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冠军之光 > 第3卷 第四章 送给某人的礼物(3900)(书号:13574

第3卷 第四章 送给某人的礼物(3900)

作者:林海听涛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向芊芸想了想,确实这**的姓命是很重要,有他一人胜百万雄兵。 那她可是艰巨着保护百万雄兵的任务。还真是太重要了。

    “命你们二个,率轻骑二万,在十里外等候。大帅掩杀时,务必率所有部众狂奔上前掩杀。一定要比前锋兵士更向前。”

    阿真站起来向柳晚扬抱拳道:“请大帅领兵前去,待两兵交锋便撤退,撤退之时命士兵把携带之物丢弃在地,等吐蕃兵哄抢之时再反扑掩杀。”

    “都护较尉”阿真大喊道。

    “将军不可啊,大周大军在十里开外向我军奔袭而来,我军匆忙行军,不曾带攻城器具啊。”王蛮的先锋在旁边急急道。

    “军师,诸将都已整装待命了。”柳晚扬坐在旁边向他道。

    阿真点了点头,粮草之事可关乎将士生死不可大意。

    所有将军大惊,暗道:这仗还没打,军师就先把偷袭吐蕃大兵的策略谋出来了,输赢还不知道就先测出夺下扎尔巴,还知道吐蕃大军会在扎尔巴城外扎营。几月来众将对他的谋略都敬佩不已。虽有疑问但也不敢开口。

    一瞬间所有大周士兵便向后撤,顿时死伤无数。

    “上”柳晚扬挥剑呐喊。

    吐蕃姓曹的大帅发怒的喊道:“姓柳的匹夫,今曰本帅不刀劈了你誓不还兵。”

    良久,一件貂毛衣轻轻披在他的身上,阿真一顿回过神来见向芊芸那被冻的红扑扑的美丽脸颊闪显现眼前。

    寅时不到,天地一片苍茫,帐外寒风凛冽。帐内炉火上的铜壶袅袅冒着青烟。阿真一睁眼,缓缓醒来,睁着帐顶,脑一片空白。

    “你穿上,我不太不冷。”阿真见她把自己的貂衣给他,望着她那单溥纤细的身体皱起眉头,赶紧把披在身上的貂衣披回到她身上。

    曹宗吓了一大跳,突然几十万大周兵士趁势回头掩杀,自己前锋几万人马哪里能敌。吓的调转马头狼狈不堪朝他们的女军师奔去。一瞬间吐蕃几万大军惊心裂肺嘶叫着,大周兵枪还没刺进,他们自已前队踩后队把自己踩死无数。

    挖ko,拉屎还有人站在外面等,屎拉的出来才怪。

    “我军兵败平原,大周兵正向扎尔巴奔袭而来,已到十里外。”吐蕃士兵一报。王蛮大惊喊道:“所有人马上退回扎尔巴。”

    “上”曹宗大把大刀指上柳晚扬大吼。

    柳晚扬一喊,吐蕃兵一阵暴动。马蹄凌乱,嘶叫不绝。

    “只要扎尔巴还在我们手里,就不算输。帅气的先生,我一定要生擒你。”空姐咬牙恨道。

    “这个任务非常的重要,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我的生命安全比这三十万将士还重要。你不要那我找别人好了。”阿真摊了摊手,一副无可奈何的缓缓说着。

    “再去探。”阿真大喜的喊到。看来右将军把扎尔巴里的守军骗出来了。现在肯定极力的在攻打扎尔巴了。

    “大帅,命所有将兵不要再追吐蕃大军,调回头攻占扎尔巴。”阿真急急抱拳道。

    “我要贴身保护你的安全,当然要跟紧一点了。冷箭很厉害的。”

    可是来不及了,所有士兵都奔出去很远,大周士兵把那些家当扔的满地都是,吐番兵正在哄抢着。听到呜金声也不急着退回。

    “属下不知,只知半个时辰前,扎尔巴内的首将率领七万余守军向我军奔袭而来,现在距我军不到二十里了。”

    一会儿雪花就粘满她的秀发。

    妈的,这盔甲真是有够重的。一拖完阿真就觉的轻松多了。向芊芸闯了进来见他正在换衣服,顿时羞的满脸通红的跑了出去。

    右将军点了点头,领了令牌也出营帐。

    “嗯,明天将有无数的生命丧失,将会有无数的孩失去父亲,无数的妻失去丈夫。”他闷闷的答到。

    阿真骑着马向柳晚扬奔去,后面向芊芸紧紧跟着。

    骑郎将,虎卉将。”阿真大喊。

    说完向芊芸就瞪着他。满脸通红道:“我站在茅坑外等你。”

    “嗯,我有练过武,较能抗寒。”芊芸被冻的红扑扑的脸美丽非凡,拢了拢貂衣轻道。

    “吐蕃兵正在集结。”一说完就见一堆吐蕃兵ko前压上。两边密密麻麻的黑脑袋分不出谁比谁的人多。

    芊芸高兴非凡问道:“是什么任务?你快说。”

    一会儿吐蕃兵所有将士都站在阵前与大周兵远远相峙。阿真见到蕃兵帅前的马背上跨骑着位披肩长发的女人。想来便是女军师了。也是美丽的空姐了。没想到自飞机一别,再次相见竟然在战场上。阿真能感觉到空姐也直直的凝视着他。因为只有他们两个穿着的服装是一样的。只是分别一个是飞虎队军装,一个是海豹部队军装。

    大势已去,空姐纵是二十一世纪来的也没有办法了。吐蕃大军连营都来不急拔向后撤退。

    “点校出列,报吐蕃情况。”阿真喊道。

    “鸣金,快鸣金。”吐蕃女军师大声呐喊道。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阿真一叹,远处那片平原在黑暗里被冰雪覆盖,再过几个时辰鲜血就要把这片白青平原染红了。“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禀军师,吐蕃二十八万兵马,扎营在我军前方五十里外。扎尔巴城内十万兵马,都未曾动过。”点校讲完。阿真点了点头。

    这小妮霸道又好奇,用这种无比温柔的语气和他讲话阿真还真有些不习惯。

    “怎么样?”阿真刚到就问柳晚扬。

    阿真低头想了一会儿,直把向芊芸的心都提起来才重重的叹了口气道:“好!”

    “禀军师,扎尔巴的守军知道吐蕃大败,率七万余众从后方向我们奔袭而来。”探匆匆翻身下马跪报。

    说完一只柔软的小手抻到他的大掌里紧紧握着,两人陷入寂静。

    相看白刃血纷纷,死节从来岂顾勋?”唉!一阵沉默阿真惆怅的仰天轻吟,重重的叹了口气。

    低声轻念轻叹。战争是如此的残酷,家园遭破坏,妻骨肉分离。狼烟把这座原本就残破的山河弄的更支离破碎。顶着寒雪他深深陷入冥想。

    一会儿向少云兄妹和海豹队员便来到帐内。

    “你出来做什么?回帐。”阿真望着前眼平原远的说道。

    “仓曹,军存粮如何?”

    阿真沉思了一会儿,这小妮还能安排什么任务。虽然武功好,可是打仗又不是ko武功好就能打赢的。不过如果没把这小妮安顿好八成会闹翻天了。难得见她温柔,再把她变成母老虎这不是自找罪受吗?

    “我要,我要。”说完就赶紧跑过去紧紧抱着他的手急喊。

    众人听了脸上大喜,自古至今只要是人都贪,此计甚妙啊。柳晚扬也大喜的站起来领下令牌,所有人都走了出去。一瞬间所有人都走光了。

    王蛮来回奔波,却讨不到好处。搞的灰头土脸。刚到扎尔巴城下,见城外兵尸如蚁,大惊的抬头见城墙上ch满大周军旗。大怒喊道:“命所有将士立即攻打。说完剑向前一挥。”

    “禀军师,军存粮够二月用。”

    “大家都去忙了,你安排任务给我呀。”她那被冻的红扑扑的脸抬起来着急的问道。

    “属下在。”昨曰还灰头土脸的他,今天容光焕发,目光炯炯的神,杀气凛然,像是不杀死所有吐蕃兵誓不罢休似的。

    阿真无语了,手臂被她紧紧的抱住。感觉纤芸胸前的两团柔软,跨下立即挺立。天堂?地狱?

    柳晚扬撤出近三里,捏紧马绳调头喊道:“所有兵士冲啊。”一喊完就提刀向吐蕃兵反扑杀过去。

    挖ko!这还能让她挑啊。

    “命你率领一万兵马,到扎尔巴城外左边的山林里埋伏,大军战时切莫出兵,直等深夜时,突袭吐蕃住扎在扎尔巴城外的大军。”说完阿真就把令牌交到他手上。

    卯时阿真走入帅帐。所有将领已整齐的坐着静静等待着他。阿真心情沉重的踱到帅桌边坐下。

    吐蕃兵见败走的大周兵又来了。顿时吓的举足无措。心里还抱着那些锦绣绸缎。虎卉和骑郎二万轻骑像狼一样朝吐蕃大帐掩杀。二万轻骑走过之处鲜血乱喷,血流如水。把这片大地染的更红了。

    “左将军,将军,左都候,右都候所有千护兵曹,命众军士提带粮草,衣物,车马,丝锦。向吐蕃阵营推进,上前挑战。”

    “好,那就让你保护,不过你不用ko的这么紧。”阿真望着被她抱住的手臂,连走路都难走。

    “嗯。”阿真点了点头,凝视着诸位将军,个个脸上杀气腾腾,威武非凡。

    曹宗正杀的兴起,双眼通红。见大周兵竟然这么不堪一击,才战不到一盏茶的功夫便撤退了。大喜的挥着大刀高吼:“追。杀了柳晚扬匹夫赏金万两。”顿时所有吐蕃兵像吃了兴奋剂一样向前追来。

    “守卫”他一喊,两个守兵浑身披着雪花走进来,一会儿雪片就被帐内的温暖给融化了。一阵穿衣的声响。阿真搓了搓手,呼出一口气,呼出的气冒着白烟。他紧紧拉住披风把自己裹严实了。

    刚说完又一匹俊马狂奔而来。报……

    “这么寒冷的天气,怎么坐在这里发呆呢?”向芊芸无比柔软轻声问到。抹去石头上的积雪和他并肩而坐。

    到午时柳晚扬一群人终于抵达吐蕃营前,上前挑骂着。

    一瞬间向芊芸就像漏气的气球嘟朗道:“这算什么任务啊。我不要,换别的。”

    把所有的事情都交待完后,阿真走了出来,外面闹哄哄的,所有军士都拔营起寨了。他回到自己的帐内,两个士兵把他的盔甲拖了下来换上海豹部队的军装。

    “战争就是如此,吐蕃每次进犯我大周,都烧杀抢虐,无恶不作。我们将士为保护大周安宁,虽死犹荣。”向芊芸激仰道。

    “都护较尉在。”一位雄壮威武的年青人走出列。站在帐前静等着他发令。

    “命你率五万兵士埋伏在扎尔巴右边山林里,见扎尔巴内兵将出城,立即攻城,扎尔巴兵不出切莫妄动。”说完右将军上前来拿令牌时,阿真停顿了一下缓缓道:“要多派探,千万记住了,兵出则攻,兵不动你切莫妄动。可派jn细告知扎尔巴城内的将军,平原告急求支援。”

    阿真用眼角望了望她叹了口气:“不管是大周还是吐蕃,如此的烧杀生灵,我于心不安呀。”

    “你率所有海豹部队与右将军埋伏在扎尔巴城右边的山林里,右将军攻城时,你们也不可以动。多派探在吐蕃营边查探。所有人脸上都画上颜料,要打扮的和飞虎队一模一样。听我号令。”阿真说完,大家都愣了。要把自己的脸画成和飞虎队那群人一样的鬼脸。不过真哥这样说了,虽不情愿但也只好做了。

    所有将士一听愣了愣,都不明白打仗带衣丝绵马车去做什么。

    向芊芸说完阿真一晕道:“那我要去拉屎,你是不是也寸步不离啊?”

    “你的任务就是保护我,不离我身边。”他缓缓说着。

    阿真心里发笑,这小妮真够单“蠢”

    女军师感觉这个场景好像在哪里见过。却一时想不起来。虽想不起来,却直觉不对。她是知道大周的这位林都护的,绝对不会这么不济的。

    柳晚扬提前向前走了几步吼道:“曹宗小儿,本帅今曰就要把你的狗头斩挂在本帅帐前。”

    扎尔巴守将王蛮听闻曹帅与女军师被困,来不及查探信物真假,只留三万军士驻守,提大兵前往救援。姓曹的死他可一点也不在乎,可女军师有所损伤就非同小可了。只希望自己救援能来得及。刚奔出一半路程便得报,扎尔巴被大周将士攻打甚急。一怒挥鞭把来报兵士抽打了一顿吼道:“大周兵士正与我大军在平原争战,如何派兵攻打我扎尔巴?”众人也是不解。

    阿真换好衣服,拢了拢貂夹,暖和了许多,走出帐外,见芊芸站在帐外踌躇着。

    都护校慰拿着令牌就走了出去。阿真见诸将疑惑也不开解。

    向芊芸一听眼里发出闪闪光芒赶着喊道:“交给我,我保证完成任务。”

    “骑郎将,虎卉将,在!”两位雄壮的将军抱拳站在帐前。

    “命所有将士退回格木尔”王蛮咬牙一喊提马绳,所有人便向北边退去。

    “睡不找,你呢?在想明天的事吗?”芊芸好奇的问道。

    一瞬间两国几十万兵马相碰,头脑血流,血染草毯。阿真虽见过这种场面了,却仍及为惊心触目。

    二万余轻骑追的最前,一瞬间捏紧马绳调头向扎尔巴奔去。

    “怎么呢?”阿真见她如此踌躇笑问道。

    “身当恩遇恒轻敌,力尽关山未解围。铁衣远戍辛勤久,玉箸应啼别离后。少妇城南欲断肠,征人蓟北空回首。边庭飘飖那可度,绝域苍茫更何有!杀气三时作阵云,寒声一夜传刁斗。

    柳晚扬大惊道:“我们刚打败吐蕃军,扎尔巴内的守军是如何知道的?”

    “呃!有一个非常非常艰难的任务还没安排,不知道……”阿真沉着脸犹豫的讲了一半。

    “右将军。”阿真沉喊道。

    走出外面见大地都披上一层厚厚的冰凌。营帐上堆积着白雪。军士严谨地不停在巡罗。他走了一会儿才感觉体内的血暖和了些。缓缓走出营外,抹去石头上的积雪,就缓缓的坐下,白雪不停的从天下飘落。

    “命所有将士立即赶赴扎尔巴。”柳晚扬大喊,士兵一个接一个的传着。

    “真哥,我们要做什么?”所有人都领到军令了,向少云着急的问道。

    “撤!”柳晚扬大吼。

    “叫向少云和众海豹队长过来。”阿真在帐内喊到,帐外的兵士领命跑去传。

    芊芸的小手紧紧的握着他那冰冷的大掌上,柔情万千的凝视着他。

    <cener><cener>

    <cener>

    <scrp ype="ejvscrp">

    *960*90,阅读页顶部*

    vr cpro_d = "u1319536";

    <scrp>

    <cener>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