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冠军之光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敲天堂之门(保底第二更)(书号:13574

第一百一十五章 敲天堂之门(保底第二更)

作者:林海听涛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第二天,孙奉阳如约将一百万美元转到了黛玻菈的卡上。

    这一天也是新房东来接手房的时候,荣光和黛玻菈必须要搬出去。

    孙奉阳叫了一辆厢式货车在楼下等着他们,然后指挥工人开始搬家。

    荣光也跟着帮帮忙,黛玻菈则拉着一个很大的皮箱站在门边看着。

    有工人想上来帮她抬走皮箱,却被黛玻菈拒绝了:“私人物品,不好意思。”她冲那名工人抱歉地笑了笑。

    那名工人被笑的有些失神。

    荣光在旁边也看到了黛玻菈的笑容。

    他发现这是自己第一次见到黛玻菈笑。自从见到她之后,要么是苦着脸,要么就是面无表情。

    原来这个老女人笑起来……还挺好看地嘛。

    荣光心里这么想。

    那名工人回过神之后,转身去忙了。

    黛玻菈则站在屋里,看着工人们忙忙碌碌,进进出出。

    尽管她已经提前将东西都收拾好了,但如今看着这些堆积起来的箱一个个被搬走,房间里越来越空。她还是有些舍不得,内心仿佛被掏空了一样。

    她咬紧了嘴唇。

    家,她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就这么不属于自己了。

    不过这一次,她没有让自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流下眼泪来。

    她只是退了一步,轻轻靠在了身后的墙壁上。

    直到所有的东西都被搬完了,她才走出来,将钥匙交给了赶到的新房东。

    随后她最后看了房一眼,转身和荣光、孙奉阳他们走向了电梯间,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家”。

    ※※※

    这是荣光第二次来到孙奉阳的家,他对这里倒是不陌生了。之前在孙奉阳这边接受训练的时候,他就住在这里了,屋孙奉阳的家人也都认识他。

    黛玻菈就是第一次了,当她看到这幢豪华别墅的时候,她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孙奉阳轻描淡写地就掏出了一百万来帮自己还债——有钱人啊

    和孙奉阳的家人见了一面,孙奉阳的家人都是华人,但已经在巴西生活多年,所以兼具了国人和巴西人的优点,那就是特别热情好客。

    对于黛玻菈和荣光的到来,他们并没有什么意见,而是相当欢迎。

    孙奉阳的母亲更是当场表示黛玻菈和荣光想住多久都可以,在这里食宿全免,不需要他们出钱。

    荣光和黛玻菈被安排在了二楼的两间客房,门对门,在走廊的尽头,还有一个共用的大露台,通过走廊尽头的门出入,不过房间里都有窗户可以看到露台里的情况。

    露台上摆了一把遮阳伞,四把沙滩椅和一张小圆桌,倒是一个休闲娱乐欣赏风景,吹吹晚风的好地方。

    孙奉阳站在两扇门之间的走廊上,对门内的两个人说:“安心住下来吧,二位。时间可以抚平一切,戈多先生的去世也让我很难怪,但是我想戈多先生也不希望你们总是活在过去,日是要继续往下过的,生活才有意义,不是吗?好了,把你们的东西放一下,就跟我下去吃饭吧。我们家虽然是巴西籍,但是还是按照国人的传统在过,所以黛玻菈小姐,你可能会有些不习惯。但是我保证当你习惯之后,你会喜欢上国人的生活方式的。”

    说完,孙奉阳就站在门外等着两个人。

    两个人则将他们的东西放了之后,便出来跟着孙奉阳一起下楼去大餐厅用餐。

    孙奉阳说的没错,虽然他们是巴西公民,可是他们的生活习惯全都是国化的,这一点荣光之前就已经见识过了。

    比如他们虽然都是巴西公民了,却说得还是国话,不过说得是潮汕话,荣光完全听不懂。但他们也会说普通话,所以双方交流起来没有问题。

    至于吃饭,那就更明显了。孙奉阳一家人到现在坚持使用筷吃饭,并且是在一张大圆桌上,一家人齐聚一堂,一起用餐,气氛十分热闹。

    这种热闹的气氛在不知不觉间冲淡了黛玻菈悲伤的心情。当周围的人都带着和善的微笑与她说话的时候,她很自然也就会被感染。

    他们用潮汕话和孙奉阳交谈,用普通话和荣光聊天,又用葡萄牙语询问黛玻菈是否吃的习惯。

    黛玻菈觉得孙奉阳这一大家还真有点意思……

    这种一大家人在一起其乐融融的温馨气氛,很可惜黛玻菈已经有很多年没有享受到了。

    ※※※

    戈多欠的债还完了,住的地方也解决了,最后一件事情,就是戈多的安葬了。

    这个荣光就完全说不上话了。

    黛玻菈自由安排。

    她的父亲就和她的母亲合葬一处,也就是在暂存骨灰盒的那家公墓。

    “这是爸爸的愿望,也是妈妈的。”黛玻菈说道。

    戈多对他妻的感情荣光也是见识过的,前妻病故之后,一直都没有再娶,这在巴西男人当还是挺罕见的。

    戈多的葬礼规模很小,只有黛玻菈自己和荣光,以及孙奉阳,还有两名戈多的同行——他们也是经纪人,不过他们混的也不怎么如意就是了,黛玻菈还是邀请了他们,毕竟他们是自己爸爸在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的朋友了。

    此外,还有崔浩一家人。

    他们也是这个时候才知道戈多竟然已经去世了。在接到通知的时候,都很震惊。

    “为什么没有其他亲戚?”见黛玻菈已经打电话通知完了所有人,荣光很意外,因为他觉得黛玻菈还有一群最重要的人没有通知到。

    在他老家,一个村里的人多少都沾亲带故,一家人有点什么事情,其他家总是要来帮帮忙的。

    可是戈多出事儿,黛玻菈这边一个亲戚都没见到,全都是黛玻菈自己在抗

    所以他很奇怪为什么会这样。

    “关系不好。”黛玻菈淡淡地答道,显然不愿意多提。

    荣光就不吭声了。

    ※※※

    “前段时间他说他要去欧洲了,结果很久都没有音信,我还以为他去欧洲发达了就忘了我们这些老伙计呢……没想到是……”

    在墓园里,一个身材和戈多差不多的胖一边说一边摇头。

    旁边一个瘦小的老头则默默地听着,眼睛盯着已经安放在墓穴的棺木,表情悲伤。

    所有人都一身黑衣,就连荣光也穿着圣保罗俱乐部发给他的深色正装,表情肃穆,这样的表情可是很少会出现在荣光的脸上的。

    崔浩一家人也都穿着深色衣服默默伫立。

    就连平日里很古灵精怪的科瑞尔这个时候也都低着头,表情黯然。

    她虽然一直嘲笑胖叔叔看球员的眼光,但她也很喜欢这个胖叔叔。如今经常来家里做客的胖叔叔竟然就这么死了,年纪轻轻的她有些接受不了。

    她来的时候眼眶就是红的,显然已经哭过了。

    这让荣光对她的观感多少好了一点。

    然后荣光将目光投向了黑色的棺材。

    棺材里装的是戈多的衣物和他的骨灰盒。

    一想到曾经和自己朝夕相处的活生生的人,如今就将永远长眠于地下。荣光就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时间已经过去了快半个月了,有些事情表面看起来没什么了,可实际上却依然深植于心,只是没有机会展现出来而已。

    如今,在这座静谧的墓园,寥寥几人的葬礼,略显寒酸的葬礼,就重新将荣光内心深处的那份情感勾了起来。

    他鼻一酸,眼前就模糊了。

    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旁边传来了极低的啜泣。

    他扭头,发现是黛玻菈。

    这是第二次见她落泪。

    见到黛玻菈突然情绪失控哭起来,荣光眨了几次眼睛,视野内重新恢复了清晰。

    戈多的两个朋友,也都不吭声了。

    孙奉阳递给了黛玻菈一把铲,又把其他铲分给了另外四个人。

    大家都知道,该彻底和戈多告别了。

    黛玻菈哭着接过了铁铲,然后将第一铲土倒进了墓穴。

    泥土洒在棺木上,发出了噼噼啪啪的声响。

    仿佛在敲打着天堂之门,发出叩叩的声响。

    妈妈,把徽章从我身上拿下吧……

    我再也不能佩戴它了。

    天已黑,黑的什么都看不见。

    我感觉自己正敲着天堂之门。

    敲啊敲,敲着天堂之门。

    敲啊敲,敲着天堂之门。

    敲啊敲,敲着天堂之门。

    敲啊敲,敲开了天堂之门……

    五个人正在一锹一锹地向墓穴铲土,泥土洒落在棺木上,逐渐淹没住了黑色的棺材。

    装着戈多骨灰的棺木被沙土包围住了。这里将成为他永远的家,而他也将和自己的妻再度团聚。

    如果说人世间还有什么是让他放不下的话,那一定是他最在意的那个美丽女儿,没了他的保护,自己的女儿会遇到什么事情呢?未来又会如何?戈多现在一定在想这个吧?

    如果他知道了他所欠下来的债,已经还清了,会不会稍微安心点?

    荣光看着沙土扬起,又落下,脑海里突然冒出来的念头却是这个。

    戈多已经长眠于此,但是生活要继续,那么黛玻菈呢?

    黛玻菈以后会怎么办?

    自己可以继续踢球,她呢?

    她总不能一直住在小神仙的家吧?

    荣光有预感,也许要不了几天,黛玻菈就应该要搬走了。

    到时候,自己和她应该不会再见面,自己还会继续朝着成为世界上最顶尖的职业球员,赚大钱这个目标努力,他也会换一个经纪人。

    而黛玻菈……她真的要把小神仙的一百万扛在身上吗?

    他忍不住扭头去看了一眼黛玻菈。

    黛玻菈每一个动作都做的很用力,她的表情绷在一起,让她本来美丽的容颜也变得奇怪起来,脸颊上还挂着泪痕,但已经没有眼泪继续涌出来了。

    看到黛玻菈这个样,荣光也低下头一声不吭地往墓穴里铲土,他速度飞快,就像是机器人。

    没有人再说话,一直到泥土被全部铲进墓穴里,将墓穴填平。

    接着一块墓碑被立了起来。

    墓碑上刻着戈多的全名:“安德森·苏亚雷斯·达·席尔瓦”

    再下面是他的绰号“戈多”。

    墓碑的最下面则是一行墓志铭。

    “注定要成为世界上最伟大的经纪人,但可惜天妒英才。”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