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冠军之光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大家都在努力(保底第二更(书号:13574

第一百三十一章 大家都在努力(保底第二更

作者:林海听涛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莱科将荣光和俱乐部对赌的协议写进了合同要求,是希望能够吓退拜仁慕尼黑。

    他确信这种行为对于拜仁慕尼黑这样的豪门来说,绝对是不能忍受的羞辱

    以拜仁慕尼黑的威名,他们想要买谁,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怎么还会有人敢对他们提出这样那样无理的条件呢?

    更不要说这个条件是那么的不可思议。

    哪有将转会生效与否和拿到解放者杯相提并论的?

    很多人一看到这个条件只怕就会大骂一声“神经病”,然后将圣保罗的传真纸揉成一团,再扔到垃圾篓里去。

    莱科是这么希望的。

    但是当他收到拜仁慕尼黑的回函时很吃惊。

    因为拜仁慕尼黑竟然没有拒绝,而是答应了下来

    他们出价七百万美元,并且答应将解放者杯的结果纳入合同生效的条件去

    莱科将这张薄薄的纸反复看了好几遍,确认自己没看错一个字母。

    他还是不能想象,为什么拜仁慕尼黑能够答应这个条件……

    但不管他能不能想象,拜仁慕尼黑出价七百万购买荣光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了。

    根据荣光和俱乐部签订的合同,只要有球队出价七百万美元,就激活毁约金条款。

    圣保罗俱乐部无法进行阻拦,而将允许拜仁慕尼和荣光谈个人合同。

    于是莱科只好通知荣光,去和拜仁慕尼黑的人谈个人合同。

    其实他很不想告诉荣光的,但是拜仁慕尼黑也不是傻,自己不告诉他,拜仁慕尼黑的人难道就不会主动联系荣光吗?

    只不过在转告荣光这件事情的时候,莱科口气不怎么好:“我要提醒你,荣。记得你对主席先生所说过的话。”

    荣光呵呵一笑:“我当然不会忘,我可是要拿冠军的呢”

    莱科对这样不知道谦虚为何物的人,已经没脾气了。

    他没好气的转身走掉了。

    ※※※

    和拜仁慕尼黑签合同这事儿就不是荣光出马了,而是黛玻菈和她父亲生前的一位好友,就是那位在葬礼上感叹命运无常的胖叔叔蒂亚戈·卡多佐。

    他也是一名经纪人。

    虽然混的也不怎么样,但最起码他知道该怎么和俱乐部谈合同。

    但他也不是来替荣光谈合同的。他只是在旁边给黛玻菈出主意的。

    具体的谈判事宜还是要交给黛玻菈自己来。

    拜仁慕尼黑这边派来和他们谈合同的不是赫内斯,而是一名年轻的俱乐部职员,专门负责合同谈判的事宜。

    一般来说,和球星们谈合同,都是他们这些专门学法律的人负责。直到最后签字的时候,赫内斯这样的大人物才露面。

    为了和拜仁慕尼黑谈合同,黛玻菈这几日天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研习法律条,和卡多佐交流到了谈判的时候应该说什么,有什么东西可以稍微做出让步,哪些又必须寸步不让。

    每天晚上,黛玻菈房间的灯都会亮到很晚才灭。

    这段时间,孙奉阳每天晚上都会和荣光在他们家的后院草坪上进行各种练习。

    黛玻菈在努力,荣光也从未停下脚步。

    要带领圣保罗拿到解放者杯的冠军,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必须要拼尽全力。

    孙奉阳回头,在这个位置,只需要抬头就可以看到黛玻菈房间的另一个窗户。

    橘黄色的灯光透过玻璃和窗帘映出来。

    “黛玻菈真用功啊……哎呀”

    荣光踢过来的球打在了他的肚上。

    “你在于嘛,孙哥?”荣光摊开手,“接我的传球啊。”

    说完他也瞥见了黛玻菈房间的窗户。

    “真的可以⊥她做你的经纪人,荣光。”孙奉阳说道。

    荣光撇撇嘴:“但她不愿意,我也不强求。”

    “那你去了欧洲,找谁做你经纪人呢?你有信得过的人吗?”孙奉阳问。

    荣光摇头:“我不知道,到时候再说吧。”

    孙奉阳叹了口气。

    “来吧,管以后那么多做什么,孙哥我们继续训练”

    草坪上又响起了踢球的声音。

    ※※※

    黛玻菈从书桌前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舒展了一番身体。

    楼下传来了连绵不绝的砰砰声。最开始她觉得这声音很烦,老实要炒到自己。

    但是这么几天之后,她竟然也适应了,这单调的砰砰声就成了背景音,再也打扰不到她了。

    她站在窗口,拉开窗帘,看着在草坪和孙奉阳对练的荣光。

    有球训练刚刚结束,现在荣光正在孙奉阳的指导下做着身体训练,目前训练的是折返跑。

    但这个折返跑和球队里训练的那种折返跑不一样。

    球队里的折返跑是在一个二十五米的长度上来回折返跑,两边都有标志物。到了标志物就折返跑回来。

    而在孙奉阳家的后院里,荣光的折返跑是没有具体的距离,也没有标志物,完全是听孙奉阳的哨音。

    他的哨音什么时候想起来,什么时候就要马上折返。

    这不仅仅是训练的他的身体能力,还训练他的反应能力。

    因为不知道哨音会在什么时候响起,所以你必须全神贯注,训练的时候,始终集注意力。

    孙奉阳的哨音根本没有规律可言。有些时候荣光跑了都快二十米了,他的哨音都不响,有些时候荣光刚刚这番转身,哨音就马上跟着响了起来,于是他又要再折返回去……

    这样的训对荣光的爆发力是一个很好的训练,但也更累。

    所以跑了没几趟之后,荣光就累的喘不过气来了。

    在连续四声只间隔一秒钟的哨音之后,荣光在折返的时候脚下一滑,终于摔了下去,躺倒在地,没能爬起来。

    黛玻菈在楼上看到这一幕之后,以为孙奉阳会就此结束训练,让荣光休息休息。

    哪想到孙奉阳站在旁边喊道:“于什么,荣光?你这是在于什么?起来爬起来继续跑我不说停止,你就不许停这才做了几组你就不行了,你还说什么大话,要拿解放者杯?起来”

    在他的喊声,黛玻菈看到荣光竟然真的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气喘吁吁地重新开始折返跑的训

    “对,就是这样就是这样你想拿冠军?你以为冠军是那么好拿的吗?说拿就拿了?不付出足够分量的汗水,说什么拿冠军?你别搞笑了你有多想拿冠军,你就给我多努力的训练”

    到最后孙奉阳于脆跟着荣光跑了起来,不过他跑的没有荣光那么快,折返的也没那么频繁。

    他就这么一边陪着荣光在一条直线上跑来跑去,一边高声大喊,想起来了就吹一声哨。

    黛玻菈看着荣光在孙奉阳的吼声和哨音不断折返奔跑,汗水铺满了他的身体,在夜晚灯光的映照下,反射出微微的光芒。

    为了拿冠军。

    为了去欧洲。

    为了不做忘恩负义之人。

    ※※※

    在卡多佐的帮助下,黛玻菈开始了和拜仁慕尼黑俱乐部代表的谈判。

    双方就合同期限,荣光的周薪、奖金以及其他一些条款进行了讨论。

    大体上还算顺利。

    拜仁慕尼黑不是没钱的穷逼球队,在工资上还要斤斤计较。而黛玻菈也没有不知天高地厚的狮大开口。

    最终合同期限被确定在了五年时间,年薪一百万欧元,但是每年都要在上一年的基础上再上涨百分之十。各种奖金也给的很丰厚。

    两天时间,这些条条款款地就都谈好了。

    按理说,应该就完成了。

    但……黛玻菈却提了一个要求,让拜仁慕尼黑的谈判代表很为难。

    “我希望能够在合同增加一个毁约金条款。”黛玻菈说道。

    拜仁慕尼黑的代表很吃惊。

    一般来说,增加毁约金条款,是因为球员只是把这支球队当做跳板,他希望未来还能去更好的球队,更大的舞台,为了避免出现有球队对自己感兴趣,俱乐部却狮大开口瞎跑那些买家的情况出现,才设置一个毁约金条款。只要对方出到这个数,就得无条件放人。

    在西甲,这个条款是必须有的。因为有很多南美球员来欧洲的第一站都是西甲联赛的下游球队,他们不甘心就这样一辈都在下游球队厮混。

    但是……荣光的经纪人提出这个要求,是什么意思?

    难道他们也是把拜仁慕尼黑当跳板不成?

    可……拜仁慕尼黑都只是跳板,你们还想去什么球队?

    这位代表马上脸一沉:“这个真抱歉,我想我们不能同意。”

    开玩笑,毁约金条款就相当于是球员在合同留了个后门,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会同意呢?德甲不是西甲,可没有流行毁约金的习惯。

    黛玻菈寸步不让:“如果你们不能同意,我们也不能同意这个合同。”

    谈判前黛玻菈就和卡多佐商量过了什么是可以⊥步的,什么是不能让步的。毁约金条款,就属于是不能让步的。

    必须要有,具体金额可以商量,但是这个条款必须要写在合同里,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白纸黑字。

    “你可以向你的上司请示,具体的毁约金金额我们可以协商,但是这个条款必须要在合同里。”黛玻菈说道。

    代表思考了一会儿,决定出去给赫内斯打个电话。

    在会议室外,他拨通了赫内斯的电话,然后将黛玻菈的要求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当然了,其他已经协商好的条款他也都告诉了赫内斯。

    赫内斯听了黛玻菈的要求之后陷入了沉思。

    那边代表也没敢催促赫内斯,而是安静地等着来自俱乐部总经理的指示。

    “可以有,但我们要五千万欧元的毁约金。”赫内斯思考完毕之后说道。

    “五千万欧元?”代表以为自己听错了。

    “是的,五千万欧元。你告诉她,如果不接受这个数字,那我们也不接受毁约金。”

    代表这才反应过来——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啊答应毁约金,但是数目我们确定。这个五千万,基本上堵死了那个荣光日后靠毁约金离开球队的可能。

    他不认为荣光日后的成就可以⊥他的身价值五千万欧元这么多。

    五千万,那可都是世界足坛数一数二的身价了

    赫内斯的指示给他吃了颗定心丸,他转身回去准备继续和黛玻菈谈判,他很期待自己说出这个数字之后,那位美女经纪人脸上惊讶的表情。

    她如此美丽,惊讶起来恐怕也更迷人吧……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