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冠军之光 > 第四十章湖畔公园里的“怪人”(书号:13574

第四十章湖畔公园里的“怪人”

作者:林海听涛
    </d></r></ble></d></r></ble>

    在荣光特训的时候,里约-圣保罗锦标赛是不会停下来等荣光练功升级的。

    新一轮锦标赛,圣保罗在主场1:0击败了美洲人队。

    这场比赛荣光从首发名单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卡卡。

    荣光只在比赛的最后五分钟替补出场,但毫无表现的机会。

    已经有声音说如果荣光不能够尽快改变自己的处境的话,他可能会回到青年队去。

    毕竟随着一线队球员逐渐伤愈复出,一线队已经没有他的位置了……

    ※※※

    赛后格雷森在《记分牌》上发表了一篇章,章分析了荣光目前的处境。

    “……替补出场只有五分钟,说明奥斯瓦尔多已经放弃了所谓的‘天才’……这无疑是正确的选择。国小有速度,但这不是足球天赋,他可以去练短跑。我想要不了多久,我们在圣保罗一线队应该就见不到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天才’了。巴西足球从不缺乏那些一闪而逝的流星,荣也不过是其之一……从这场比赛之后,我将不再针对这个国球员发表什么章了,让我们将视线从他身上转开,有太多值得我们关注的人和事!”

    科林蒂安的足球主管爱德瓦·西莫斯心满意足地将《记分牌》放在了一边。

    一直困扰着他的问题彻底解决了。只要媒体对荣光的关注度逐渐衰退,自己曾经拒绝了荣光的事情也就不会再有人提及,他也不用再关注这个国小的表现了。

    让这该死的国小和他该死的经纪人都见鬼去吧!

    一开始爱德瓦·西莫斯可是被吓的够呛,生怕杜阿里比主席找他麻烦。

    也生怕这事儿被越闹越大,涉及到种族歧视,就不好办了。

    现在被证明了只是虚惊一场,但让西莫斯很是狼狈了一阵,所以西莫斯心对荣光可没什么好感,他巴不得荣光倒霉呢。

    如果荣光可以就此彻底沉沦,那就再好不过了。

    戈多那个混蛋那还想通过媒体来阴老,现在玩儿砸了吧!

    活该!

    一想到荣光和戈多未来的下场,西莫斯就很高兴,他决定晚上带老婆孩出去吃大餐,好好庆祝庆祝。

    ※※※

    科埃略·亚历山大·科斯塔作为《兰斯报》圣保罗分社的足球主人,是很忙碌的。

    平时有大量的工作需要他做,此外虽然是主任,但他也还是一个经常跑一线的记者。

    忙起来,连续加班是很常见的。

    有些时候在外面忙碌了回到办公室之后,坐下来休息不了多久,就又要出去。

    现在他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终于忙完了,可以休息了,这次不用再跑出去了。

    他坐在椅上休息了一会儿,开始收拾自己凌乱的办公桌。

    当他拿起一本精致的笔记本时,一张纸从里面掉落出来,恰好落到了他的眼前。

    “荣光”。

    这是荣光当时在接受科埃略采访时给他签的名。

    他想到了当初采访时这个国少年给自己留下的深刻印象。

    他似乎永远都充满了斗志,开朗乐观。从他身上,你完全感觉不到一个才接触了足球两个多月的初学者的那种小心谨慎。

    上一场比赛结束之后,格雷森专门写了一篇章来给“天才”争论画句号。

    他发挥了自己的专业水平,在章将荣光批评的几乎一无是处。

    用词很犀利,语气很严肃。

    科埃略也看到了。

    他担心荣光会遭受不住这样的连番打击。

    连续三场比赛了,没有拿得出手的表现。

    没有进球,没有助攻,对球队的贡献越来越小。

    和他前三场的惊艳表现形成了鲜明的反差,从天堂到地狱,有多少人能够经受得住这种落差的?

    这也就是科埃略在最初的采访里所说的担心。

    开局太顺利了,对于荣光这种连基础都没打好的新人来说,真不是什么好事儿。

    过早把自己推向了媒体和大众,将自己置于风口浪尖,失去了一个相对平和的成长环境。

    压力陡然增大,那小能够承受得住吗?

    突然想起来,他似乎还没什么机会展现他的额抗压能力呢。

    一出道就是三场惊艳的表现,完全没遇到考验和困难。

    真正的考验是从现在开始的。

    在连续三场的平庸,甚至是糟糕的表现之后,他会如何应对呢?

    正想着,突然听到了门外传来了几个编辑和记者之间的对话。

    “听说最近湖畔公园出了一个怪人啊……”

    “你是说那个傻瓜吗?我也有听说哦!”

    “怎么回事儿?”

    “哎呀,就是有很多人在早晨和晚上的时候见到有一个全副武装,防护做的很全面的人在湖畔公园的林荫道上跑步,但是和普通的跑步者不同,他的脚上拴着一个足球。跑步的过程,他经常会被足球绊倒在地……没有人知道他这是在做什么,跑步不像跑步,带球不像带球……”

    几个人一边说着一边走远了,声音也逐渐消失,最终完全听不见。

    湖畔公园?

    科埃略觉得这名字很耳熟,仔细想了想,突然发现这不是荣光和戈多所住附近的那个公园吗?

    这还是在采访荣光的时候知道的。

    科埃略仔细回忆那几位记者、编辑聊天的内容。

    湖畔公园,怪人,带球,跑步……

    会不会和荣有关系呢?

    最后他这么想到。

    想到这种可能,科埃略发现他就没办法再在办公室里坐下去了。

    看来又得出去了……

    这一次还是没有能够坐到超过半个小时。

    科埃略苦笑着起身。

    ※※※

    当科埃略到达湖畔公园的时候,已经是下午点半了。四月旬在圣保罗还是秋天,但点半也已经开始逐渐天黑了。湖边茂密的树林让林荫道里的光线很暗。

    天色变暗,在林荫道里的人也少了许多。

    圣保罗是一个贫富差距很大的城市,夜晚在那些僻静的地方是非常不安全的,抢劫、绑架、杀人并不罕见。

    科埃略这才发现自己真是过于激动了……

    湖畔公园虽然不大,但是环湖的林荫道少说也有五公里,在这么大一圈里找一个人……岂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或许自己应该先和戈多联系一下再来的?

    是了,就应该这么做才对。

    正打算放弃折返回去的科埃略听到了足球在地面上摩擦的声音。

    他扭头循着声音望去,一个人影从昏暗的阴影跑了出来。

    正好跑到了一个稍微空旷的地带,湖面上的反光映过来,让科埃略看清楚了。

    来人带着自行车骑手的头盔,身上护肩、护肘、护膝等护具一应俱全,正如记者编辑们所描述的一样,全副武装。

    最吸引科埃略眼球的是他脚下的足球。

    每次他触球的时候,足球会往前飞,但并不会飞得很远,在飞到大约两米的距离上就会猛地弹回来。

    仔细看会发现是被一个网兜兜住了!

    如果往前趟球的时候太用力,足球就会用更快的速度和更大的力量弹回来。

    跟上的脚会完全适应不了这个节奏,被足球绊到。

    这个人一路跑来,被科埃略看到的就摔了四次。

    有一次摔得特别狠,就连科埃略看到都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咧了咧嘴,就好像摔痛的是他一样……

    摔倒在地的那个“怪人”并没有马上爬起来,似乎确实摔得不轻。

    过了一会儿他才翻身坐在地上,开始在脚上解着什么。

    这是要放弃了吗?

    科埃略心想。

    但他猜错了。

    “怪人”只是将缠在他脚上的网兜解开来,却并不是把网兜彻底取下。

    然后他从地上爬了起来,继续开始带球向前跑。

    跑了两步又摔倒在地,这次他起来的很快,因为不用坐在地上解开纠缠在一起的网兜绳索。

    就这样,他跑一段距离,就摔倒在地。有些时候是一两步就摔了,有些时候则能够坚持挺长一段距离的。

    直到他消失在另外一头的阴影,在昏暗的树林,睁大了眼睛都看不到他了。

    但足球和地面摩擦所发出来的声音还是断断续续地传来。

    如果是那种有固定节奏的,那就说明他跑得很顺利。但如果突然之间声音消失了,那就一定是摔到了……

    不需要再上前确认了。

    科埃略已经可以肯定了,这个全副武装,低着头很专注跑步、摔跤的“怪人”就是荣光了。

    是那个天才菜鸟。

    至于他为什么要这么做,科埃略也猜得到。

    他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带球,因为没有高速带球的能力,所以他的速度完全没有发挥的空间。

    这个奇怪的跑步很明显就是针对他弱点的练习。

    但是一般人想要练习带球什么的,都会在正规的场地上利用正轨的训练器材进行训练。

    像这样把足球拴在自己的脚上,然后利用跑步的机会进行练习的,还挺罕见的……

    但他多少能够明白为什么荣光要这么做。

    因为他是十岁零四个月才开始学习足球的。

    他时间紧迫,不得不采取一些超常规的手段来进行练习。

    他迫切想要让自己变强的心情,科埃略从他一次次摔倒,又一次次爬起来的身影体会的非常深刻。

    看到这一幕,科埃略突然放心下来。

    荣光这个国少年恐怕没那么容易被这挫折打倒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