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冠军之光 > 第三章学习能力很强(书号:13574

第三章学习能力很强

作者:林海听涛
    </d></r></ble></d></r></ble>

    弗雷德里克·安东尼奥·热马诺·门岑——这是圣保罗足球俱乐部的训练场名字,因为太长了,所以大家都不这么叫,就像巴西人习惯取绰号一样,他们也习惯给训练基地取简称。

    这座1988年月份落成的训练基地坐落在圣保罗的布拉丰达区,所以大家基本上都直接用“布拉丰达训练基地”来作为简称,不管是在球迷,还是在媒体记者和圣保罗球员们自己当,都用了这个称呼。

    布拉丰达训练基地是非常现代化的基地,拥有三块标准尺寸的训练场,一个带看台的球场,可以容纳四千人在看台上看比赛。球场有两个球员的更衣室,以及两个裁判员的更衣室。

    除了拥有健身房、理疗室等训练设施和新闻区的行政楼之外,还有专供球员住宿的地方。一楼是一个给训练基地所有工作人员使用的大餐厅,二楼则是十间标准的双人间卧室,此外还有给球员们娱乐的游戏室、台球室和视听室。

    三块训练场,其有一块是专供青年队训练的。

    圣保罗十八岁以下青年队就在这里进行训练。

    荣光穿着圣保罗青年队的球衣和训练服,站在训练场上,他试训时穿的红背心和土黄色大裤衩已经不见了。脚下也不是夹趾拖,而是一双黑色的足球鞋,这一次是适合他脚大小的尺码了,不会挤脚。

    只看这个他站在训练场上的样,真会让人觉得他就是一个合格的足球运动员了,虽然还有些瘦……但是巴西国内也有很多因为营养不良而显得很瘦的球员,所以也不算太出格。

    在荣光面前,是站成两排的圣保罗青年队的球员,他们即将成为荣光的队友。

    青年队教练瓦尔德马·德·奥利维拉站在荣光的旁边,向对面的球员介绍道:“荣,光荣,来自国的小伙,将是你们的队友。”

    他并没有多做介绍。

    其实大家都认识荣光了。因为他在试训的表现实在是太突出了。

    他的速度,令人印象深刻,想忘都忘不掉。

    “大家都知道荣是一个初学者,他不可能跟着我们一起练习,他必须进行基础练习,那么有谁愿意在这方面帮助他的吗?”瓦尔德马问道。

    没有人吭声。

    谁都知道帮助荣光练习基础,就意味着自己要减少训练的时间,大家都是青年队的球员,都想能够晋升一线队,暗地里都有竞争的,谁也不愿意为了别人减少自己的训练时间。

    就在这个时候,队伍突然有人举起手:“我来吧,我最喜欢帮助新人了,这种事情肯定是义不容辞的!”

    有人听到这声音之后在心里腹诽:“卢卡斯那家伙又要趁机偷懒了……”

    在大家的腹诽,卢卡斯·萨顿从队伍站了出来。

    瓦尔德马怎么可能不知道卢卡斯·萨顿的心里打算呢。

    不过他也没有阻止卢卡斯。

    卢卡斯·萨顿是圣保罗青年队的异类,他训练不认真,天赋也不出众,技术能力在球队里排游偏下,没什么特长。很多人都不看好他在职业足球的前进,估计等他十八岁可以签订职业合同之后,就会被扫地出门了。

    他不可能在巴西的职业足坛某的一席之地的。

    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他在训练越发偷懒了。

    瓦尔德马也懒得管他——之前没少管他,都没用。

    “好吧,你去教荣基础练习,从颠球熟悉球性开始。”

    瓦尔德马让青年队球员去教荣光也是无奈之举。本来以荣光的水平他去更低级别的梯队更好,可以进行基础训练。但是他年龄又大了,所以只能来十八岁以下青年队,这是十岁以上十八岁以下球员所待的地方。

    十八岁以下青年队又没有那么多的训练员,不可能专门找个人去教荣光最基本的东西。只好找个球员来客串一下临时教练了。

    卢卡斯·萨顿愉快的接受了教练给他的任务,走到了荣光的面前:“嗨,我叫卢卡斯,你真的是国人吗?国女孩是不是都很漂亮?你觉得她们喜欢我这样的混血帅哥吗?”

    他用大拇指指了指自己,他不是黑人,也不算白人,他拥有结合了两个颜色人种的肤色,皮肤的颜色像是在太阳下面晒了一个夏天的那种小麦色,显得很健康,体格健壮——反正比荣光现在看起来要健壮一些,五官分明,轮廓清晰,但就是眼睛有点略小,是唯一的瑕疵。

    他眼睛一眯,就会给人一种不知道在打什么坏主意的念头。

    “呃……”荣光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位热心队友的问题。

    “卢卡斯!”瓦尔德马喝道。

    卢卡斯背对瓦尔德马吐了吐舌头,然后对荣光说:“好了,好了,我们去那边训练。”说完他直接搂住荣光的脖,带着他走向了训练场的角落。

    “卢卡斯,偷懒的话,我会在训练结束之后罚你留下来跑二十圈的!”瓦尔德马在他背后喊道。

    “是,先生!”卢卡斯一听到要罚跑,脸色就变了,连忙挺胸大声回道。

    ※※※

    有罚跑二十圈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悬在卢卡斯·萨顿的头顶上,他还是不敢怠慢的。

    从热身开始,他很认真地教着荣光。

    在荣光知道该怎么正确热身之后,开始教荣光颠球。

    不管是踢足球,还是打篮球,熟悉球性都是很重要的。

    打篮球是用手控球,相对来说好控制一点,踢足球用脚,脚肯定没有手灵活,就更需要熟悉球性了。

    只有熟悉了球性,才可以在比赛做出好的控球来。

    而熟悉球性最简单最常用也是最有效的办法就是颠球。如果一个职业球员连球都颠不好,那他的基本功一定差的糟糕,而且不会有什么大成就。

    这是球员应该了解的东西,但荣光不是球员……他是一个门外汉。

    当他听说竟然是学颠球的时候,他显得有些意外:“不是射门吗?我听戈多说射门才是足球比赛最厉害的!”

    卢卡斯听到荣光这么外行的说法,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你连走都还没学会呢,就想学跑了?基础都没打好,你根本不可能射得好球!”他双手叉腰,摆出了一副老师的威严。

    “那我什么时候才能踢上比赛啊……”荣光很失望。就算他再外行,他也知道踢不了比赛就赚不到钱。他巴不得明天就可以去参加比赛,然后功成名就,衣锦还乡……

    “想什么呢?踢比赛?你知道足球规则吗?你知道上场之后该做什么吗?少废话,跟着我学基础!”

    随后卢卡斯不再理会荣光失望的眼神,开始给荣光将颠球练习的目的和重要性。

    “……在颠球的过程,你会掌握足球的脾气,学会怎么控制足球,用多大的力气,不同部位触球的感觉又有什么不同。当你很熟练之后,你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可以用来控球了。而对手会很难断下你控制的足球。比如这样。”

    讲完颠球这种基础练习的重要性之后,卢卡斯把足球挑起来,先用正脚背把足球往上颠,然后是用大腿上方,足球在他的腿脚之间听话的来回蹦跳着,荣光看的目瞪口呆。

    最后他把足球挑起来,足球就快落地的时候,他的左脚脚尖猛地把足球再挑起来,这次用的力气稍大,足球从荣光的身前飞起来,然后越过他的头顶,直奔身后!

    “你就很难断下来了……”卢卡斯一边说着一边打算从荣光身边绕过去接球。

    但是他话还未说完,才刚刚起步,就看到荣光高高跃起,伸出手臂将空的足球……直接摘了下来!

    他双手往上举,就像是抢篮板球一样抢下了空的足球!

    抱着足球的荣光看着卢卡斯:“似乎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嘛,卢卡斯,你看我这就断下来了!”

    看到得意洋洋的荣光,卢卡斯忍不住大吼起来:“足球不许用手,笨蛋!”吼完了他用手捂着脸——真是有够新的新人……

    “足球足球,用脚踢的球才是足球!足球比赛不许用手,除非你是守门员!你想踢守门员吗?”卢卡斯问道。

    荣光问:“守门员赚的钱多吗?”他只关心钱,他来踢足球不是因为喜欢足球,而只是因为戈多说成为职业球员之后可以赚很多钱,多的超出他的想象。

    “当然没有前锋多!最赚钱的都是前锋,因为他们最出风头!比如我,卢卡斯就是一名出色的前锋!”卢卡斯用大拇指指了指自己,很是骄傲。

    他在其他青年队球员面前不够看,但是在荣光这个新人面前还是可以威风威风的。

    “那我也要做前锋!”试训的时候如果知道前锋最赚钱,荣光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告诉莱科他的场上位置是前锋……

    卢卡斯瞥了荣光一眼:“你?先把基础练好吧,菜鸟。”

    “基础就是颠球吗?”荣光问。

    “只是其一项而已。”卢卡斯答道。“但如果你连颠球都不会,那你就压根儿别想成为职业球员了!”

    “那还等什么?我们开始练习吧!”荣光斗志高昂。

    ※※※

    卢卡斯重新示范了一次颠球,然后再把各个步骤拆开了给荣光讲解。

    整个过程,荣光听得很认真。

    他的眼睛始终盯着卢卡斯颠球的左脚,看他是怎么发力的,在什么时候发力。

    讲完了卢卡斯问荣光:“懂了吗?”

    荣光说:“好像踢毽啊……”

    “踢毽?那是什么?”卢卡斯可不懂。“你先自己试着颠一次。”

    他把足球踢给荣光。

    荣光想起卢卡斯是直接把足球从地上挑起来的。

    他信心十足地想要跟着学,却没把足球挑起来,而是一脚把足球踢到了卢卡斯的大腿上,差点打大卢卡斯的要害!

    “哇!还好我闪得快!要不然我这一生的幸福就被你毁了!”卢卡斯惊魂未定。

    “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卢卡斯瞪了他一眼:“初学者就不要学我这么高端的技巧了,老实点,把足球抱起来,然后轻轻抛起,在用正脚背来颠!”他给荣光示范了一下。

    荣光终于可以开始颠球了。

    不过一点也不出意料的是,颠球和踢毽其实根本不一样。当足球落下来的时候,他想用脚尖把足球往回勾,让足球在空翻滚,就像踢毽那样。

    可结果被他勾的足球却直接打在了他自己的脸上!

    嘭!

    发出一声闷响。

    “噗!”看到这一幕,卢卡斯没忍住,直接笑出了声。“啊哈哈!你在干什么?哈哈!笨蛋!不要用脚尖颠球!要用正脚背,用你球鞋系鞋带的那个地方,不要太靠前,也不要太靠后……哈哈!要不然就像你现在这样!哈哈哈!”

    他一边笑着一边给荣光解释他错在哪儿。

    荣光使劲揉着被足球打的鼻,痛的他眼泪都快流出来了。看样和踢毽不一样……他还以为自己会踢毽,这颠球一定手到擒来,特别容易。

    于是他忘记了踢毽,在脑海回想卢卡斯刚才的示范动作,开始了第二次尝试。这一次当足球落到他脚上的时候,他很注意没有用脚尖,但足球仍然并没有像卢卡斯示范时那样听话的轻轻向上弹起,等待着被他继续颠起,而是毫无规律地弹向外侧,落到了地上。

    “你的脚硬得就像是一根木头。我刚才是怎么说的?要放松,放松。当足球落下来的时候,接触到你脚面的瞬间,你要收脚,要往下缓冲!再来一次!”

    第二次荣光脑里全都是缓冲缓冲,结果足球落下来的时候,他却缓冲早了,最终足球也没有再弹起来,而是顺着脚面就滚了下去。

    “缓冲早了,说了是接触足球的瞬间!瞬间!瞬间你懂吗?刚刚接触到足球你就马上往下收脚。再来一次!”

    第三次荣光倒是准确的把握到了瞬间的概念,一接球就往下缓冲,然后再紧接着往上发力。不过足球却直接飞的超过了头顶的高度。

    “不错,你知道瞬间缓冲了,但是动作不够连贯,缓冲之后再往上发力的时候力气太大了。力量要轻,不要太发力,足球不是越用力就越好的。轻轻发力,要控制足球不会太高,也不会太低,让足球正好升到你膝盖的位置是最好的。再来。”

    就这样荣光不停地再来一次,失败之后,卢卡斯都会纠正他的错误,告诉他为什么错了,应该怎么做。

    在这个过程荣光逐渐抓住了颠球的感觉。他终于可以成功的连续颠球了。

    当他连续两次把足球颠起来之后,他高兴地欢呼起来,结果当然,足球落到了地上。

    “才两个,有什么好高兴的?继续继续。”

    荣光信心十足地继续练习。

    感觉越来越好,连续颠成功的次数也越来越多。从连续两次,到连续四次,连续八次,连续十次!

    荣光学的越来越快!

    在旁边看到荣光这种肉眼可见的进步时,卢卡斯也感到吃惊。

    这才半个小时都不到吧,荣光竟然可以一口气连颠十个球了!他似乎完全度过了束手无措的新手阶段,开始进入反复练习,加深记忆的阶段了。

    自己最开始接触足球的时候,用了多久才连续颠球十个不落地?

    他想了想,然后觉得真令人沮丧。

    他又想到了自己刚才试图挑球过掉荣光的时候,却让荣光跳在空,双手把足球拦下来的一幕。

    那小的弹跳可真够吓人的!

    尤其是瞬间的弹跳!

    他的爆发力确实很强,也难怪会跑的比瑞科都还快。搞不好的……说不定真能比卡卡跑得还快呢!

    卢卡斯被从脑里浮现出的念头吓了一跳。

    然后他就对这个国菜鸟特别感兴趣来了。

    他真的来自国吗?

    他为什么都十岁了才想着踢足球?

    他为什么要踢足球?

    他将注意力转向荣光,发现他正在连续颠球,同时嘴巴却在蠕动着,不出声,似乎在念叨着什么。

    “喂,荣。”

    他一出声就把荣光吓了一跳,球也掉了。

    “你在念叨什么?”

    荣光看到落在地上的足球,很是心痛的表情,仿佛掉的不是足球,而是钱一样……

    “我在数数。”他回答道。

    “那么你刚才连续颠了多少个?”

    “二十一块钱的……啊不,是二十一个。如果你不给我说话的话,我还能继续的……”他抱怨道。

    “笨蛋,如果你连这么点抗干扰能力都没有,还怎么做职业球员!”卢卡斯也没想到荣光竟然这么一会儿工夫就已经连续颠球过二十个了,但是他也不能老老实实承认自己出言太莽撞了,于是眼睛一眯,随便找了个理由出来。“你需要让你的身体……不,是每一个细胞都记住球感,而不是每次都要全神贯注。什么时候你可以一边颠球一边干其他事情就对了!”

    荣光完全听不明白,但他觉得卢卡斯这么说似乎很厉害的样,于是他情不自禁地点了点头。

    看到他点头,卢卡斯很高兴——这小真单纯,说什么都信!

    “从现在开始你颠球,咱们聊天。这是特训!专门为了让你可以一心二用的!你的目标就是和我聊天的时候,都还可以继续颠球不让足球落地。”卢卡斯为自己和荣光聊天,找了一个光明正大的理由。

    荣光也没怀疑什么。

    “你怎么都现在了才想着学足球啊,荣?”卢卡斯问道。

    荣光抱着足球说:“我想踢足球赚钱啊。”随后他抛下足球,开始颠球。

    “靠踢足球赚钱?”

    “嗯……啊!”荣光刚刚说了一声,球正好坠下来,他一时间就忘记了要缓冲,于是足球又弹飞落到了地上。

    “没事儿,再来再来。”卢卡斯满不在乎,继续问他感兴趣的问题。“但是你已经十岁了,如果你想要考踢足球来赚钱的话,似乎晚了点……”

    “戈多说了……哎呀……我学习能力……啊……很强,又掉了……所以,晚点……也不怕……”平常很简单的一句话,荣光反反复复说了好几遍才说完,因为足球总是在不停地掉。

    学习能力很强?

    卢卡斯想到了他只用了很短的时间就可以连续颠球十次和二十次了……似乎还真有点这个意思呢。

    “给我说说国吧,我从来没去过那里……国女人像巴西女人那么热情吗?她们平时喜欢穿什么?她们喜欢我这样的混血帅哥吗……”

    “呃,卢卡斯,这真的是特训吗?不是你想找我聊天?因为我看你似乎有些闲……”

    “当然当然!这当然是特训!快回答我的问题吧?国女人喜欢我这样的帅哥吗?”卢卡斯眯着小眼睛,充满期待地看着荣光。

    ……

    就这样荣光一边和卢卡斯聊天,一边继续他的颠球练习。

    卢卡斯突然注意到一件事情,他和荣光还在聊天,可是似乎荣光回答的速度都要快了很多?

    “荣,你的足球没掉了?”

    “啊?”荣光一惊,足球落地。

    这一次他并没有懊恼,而是愣住了,看着滚落在旁边的足球。还真是,他似乎有段时间没让足球落地了啊……但他其实刚才并没有特别专注颠球,并没有不断想着缓冲、上挑、缓冲、上挑……这些念头,好像自然而然,他的身体形成了一种节奏惯性。

    卢卡斯也很吃惊,他将视线从足球上挪起来,挪到了荣光的脸上。

    “你真是个……天才!不对,是怪物!”卢卡斯发出了由衷的赞叹。

    荣光很高兴:“是吗?”

    “当然,我从没见过有人可以这么快就能颠到这种水平的!你真的是一个初学者?来,再来再来,再来一次看看!”

    在卢卡斯的注视下,荣光似乎又找不到感觉了。

    反复失败了好几次之后,他的身体才终于重新找到那种奇妙的节奏惯性。

    他可以一边和卢卡斯聊天,一边颠球保持足球不落地了。

    ※※※

    荣光和卢卡斯在训练场角落的训练本来是不引人瞩目的,但是总是会有人向那里投去好奇目光的。

    当有一个人偶然间再次投去好奇目光的时候,他却呆住了。

    连正在进行两人一组的传球练习都忘记了,队友传过来的足球打在了他的身上,才把他打醒过来。

    “你怎么了?”队友奇怪的问他。

    他却指了指荣光和卢卡斯所在的那边。“你看。”

    两人都一起看过去,于是两个人就都愣住了。

    其他人被他们保持一致的姿势吸引住了,顺着目光看过去,也很快便呆住了。

    于是越来越多的青年队球员都与他们一样,看着荣光和卢卡斯所在的角落。

    都忘记了训练。

    在他们的视野里,荣光正在连续不断的点球,他的头低垂着,目光盯着足球,动作还有些拘谨和僵硬,不够潇洒自如。但这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那颗足球一直都在他的身前上下跳跃,就像是心脏一样,跳个不停……

    大家的视线都被跳跃的足球所吸引,随着足球一起上下上下。

    “他真的是一个初学者吗?”

    在青年队当,有人发出了这样的疑问。

    但这绝对不是一两个人的疑问,这几乎是所有人的疑问。

    青年队球员们的异常也引起了教练的注意。

    瓦尔德马·德·奥利维拉也在扭头看荣光,他想到了毛罗对他说的话:“据说那个国小的学习能力是很强的……”

    学习能力很强吗?

    看这样,恐怕不是据说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