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冠军之光 > 第一百一十二章 欠债(保底第一更)(书号:13574

第一百一十二章 欠债(保底第一更)

作者:林海听涛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嘟”一声哨响,训练场上的罗查拿着秒表在发呆。

    旁边的助理教练瞄了一眼,惊呼起来:“你又快了,荣”

    “荣的速度真够快的……”

    “是啊是啊”

    “让我吃惊的是他竟然还能更快”

    周遭的队友们也都在议论纷纷。

    但是被大家议论的焦点人物荣光却板着脸,并没有接受队友和教练的称赞

    卡卡在旁边看着荣光,觉得今天的荣光和往常不一样。

    往常的他被大家表扬了,一定会得意地笑起来,说不定还要朝自己挑衅的看上两眼。

    但是这一次,他什么都没做,就只是低着头。

    这不像他啊……

    有心事的样?

    整整一天的训练,荣光都显得很拼命,他的全力以赴让队友们都赶到了害怕。

    他的斗志似乎可以实质化为火焰,在他的周身熊熊燃烧,让人不得靠近。

    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突然比以前更努力了。

    这样的事情偶尔会发生,大家倒也没有深究。

    训结束之后,荣光依然留下来和罗查加练,不过他练的比以前更拼命。

    罗查觉得今天一整天,荣光都不对劲,于是他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吗,荣?”

    荣光停下了正在做的动作,然后抬起头来,满脸微笑地对罗查说:“没什么事情,教练。什么都没发生。”

    罗查看到他的笑容之后稍稍心安一些。

    荣光还在笑,那就说明他是正常的。

    这个开朗乐观的少年,平时总是这么笑的。

    这是正常的荣光。

    但四十五分钟的加练时间结束之后,荣光却并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罗查不止一次提醒他应该结束训练了,荣光却总是以“再练会儿”来回答他。

    一直到最后,罗查忍无可忍,强行结束了训练,把荣光赶出了训练场。

    而这个时候,距离他们正常的训结束时间已经又过去了四十分钟……

    “你真的没事儿吗,荣?”罗查一脸严肃地看着气喘吁吁的荣光问。“你知不知道你这么练,是要出问题的?训练都是有度的,超过了就不行。”

    “我没事儿,教练。我只是有点心急,这都练了快两个月了,我还是没办法在比赛熟练掌握克鲁伊夫转身……”

    “那也不行,才两个月而已。你的职业生涯只有两个月吗?以后,如果你的加练时间超过四十五分钟,我就不会允许你在训结束之后使用训练设施了。”罗查很认真地说,他表示自己绝不是在开玩笑。

    荣光喘着粗气,看着他。

    罗查看到他这副样,口气软了下来。

    “细水长流,荣。你才十七岁,你的职业生涯还很漫长。有些时候是急不来的。回去吧,好好休息一下。”

    他拍了拍荣光的肩膀,告辞了。

    荣光站在训练场边,目送罗查离开,但却并没有离开。

    因为他……不想回家。

    这个时候,训练基地外的停车场上可没有人会等自己。

    那家里,也是一样的。

    一回家,他就会无法抑制自己对过去的回忆,他会想起和戈多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他就会觉得难过。

    他讨厌难过,不喜欢这种感觉。

    ※※※

    可荣光终归还是要回去的,他不可能在大马路上睡一晚上吧?

    于是在天彻底黑透了之后,他终于回到了戈多的家,那座电梯公寓里。

    让他有些意外的是,餐桌上摆着一盘黑豆饭。

    他惊讶地站在餐桌前,看着还有些余温的晚餐。

    “如果凉了,就去微波炉里打一下吧。”

    在走廊的门口,响起了黛玻菈的声音。

    “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回来,我是估着时间做的。我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我随便做的。”

    穿着一身宽松居家服的黛玻菈看不出她曼妙的身材来,就那样靠在墙上,对荣光说。

    “谢谢。”荣光向她道谢,努力扯出一丝笑容。

    “要先冲个澡吗?我现在不用卫生间。”黛玻菈拨弄了一下头发,荣光这才注意到她的头发是湿的,应该是刚洗完澡。

    荣光摇摇头:“不用。”

    然后他直接坐在椅上,开始吃晚饭。

    有些凉了,但无所谓。

    他吃的味同嚼蜡。

    他甚至都没注意到黛玻菈拉了把椅,就在他对面坐下了。

    “今天我接到了很多电话,爸爸手下的那些球员都宣布和爸爸解除代理合同了。也就是说他们都跑了,你是最后一个,我在等你的回答。”

    荣光一开始没反应过来,等黛玻菈都快说完了,他才意识到对方在说什么

    他惊讶的停住了机械的咀嚼动作,然后瞪大了眼睛看着黛玻菈:“你说什么?”

    “我是说,接下来你打算去哪儿?”

    “去哪儿?”荣光茫然地问。

    这是我的家啊,我为什么要走?

    哦,不对……这是戈多的家,是戈多的,不是我的……

    “我不知道,你这么有名气,来找你的经纪人一定不少吧,你应该是最不愁去处的。我爸爸去世了,做不了你的经纪人了,你想去哪儿都可以。而且你也需要重新找个经纪人。我很抱歉,但是我也没办法继续让你住在我家里了…

    “为什么?我可以给你房租,你就当是我是你房里的租客吧?你还是要继续上大学的吧?我可以帮你照看这房。房长时间不住人的话,是会坏掉的……”

    荣光说了很多,核心意思就是生怕对方把自己赶出去。

    他当然可以出去随便找个旅馆来住,或者重新租一套比这更好的房。

    但他不愿意,因为这是他来到巴西之后所住过的唯一的地方,他对这套房有感情,对周边环境很熟悉。

    他不希望离开这里。这里满载着他这一年多来的全部记忆。

    但不管他怎么说,黛玻菈都在摇头。

    “不是我不愿意让你住,荣。而是……连我都住不了这里了。”

    荣光很吃惊。

    “我的父亲,曾经找一家借贷公司借了一大笔钱,连本带利一百五十万美元。”黛玻菈语气平静地诉说着这件很可怕的事情。

    荣光听得目瞪口呆。

    “他借这么多钱做什么?”荣光在和戈多接触的过程,从未见他有什么经济上的困难,需要借钱的。

    “爸爸的经纪人公司一直都经营困难,他手下加上你也只有四个球员,除了你,另外三个球员都混的很不如意,这次爸爸去世,他们就马上跑了。靠经纪公司赚不到钱,自然只能借钱。”

    黛玻菈说出了她自己的推测。

    她也是从父亲透露的一些只言片语猜出来的。

    当初她从借贷公司人口听到这个数目的时候,也被吓呆了。

    “我们必须要把这房卖掉,用来还债。所以你和我都不能继续住在这房里了。”

    荣光抬头打量了一番有些破旧的屋。

    “这房能卖出去一百五十万美元吗?”他问道。

    黛玻菈沉默了,显然她也很清楚这不可能。

    但不卖房又能有什么其他办法呢?

    买房已经是唯一的办法了。

    “如果不够,再想其他办法吧。”良久,黛玻菈才说道。

    荣光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我这里还有十万美元……”

    黛玻菈摇头:“那是你的钱。而且十万美元也无济于事。”

    荣光也不吭声了。

    ※※※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黛玻菈将房屋出售的消息贴到了各个房屋介。她每天都在跑介,推荐自己的房。

    而荣光在训练则更加刻苦努力。

    这种持续的状态,让大家也都很不适应了。

    没人知道荣光为什么这样,就连卢卡斯也问不出来。

    荣光只是问卢卡斯,他现在的签名还能卖出多少钱。

    于是卢卡斯隐约觉得荣光现在应该是很需要钱……

    一个星期之后,戈多的房被一位买家相,黛玻菈亲自上阵,和对方讨价还价,最终也仅以五十万美元的价格成交。

    距离还债还差整整一百万美元……

    但现在,黛玻菈已经完全顾不上考虑以后了,能先还一部分也好,也许还可以用这五十万申请延期还款。

    如果能延期最好了,至于延期之后去哪儿凑钱,就到时候再说了。

    她本来是一个还有一年就即将毕业的大学生,毕业之后,她会找到一份工作,然后恋爱、结婚、生……就像一个普通的女人那样。

    但是现在,她已经向学校请了一个月的假,现在看来,可能她完全没办法再回到校园去了。

    她的生活遭遇了巨大的变故。

    她未来的人生轨迹也都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最终会驶向何方,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在学校,因为她的容貌,她是无数男生追捧的“女神”,但是现在她必须要为钱而操心,早早便背上生活的包袱。

    她的美好生活,烟消云散。

    残酷的现实和迷惘的未来才是她要每天面对的。

    还有两天时间,她就必须将屋交给新房东了。

    她开始收拾东西。

    在她的卧室桌上,有一个相框,相框的照片是他们一家三口在一起的合影。

    那个时候她年龄还小,妈妈和爸爸都还风华正茂。

    一家人坐在客厅沙发上的合影,她坐在间,一手搂着爸爸,一手搂着妈妈。

    多么幸福的一家人……

    黛玻菈的视线变得模糊起来,她抬手抹了把眼泪。

    但眼泪还是像断了线的珠一样滑落,抹了一把很快就又涌出来了。

    “对不起,妈妈。对不起,爸爸……我把我们的家卖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