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冠军之光 > 第三十八章奋斗的代价(感谢爱...(书号:13574

第三十八章奋斗的代价(感谢爱...

作者:林海听涛
    </d></r></ble></d></r></ble>

    让荣光停下这种近乎自虐的训练的不是伤痛,也是消耗殆尽的体力,而是在不断反复和地面摩擦的过程被磨破的网兜。

    当荣光再次出脚踢足球,却没感觉到右脚有明显的绳索绷直感时,他还以为自己终于找到那个感觉了。

    结果再一看,足球已经滚到了前方很远去,在他脚下的网兜瘪了下来,露出了被磨出毛边的断口。

    强度很高的尼龙绳做的网兜,就这样在荣光不停地再来一次,光荣牺牲了……

    荣光呆呆地看着远方的足球,并没有上去追赶。

    他这个时候才感觉到累,感觉到身上到处都是火辣辣的痛。

    他抬起胳膊,发现上面几乎没有一处完好的皮肤,最轻的都是被红了的擦痕,严重的直接就破皮出血了。

    右脚脚踝那里也传来一阵钻心刺痛。

    荣光蹲下来,解开了绑在脚踝处的绳索,看到了脚踝处有一圈红色的痕迹,这就是打了结的疙瘩和绳索在上面不断摩擦留下的痕迹。

    这一圈已经基本上都被磨破了。

    不用碰,都能感觉到火烧火燎的痛。

    至于膝盖、小腿外侧这些地方就更不用说了。甚至荣光自己的脸上都有一处淤青和两处擦痕。

    全身挂彩。

    但荣光却并没有因为痛疼而皱起眉头。

    相反他很兴奋,他的身体疲惫,双眼却神采飞扬。

    因为他感觉到了一点点的进步!

    这说明,这条路是正确的!

    有了正确的方法,无非就是一场一万小时的战争而已——戈多给他说的,任何人只要在某个领域里投入一万个小时的反复训练,都可以成功。这叫“一万小时定律”。

    在山上和小白嬉戏打闹的时候,也经常会浑身是伤。这对山里孩来说是家常便饭的事情。

    而且只要能重新上场表现出色,赚到大钱,这么点伤痛又算什么呢?

    ※※※

    当戈多看到荣光打开门走进来之后,吓了一跳。

    “你和谁打架了?”

    他看到一个身上全都是伤疤,有些地方还在渗血的荣光。

    一开始他差点没认出来。

    荣光有些疲倦,却笑得很开心。

    “戈多,以后你送我去训练基地和接我回来的时候,可以提前五公里把我放下来吗?”他问道。

    “怎么了?”

    “我要特训!”荣光斗志昂扬地说道。

    “你还没说这是怎么回事儿呢,荣。”戈多拉起荣光的胳膊,所看到的一幕触目惊心,让他都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不忍卒睹。“只是个晨跑而已,为什么你会像是从伊拉克战场回来了一样?也许明天你就会抱着一条短腿回来给我说这是你的腿?再过几天说不定你就该提头来见了?”

    因为荣光这两场比赛表现不佳,所以本来让戈多信心十足的新合同谈判也陷入了泥潭。

    戈多这几天一直都在烦心这个心情。

    现在又看到自己最值钱的“商品”这么不爱惜自己,把自己糟蹋的遍体鳞伤,难不成他是因为意志消沉,所以自暴自弃,出去惹是生非了?

    戈多一想到这个就气不打一处来,说话间的语气比以往尖酸刻薄了许多。

    荣光却仿佛完全没有听出戈多语气的情绪一样,低头看了看自己胳膊上的伤,然后轻描淡写地说:“哦,这是我特训的一点副产物。”

    “特训特训特训……见鬼的特训!你是专业的足球运动员,荣!圣保罗的训练会让你遍体鳞伤吗?一个真正的球员最重要的是什么?不是你能在球场上进多少个球,而是要爱惜你自己的身体!如果你自己都不爱惜你的身体的话,那么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人能够帮你了,上帝都不能!”

    压力巨大的戈多终于爆发了,在他眼,荣光是一个不知道爱护自己身体的任性小孩。

    自己必须要教导他什么才是正确的道路。

    他是如此在乎荣光,以至于荣光受了点伤他比荣光都还紧张。

    因为荣光是他最重要的“商品”,在荣光的身上,他给予了厚望。如果荣光完蛋了,他也就完蛋了。

    但同时,他内心深处又有一种做父亲的看到儿遇到点挫折就自暴自弃的愤怒和哀伤。

    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

    看到戈多突然这么爆发出来,荣光都被吓了一跳,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荣光的情绪有些不对。

    自从认识戈多之后,戈多就像是他的朋友一样,从来没有和他红过脸,也没有端起架来对待自己。

    要不然荣光为什么会直接称呼戈多的绰号,而不是叫先生呢?

    因为两个人的关系处的很融洽。

    戈多对自己总是笑脸相迎,就算是和女儿在电话里吵了架,转过脸来对荣光也都是笑呵呵的。

    大家都说心宽体胖,在荣光看来,戈多这个胖就是典型代表。

    就算是因为自己最近两场比赛的表现让他担心什么了,却也不至于这么夸张吧?

    “你怎么了,戈多?”他疑惑的问道。

    吼完之后,戈多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

    自己在莱科哪儿受了气,怎么能够发泄到荣光身上呢?

    他还只是一个十岁的孩……

    “抱歉,荣。我激动了……但我确实对你这种不爱惜自己身体的做法很不赞同,荣。”

    “但我真的是在特训呀,戈多。我想要在最短的时间里掌握带球,就得付出点代价吧?”

    话题又回到了“特训”上。

    “谁给你出的馊主意?正规的训练是绝对不可能摧残自己身体的。”

    见戈多不相信,荣光干脆将自己晨跑时遇到老神仙的事情说给了戈多听。

    听完之后,戈多用很复杂的眼神看着荣光。

    “你确定他不是个神经病吗,荣?”

    “老神仙是高人,戈多!”

    “你出去晨跑就突然遇到了一个神仙,然后神仙就教给了你这种办法?他要真的是神仙的话,为什么他不直接让你学会带球呢?”戈多指出了荣光这番讲述的逻辑问题。

    没想到荣光一本正经,很严肃地对戈多说:“不劳而获是不对的,戈多。”

    “……”戈多强忍住翻白眼的冲动。

    “但我认为这更像是一种恶作剧,荣。你可别是被人耍了。”

    荣光很坚定的摇头:“这不可能的,戈多。因为我确实感觉到了自己有些进步。你难道不觉得在合格方法很合适我吗?也很有道理……”

    戈多摇头摊手:“一点也不觉得。”

    两个人就特训展开了一番交流,但是到最后荣光也没有能够说服戈多答应在每次提前五公里放他下来的要求。

    “如果你在这个时候受伤,那就完蛋了,荣。你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你所获得一切待遇,都将烟消云散。你将失去自己在一线队的机会,挑战卡卡也将成为笑话。你还是老老实实按照俱乐部的训练内容来训练,虽然时间久点,但是安全有效。你才十岁,未来还很漫长,现在慢点也无所谓的。你不要急着想赚钱什么的,我现在养你一个人是非常轻松的。”

    这番话戈多说的语重心长。

    荣光还想坚持的,但是看到戈多这样,嘴巴张了张,最终还是没说出话来。

    但是他已经在心里做出了决定。

    如果戈多不答应,那自己就在每天的晨跑继续特训!

    ※※※

    第二天,戈多送荣光去参加训练,果然没有在距离训练基地还有五公里的时候就把他放下来,而是直接开到了训练基地大门口。

    整个过程,戈多都板着脸。和荣光没有什么交流。

    看得出来,他反对荣光特训的态度是非常坚决的。

    荣光也知道多说无益,反正都决定了要自己坚持特训了。

    他坚信老神仙的办法是对的,因为他却是从今天早晨的特训感受到了进步。

    这种进步是比他在俱乐部里接受的训练更明显的。

    所以荣光相信自己的选择没有问题。

    戈多不理解,是因为他怀疑老神仙。

    那没问题,等自己成功了他就会相信老神仙了!

    “再见,戈多。”打过招呼,荣光推开车门,起身离去。

    戈多没吭声,只是目送他离去。

    我是不是还是太凶了一点?

    他在心里问自己。

    仔细想想,荣光虽然年纪不大,但不是那种不懂事的人。

    就算是要挑战卡卡这种事情在他看来也没什么不对的,以强大的对手为目标才可能变得强大。拿阿猫阿狗做目标,一辈也就是阿猫阿狗的水准等级。

    所以荣光的做法戈多大多数都支持。

    怎么唯独这一次,自己反映这么大呢?

    因为受伤吧?

    他回来的时候那一身伤看的确实是让人胆战心惊……一个球员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那是绝对不会有大前途的。这个观点,戈多是坚持的。

    不过如今情况特殊。如果荣光真的可以尽快解决这个问题,那自己在莱科面前会不会更有底气了呢?

    一想到莱科趾高气扬的嘴脸,戈多就觉得很不爽。

    他还没意识到自己的变化——如果是以前,莱科对自己趾高气扬,他是连个屁都不敢放的,也从没想过要让莱科好看。但是现在,在拥有了荣光之后,他竟然也有了野心,不甘心就这样被别人像踩烂泥一样踩在脚下。

    曾经面对那些豪门卑躬屈膝的心,也蠢蠢欲动起来。

    在看到了荣光的惊艳开局之后,戈多或许已经不甘心再做一个无名小卒了。

    ※※※

    当荣光走进更衣室的时候,他从队友身边走过,不管队友们正在做什么,看到他之后都放下了自己手的事情,用惊讶的目光看着他。

    不是他们大惊小怪,实在是今天的荣光太“非主流”了。

    他脸上擦了药,颜色变得很奇怪。

    身体上裸露在外的皮肤上也都是抹了药水的伤痕。

    从手臂到腿,一点完好的地方都找不出来。

    当他坐下来,开始换衣服的时候,大家更是目瞪口呆——荣光身上的伤口多的触目惊心!

    “你和人打架了吗,荣?”瑞科凑上俩很关切地问。

    “没有啊,瑞科。我只是在特训而已。”荣光答道。

    “特训?”瑞科皱着眉头。

    把自己搞得如此伤痕累累的特训,他还真没见过……

    队长切尼也过来提醒荣光要注意身体。

    “在训练受伤,尤其是在非球队的训练受伤,会让主教练怀疑你的职业素养的,荣。”切尼很郑重地说道。

    荣光点点头:“我知道,队长。我想等我熟练之后,就不会这样了!”

    切尼知道荣光目前的状况,从最初的惊艳无比到如今的沉沦,荣光肯定是肩负着很大压力的。

    所以他也不好说得太多,只能提一下醒,点到为止。

    而且从挑战卡卡这件事情上,切尼也充分认识到了荣光的执着和固执。

    他一开始并没有当真的事情,没想到荣光竟是很认真的在做。

    所以他知道自己如果一定要改变荣光,那是很难的。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