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疯狂升级 > 第九十章 决战排位(书号:13555

第九十章 决战排位

作者:青草燎原
    </d></r></ble></d></r></ble>

    周荣华是浩然居的大掌柜。浩然居是于家的产业,也是这次于李两家对赌的筹码之一。

    昨天于家发生的内乱,周荣华已经知道了。

    按于家族老会传出的消息,只是于家大宅遇袭,致族长丧命,四先天罹难,族内菁华付诸一炬。而周荣华在于家经营多年,也有自己的内线,据内线讲是有隐情,昨天是于远山以下犯上,欲掌握家族不成这才玉石俱焚。

    “都是些不肖孙。”

    周荣华虽然没有上贵宾席,但也坐在观众席的前排。年祭活动的主持者,就是李家的一个族老。周荣华相信,对方已经知道这个消息了。在这种情况下,不论陈江传闻如何,如今于家遭到大变,顾及到李家的权势,陈江哪里还敢拿金牌武徒?

    至于昨天的事,陈江就算现在还不知道,等下也会有人告诉他。

    外面都在传,说陈江已经是武士了,或者说想战时晋阶。

    对于这一些,周荣华一直不信。他就是一个积年的老武徒,武士当真那么容易晋升,他也不用蹉跎三十年了。如果陈江当真晋阶武士,倒是避开了纷争,是陈江的最好选择。但是按周荣华的经验,他苦逼的人生道路从来是妥协和退让,心里想的最好选择从来做不到。

    在周荣华胡思乱想的时候,来自李家的主持人李正道宣布银牌武徒奖励开始。

    银牌武徒共八名,周边七镇各自的练营训推荐一名,剩下一名由镇知事推荐。青云镇的知事一直在武院深造。神龙见首不见尾。这个名额。通常的惯例便是擂台角逐了。虽然没有地域界限。只要武徒就能报名,但是由于金牌武徒常年为训练营的超级武徒把持,这个名额并不是很热门。当然,就算再不热门,每年也有几千人参加,海选花上几个月。

    “游春行,年前决选,历164战。无一败绩,在1200位武徒脱颖而出,经镇知事推荐,授银牌武徒。”

    主持人高声喝名。

    在台下观众的雷动掌声,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精悍武者四下拱手,缓步上台。参加金牌武徒战的武者,台下观众无疑都非常熟悉了,但陈江还是第一次关注。以陈江的修为加上强悍的神识,评定武徒绰绰有余。这个游春行,实力只是比普通武徒略强。谈不上超级武徒,但以他的年龄。想来对敌经验非常丰富。

    年祭这一天,每一个银牌武徒都是主角。

    像游春行又特别一点。历时几个月的选拔,非常有可能几分钟就被打下去。所以,活动留给游春行的时间非常多,由他发表感言到回答主持人李正道的问题,比如他的故事,他的成长等等,都是点点滴滴,讲得非常清楚。游春行讲话规律,平淡地让人睡觉。但主持人李正道不错,他虽然出自李家,但以纯正的商贾自居,主持间言语风趣,生动活泼。如果没有后面的金牌武徒战,这更像是游春行的颁奖专场。

    在李正道邀请嘉宾为游春行颁发了银牌武徒后,便到了游春行的个人表现时间。

    这个表现,有点像年祭时献给观众的汇报演出。

    获奖武徒可以打一套拳,耍一套剑,或者做自认吸观众和评判的表现。当然,最重要的是为自己排个位序。要知道,金牌武徒战在一天之内,两两相决,取出强者。序一对序八,序二对序七,以此类推。如此,年祭这样的重要时刻,自不能按赌坊的赔率来排位。所以,排位成绩取决表现能否赢得评判的心,同样也是夺魁的关键。

    评判由贵宾席上的组成,此时,已经有人在每个位置前送上纸笔。

    发冉冉的时候没有犹豫,因为贵宾的家属也有评判权。但到陈江的时候,发纸笔的人明显怔了一下。陈江是全场焦点,他当然认得。自己为自己的位置做评判,这合适吗?这时,先前阻挡过陈江的守卫走过来,拘谨地向陈江一笑,示意发纸笔的小弟照发不误。

    游春行表演前夕,擂台运上来许多道具。

    像代表力量象征的方鼎,从一牛之力一直摆到二十七牛之力。表演本来就是一场秀,并不限定使用战技,所以在往年的时候二十七牛的大鼎也有猛人举起来过。

    像二十个木人组成的木人巷,就是考验近身格斗和轻功身法,小机关不能和陈江训练的专门机关相比,但也最容易博得喝彩。

    像表现战力的青方石。青方石不知有十几万斤,还是几十万斤,用储物戒运过来,丢在简易擂台的边缘,直接就把擂台压垮了一角。

    此外,还有各种武徒训练能用到的器械,林林总总,看得人眼花缭乱。比试的时候不能用兵刃,所以要显示自己兵刃上的工夫,也是表现者最后机会了。当然,现场还有一个校显内力的小法器,武徒和武士的界限,这件法器可以轻易识别。要知道,金牌武徒战压住功力已经是多少年来的惯例了。如此,压不住的情况也屡见不鲜。这样的法器非常有必要。有钱的家族甚至会订做一个一模一样的法器在家随时测试。

    表演的时候,游春行选择了挑战木人巷。

    他的工夫没什么花哨,只是稳扎稳打,慢的,便将木人阵打通。就仿佛是热身一样,结束的时候连气都没喘。

    “很普通嘛!164战无败绩,似乎也不怎么样。”观众们议论纷纷。

    “要是换了陈江,绝不是这样。你们是不知道,看陈江闯机关,那身法是嗖嗖的。人影都看不太清,一旦看清就是险到分毫的惊险动作。”观众里有人看过陈江闯关,这时炫耀出来。惹得一片赞叹。

    “春行。再来套拳法。”主持人李正道打趣地说。“你看,大家都舍不得你下去。”

    “好。”游春行见观众不太满意,勉为其难道,“我再来一套剑尖吧。”

    “什么剑法?”李正道追问。

    “常见的剑法——游龙术,但我的剑上可以放一个鸡蛋。”游春行语锋一转。

    “拿一个鸡蛋上来。”李正道边说,边带头鼓掌。

    剑挑鸡蛋,是又好看又讨普通人喜欢的小花招。

    但游春行玩的似乎有点不同。

    只见他一枚难蛋挑在剑尖,随着剑法挥舞开来而不断跳动。

    剑挑鸡蛋没什么。关键是他太轻松,太随意了,鸡蛋如同粘住了似的。而在剑法快结束的时候,游春行更不知从哪变出枚鸡蛋,共七枚难蛋在上下翻飞。

    在观众的欢声雷动,游春行最后一剑,“唰”的一声,连破七枚鸡蛋这才收势。

    有细心的观众注意到,他斩破的七枚鸡蛋竟没有四下乱溅,而是在他收势之后。蛋清蛋黄顺着他的剑,一直流出放在擂台边缘的一个碗里。

    “一剑破七星。入微了?”

    陈江看到这里,不禁有些惊讶。四顾之下,周围的武师贵宾同样吃惊。

    当然,武师的家属们看不明白,自然也有武师为其解说。如此低调地展示实力,游春行确实是一个狠角色。而其最后的同力测试,法器发出淡淡绿光,游春行也顺利过关。

    “以你武徒时的水平,对他如何?”严老鬼笑问。

    “难说。”陈江想了想道。

    这是陈江的实话,当然,陈江并不在意,武徒入微又如何?以陈江现在的武师巅峰,搞定他分分钟,而以后,陈江等级只会越来越高,哪里用理会一个小武徒。

    游春行下去,接下来上场的是原来的大热门义申商会的罗敏轩。

    罗敏轩轻蔑地看了与他擦肩而过的游春行一眼,同样选择了木人巷。

    作为原来的最大热门,罗敏轩的一举一动同样引人关注。

    “轰,轰,轰……”

    一开始,罗敏轩便拿出了他的招牌飞鹏翼。从第一个木人到最后一个木人,从头打到尾只用了几息。打完之后,二十个木人硬生生被他撕成了碎片。

    “这是表演打铁吗?”冉冉向陈江笑说。

    “直接用拳头打,也亏得他的手不痛。”

    观众目瞪口呆。

    李正道看着满地残片,略怔了一下,便欲发怒。

    这时,义申商会的人冲上来,连说“我们赔,我们赔,多少钱我们都赔。”如此,这才把罗敏轩故意破坏道具的罪名按了下去。

    罗敏轩对主持人与自家商会的争论根本不理会,他径直走到二十七牛的大鼎前,身半蹲,双手用力,一个托举硬生生将二十七牛的大鼎举了起来。尽管涨得满面通红,但是他举起的可是意味着武士阶极限之力的大鼎。

    罗敏轩持材傲物,李正道对他也没好气。

    “测内力。”李正道冷哼一声,指了指法器。

    罗敏轩同样轻蔑地一笑,将手按在法器上,瞬间,法器亮起红色的光芒。不仅红,而且红得很纯正。下意识的,陈江便放出神识侦测。果然,罗敏轩已经5级了。晋5级,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想是陈江的传闻出来,无论陈江参不参加,罗敏轩都决定不参加了。

    “罗敏轩,年祭前晋武士,决战资格取消。”

    李正道高声宣布,“决战资格由武院的精英营成员递补,请柯大师提交名单,并作准备。”

    李正道平淡地说着,看了一眼罗敏轩。

    罗敏轩同样平淡地点点头,带着他的武徒银牌走下台来。

    战前临时升级,银牌武徒是不受影响的。

    银牌奖励的是报名时的成绩,毕竟武徒都是成长的,决战资格可以取消,但身份可不能剥夺。当然,真有人要在银牌武徒上作假,作假也就作了,却也不会有人理会。(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