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冠军之光 > 第八章餐厅“传奇”(祝鎭ぷ愛...(书号:13574

第八章餐厅“传奇”(祝鎭ぷ愛...

作者:林海听涛
    </d></r></ble></d></r></ble>

    职业球队的训练大多采取一天两练的形式,上午一堂训练课,下午一堂训练课。除非是需要休息,才会一天一练。

    在午的时候,球员们可以回家吃饭,也可以留在训练基地里用餐。

    不过为了方便管理,教练们会要求球员们如没有特殊必要,尽量留在训练基地里用餐和休息。

    只有极少数一线队的明星可以享受到某些特权。

    吃完饭之后训练基地理由专门让他们休息的宿舍,还有可供娱乐的台球室、电游戏室。

    一般来说,青年队球员都是会在餐厅里用餐的。

    午用餐的时候,是餐厅最热闹的时候,一线队和青年队的球员们都聚集在这里,三五成群坐在一起用餐。从大家坐的位置,可以轻易分辨出哪些球员的关系更好,哪些球员关系紧张。

    荣光一手一个塑料托盘,每个托盘上都堆满了各种各样的食物,几乎将训练基地餐厅所能提供的食物都一网打尽了。

    他的嘴里还含着三块鸡肉三明治,将他的嘴巴撑得大大的,看起来很滑稽。

    他从一个人身边走过去,那个人被吓了一跳,以为是食物自己在移动……慌忙让开之后才看清楚原来是荣光,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几乎所有人都在看着他,这一刻他就是餐厅的大明星,焦点人物。

    这些目光包含着看热闹、讥讽、嘲笑、有趣、好玩、惊讶、不屑等种种情绪。还有人对他指指点点,偷偷议论着什么。

    声音在嗡嗡嗡的餐厅里,听不真切。

    但荣光对此视若无睹,非常坦然地从这些复杂的目光穿过,来到只坐了一个人的餐桌前。

    然后他将两盘小山一样的食物放在桌上。

    正在他对面埋头用餐的一个混血儿年轻人抬起头来,目光越过了两座山峰,落到了隐藏在山峰背后的荣光脸上。

    他注意到了荣光的嘴巴里还塞着三个三明治。

    “看来你又超越了自己,荣!”卢卡斯·萨顿说道。“我记得你昨天嘴巴里还只有两块三明治,对不对?”

    荣光将三块三明治“吐”出来,长出了口气:“但我感觉自己还没到极限,卢卡斯。”

    “你打算挑战同时塞四块三明治吗?”

    “如果可以的话。”荣光点点头。

    随后卢卡斯看着眼前堆积如山的食物,羡慕嫉妒恨地说:“为了控制我的脂肪含量,我必须严格饮食。你却可以这么肆无忌惮地胡吃海塞,真是可恶啊!”

    “因为我需要增加肌肉和体重嘛,卢卡斯,他们都说我太瘦了。”荣光的语气很无奈,似乎是并不喜欢这样的安排,可是他脸上却带着笑意。

    “我知道,我知道。”卢卡斯·萨顿,这位金发白肤的年轻人点头道:“你是得到了桑托斯先生的同意的……”

    卢卡斯·萨顿口的“桑托斯先生”是若奥·桑托斯。他是俱乐部的营养师。

    桑托斯是在一个半月前注意到荣光的,那个时候荣光才刚刚加入圣保罗——如今距离荣光刚刚加入圣保罗已经过去了一个月又三个星期的时间了。

    当荣光听说餐厅的午餐免费供应,想吃多少都可以,是自助餐的时候,眼睛就好像是打开了秘密宝库的探险者一样,放射出了可以媲美天上星辰的光芒。

    第一天他就来回端了三大盘食物,成为了布拉丰达训练基地餐厅的传奇……自从布拉丰达训练基地建成投入使用以来,就从没见过这么丧心病狂的吃货!而且最关键的是以训练基地餐厅食物难以下咽的程度,竟然有人可以一口气吃三大盘!简直太奇葩了!

    桑托斯就是在那天听说了荣光的“威名”之后,找上门来和他谈判的。他批评了荣光的做法,认为这是在摧残自己的身体。

    荣光对于桑托斯的批评满不在乎,因为他一直很能吃,却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的身体怎么糟糕了——也许他的父母会同意他到巴西来,是因为贫穷的家里实在是养不起这么一个大胃王了吧?

    最后没办法桑托斯拖着荣光去做体检,却没有查出有什么问题。

    他所担心的脂肪含量过多的事情没有发生,倒是发现他的脂肪含量过少,体重太轻,难怪荣光看起来很瘦弱。

    于是桑托斯修改了他的意见,他允许荣光这么吃,只要别把肚吃坏就没问题了。因为荣光需要增重,需要增加肌肉和脂肪,以他现在的身体,在比赛遇到激烈的冲撞就会吃亏。但是他也严格要求荣光吃的食物种类,必须吃那些油炸高糖的食物。

    就这样,荣光成了餐厅唯一一个可以光明正大吃这么多,而不会受到责难的人——当然,就算不责难,也没有几个人能够吃得下这么多东西的……他们都怀疑这个国男孩的胃是不是通到了异次元空间。

    “但你不是本来就很喜欢吃吗,吃货!”卢卡斯调侃道。

    荣光一口咬掉了大半个鸡肉三明治,皱着眉头咀嚼了几下,就把食物咽下去了。

    “可是并不好吃。”荣光一边说一边还往嘴巴里塞。

    鸡肉三明治里夹的鸡肉可不是肯德基里面的那种鸡肉,而是清水煮过的,没放盐也没放油,什么都调料都没有的鸡肉块,不仅没有味道,一整坨鸡肉的口感还很不好,全是瘦肉,没有脂肪,吃起来就好像是在吃树皮……

    “那你还吃!”

    “你知道的,卢卡斯。我只是为了增加脂肪和体重。”荣光笑着说。

    卢卡斯·萨顿翻了个白眼。

    他决定不在这个话题上继续纠缠下去,荣光的贪财和好吃在这一个多月时间里,他都已经见识的很充分了——当然,他的猥琐和好色,荣光也没少见识就是了……

    “喂,荣,你知道吗?一线队新教练的第一场比赛也输了!”

    荣光抬起头来有些吃惊:“新教练?瓦尔德马呢?”

    瓦尔德马·德·奥利维拉曾经是青年队的教练,是荣光的教练,教了他一个月,是荣光最熟悉的教练了。

    后来一线队前任主教练尼尔森奥·巴普蒂斯塔被解职,瓦尔德马就被调上去做临时主教练了。

    但是现在怎么又换成了新教练?

    “你也太后知后觉了,瓦尔德马都被解雇一个星期了……”卢卡斯撇嘴道。

    “为什么?”

    “成绩不好呗。”卢卡斯摊手耸肩,“你没听新闻吗?这段时间圣保罗的新闻焦点就是我们队。一线队都快全军覆没了,受伤的受伤,停赛的停赛……和科林蒂安的‘庄严德比’都还不知道能不能凑够十八人的大名单……啧啧。”

    不过他的语气可一点都没有为一线队感到担心的意思,相反,他显得很兴奋。

    “就连卡卡也受伤了,不知道能不能在和科林蒂安的比赛前复出……这就是我们的机会啊,荣!上一线队,然后一球成名!”

    一线队?

    荣光的眼睛亮了,他停下了从刚开始就没听过的进食动作。和卢卡斯·萨顿一起仰起头来,开始憧憬升上一线队之后的生活。

    “等我在对科林蒂安的比赛进了球,我可就成名了!到时候每天早上都从两百平米的床上醒来,身边是一百多个漂亮的美妞儿!啧啧!我都不想来训练了!就这样过一辈也挺好的!”卢卡斯的憧憬总是少不了美女。

    “……每天都从铺满了钞票的床上醒来,一天吃顿巴西烤肉!再把钱寄回家,让爸妈他们可以在上海买得起房,让姐姐去上大学,让弟弟可以不用担心小学毕业就要辍学,还有爷爷奶奶,他们也可以不用每天下地干活了……”荣光的憧憬里也永远都少不了钱和食物。

    两个人就这么憧憬起了成名之后的美好生活,就着幻想下饭,这一顿吃的开心又满足。

    ※※※

    嘭!

    嘭!

    嘭!

    下午青年队的训练课上,在训练场外面传来了这样沉闷有力的响声,声音很大,就像是有人在用力捶鼓一样。

    有人的心脏仿佛都在随着这个节奏颤动。

    尽管大家都知道那是怎么回事,但也还是会有人忍不住向响声传来的地方投去目光。

    在更衣室的外墙前,荣光正一脚一脚把足球用力踢向他前方的墙壁,足球撞在墙壁上弹回来,他再用脚去把足球停住。

    挺好足球之后,再次把足球踢向球门。

    就这样不断重复循环,足球撞在墙上,便发出了沉闷的响声,一声接一声,很有节奏感。

    荣光在做大力传球和接球的练习。

    他距离外墙大约有二十米,把足球踢向墙壁,墙壁上有三个用红色油漆笔画出来的圆圈,足球必须踢那三个圆圈的一个,再弹回来,然后停下来。

    在那三个红色的圆圈里面和周围,密密麻麻的布满了颜色深浅不一的圆形痕迹,那都是足球打上去之后在白色墙面上所留下的。

    从这些痕迹来看,荣光的准确率还不错。

    一个多月前他刚刚进入球队的时候,连足球不能用手都不知道,从最基本的颠球开始学起。

    而现在他在二十米距离的传球竟然可以传得像模像样了……

    真快!

    就算是那些瞧不起荣光的青年队球员看到荣光的进步,也不得不在心里承认荣光的学习能力真的很强……

    于是这就让他们看荣光更不爽了——你个菜鸟凭什么学习速度比我们还快?

    只有卢卡斯知道,荣光是一个天才……不,是一个怪物。

    这一个多月和荣光朝夕相处,他很清楚荣光的能力。

    他是一个菜鸟没错,但是他的进步却要比一般人都快得多!

    每当看到他这么快的进步,卢卡斯就想,也许荣光打败卡卡……真不是什么不可能实现的事情。

    有人轻蔑地瞥了荣光一眼,又扭回头去,还有人压根儿就没有转头,对荣光的努力和进步视若无睹。

    在他们心,他们还是高荣光一等的。

    但他们可以不去看,却无法不去听。

    那一声声沉闷有力的“鼓点”,就好像敲在他们的心一样。

    对着墙壁训练是瓦尔德马还没去一线队的时候给荣光想出来的办法。

    因为卢卡斯也不可能一直陪着荣光训练,他也要进行自己的训练,也是要参加青年队比赛的。

    于是瓦尔德马就让荣光对着墙壁训练,这和荣光自己在天台上进行的训练是一样的。

    就这样,荣光每天对着墙壁踢球接球,就好像是在面壁思过一样。

    每天如此。

    三月上旬的圣保罗已经开始进入了秋季,秋高气爽,天气没有之前那么炎热了,但就算是这样,现在荣光身上依然全是汗。

    汗水顺着他的下巴往下滴淌,从他的前胸后背一点点透过衣衫,渗了出来。

    在一次又一次重复的训练,他的神经元的轴突外,一层层脂肪组织正在形成,它们将神经元的轴突包裹起来,一节一节沿着轴突向外延伸。

    在这些脂肪的包裹下,神经冲动的传导速度在缓慢提升着,荣光在停球和传球时控制自己动作的精确性也在不知不觉提高。

    从不会到会,秘诀就是重复,把那些有难度的技巧不断重复,让身体的神经元记住施展这些技巧的感觉。通过不断重复来控制自己的身体用更精确的神经纤维传导技能所需的信息。

    就在荣光专心致志背对训练场练习的时候。

    从训练场另外一边走进来两个人。

    他们的到来引起了训练场上的一阵骚动。

    正在训练的青年队球员们都扭头看着他们,眼神充满了渴望和激动,他们甚至因此慢慢停下了训练。

    但就连青年队教练都没有进行阻拦,而是迎了上去。

    青训主管兼一线队助理教练毛罗,和才上任一个星期的一线队主教练奥斯瓦尔多·奥利维拉来到了青年队的训练场。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