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冠军之光 > 第3卷 第九章 红丝巾(盟主加更)(书号:13574

第3卷 第九章 红丝巾(盟主加更)

作者:林海听涛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猴王将狼王逼离了洞口,双手拿起石块向狼王冲过来,狼王也不畏惧,血盘大口迎了上来。

    慕容天宇疑惑地望着母猴。

    在平地上的激斗那一瞬间,山下又有十多只野狼被砸死,但巨石并不能阻挡野狼,这时,已经有数十只野狼跃到平地上撕咬着猴群。

    王的撕杀。

    雨停了,乌云散去,却赶不跑猴山的危险气味。深夜到来,数百只成年雄姓野猴却挺起精神在山洞附近守着。月色之下,只见山洞前的平地上堆着不少大石,每块都有千斤重,猴群大部份都手拿着上百斤重的石块作为武器,慕容天宇背着残刀与母猴呆在树上,附近的树上爬满了幼猴及年老体弱的野猴。面对野兽的入侵,力量较弱的猴群一般不参战,它们爬在树上支援猴群。

    野狼一跃上来,顿时有几只野猴被咬死,但其它野猴并不理会,只顾扔石。猴王速度好快,拿着石块砸到一头狼的身上,狼身被砸成两截。猴王的气势完全震慑住野狼,顿时有三只野狼扑上来围攻。猴王毫无惧色,将手石块朝三只狼一扫,野狼身上当场溅出鲜血,这一扫之力极大,三只野狼被轰得直飞出山坡,向山下滚去。

    某天清晨,天下着小雨。绵绵细雨自昨天开始就没停过,雨水滋润着大地,也给猴山带来生气。身穿野兽毛皮的慕容天宇与母猴在山脚的树群飞奔跳跃,非常快活。经过3年的猴居生活,慕容天宇的身体已变得十分灵活,可以如平地般在树上跳跃爬行。

    母猴拨弄了一下慕容天宇的头发,眼充满慈爱。

    在强大的力量面前,狼王渐渐不支。“咔”,骨折的声音从狼口的下颚传了出来,狼王顿时失去了力量。“吼”,猴王一声高呼,将狼口的下颚拨断,猴王胜利了。

    猴王的武器是巨力以及石块,狼王则ko利爪与尖牙,撕杀过程,猴王身上已鲜血直流,狼王身上也有不少砸痕。树上的慕容天宇的心差点跳了出来,平时,他与猴群沟通,都是通过手势与简单词语来表达想法,只有与猴王一起时,才能进行有意义的语言交流,猴王平时最喜欢坐在洞口外,看着他与其它幼猴玩耍、望着野猴在山下搬运食物,时而不耐寂寞逗玩他及其它幼猴,慈祥的脸上总带着笑容。面对野兽入侵,猴王也会以压倒姓的力量与猴群一起将野兽驱离猴山。但这一次,猴群死伤大半,现在猴王仍在撕杀,没半点胜机,慕容天宇害怕,他怕会第二次失去家园,第二次看着亲人被杀。他忍不住用兽语大喊:“杀死狼王!”,受慕容天宇影响,树上的猴群都“吼吼吼”地纳喊起来,为猴王打气。

    突然,母猴好像发现了什么,它跳下树,在树底的泥土上观察起来。慕容天宇好奇地跳下树来,只见树底的泥土遍布了脚印,脚印有五趾,呈梅花形。母猴对他低吼了一声,神情异常紧张。慕容天宇只得重新爬上树,待母猴跳上树,慕容天宇正想问个明白,却被母猴一手抱着,快速地向山上跑去。

    “母猴可能老了,就像以前母亲一样唠叨!”,慕容天宇心想。他把玩着残刀,刀背雕刻着的青龙活灵活现,刀柄上有个圆形印记,印记为圆形,被星状线分成五块,右边的一块刻着“慕容”两个小字。这柄刀,当年一直挂在慕容家的大厅上,慕容家的所有人每天早上都会向这柄残刀祈祷。有时父亲总会望着这柄残刀沉思或叹气,而每次遇到强敌,父亲就会取下这柄刀迎战,每次父亲都能平安归来,但在3年前的那次,刀仍在,父亲却尸骨无存。

    猴王说完,猴群轰动,猴群对猴王是绝对服从的,既然要作战,就战,绝不会怀疑。猴群散去,母猴拉着慕容天宇走到附近的一个山洞内。猴群是树居的,这山洞只是慕容天宇与母猴居住。山洞内放着很多杂物,其一柄断了刀锋的残刀ch在地上,母猴满脸愁容,望着残刀半响,突然张开长臂将慕容天宇抱在怀内,身躯剧震。

    随着猴王的攻击,猴群顿时搔动起来,就连慕容天宇也觉得热血沸腾,恨不得跳下去杀几只野狼。站在山边的野猴,各自举起大石往狼群砸去。占着地理优势,顿时又有数十只野狼被砸死。但狼群数量实在太多,跑在最前面的十几只野狼已跃上山坡。猴王高吼几声,四只大猿猴领着十来只野猴退回山洞,其它野猴继续砸石,而猴王则领着另外四只大猿猴向山坡平地上的野狼杀过去。

    “狼王!”,慕容天宇暗暗心惊。只见狼王身长差不多一丈,前爪尖锐,撩牙外lou,狼身强壮,足足比一般野狼大了一倍。狼王视野猴如无物,攻上去的猴群,都被他的尖牙与利爪撕碎。挡在洞口前的其两只大猿猴拿着巨石砸过去,狼王一闪身,避开这一砸,利爪向前一伸,其一只大猿猴的颈鲜血四溅,另一只猿猴大吼一声,拿着石块朝狼身上砸去,狼王向后一退,闪过这一砸,突然发足向前一扑,将猿猴扑倒,张开血盘大口朝猿猴头颅一咬,整个猴头被咬掉,狼王向天长嚎,嚎声盖过兽群的撕咬声,远远地传出去。

    忽然,一条黑影从山坡边跃出,一跃数丈跳过了正在撕咬着的狼与猴。黑影一着地,就风驰电掣般冲向山洞,向挡在山洞前的野猴攻了上去,黑影伸出利爪一扫,猴群顿时鲜血四射。

    猴王放开奄奄一息的狼王,拿起身旁的石块往狼头上砸了几下,结束了狼王的生命,然后举起狼王的尸首向山坡下一扔,向天长啸。猴群飞奔过来狂呼,慕容天宇亦喜极而泣,与猴群一起纷纷跳下树奔向猴王……

    猴王又道:“对于强大的妖兽,玉桃酒算不上什么,但对于弱小的群族来说,像我们猴族,作用就非常大,这狼群想夺玉桃酒,实力也不会强到我们无法对抗,只是尽管它们实力不强,但仍敢来夺,可以肯定,狼群的数量应该很多。”

    慕容天宇随着母猴站在八只猿猴身后,猴王面对群猴一阵细说。慕容天宇只略懂兽语,对于猴王的演说,十有**听不懂,但这时谁都能猜出来,猴王在动员猴群准备作战。

    突然,一声狼嚎从山下传来,接着,山下的狼蜂拥而上,狼的速度很快,力量也大,慕容天宇觉得树在摇晃,大地似乎都在震动。以往遇到的都是少量野兽入侵,但像这次群狼一拥而上,这等声势,慕容天宇吓得直冒冷汗。

    猴王受到鼓舞,士气大振,大吼一声,扔了手上的石块,双手向狼王的头部抓去。狼王此时受猴群的纳喊声影响,又见冲上平地的狼群已死伤大半,早已胆怯。但见猴王双手伸来,狼王一声狼嚎,张开血盘大嘴咬向猴王双手,猴王两手上下一分,用手掌撑着狼王嘴巴的上下颚,狼牙顿时穿透了猴王的手掌,鲜血从手掌上涌出,猴群一声惊呼,但猴王毫不退让,它撑着狼颚将整只狼死死地压在地上,不让狼王伸出锋利的狼爪,狼王虽强,但力气远不如猴王,它只得以后肢支撑着身体,拼命收紧血盆大口。只要狼嘴一合上,就能咬烂猴掌,它就胜了。猴王自知胜负关键,更是用尽力量拨开狼口。

    慕容天宇拍拍胸口,意思是他很强大。

    猴王用称赞的目光望着慕容天宇,点点头,道:“没错,我们正是要用大石砸跨它们,但玉桃酒却不能离开山洞太长时间,否则酒会变坏,所以我们必须守着山洞口。”

    猴王高吼一声,猴群停止了砸石,转而围攻已跃上平地的野狼。野狼的尖牙与利爪太过强大,每次碰到猴,猴总会被撕出一块血肉。但猴群也是勇不可挡,每次撕出血肉的同时,总能将石块砸在野狼身上,如此撕杀了一会,山上已有好几十具狼与猴的尸体。

    母猴低叹一声,拨出残刀交给慕容天宇,“吼吼吼”地叫着并用手比划着,意思是叫他时刻带着这把刀。这把残刀是慕容天宇父亲的遗物,当年母猴带他回猴山时,顺便将这柄刀也带回来。这把刀并不锋利,却坚硬无比,慕容天宇怕弄丢了,所以从不将这刀带出山洞,但现在起,他必须时刻配带着这柄残刀。

    “吼”,猴王一声长啸,举起身旁上千斤的巨石向密密麻麻的狼群扔去。顿时有好几只狼被压成肉碎。巨石滚下山坡,后面又有数只狼躲避不及被压死。

    山洞深处,猴王坐在石凳上,听完母猴的描述,略一思索,道(猴语):“这是狼印,之前一段时间都是大晴天,土地都被晒硬,昨天开始下绵绵细雨,即是说,昨晚曾有一群狼在山脚下聚集。附近没有狼的聚居地,所以狼群可能是冲着猴山来的,我们能爬树,它们耐何不了我们,所以,它们的目的估计是玉桃酒。”玉桃酒是猴山之宝,野猴长大后要在这残酷的山群活下来,必须在幼年期服用玉桃酒增强体格。

    猴王说完,挺起身躯,神情变得严肃,它快步走出洞口,长啸一声。啸声充满霸气,远远地传开去,祢漫了整个猴山。不久,山下“喳喳喳”声音响个不同,数百只野猴包括八只大猿猴都跑到山洞前,山洞前的平地以及附近山坡的树上都爬满了猴。

    狼王在空翻转身体,四肢平稳着地,但还没站稳,一块千余斤的石块在上空砸了下来,狼王只能往后一跃,但旁边的野狼却躲避不及,顿时又有几只野狼被砸成肉碎。

    母猴听后一脸茫然,慕容天宇听懂了个大概,细心思索着这话的意思,也终于理顺了这些推理,果然合情合理。其实作为普通人类,要推理出这些并不难,但猴王瞬间就得出答案,让慕容天宇敬佩不已。顺着猴王的思路,慕容天宇兴奋地道:“我们将玉桃酒移到树上,再居高临下,用大石砸跨它们。”

    这时山坡上已布满狼与猴的尸体,血洒满地。剩余不到一半的野狼见狼王被杀,哪敢再战,各自向山下冲去,大败而逃。

    瞬间,狼群就奔到离猴群20余丈远,借着月色,只见上百只披着棕灰兽毛的大狼蜂拥而至,雪白的尖牙外lou,吻尖口宽,能撕碎任何猎物,狼风刮起,让猴群目瞪口呆。

    “喳喳喳”,落与枯枝被挤压的声音在山腰传来。慕容天宇往山下望去,不觉一惊。只见山下不远处全是泛着绿光的亮点。——狼眼。

    尽管那四只大猿猴也杀了好几只野狼,但猴群也有不少牺牲者,鲜血四溅,空气弥漫着血腥味。

    慕容天宇吓得直发抖,泪水不断涌出,他与猴群生活了三年,虽然也曾见过野猴死亡,但绝不是这样的屠杀。八只大猿猴更是力量惊人,被咬掉头部的大猿猴,以前还常常让他与5、6只幼猴爬到身上,带它们攀到山顶摘野果,现在却身首异处。如此场境勾起了慕容天宇的悲惨记忆,极度悲痛让他觉得脑袋发胀,幸亏母猴在身边抱着他,否则说不定会从树上掉下来。

    母猴“吼吼吼”说了一堆话,并打着手势,慕容天宇终于明白,母猴担心自己,害怕自己在这场战争发生意外。

    正当狼王在屠杀野猴的时候,猴王发疯般跑过来,猴未到,石先至,狼王长啸一声,向旁一闪,避开了石块,只见狼王左冲右突,闪电般的扑到猴王身侧,后腿直立,两只前爪挥舞着抓下来。猴王毛皮再坚硬也不抵挡不了狼王的利爪,但猴王的优势在于有灵活的双手。猴王双手一缩,紧紧地捉住狼王的爪,狼口的血盆大口如电闪火石般咬了上来,猴王往边上一扔,巨大的狼王被扔到数丈外的狼群之。

    山下非常平静,异样的气氛让每只野猴的神经蹦得紧紧的,像弦上之弓,一触即发。

    <cener><cener>

    <cener>

    <scrp ype="ejvscrp">

    *960*90,阅读页顶部*

    vr cpro_d = "u1319536";

    <scrp>

    <cener>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