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冠军之光 > 第3卷 第十章 竞争激烈(4200)(书号:13574

第3卷 第十章 竞争激烈(4200)

作者:林海听涛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或许是如此。(不过好像齐葶还有话要说。“年轻人,虽然我知道这对你可能是一种说不出的伤害。但你可以把你的手臂伸出来吗?”李附看着齐葶点了点头之后,便对着落有些歉意的说道。

    “夫人,你和小蝶先出去看看今晚的饭已如何。他才是今天李府最为重要的客人。”李附让齐葶和李梦蝶离开。毕竟落也确实是帮了李府。李附也应该是要好好的谢谢落。这才是李府不失理之处。

    虽然很奇怪。但落还是伸出了手臂。轻轻的挽起了手臂上的衣袖。李附和齐葶两人紧张看着落挽起的手臂。但却没有看着落的手臂上有两人想要看见的东西。两的人脸上也平静了下来。

    “你也习武之人。以武拭剑。习武之人都应该有他自己的剑。以你对剑的了解,你的武功,其实是深藏不lou。只是来常人很难看出而已。你眼有剑。你心早已存在一把锋利的剑。”落也从李附的眼看出了李附的不一般。

    看着李梦蝶向自己道歉。落并没有想要如此。“不用道歉,你已经说地对不起了。你我也并不是兄妹,大家也都还是陌生人。”落平静的说着。

    “已经不重要了。事情已经不再需要交谈。”落看着李附,自己已经不再要成为杀手。不再做杀手。当然也不会再刺杀李附。

    “你要听实话?”落看着李附。平平静静的看着在自己面前的李附。只是看着他的脸上在笑。“实话,虽然可能会让自己有所震惊。但我想也不会太处自己难已猜出。”李附静静的笑着说道。

    是啊,既然他身上没有任何自己身上该有的特征。那他就不是自己的孩。对于自己来说。他还是一个陌生人。李附和齐葶两人相互的看一眼。

    古心是谁,落根本就不认识。况且也没有兴趣认识。对于阴影的杀手。从小便是如此的孤独,当然对谁也不会关心。只是在人走进心里,自己会不由自主的关心他时。落是如此,狼也是如此。

    “呵呵。既然有人可以看出老夫的武功。看来你的武功一定是在老夫之上。老夫如此的隐藏也能被你看出。真是青出于蓝而盛于蓝哪。”李附笑了笑说道。“说说,虽然从你的身上感觉不到任何的杀意,但既然你已经来了。说说你此次来的目的。”

    “说说你的事。你今天来找老夫,有何事想要与老夫交谈。”李附来静了心情。面对着落,刚才的一刻他或许会成为自己的孩。不过现在既然没有,他便是一个自己不认识的陌生的年轻人。

    “青血。这是落从小的佩剑。以前很锋利,不过再不能锋利。”落看了看自己手的剑。曾经他陪着自己从小一直到大。“看你对他恋恋不舍,爱不释手。他对你情意很深。是你不想再让他变得锋利。一把剑,只要他的主人心里有剑,这把剑便一定是一把锋芒毕lou,销铁如泥的剑。虽然我并不了解你以前是如何的一个人,但现在从你的眼可以看出,你看你手的剑时,多了一丝丝的柔情。你此刻是疼惜他,而不是只把他当作是一把不会说话,冰冷的剑!”

    看着眼前的李附。他隐藏的真的很好。自己发现会他武功,是因为从他看自己的剑时,眼所散发出对剑的熟悉。落才可以肯定,虽然自己的武功在他的武功之上。但他也一定不会太弱的对手。

    “所以说,你并不是我的哥哥。而我也不是你妹妹?”李梦蝶心里有些说不出的淡淡的高兴,不过并没有多高兴。毕竟现在自己刚刚才知道在这世上自己还有一个从出生就没有见过面的哥哥。现在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还可以活在这世上。有些说不出来的是难过,还是应该是自己高兴。

    “我不喝茶。”落当然不会喝茶。在落的生活还真就没有喝过茶。“呵呵。”李附轻轻的笑了笑。“这倒是,你们年轻是不喜欢喝茶的。你的剑很好看。”

    落的心里。虽然有淡淡的失落。但也只是一瞬间而已。既然不是,又怎么可能强求自己是他们的孩。不过刚才的一瞬间,以为他们会是自己的家人时。落的心里就已经满足了。至少自己可以在一瞬间拥有过家人。虽然只是一瞬间,但对于这不可实现的梦,还是让自己可以实现。听着李梦蝶的说话。落看着李梦蝶。清秀的脸,而淡雅。她真的,让自己感觉到不一样。不曾想过,有一刻,她会成为自己的妹妹。“缘分不到。”

    “对不起。爹和娘也只想要尽快的找到小蝶的哥哥。当你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爹娘真的很希望你就是他们的孩。可能对你做了会让你想起以前痛苦的事。我替爹娘向你道歉。对不起!”李梦蝶很是认真的向着落道歉。

    李梦蝶虽然不想离开。不过却找不到可以留下的理由。跟在齐葶的身后。两人出了客厅。此刻客厅里也再没有其他人。只佘下落与李附两人。

    李附之所以没有对落出手。便是因为他从落的眼,并没有看出落要对自己的家人有何不对的眼光。一个杀手的眼上只有冰冷。而落的眼却多了一丝丝的温暖。

    “请喝茶。”李附轻轻的对着落说了一句。落知道,李附将齐葶和李梦蝶许开。肯定是有事情想要问自己。但落看着李附,李附却并没有要开口说话的意思。“怎么?茶不好喝吗?”客厅里静悄悄的一片,只能听见李附喝茶的声音。等了一会。看着落并没有喝放在身边的茶水。

    “所以,在落的身上没有娘送给哥哥的玉佩。而在落的身上也没有哥哥身上该有的十字印记。而娘之所以会如此,心里还是希望,其实落就是小蝶的哥哥。是娘的孩。但此刻现实证明,落不是娘的孩,小蝶的哥哥。”李梦蝶看着齐葶脸上的难过。“娘,这是事实。别难过。会有一天,小蝶会找到哥哥。”

    李梦蝶有些惊奇的看着李附。“爹,你这是?怎么好好的你怎么要看他的手臂啊?这是为什么?”

    在自己接下此次的任务时。或许自己根本就不该再回去阴影组织。三年的时间,已经让自己学会了狼以前告诉自己的很多东西。只是落并没有狼的果断,心里还有些犹豫不决。不过现在落不会。

    “在二十年前,事实就已经是如此。我是一个孤儿。是不可能会拥有家人。二十年自己自己已经习惯了如此。”落的心里也并没有难过和悲伤。面对了二十年的孤独,虽然有希望可以找到家人。但最后却还是不能如所愿。落也很是淡然的接受了在自己面前的这事实。

    “在你哥哥失踪前,娘曾经送给了你哥哥一块玉佩。在你哥哥的手臂之上,有一个十字的红色印记,鲜红似血,像伤口一样。”齐葶出了自己为何要看落的手臂。是因为自己还是没有要放弃。还是希望在自己面前的这人就是自己的孩,。

    “爹,娘。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啊?怎么你们两人今天都是奇奇怪怪的?”李梦蝶看着自己的父母。感觉到他们两人今天真的好奇怪。

    “年轻人。这样做,对你心里造成了你最不想要的伤害。实对不起。”既然落不是自己的孩。李附得为自己所做的事向落道歉。

    “呵呵。“李附轻轻的笑了笑。看着落的眼,像是平静没有任何的波澜。或许是他已经决定了什么事。才不会再与老夫交谈。这年轻人如此年轻便有如此好的武功。他的来历也一定不简单。既然他要找老夫,一定是什么重要的事。但现在看他的样,好像真的已经解决了。李附看着落,心里把落一一的数了数。‘他看小蝶的眼神有些奇怪?难道他喜欢小蝶?’李附看着落年地看李梦蝶,眼神有些奇怪。心里有便是轻轻一笑。“我想这件事一定不好让你说出口。像你这样的人,在江湖之很难可见。能有你如此高的武功之人。我看也不多。古心算是一个。”

    <cener><cener>

    <cener>

    <scrp ype="ejvscrp">

    *960*90,阅读页顶部*

    vr cpro_d = "u1319536";

    <scrp>

    <cener>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