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冠军之光 > 第五十六章熟悉圣保罗的人(求...(书号:13574

第五十六章熟悉圣保罗的人(求...

作者:林海听涛
    </d></r></ble></d></r></ble>

    尼尔森奥·巴普蒂斯塔正在阅读一份报纸,是《记分牌》的圣保罗版。

    《记分牌》、《兰斯报》这样在巴西全国都有影响力的报纸,并不是一份报纸行销全国的。他们是很讲究本地化策略的。

    在什么地方扎根,就报道什么地方的新闻。

    所以这些大报纸往往就分了很多版本,在里约州就是里约版,主要关注的都是里约的足球新闻,因为里约州的球迷们对全国其他地方的足球新闻并不怎么关心。

    反过来在圣保罗也是如此。

    除了巴西国家队的比赛之外,大州的球迷们都只关注本州的球队和球星,其他地方的球员都不怎么了解。

    这也就是为什么荣光在圣保罗都已经是名人了,在里约,在南里奥格兰德州,在巴伊亚州……等地方依然就像是无名小卒。

    所以在圣保罗和巴西国际比赛的时候,尼尔马尔会完全没把荣光放在心上呢……如果他是一名圣保罗州的球员,他恐怕就绝对不会犯那样的错误了……

    里约都还好点,毕竟荣光是在里约-圣保罗锦标赛上出的名。

    不过因为上赛季的里约-圣保罗锦标赛进入最终四强的球队全都是圣保罗的球队,所以里约州的媒体早早就放弃了关注和报道里约-圣保罗锦标赛。荣光这个名字在里约就算有人知道,也知道的很有限。

    在里约州是买不到《记分牌》圣保罗版的,所以这份报纸能够出现在尼尔森奥·巴普蒂斯塔的桌上,还是相当不容易的。

    他是因为听说《记分牌》的名记格雷森专门写了一篇分析的特别详实的章来剖析圣保罗的新战术,才托人专门从圣保罗买来的。为了这份报纸,他的人开车来回将近百公里,十个多小时的车程。

    足见尼尔森奥·巴普蒂斯塔对这篇章的重视程度。

    作为前圣保罗主教练,他如此重视这个对手也是理所当然的……

    在荣光刚刚进入圣保罗青年队的时候,圣保罗一线队的主教练就是这位尼尔森奥·巴普蒂斯塔。

    后来尼尔森奥·巴普蒂斯塔因为成绩糟糕,被圣保罗俱乐部主席高维阿解职,荣光在青年队的主教练瓦尔德马·德·奥利维拉接替他出任临时主教练,结果只率队打了两场比赛就被解职,奥斯瓦尔多·德·奥利维拉这才上位,成为了圣保罗的主教练。

    所以尼尔森奥·巴普蒂斯塔对这支圣保罗还是很了解的。

    如果是以前的圣保罗,恐怕他不会如此重视,因为他很了解。

    但是当奥斯瓦尔多来了之后,这支圣保罗经历了一些变化,这些变化让他对这支球队感到了陌生。

    为了备战这场比赛,他专门去看了最近几场圣保罗的比赛,奥斯瓦尔多所坚持的双前腰战术自然就落入了他的眼睛。

    如果只看前几场比赛的话,恐怕尼尔森奥·巴普蒂斯塔也依然不会把圣保罗太放心上。

    因为荣光和卡卡完全联系不起来,圣保罗所谓的双前腰战术更像是十个人在比赛——当荣光参与进攻的时候,卡卡就像是从球场上消失了一样,反之亦然。

    这样的球队显然没什么战斗力可言,他们自己的表现也起伏不定,成绩时好时坏。

    随后他就看到了圣保罗主场迎战科林蒂安的比赛。

    科林蒂安这支球队,作为弗拉门戈的主教练尼尔森·巴普蒂斯塔自然很熟悉的。

    弗拉门戈是全巴西支持者最多的球队,而科林蒂安就是第二多的。以前在圣保罗执教的时候,他也率队和科林蒂安交过几次手,虽然都赢了,但是对于科林蒂安的强大,尼尔森奥也是深有感触的。

    没想到那场比赛圣保罗三叉戟突然就正常运转了,3:0完胜科林蒂安。尤其是两个前腰,都有出色的表现,荣光有一个进球,卡卡则是一个进球一个助攻,法比亚诺也是一个进球一次助攻。

    这场比赛让尼尔森奥·巴普蒂斯塔突然意识到了危险——如果圣保罗是这样的双前腰战术的话,恐怕弗拉门戈就不好对付了。

    就是从这场比赛开始,他开始格外关注圣保罗的新战术。

    这次一听到《记分牌》圣保罗版专门用了一个版面来剖析圣保罗的双前腰战术,他自然就要买来好好看看了。

    半个小时之后,尼尔森奥·巴普蒂斯塔将埋着的头抬起了起来——他终于逐字逐句地将这篇章看完了。

    不得不说,格雷森不愧是名记,这篇分析章写得非常透彻,让他看完之后也受益颇多,对圣保罗的双前腰战术有了很深的了解,知道了他们的优点,最重要的是对弱点也了解了很多。

    荣光和卡卡的关系依然不和,这是很重要的情报。所以三叉戟战术靠的就是法比亚诺从联系。

    要遏制圣保罗的三叉戟,就得遏制法比亚诺。

    只要彻底冻结了法比亚诺,不让他舒舒服服的控球、传球和跑位,圣保罗的三叉戟基本上就等同于废物了……

    科林蒂安的主教练佩雷拉就是完全没想到奥斯瓦尔多竟然让法比亚诺回撤,没有针对这种情况专门设置防守战术,导致法比亚诺激活了荣光和卡卡。

    最终科林蒂安就这么完败在了这三个年轻人的脚下……

    当然了,格雷森的这篇章还是一副圣保罗人的口吻,章里对圣保罗的这套战术进行了高度赞扬,认为只要三个人正常发挥,弗拉门戈是绝对不可能遏制住荣光的。

    在吹捧圣保罗这套战术的同时,对弗拉门戈非常轻视。认为弗拉门戈最近成绩不稳,根本不可能对圣保罗构成什么威胁,哪怕是在自己的主场也不例外。

    尼尔森奥·巴普蒂斯塔即在圣保罗州的球队执教过,如今也在里约州的球队执教,所以他个人没有那么强烈的两州对立情绪,对《记分牌》的这种宣扬“圣保罗必胜,弗拉门戈必败”的论调并不怎么感冒。

    但是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主教练,他意识到这是他可以利用的东西,只要用得上,就可以大幅度提升球队的战斗力——谁在被轻视小瞧之后还能不暴怒的想要抽回去呢?

    ※※※

    在奥斯瓦尔多的办公室里,正在举行着赛前的最后一次教练会议,主要内容是讨论一下训练的成果,谁表现好,谁状态坏,谁的身体不达标,方便主教练作出决定,选择哪些人进入十八人大名单。

    在今天的会议临近结束的时候,很自然的跑题了。

    “真是奇怪,格雷森竟然突然在《记分牌》上写章称赞我们的战术了,他这是什么意思?是俯首称臣了吗?”助理教练毛罗提到了最近一件让他很在意的事情。

    在意的不仅仅是他一个人,当他这么说了之后,顿时就引起了教练们的热烈的讨论。

    球队的进攻教练罗查:“是啊,是啊。我也看到了,当时我看的时候眼珠都快瞪出来了……”

    球队的门将教练罗伯托·罗哈斯也点头表示赞同:“我还专门去看了看章作者,发现就是格雷森那家伙。这可真让人吃惊,他转性了吗?”

    球队的另外一名教练吉尔伯托·德·莫赖斯:“我不相信他转性,但是他说的很对,我们的新战术威力很大。我想他是看到了我们出色的表现,所以不得不在形势面前低头了,这可真是大快人心!我之前很讨厌他写的那些攻击我们的章,就好像我们所付出的一切努力都像是白费劲一样!”

    奥斯瓦尔多的办公室里洋溢着轻松愉悦的气氛。

    大家都为征服了格雷森这样挑剔的评论家感到高兴。

    奥斯瓦尔多则微微皱眉,说出了他的担心:“但是他分析的太透彻了,任何人看来他的章都会明白我们在做什么。如果是普通球迷看到了倒也无所谓,但如果是我们的对手看到了呢?”

    大家愣了一下。

    但莫赖斯摆手:“弗拉门戈吗?里约那边可没有圣保罗版的《记分牌》出售啊……”

    “跑过来买就是,从里约到圣保罗四百多公里,单程不过五个小时而已。如果有心,这完全不是问题。”奥斯瓦尔多说道。

    大家又沉默了。

    他们不得不承认主教练说的很有道理。如果换成他们,想要了解对手的资料,可能也会这么做的。

    “格雷森将我们的战术细节全都败在了弗拉门戈的主教练尼尔森奥的眼前,他曾经执教过圣保罗,对我们球队的球员都非常了解,如果再了解了我们的战术……”

    奥斯瓦尔多没有继续说下去了。

    他也不用继续说下去,大家都猜得到那是什么结果。

    “看来这场比赛,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轻松。”助理教练毛罗回过神来之后说。

    在此之前,大家都对客场打弗拉门戈很乐观的。因为弗拉门戈这个赛季的表现不稳定,成绩很不好。作为传统强队,目前他们在全国锦标赛仅排名第二十。

    这距离他们前八的目标实在是差太远了。

    对手状态不稳,就算是客场作战,圣保罗的教练们也对球队充满了信心。因为球队这段时间的进步,他们作为参与者,是再清楚不过的了。

    他们对自己亲自调教出来的球队有信心。

    于是毛罗的这句话让办公室里的气氛突然变得凝重起来。

    似乎他们要重新估计对手,对自己球队的信心也没有那么足了。

    就在这个时候进攻教练罗查突然说道:“不。我想最起码我们有一个人,尼尔森奥是不太了解的。”

    听到他这话,大家一开始没反应过来,等他们反应过来之后都笑了起来。

    毛罗笑道:“对呀,我们怎么把他给忘了?”

    奥斯瓦尔多也微笑着点头:“有些时候连我们都对他不是很了解,更不要说只能够依靠比赛录像来了解他的尼尔森奥了……不知道到时候,他会给尼尔森奥什么见面礼呢?”

    更衣室里的气氛突然一下又活跃了起来。

    ※※※

    今天距离对弗拉门戈的比赛还有不到两天的时间了,今天将是赛前的最后一次训练。训练结束之后,荣光就将跟随球队一起去里约,在当地酒店下榻,准备第二天下午的比赛。

    清晨五点钟,荣光就起了床,来到了天台上开始他的训练。

    热身结束之后,他抱着足球走到了那一片管道纵横交错的天台区域。

    那些漆黑的管道伫立在清晨的薄雾,影影绰绰看不太清晰。

    这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就连天上的星光都黯淡了许多。

    荣光抱着足球看向前方,眼前的几根管道是最清晰的,再往深处去,就很模糊了,但还是能够看到个影的。

    在轻雾晃动着,仿佛真的是人。

    在那些模糊的身影后面,他又看到了“球门”。

    管都是模糊的,但是“球门”很清晰。

    这么多天了,它一直都在那里,从未移动过地方,甚至都不需要去看了都知道它会在那里。

    静静地等着荣光抵达它的跟前。

    荣光深呼吸了一口清晨圣保罗冷冽的空气,然后将足球轻轻抛下,不等足球落地,他用右脚正脚背将足球卸下,足球便听话地稳稳停在了地上。

    我来了,管们!

    荣光带球向前!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