁慕尼黑的那场比赛所做的那样。你为什么要想个白痴一样在球场上出丑?”

    荣光扭头看着他,有些惊讶:“你看出来了?”

    埃尔顿差点翻了个白眼:“我只想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是的,埃尔顿看出来了,他看出来荣光是故意用这种很笨拙的方式来踢比赛的。他明明有更好的办法不用,非要去尝试用假动作在人群密集的地方突破,结果还过不好,那不是自讨苦吃吗?

    “我是要成为世界最顶级球员的人。”荣光说道。

    埃尔顿这次没忍住,他翻了个白眼:“这和你现在做的有什么关系?”

    “我想一个最顶级的球员,是不可能只靠速度来比赛的吧?”荣光反问。

    他的反问让埃尔顿一怔。

    埃尔顿的速度很快,他也常以自己的速度为荣。但他似乎从来没有认真想过这个问题。既然他速度这么快,比巴西国家队里的那些巨星们都还快,为什么他却从来没有入选巴西国家队的资格,也没有成为像“外星人”那样的世界顶级球星。

    “我可以靠速度解决问题啊,但是我想我不会总能靠速度解决问题吧。所以我必须把我的过人找回来。”荣光很认真地说道。

    埃尔顿不吭声了。

    荣光的速度比自己快,他已经承认了。但是他想着,荣光之所以表现出色,那是因为他的速度更快。

    现在他看到荣光放着最好用的武器不用,却要笨拙的尝试用假动作来过人

    他在替补席上是嘲笑荣光的。

    可是现在,他嘲笑不出来了。

    这小……永远都不知道满足啊

    有了如此惊人的速度,还想要拥有逼真的假动作……他的野心该有多大?

    这个时候他想起了荣光最开始给自己说的那句话。

    我是要成为世界顶级球员的人

    真是……幼稚狂妄。

    但为什么,听起来却又掷地有声,发出了铿锵之音呢?

    ※※※

    当比赛即将结束的时候,云达不莱梅已经在主场20领先罗斯托克了,这场比赛云达不莱梅赢定了。

    黛玻菈起身离开座位,提前离场。

    她需要先去停车场把车开出来,然后在约好的地方等待荣光。

    每一个主场比赛之后,都是这样的额,这已经是固定程序了。

    和黛玻菈一起提前离开的球迷还不少,有很多人都是客队罗斯托克的球迷

    也有少量云达不莱梅的球迷们。

    客队球迷提前退场是因为这场比赛已经输定了,继续看下去毫无意义。还不如早点去赶火车呢。

    而主队球迷们提前退场理由也差不多,不过心情就完全不同了。

    因为荣光是云达不莱梅的球员,作为荣光的经纪人,黛玻菈理应支持云达不莱梅,但是她离开的时候表情却像是那些客队球迷们一样。

    她并没有为云达不莱梅拿到冬歇期冠军感到高兴。

    黛玻菈上车之后,将车开到了约好的地方,然后熄火。在紧闭门窗的车舱内等荣光。

    比赛结束了,出来的球迷越来越多。

    每一个云达不莱梅的球迷们都很高兴,他们三五成群聚集在一起,一边唱歌一边退场,他们挥舞着云达不莱梅的旗帜,甩动着绿色的云达不莱梅围巾。

    这场比赛结束之后,云达不莱梅拿到了冬歇期冠军。

    根据统计,拿到冬歇期冠军的球队当,有百分之八十的最终都拿到了联赛冠军。

    所以你就完全可以理解为什么拿到冬歇期冠军对于云达不莱梅来说会如此重要了。

    黛玻菈想到了荣光在一个星期前和她的对话。

    “我发现问题还是没有解决,黛玻菈。”

    在从训练基地回家的路上,荣光突然对正在开车的黛玻菈说。

    “什么问题?”

    “我发现我现在很难用我以前所擅长的过人动作来过人了……除了速度,他几乎过不了人。”

    “孙先生不是说只要你坚持做有球训练,球感就会慢慢回来吗?”

    “是的,是在慢慢回来。但是太慢了……我等不了,我想尽快,越快越好。要不然的话,我总觉得我很快就会遇到问题了……”

    黛玻菈听到荣光这么说,有些意外。

    荣光现在的表现这么出色,就连她这个做经纪人的都没想到会有什么危机,而荣光自己竟然意识到了

    “我在刚刚来到欧洲的时候,已经因为不了解欧洲足球吃过一次亏了,我可不想再吃一次。所以这一次,我想提前准备好。”荣光说道。

    “那你打算怎么办?”黛玻菈问道。

    “我想在比赛尽量尝试用假动作来摆脱对手,而不是速度。”

    “就像你对拜仁慕尼黑的上半场那样?”

    “嗯。”

    “可是这样……万一球队因为你而输掉了比赛怎么办?”黛玻菈提出了她的担心。

    “所以我决定先用老办法来帮助球队领先,剩下的时间我再来试验。”

    荣光似乎已经将方方面面都想好了。

    黛玻菈却想到了军师一样的孙奉阳:“不给孙先生打电话吗?也许他会有办法?”

    “呃”荣光犹豫了一下,还是摇了摇头。“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但孙哥似乎不是很想继续留在德国,总是让他来德国帮忙,也挺麻烦他的……所以算了。这次我自己解决。”

    黛玻菈有些吃惊,她以为荣光很迟钝呢,没想到荣光竟然也看出来了孙奉阳的异常……

    不过自己解决问题吗?

    黛玻菈从回忆退出来,不知何时,手机已经被拿在手,来回把弄着。

    她在犹豫,要不要给孙奉阳打电话。

    可是人家是义务帮忙,和自己不一样,并不是专门为荣光工作的。自己没有理由总是遇到麻烦就找他……

    这个时候黛玻菈就特别痛恨自己什么都不会,半路出家的经纪人,谈不上什么专业能力。也没有人脉,不像孙奉阳那样总能够找到各种专业人才来帮助荣光。

    她对荣光谈不上感情,但是荣光遇到了问题,而自己作为经纪人,却什么忙都帮不上,却让她很讨厌这种感觉。既然答应了做荣光的经纪人,不管做多久,黛玻菈也希望做好。

    敲击车窗的声音响起,黛玻菈扭头看到荣光出现在车外。

    她解锁车门,荣光钻了进来。

    “走吧。”他说。

    与此同时,黛玻菈重新启动了汽车。

    “今天感觉怎么样?”黛玻菈一边开车一边问。

    “增加有球训练的效果还是有,但不太明显。”坐在副驾驶席上的荣光扭头看着车窗外那些兴高采烈的云达不莱梅球迷们。

    黛玻菈不再说话,只是沉默着开车。

    沉默了一会儿,在一个等红灯的路口,黛玻菈突然问道:“为什么要我做你的经纪人?”

    从后视镜瞥到荣光要张嘴,她又补充道:“不要说什么因为我是戈多女儿这种话了。那样只会让我觉得你是在可怜我。”

    听到这话,荣光张开的嘴又合上了。

    “果然……”黛玻菈轻轻叹了口气。

    荣光见情况似乎朝着一个很糟糕的方向发展了,他很想说点什么来让黛玻菈别胡思乱想。

    可是他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是真的很不擅长安慰女孩……

    其实荣光是真的出于要照顾戈多唯一的后人的想法,才让黛玻菈做经纪人的,他并不在乎黛玻菈做的有多好,只要跟着他有钱赚就行了。

    但是就算他再傻再单纯,也知道这些话不能说给黛玻菈听。

    因为这却是就是在可怜黛玻菈,是对黛玻菈的一种施舍。

    以他和黛玻菈在一起相处了这么久得出的经验,荣光知道黛玻菈是一个非常要强的女人,有很强的**自主的精神。

    如果自己说是因为可怜她……那估计第二天黛玻菈就会收拾好东西离开自己,不会接受自己任何形式的施舍。

    可是自己有要怎么说服眼前这个倔强的女人呢?

    哎呀,女人真是麻烦,尤其是老女人……

    荣光在心里皱眉头。

    “其实我不适合做一个经纪人的。”绿灯亮了,黛玻菈重新发动汽车。

    一边开车,她一边说着。

    “但我承认我确实很需要一百万美元来还债。所以当初我确实是抱着这个想法同意了你的邀请。可是真的做了你的经纪人之后,才发现工作没那么简单。不过你放心,我会认真做好这份工组的。最起码,我会在赚够一百万之后,再帮你找一个更优秀的经纪人。然后,请允许我离开。”

    这或许就是最好的结局了吧?

    一百万美元债务偿还清之后,她也没必要继续留在荣光的身边了,她可以甩下一切包袱,却追求自己的生活和目标,去重新开始一段旅程。

    她早就是成年人,不需要靠谁的施舍和可怜而活下去。

    她有手有脚,只要心情劳动,就一定可以过上好日。

    黛玻菈说完,荣光也没有吭声。

    车内陷入了一片沉默。

    ※※※

    赛后的体育新闻,这次轮到君特·内策尔抖起来了。

    他挺胸昂首,得意洋洋地对有些郁闷的迪林说:“怎么样,赫拉德?我没说错吧?足球是圆的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冬歇期前最后两轮荣的表现怎么样,你都看在眼里了。我认为他的表现固然很优秀,可是依然算不上不容置疑。他在最后两场比赛奇怪的表现值得注意……”

    听着内策尔的滔滔不绝,迪林只能够偷偷翻白眼——他的老搭档真是把之前积压的情绪全都一次性发泄出来了

    不过他确实也奇怪荣光的表现,为什么会这么不稳定呢?

    对拜仁慕尼黑的下半场明明表现得那么好的……为什么没有延续下去呢?

    在荣身上发生了什么?

    ※※※

    尽管荣光和黛玻菈两个人都不想再麻烦孙奉阳,打算凭借自己的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但荣光还是在一天之后见到了孙奉阳。

    当孙奉阳敲响他家大门的时候,他正在吩咐黛玻菈订第二天飞回巴西的机

    按照原来的计划,他们要回巴西去看看老神仙、小神仙和戈多,以及其他的朋友们。

    所以当荣光打开门发现门外站着的是孙奉阳的时候,他显得很吃惊。

    嘴巴长得很大,以至于孙奉阳都看到他刚才吃的东西了。

    “你看起来很吃惊。看到我需要这么吃惊吗?”孙奉阳问道。

    “你不是回巴西去了吗,孙哥?”荣光连忙把孙奉阳迎进了房间。

    “是啊,我又来德国了。”

    正在自己房间里打电话的黛玻菈听见外面的动静,也走了出来。

    孙奉阳向她打了个招呼,然后问荣光:“黛玻菈是在订回巴西的机票吗?

    “你怎么知道,孙哥?是啊。她是在订……”

    荣光话还没说完,就被孙奉阳打断了:“让她别订了,这个冬天你是别想回去了。”

    “啊?”荣光还没反应过来,黛玻菈已经挂掉了电话。

    “你又来帮我们了,孙先生。”黛玻菈在看到孙奉阳的时候,就多少猜出来了一些,现在听了孙奉阳的话,更是确定了心的想法——孙奉阳去而复返,一定是因为荣光最近遇到的问题。

    “我看了你最近的比赛。”孙奉阳先是对黛玻菈点头,然后对荣光说。

    “你的问题是身体柔韧性还没恢复,对足球的掌控不如以前精准。所以现在你需要迅速提升自己的肌肉柔韧性。但不得不说,你那异想天开的尝试真的很愚蠢”

    “啊,你看出来了?”荣光吐了吐舌头。

    “废话,我要是看不出来,我就白跟你这么久了”孙奉阳喝道。

    荣光也感到很无奈:“但我想要尽快改变自己这种情况,我总觉得自己时间不多了……”

    于是他把之前赌黛玻菈说过的话又向孙奉阳重复了一遍。

    听了荣光的话之后,孙奉阳欣慰地点了点头:“你能有这种居安思危的想法很好。实际上欧洲足球确实要比你想象的更强。他们了解你的速度也绝对比你在巴西时更快。所以你下半赛季不是可能遇到问题,而是肯定会遇到问题

    “那怎么办,孙先生?”听到孙奉阳这么说,黛玻菈也皱起了眉头,不无担忧地说道。

    “这个,我恰好有一个办法可以⊥你迅速恢复柔韧性和协调能力。”

    “那是什么?”荣光和黛玻菈都很好奇。

    “瑜伽。”孙奉阳说道。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