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冠军之光 > 第一百章 做人要讲良心(1600)(书号:13574

第一百章 做人要讲良心(1600)

作者:林海听涛
    </d></r></ble></d></r></ble>

    戈多在沙滩椅上憧憬着自己以后成为全世界都著名的经纪人的日,在美好的幻想和凉爽的轻风下,几乎都快在海滩上睡着了。

    突然,他的脑海出现了胡安·菲热尔那位巴西经纪人大鳄的狞笑:“哪儿来的无名小卒,也配拥有全世界最珍贵的瑰宝?不好意思,荣已经决定改换门庭,成为我旗下的球员了哈哈哈哈——”

    在菲热尔的怪笑声,戈多猛地睁开了眼。

    他这才发现自己已经浑身都是汗了——之前还遮挡在他头顶上的树荫已经挪到了旁边,将他暴露在了日光下。

    他抬头看看天上的太阳,日头比之前稍移了一些地方。

    “该死……”他嘟囔着从沙滩椅上费劲的挪下来,然后轻松地提起沙滩椅,重新放到了树荫下,继续躺下乘凉。

    但是他刚刚躺下,脑海就浮现出了菲热尔狰狞的笑容。

    菲热尔是巴西的经纪人大鳄,他旗下的经纪公司掌控着大约百分之十去欧洲的巴西球员。

    但是这一行也有这一行的规矩,不可能他们看上谁就直接硬抢,除非他们能够说服球员本身和自己解约。

    而且菲热尔如今常年在欧洲,在葡萄牙,很少会回巴西莱,戈多不认为菲热尔能够在欧洲非常详细的了解巴西发生了什么。自己和荣光应该不至于引起对方的兴趣吧……

    虽然这么想,戈多却还是不放心。

    他这才意识到荣光已经离开自己有一阵了。

    这小跑哪儿去了呢?

    戈多再次费劲的从几乎让他整个人都陷进去的沙滩椅上起身,拍拍屁股,走到外面,四处张望,寻找着荣光。

    ※※※

    “为什么我要选你?”荣光很迷惑。

    “因为我可以⊥你赚到更多的钱”木宇自然知道荣光的弱点是什么,他既然想招揽荣光改换门庭,怎么可能不研究一下他未来的球员是什么人呢。

    果然,一说到钱,荣光的眼睛瞬间就亮了起来,之前那呆滞无神毫无焦点的目光刹那消失不见。

    木宇很高兴看到荣光有这样的表现。

    他研究过荣光的那个经纪人,在他看来这位经纪人非常不合格,除了把荣光带到巴西来,像个保姆一样照顾着,他还提供了什么有力的支持和工作嘛?

    什么都没有。

    这样的经纪人难怪一直都在圈里默默无闻,失败透顶呢。

    论能力,这真不是一个什么好经纪人。论人脉,一个默默无闻的经纪人能有什么人脉?论市场开发能力,从现在荣光竟然还没有一个商业代言合同,就可以看得出来他的经纪人是什么能力了。

    而自己呢?经验丰富,人脉广,而且拥有一个庞大的国市场,通过上世纪十年代的健力宝留学巴西的事情,他和国足坛很多上层人物都建立起了良好的合作关系。

    这些都是那个默默无闻的经纪人完全不能比拟的。

    当木宇来找荣光的时候,他是有必胜的信心的。

    在他看来,没见过世面的山村少年懂什么啊?在自己的甜言蜜语攻势下,肯定瞬间就沦陷了。

    他在看了荣光的几场比赛录像之后,认定了荣光是一个了不起的天才,如果他能够成为自己的球员,那么自己的事业也将迈上一个全新的台阶。

    那就是自己一直在追求的目标。

    现在的他,觉得自己在这个行业里已经进入了一个瓶颈期。

    他需要一个突破口,一个爆发点。

    而荣光就是他的爆发点。

    “所以你需要我这样的一个全能经纪人,从和球队的谈判,到商业代言合同,我都可以帮你搞定。我们是国人,语言相通,还有共同的化背景……而且最重要的是我在国有人脉,可以帮你操作国市场的开发。你难道不想你在国的家人都能够在国看到你的广告吗?想想吧……”木宇开始淳淳善诱。“在上海、北京、广州这样的繁华大都会的商业区,你的照片挂在那些大厦的墙面上,有几层楼那么高……那是一个多么美丽的画面啊”

    他一边说,一边观察荣光的表情。

    如他所料,荣光不仅眼睛睁大了,嘴巴也成了一个“O”型,脸上似乎都在放光芒了。

    他仿佛真的进入了木宇所描述的那个世界。

    在上海,最繁华的的地方,他的父母和姐姐,站在熙熙攘攘的人潮,仰头望向一座摩天大楼。在他们的身边,不断有人与他们擦肩而过,碰撞着他们的身体,但是他们依然站在那儿保持着这个姿势,就像是流水的礁石一样。

    让他们保持这个姿势的原因,是他们目光所指向的地方——摩天大楼的一整面墙上,都是他们的儿和弟弟,荣光的海报

    就像荣光在圣保罗街头所看到的那些明星海报一样。

    确实很美……

    见荣光已经露出了这样的表情,就差流口水了,木宇自觉事情已成,于是他直接问:“那么,你要不要结束和你现在这个经纪人的合同,改和我签约呢

    这一句话前,荣光还在憧憬。这一句话说出来,荣光脸上的表情迅速就变了,他从幻想世界退出,摇了摇头:“不要。”

    木宇完全没想到荣光会给他这么一个坚定的回答,他大吃一惊。

    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说什么?”他反问道。

    “我说不要。”荣光用同样坚定的语气,毫不犹豫地说道。

    “为为什么?难道你不想赚大钱了吗?”木宇吃惊的都结巴了。

    “想”从荣光的表情来看,他又进入了幻想世界,在那个世界,他是举世闻名的大明星,巨型广告海报就算是在南极洲都看得到——话说回来,南极洲在哪儿,长什么样的,荣光其实都不知道……反正只要知道“连南极洲都看得到”很屙就对了。

    “那你不选择我为经纪人吗?”

    “不选择。”荣光又退出来了。

    “我能帮你赚到钱,你不是喜欢钱吗?”

    “喜欢”荣光再次进入幻想世界。

    “那你就要选择我做你的经纪人。”

    “那不行。”荣光退出之后摇摇头。

    “……”木宇都快无语了,就像他的名字一样“有语”。

    荣光一会儿是馋得都快流口水的表情,一会儿又坚定地像革命烈士一样。

    木宇看的目瞪口呆——难道这人有隐蔽的精神分裂,我之前不知道?

    到最后他都快崩溃了,只好摊开手问荣光:“那你想怎么样?你难道不想赚钱吗?你想赚钱,你就要离开你现在的那个经纪人,然后跟着我……”

    荣光还是摇头,很坚定地说:“我想赚钱,但我不想离开戈多。”

    木宇完全无法理解这个小的逻辑思维,难道他的大脑构造与众不同?

    “为什么?”他大声问道,这声音都变调了。可见他内心的崩溃。

    “因为是戈多把我从国带到巴西来的。”荣光说道。

    “是谁带你来的根本不重要好吗,荣光?你选择经纪人重要的是看他的能力,他能不能给你带来你想要的东西,关键是这个能力,他有吗?”木宇还在坚持想要说服荣光。

    但老实说这样都要比之前感觉好。现在最起码还有道理可讲,之前完全是没有的。

    “你到现在有过一份商业代言合同吗?除了最基本的工资和奖金之外,你还有其他的收入来源吗?你来巴西一年了,你赚了多少钱?你赚的钱够……够在圣保罗买套房吗?”木宇也实在是找不到例了,只好拿买房做例,因为他想到了荣光直到现在都还住在他的那个经纪人家,并没有出去买房,或者租房,没有自立门户,那说明他显然没赚到多少钱。

    这个问题击了荣光。

    别说圣保罗了,他连在上海买套大点的房的钱都不够……

    这么一想,戈多确实没帮自己赚到什么钱,他所说的美好前景,什么上下三层,带游泳池的大房……这些都只是未来蓝图,现在连影都看不到。

    见荣光皱着眉头,表情似乎很犹豫,木宇意识到他的说辞起到了作用,于是他要趁热打铁:“所以你看,荣光。找一个优秀的经纪人,比你好好踢球作用大的多。一个好的经纪人能够让你事倍功半……我想你应该认真考虑一下我的建议……”

    哪想到一听他这话,荣光就像是从梦惊醒一般,连忙摇头:“不”

    木宇垂着的双手猛地攥成拳头,指甲都要陷入掌心肉里了——我操怎么又回到这个循环上了啊

    “是我表达的不够清楚吗,荣光?”木宇有气无力地说道,他都快认输了

    荣光摇头:“不,不是。我明白你的意思,木鱼先生。我确实很想赚钱啊……但是,但是毕竟是戈多把我从国带到巴西来,陪我试训卩么多球队,最终把我送进了圣保罗,还照顾我的生活起居,每天开车接送我训…¨他对我那么好,我不能对不起他不是?我爷爷说,做人要讲良心。我想赚钱,但是我也想讲良心。”

    “最后,虽然不能答应你,但还是很谢谢你,木鱼先生。我今天在这个海滩上逛了半天,你是第一个认出我的人。再见。”

    说完,荣光转身就走。

    ※※※

    戈多在科帕卡巴纳海滩上四处寻找着荣光,累得气喘吁吁,下午的四点钟的太阳还是很烈,晒得他全身出汗,就像是抹了一层油一样。

    “这小……跑哪儿去了呢?”

    就在戈多举目四望都没找到人的时候,他却在偶然间瞥到了他的目标。

    在一处沙滩足球场的外围,他看到了荣光和一个人在一起。

    这小……走到哪儿都忘不了足球啊……咦?

    戈多这才注意到荣光身边还有一个人。

    恰好这个人他认识

    是那个国经纪人木宇

    木宇不认识戈多,但是他在巴西的足球经纪人圈里多少也算是一个名人了,就像菲热尔控制了百分之十去欧洲的巴西球员一样。木宇也几乎垄断了从巴西去国踢球的路。

    那些巴西球员想要去国联赛淘金的话,找木宇几乎是唯一的办法。

    在上世纪十年代,国职业足球如火如荼的岁月里,他可没少往国送巴西球员。很多在巴西根本踢不上职业联赛的业余球员,经过他的包装运作,都能摇身一变成为“巴西著名职业球员”,然后风风光光转会去国捞钱。

    谁也没想到当初大家都不放在眼里的国,竟然成了人傻钱多速来的“捞金圣地”。但等那些巴西经纪人们如梦方醒,却发现国市场已经被木宇经营的固若金汤了,早就没了他们插手的余地。

    所以在经纪人圈里,木宇虽然比不上经纪人大鳄胡安·菲热尔。但也算是一个知名人物了,戈多知道他自然是再正常不过。

    一看到是这家伙出现在荣光的身边,戈多就心咯噔一下,顿觉不妙。

    他在这里接近荣光有什么企图?戈多不是傻,用屁股都猜得到——就是来挖墙脚的

    妈的,虽然你们都是国人,但是也不能把主意打到老头上来啊

    荣光现在就是戈多的宝贝,就像是《魔戒》里的咕噜一样,对那枚戒指非常在意。

    任何人,不管是谁,哪怕是菲热尔来了,也别想抢走自己的宝贝

    于是他怒气冲冲地快步走向两个人,打算阻止木宇这种**裸的挖墙脚行为。

    但他刚刚靠近了一点两个人的时候,就听到荣光对目瞪口呆的木宇说:“……我确实很想赚钱啊……但是,但是毕竟是戈多把我从国带到巴西来的…

    他猛地停住了脚步,躲在一边的人群,想要听听荣光在和木宇说什么——在山村里和荣光相处了那么久,可不仅仅是他教荣光说葡萄牙语,荣光也在教他说国话。

    说老实话,他也担心荣光真的会离他而去。

    他除了生活照顾上无微不至之外,也实在是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来留人。要是荣光真的离开他了,他似乎也找不到指责荣光的理由。因为他这个经纪人……确实有些差劲。

    “……他对我那么好,我不能对不起他不是?我爷爷说,做人要讲良心。我想赚钱,但我也想讲良心。”

    ※※※

    “带你试训丨接送你训练,照顾你的生活,这些我也能做到是个经纪人都能做到”木宇见荣光要走,连忙在后面喊道。

    荣光回头冲他微笑:“但,戈多是第一个这么对待我的人。”

    说完,他不再回头,不再停留,不再理会木宇,径直走掉了。

    留下木宇,目瞪口呆的望着荣光的背影,已经被惊得说不出话来了。

    而和他同样目瞪口呆的还有躲在一边偷听的戈多。

    ※※※

    E,等了整整一天,终于月票到了66张,可以加更了,撒花

    让大家久等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