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冠军之光 > 第一百一十一章 一场梦?(保底第一更)(书号:13574

第一百一十一章 一场梦?(保底第一更)

作者:林海听涛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见到传说的黛玻菈,应该是一件很高兴的事情,任谁看到一个赏心悦目的美女站在自己的面前,都会心旷神怡。

    但黛玻菈所说的话却让荣光脸上的于笑凝固了。

    “爸爸他啊……可能不会再回这里来了。”

    荣光脑停止响应了一下,随后才反应过来,他皱着眉头问:“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黛玻菈没有理会他的质问,而是继续说了下去,声音低沉沙哑。

    “荣,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情……我爸爸,你的经纪人,在德国……”

    荣光盯着黛玻菈,发现她的嘴唇在剧烈地颤抖,简单的一句话在她嘴,却像是要使尽全身力气才能说出来一样。

    见她这个样,荣光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他的心就像是冬天的夕阳一样,正在缓缓沉入冰冷的黑夜。

    “……在德国,在德国……在德国,遭遇……遭遇……车……车祸……去……世……”

    黛玻菈再也说不出话来,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淌了下来。

    黑夜,就这么突然来临。

    窗外对面大厦的霓虹灯点亮,斑斓的色彩透过窗户映了进来。

    在未开灯的客厅地面上映出他们家的HGO。

    荣光就这么站在黑暗,看着对面走廊的黛玻菈,目瞪口呆。

    屋内安静的只听得见墙上挂钟秒针走动的滴答声。

    良久,黛玻菈才重新说道:“我回来是收拾爸爸遗物的……”

    她的话被荣光打断了:“他在哪儿?戈多在哪儿?”

    他就这么直勾勾地看着黛玻菈。

    ※※※

    出租车在雨夜的公路缓慢穿行。因为下雨,圣保罗的交通比往日更糟糕,市心的交通趋紧瘫痪,出租车司机拍了一下方向盘上的喇叭,不过车的喇叭声很快就淹没在了其他更多的鸣笛声。

    前方,是一片红色的刹车灯。

    “这该死的雨还下个不停了”出租车司机咒骂着。

    但车上的两位乘客都没有搭他的话。

    这两个人从上车之后,除了那个女孩报了目的地之外,就再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了。

    轰鸣声从后方传来,随后一架直升机在很低的空通过,就在大家的头顶上方,蓝白色的机体就像是高贵典雅的精灵。在大家都等的心焦的时候,它却轻盈地从堵塞的车流上方飞过,扬长而去。

    “妈的,有钱人就是好啊”心情不好的出租车司机抱怨着。

    荣光也注意到了那架直升机。

    看着渐渐远去的直升机,他想到了当初自己和戈多一起从法比亚诺所住的小区里出来时的情景,也在车上看到了一架直升机。

    “有富豪下班咯。”

    戈多的声音仿佛就在耳边响起。

    他连忙扭头去看,才发现不是戈多,而是那个正在咬牙咒骂的出租车司机

    对哦,刚才黛玻菈说了,戈多已经……死了。

    死了,怎么就死了呢?

    那么好的一个人,才和自己通了电话的,还鼓励自己要加紧练习,在比赛拿出更好的表现来,吸引欧洲球队的目光……怎么再听到他的消息,就是死了呢?

    死亡,是多么的陌生和遥远啊。

    但怎么偏偏就发生在了自己的身边?

    荣光有些不现实感。

    ※※※

    黛玻菈带荣光来到了一座率属于教堂的公墓管理处,她的父亲就暂时寄存在这里。

    经过一道道手续,工作人员为两个人捧出一个黑色的盒。

    黛玻菈捧着盒对荣光说:“撞得太惨了,所以直接烧成了灰。我从德国带回来的。”

    她声音很低,没什么力气。因为每说一个字,就像是在回顾她当初所经历的场景。在德国的医院太平间里,尸袋在弥漫的寒气被打开,露出父亲那张苍白的,几乎辨认不出来的脸,如果不是他手上那枚熟悉的结婚戒指,自己完全不敢相信那就是她的父亲……这一幕,她永生难忘。

    荣光从她的手上接过了骨灰盒。

    真神奇,那个两百多斤的大胖怎么能够装进这么小的盒里呢?

    在来的路上,他还不太相信戈多真的死了,现在看着这个盒,他依然不相信戈多已经死了。

    从他到巴西来,身边就一直都是那个笑呵呵的胖。他去国把自己找到,告诉自己踢球能赚钱,然后带自己来巴西,四处找球队收留,照顾自己的饮食起居,即是经纪人,也是司机,还是保姆……

    他从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离开他,或者他离开自己。

    他觉得自己以后的经纪人应该一直都是戈多才对。

    他们俩配合默契嘛。

    现在戈多却化成了灰,躺在这个盒里。

    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

    回去的车上,荣光和黛玻菈也是一声不吭的。

    雨还在下,路上依然很堵,出租车司机也都还在咒骂糟糕的天气和堵车。

    回到家,荣光终于开口对黛玻菈说道:“我还是不肯相信……”

    说完,他就将自己关进了他的卧室。

    黛玻菈站在门口,然后缓缓靠在了她房间的门框上。

    荣光不相信,她又何尝肯相信呢?

    虽然她和爸爸每次打电话都会以吵架结束,虽然她经常会嫌自己的爸爸管得太宽,她都二十一岁了,还当三岁小孩看……

    但不管怎么说,他也是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

    妈妈早年重病去世,是爸爸一个人把她养大的。

    现在爸爸也没了,她一时间竟然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未来了。

    突然她打了个寒战。

    秋天,冷雨夜,寒意包裹着她的身体。

    她不得不双手环抱,蜷缩起来,然后转身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门关上,她靠着门滑下来,坐在地上,将头埋在了双臂和膝间。

    “爸爸……”

    黑暗,她低声呢喃。

    ※※※

    当荣光的生物钟准时在五点钟将他叫醒的时候,荣光从床上翻身坐起。

    他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噩梦,梦到戈多竟然在德国出车祸死了,他不知道这个事情,还是戈多的女儿黛玻菈告诉他的。

    说起来,梦的黛玻菈可真美,也真像戈多的老婆……

    他穿好衣服,打开门,发现戈多的卧室和黛玻菈的卧室门都是紧闭着的,一如往常。

    是的,一定是一场梦,一场可怕的噩梦。但好在是场梦,只是场梦而已。

    荣光将沙袋重新绑在腿上,背上足球,出了门。

    雨还在下,不大,依然是淅淅沥沥的。如果不是长时间在室外活动的话,可能连伞都不用撑。

    但依然让人讨厌,因为这雨很冷。

    荣光迎着风跑,冷雨就被风吹得拍打在他的脸上,他不得不眯起眼睛。

    他一路跑着,跑进了湖畔公园。

    在简单的热身之后,他将足球从背包取出来,扔到了地上,然后他开始带着足球在林荫道上跑圈。

    如今的他对于带球已经很熟练了,不需要再用两米长的网兜绑在脚踝上进行控制。他可以很熟练地带球。

    但今天的状况有些不对。

    荣光带着带着球,就想到了那场噩梦。

    尽管他不停地在心固化这个概念“那是一场梦”,可是他的内心却在动摇着。

    每一次他心里想“这一定是场梦”之后,紧跟着他就忍不住想“可是……

    可是又那么真实……

    分心之下,他被自己踢出去的足球绊倒了,一个前扑摔倒在地。

    胳膊肘被蹭破了皮,渗出了血水,膝盖上也有蹭伤,手掌按在了地上,有些痛。

    但这些荣光都不在乎,他翻身坐在潮湿冰凉的地上。

    戈多出现在他的身边,手里提着一个塑料袋。

    “就算是特训丨也没必要非把自己搞的遍体鳞伤那么吓人。拿着。”

    说完,他将塑料袋扔了过来。

    荣光连忙伸手去接。

    可是没有东西撞入胸怀,他伸出去的手掌心向上,也没有抓住任何东西,只有冰冷的雨水落下来,稀释了他手的脏水。

    荣光再带头去看,哪里还有什么戈多呢?

    “戈多,有点傻啊……”

    “你本来就是一个傻瓜”

    荣光仰头望天,任由细密的雨点落在他的脸上,这一次他没有眯眼,而是睁大了眼睛,他可以看得到那些雨水从空滴落下来,连成了一条条细密的白线。

    打在他的脸上,滴入他的眼里。

    他眨了眨眼,雨水又从眼眶溢了出来,顺着脸颊往下滑。

    对啊,怎么可能是梦?这么真实……怎么可能是梦?

    戈多,是真的死了……

    那个每天开车送自己去训练,接自己回家,为自己做饭,照顾自己生活,还要给自己做陪练,当自己因为特训丨而受伤的时候,会焦急的对自己大吼大叫,嘴巴上说着反对,最后却还是给自己买了一副护具……的人,再也回不了巴西他的家了。

    只能躺在那狭窄的一方盒里,被暂时存放在公墓的管理处,等待着埋入土。

    有一块墓碑,上面镌刻着他的名字,再放上一束花。

    然后当花枯萎了,被风吹散了,也就渐渐被时间所遗忘了。

    混蛋戈多,你还没带我欧洲啊,你说话不算话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